撒旦总裁,别爱我- 第535章 给我生个孩子-看啦又看小说网 -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

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535章 给我生个孩子

    从民政局出来,安然低头看着红本本,唇角微扬。(www.k6uk.com)

    片刻后,她将红本本小心翼翼的放进了自己的包里,顺手从里面抽出一份文件交给他。

    “这份文件,请乔总过目。”

    乔御琛接过,看了一眼,这是一份很简单的结婚契约。

    乔御琛,安然,两人契约结婚,婚姻存续期,六个月。

    婚姻存续期内,两人不得对任何人提起契约结婚的事实。

    违约方,需将所有财产,无条件转让给对方。

    六个月后,安然除了海边别墅,豪车,以及自己银行卡内的存款之外,不带走乔家一分一毫,自行离开。

    下面已经有了日期和安然的签名。

    “如果乔总觉得没什么问题,就签字吧。”

    乔御琛盯着她:“有没有人说过,你胆子很大。”

    “有,很多。”

    “胆子大,不见得是好事儿,有些事情,做了,是要付出代价的,懂吗?”

    “就是因为懂,我才会胆子越来越大,目的是,让乔总这句话,实现它应有的价值。”

    乔御琛掏出笔,垫着结婚证,快速的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不过这份协议,他没有给她,而是夹进了结婚证里。

    安然伸出手:“乔总,这份契约,还是交给我来保管吧。”

    “既然是契约,自然是要符合双方的意愿,你想要的条件开好了,我的条件可还没写上呢。”

    “这份契约,对乔总并没有什么不利。”

    “那是你的想法。”

    安然收回手,好,就让他回去写。

    她很平静的看着他。

    “我已经准备好了,安心的手术时间安排好,随时通知我就可以了,我还有事,先告辞。”

    她说完,转身离开。

    他站在原地,抱怀看着走远的她。

    跟猛虎博弈,才有博弈带来的乐趣。

    远处,她从包里取出一颗糖,塞进了口中,仰头看向蔚蓝的天空。

    以婚姻为代价的报复,大概是她这一生做过的最愚蠢的选择。

    不过……她不会后悔。

    上夜酒吧,灯红酒绿的酒池旁,安然和叶知秋安静的坐在那里。

    “知秋,我要的东西,你给我准备好了吗。”

    叶知秋郁闷的叹息一声,侧身正色的看向她。

    “我实在是不理解,你到底图的什么。那个男人的心在安心的身上,就算他成了你的合法丈夫,他不爱你,有用吗?乔家的男人,就没一个好东西,他们不值得你牺牲你的婚姻,我真怕到最后受伤的人,会是你。”

    “知秋,我知道我自己在做什么,我没忘记是谁把我送进监狱的,乔御琛的爱,我也不稀罕。”

    叶知秋心疼的看着她,不知道该如何帮她。

    她变了,不像是四年前的她了。

    安然眼神间,透着一抹森寒。

    “别说是婚姻,就算是要付出灵魂,我也会去做。安心一直以来心心念念想嫁的人,成了我的男人,即便她真的回到了乔御琛身边,那她也永远都是小三儿上位。

    我要的,就是要让她做小三,是她说的,小三都不得好死。我妈的下场,她们总要有一个人出来,感同身受。”

    想起满目慈和的阿姨,叶知秋叹口气,终是递给她一份牛皮纸袋。

    “我也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到底对不对,我告诉你汉子,你他妈一定不能把自己也算计进去,不然,我真没法儿原谅我自己。”

    她将文件抽出看了一眼,这才看着他笑,笑的满目灿烂。

    远处黑暗的角落里,一双如鹰一般锐利的双眸,紧紧的锁在他们这边。

    眼神如炬。

    这个女人……

    前脚刚跟他领了结婚证,后脚就跟别的男人在酒吧卿卿我我。

    很好,胆子的确不小。叶知秋将她送回了海边别墅。

    白天她来过,对这栋别墅很满意。

    妈妈生前最喜欢大海。

    所以,妈妈走后,她直接让妈妈跟大海融为一体。

    以后,这整片大海,都是她的母亲,有母亲陪她,她不孤单。

    叶知秋离开后,她没有直接回别墅,而是一个人走到了海边。

    沙滩上的沙子很细软。

    她脱掉鞋,在海边坐下,从包里掏出一块糖,塞进了口中。

    海风很凉,却也格外的能让人清醒。

    “妈,我结婚了。”

    咣,海风拍打着细沙,像是在回应。

    “不过,这是一场注定没有婚礼的婚姻。”

    “你别担心,不会持续太久。”

    “我……很快就能脱身,彻底离开这里,过上你想要我过的生活。”

    “在那里……我会幸福,快乐,平静的生活一辈子,直到终老。”

    她说完,垂着脑袋,手指在细软的沙砾中划着什么,脸上写满寂寞。

    不远处,别墅门口,黑色宾利中忽然烟火光一闪。

    车里的男人按开车窗,弹了弹烟灰。

    他的目光落在那道伶俜孤寂的身影上。

    第一次觉得,世上怎么会有跟自己如此相似的影子。

    这身影,竟让人莫名的觉得心疼。

    他看了很久,很久。

    夜深了,安然起身,回到了别墅。

    偌大的房子,说不出的清冷。

    她上楼,进了今天早上自己选择的最小的房间,进了浴室洗澡。

    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她脚步踟蹰了一下。

    乔御琛?他怎么会在她房间。

    乔御琛翘着二郎腿,穿着睡袍,半坐在她的床上。

    “你洗澡的速度,太慢。”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虽然极力掩藏,可是安然眼中的震惊还是显露无疑。

    乔御琛指了指自己身侧的床头柜上的结婚证。

    “你不会不知道,结婚意味着什么吧。”

    “我们的婚姻关系是假的,我们是契约婚姻,乔总应该没有忘记的。”

    她极力淡定的看向他,想要掩藏心中的恐慌。

    乔御琛起身,身上宽大洁白的睡袍半敞着。

    他刚刚洗过澡,身上带着跟她相同的香气。

    她向后后退一步。

    可他却一步迈过去,双臂将她抵在墙边。

    “婚姻是契约,可结婚证不假,既然是法律保护的真实有效的婚姻,男女双方,可就是要履行义务的,比如,这样。”

    他说着,低头吻住了她的唇。

    这吻,让他几乎欲罢不能。

    她侧头,费劲的躲开,可他的唇却还抵在她脸颊上,传来蕴热的呼吸。

    “你不是爱安心吗?你这样做,不会觉得对不起她吗?”

    “跟你结婚,不是已经对不起她了吗?既然你逼我做了对不起安心的事情,你觉得,你自己就不会受到惩罚?安然,我现在要你履行夫妻义务,就是对你的惩罚。”

    他看着她,能感觉到她脸上的火热。

    “我……还没准备好。”

    “所以,你是因为还没准备好,才敢深夜跟叶家大公子一起泡吧的?”

    她惊讶的望向他:“你调查我?”

    “你们很熟?”

    她握拳:“重要吗?”

    “我的妻子,跟别的男人搞暧昧,你觉得重要还是不重要。”

    “我跟知秋之间没有暧昧,只有友情,我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

    “朋友?呵,真是不错的谎言,谁不知道他叶知秋是什么样的花花公子。”

    他双手一圈,将她抱起,走向大床。

    “我也没有理由,为了你的目的,牺牲自己六个月的幸福,你觉得呢?”

    他邪笑,嘴角带着一抹森寒。

    安然忽然明白了叶知秋的话是什么意思。

    没错,她是在跟撒旦做交易。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