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501章 景浩一的身份

    四年后。(www.sites3.com)

    北城监狱门口。

    安然一头短发站在那里,看着厚重的铁门重新被关上。

    她自由了。

    她紧握的拳头摆到胸前,手心摊开,里面是一个吊坠。

    她将吊坠挂到了脖子上。

    远处路边,一辆黑色奥迪车喇叭响了几声。

    安然没有理会,迈开步子往不远处的公交站点走去。

    这时,奥迪车车门打开,驾驶座上走下一个年轻的男人。

    他看着不远处的安然大喊一声:“汉子。”

    安然脚步一顿,回头看去。

    阳光下,她看着那人浅浅的笑了。

    男人重新上车,掉头,将车开到了她身前落下窗:“等你半天了,上车。”

    安然坐进副驾驶座,表情沉静。

    “有没有什么特别想去的地方?”

    “我想去看看我妈。”

    叶知秋顿了一下:“我送你。”

    “你爸……应该不会愿意让你这个叶氏集团的少爷跟我往来,毕竟,我是个坐过牢的人。”

    “你他妈能别用坐过牢说事儿吗,老子不在乎,要不是当年那个乔家一手遮天的非要整你,你犯的那点儿事儿,根本就不可能坐牢。”

    提起乔家,安然平放在膝盖上的手忽然就紧紧的握起。

    “乔御琛跟安心那时候到底是什么关系。”

    “看乔御琛整你的那股子劲儿,他们应该早就在一起了。”

    安然摇头:“不对,我和我妈被赶出家门前一天,我还听安展堂说,要给安心找个合适的男人相亲,如果那时候她就已经跟乔御琛在一起了,安家不可能还会让她去相亲。”

    “也对,乔御琛可是北城豪门世家圈子里,炙手可热的女婿人选。说起乔家,我就想到了乔御仁那个渣男,他亲哥哥要为了女人整你,他竟然连个屁都不敢放,当初追你的时候,还当着我的面儿,喊着要保护你一辈子,我呸。”

    “别提他了。”

    “我是恼火,你坐牢的这四年,他竟然一个人跑到国外去躲清闲,这样的人就不值得依靠。”

    安然浅浅的笑了笑,笑容不及心。

    来到将母亲的骨灰撒向大海的地方,安然站在海边,静静的矗立。

    叶知秋安静的要走开。

    安然道:“知秋,有火机吗?”

    叶知秋愣了一下,将火机给她。

    他离开后,安然望向宁静的海平面:“妈,我出来了。”

    她从口袋里掏出两块糖。

    一块放到了海边细软的沙滩上。

    另一块打开塞进了自己口中。

    “这个糖特别好吃,是一个狱友给我的,她说,想哭的时候,多吃几颗糖,就不会觉得委屈了,是真的,我验证过了。”

    海风吹到脸上,混着湿黏。

    她从包包里,掏出了几份报纸上剪下来的纸片,专注的看了一会。

    打开打火机,点燃。

    “妈,四年前没能报完的仇,现在开始,我要一点点的,全都讨回来,你放心,这一次,我不会那么莽撞了。”

    火势借着海风瞬间汹涌,将她手中的报纸吞没。

    报纸上的一些残存的标题在她眼帘中闪动。

    帝豪集团总裁乔御琛与安氏集团大小姐安心,情人节高调秀恩爱,婚期在即。

    安氏集团大小姐,突发高烧不退,诊断为暴发性肝功能衰竭,急需匹配肝源。

    她轻轻松开手,由着灰烬被潮水带走。

    良久,她抬手抚摸到自己右侧的胸口下。

    当年,她因为这颗肝脏无用武之地,而被安家驱逐。

    现在,这颗为安心而生的肝脏,终于又有了它的价值。

    这一次,她必要连本带息的,将所有债,全都讨回来。

    “妈,等着瞧吧,我们流过的泪,必让他们用血来偿还,我一定不会让你白白死去。”医院地下停车场,安然穿着普通的白色恤牛仔裤,站在一辆宾利车旁。

    过了足有一个小时,车的主人才姗姗来迟。

    那是一个优雅贵气的男人。

    秀颀挺拔的身上,裹着名贵的西装,说不出的好看。

    安然第一次觉得,乔御仁再帅,也被比成了渣渣。

    男人走近,摘下眼上的墨镜,打量向挡着自己车门的女人。

    安然勾唇一笑,倾国倾城的脸上,满是妩媚。

    “乔总应该认识我吧。”

    “我们见过?”

    “没有,不过四年前,不是乔总把我这个陌生人送进了监狱吗,还是说,乔总送进监狱的人太多,不记得了?”

    “你是安然?”男人的眼神里多了几分厌恶。

    安然笑:“没错,我就是安然,乔总,有时间吗,聊一聊。”

    “我没兴趣跟你这种女人聊,闪开。”

    一直都倚靠在车边的安然当真就从车门边离开。

    “忘记了,乔总这车可是豪车,被我这种坐过牢的人倚靠过,未免晦气。”

    “知道就赶紧滚开,不管你的目的是什么,别在这周围打转。”

    乔御琛说着已经拉开车门,准备上车。

    “一时半会儿,很难找到匹配的肝源吧。”

    男人脚步停住,看向她:“四年的时间,你还没学老实?”

    “乔总,我正是因为太老实了,所以才会主动送上门来的,我知道哪里有合适的肝源。”

    “你知道?”

    安然耸肩,淡然一笑:“乔总应该听安家人拐弯抹角的说过,要把我找回来的这种话吧。”

    她敢打赌,现在安家人一定在找她,只是却不敢明着跟乔御琛说目的。

    乔御琛眉心微挑,不置可否。

    “只有我能找到肝源救她,乔总可以赌一把,是跟我谈谈呢,还是放弃救你女朋友的机会。”

    乔御琛冷笑:“你别后悔,上车。”

    安然看到他上车,心里微微松了口气。

    如叶知秋所说,这个男人,很危险。

    不过,前有狼,后有虎,那选择与虎为伴去斗群狼,又何尝不是一件化解危机的办法呢。

    乔御琛带她来到一家私人酒窖。

    工作人员给两人送上了一**酒后就离开了。

    “会倒酒吗?”

    “当然,”安然上前,将酒**起开,优雅的给他倒了酒。

    他端起酒杯,微微晃动了两下:“说吧,你的条件。”

    “既然乔总是痛快人,那我也就不废话了,乔总能给我什么?”

    乔御琛上下打量着她,冷笑:“一套公寓,一辆车,三百万。”

    安然耸肩:“那你心爱的女人,还真是不值钱。”

    乔御琛脸色一冷:“看来,你想狮子大开口。”

    “在我眼里,安心应该比这更值钱,所以,我要一套只属于我一个人的海景别墅,车子我就要门口你那辆,毕竟被我这种人坐过了,晦气,我想乔总应该也不会想再开了,钱,我要一千万。”

    “果然,狮子大开口。”

    安然笑:“这就算狮子大开口了?乔总,我可还没有说完呢。”

    乔御琛眉眼有几分冷的望向她:“你确定,你还敢继续说下去?”

    “我还要,你,”她说着眼角分明露出一抹妖媚的弧度,手指轻轻的指向他。

    整个北城,绝对没有第二个人敢这样做。

    他微微晃动着杯中酒,邪魅的勾着唇角,打量着眼前这个女人。

    不得不承认,这是个yu物,只可惜,是个蛇蝎心肠。

    “我?你确定,你要的起?”

    他的眼底明明没有什么色彩,可是声音却是玄寒的,让人打从心底觉得冷。

    “前面说的那些,做为聘礼,你娶我的聘礼,这才是安心该有的价值。还有,在我看来,我要不要的起乔总不重要,能够救安心才是最重要的,难道乔总不是这样认为的?”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