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468章 渴望被爱

    “好消息?”她纳闷的看着他,片刻后却是忽的一笑:“搞定了?”

    他点头。(www.k6uk.com)

    “我知道了。”

    两人对望,叶知秋拍了拍她的肩膀:“自己选的路,你给我死撑着也要撑下来,你要是死在手术台上,那这件事儿,我就当做没发生过。”

    “你确定你是来看我,而不是来咒我的?”

    她重新躺下:“护士小姐,快推我进去吧,我不想看到这个贱人。”

    叶知秋呵呵一笑往后退开两步。

    “加油,我在这里等你。”

    两人一前一后的被推进手术室。

    直到门关上,安然还能听到安心在脆弱的喊着乔御琛的名字,哭的好不伤心。

    进去后,她按照麻醉师的要求打了麻醉。

    之后,就像是做了一场绵长的梦……

    手术室门口。

    路月一直倚靠在安展堂身侧哭。

    叶知秋烦躁的在手术室门口走来走去,不停的看时间。

    只有乔御琛,像是没事人一样,手中捏着一直没有点燃的烟把玩着。

    他的目光不时扫向门口的叶知秋。

    这个男人让他觉得不爽。

    他知道安然的秘密。

    想到安然总是对自己撒谎,他眼底像是凝结了寒冰。

    术后,她的恢复状况良好,只在监护了三天,就转入了普通病房。

    被推回病房的时候,乔御琛竟然在。

    她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乔御琛道:“这四个护工,是我派来照顾你的,有什么需要你就说,有哪里不舒服也告诉她们,她们会第一时间帮你找来医生检查。”

    “好。”

    乔御琛表情凝重,“伤口……还疼吗?”

    安然看他,费力的扯出一丝微笑:“你猜。”

    看到她这副样子,乔御琛心里像是被人踹了一脚般,不爽到想要爆发。

    他负气转身离开。

    安然问护工:“安心恢复的怎么样?”

    “听说初步检查很好,她还需要在再观察几天。”

    安然点头,没再多说什么,只是闭着眼睛休息了。

    两个多小时以后,叶知秋来了。

    安然让护工先出去等。

    叶知秋担心不已:“怎么样,伤口还疼不疼。”

    “你能别问这么废话的问题吗?你去切一刀试试疼不疼。”

    “我看你一点儿也不疼,还有心思气我呢,真是白担心你了。”

    安然叹口气:“我疼,是真疼,疼的我直想我妈。”

    “我能不知道吗,你丫的从小就矫情,跑步摔倒了,磕破腿也能哭上半个小时,现在倒好,给你切了一块肝,你倒是不哭不闹了。”

    “好了好了,别说了,说的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太勇敢,想给自己颁发一个荣誉勋章了。”

    “滚,烦你这出儿,来,给你看点好东西,让你舒缓一下痛感。”

    他说着,从包里掏出,打开了相册,找到了几张照片给她看。

    “怎么样?还满意吗?”

    安然看着照片,点头,笑了起来:“满意,很满意。”

    “你放心,既然你不负我望的活着下了手术台,我就一定会帮你把你的梦想好好的实现的。”

    她甜美的勾起唇角,笑意直达眼底。

    幸好她还有叶知秋,他大概是自己上辈子结过的唯一的善缘了吧。

    病房外,乔御琛透过病房门上的玻璃看到了她的笑容,不禁挑眉。

    原来,她会笑。

    这个叶知秋到底有什么魅力,竟然能让她如此真心相对。

    她可以肆无忌惮的对他说疼,对他笑……

    再次看向她的笑脸,他的眉心微蹙。

    叶知秋说,以前,她即便只是磕破腿也能哭上半个小时。

    可在他看来,她根本就不会哭。

    他认识的,是个假安然吗?一旁,安展堂的声音传来:“御琛?”

    乔御琛回神,转头看去。

    他离开安然的病房门口走向安展堂:“安总,有事?”

    安展堂在意的看了安然病房门口一眼,这才道:“心心醒了,想见你,你能去看看她吗?”

    乔御琛双手抄进口袋中,迈步离开。

    走了几步,他想到什么似的回头看向安展堂。

    “安总,你们当初收养安然,就是因为她的血型跟心心一样吗?”

    安展堂没想到乔御琛会问这个问题。

    他沉默良久,点头。

    “那时候,安心并没有生病。”

    安展堂叹口气:“安心的外婆家,有遗传性肝病,每一代都有人因为肝病去世,就连心心的哥哥,也是因为肝病走的,心心出生后,我们怕心心也会出现意外,所以才会找到了安然,把安然养在了身边。”

    “这件事,安心知道吗?”

    “心心不知道,一直都不知道。”

    乔御琛看着安展堂的表情,片刻后转身,去看安心了。

    安心在监护了十天后,也转回了普通病房。

    这时候,安然已经恢复的很好了。

    她已经能单独下地活动。

    安心被推回来的时候,她就在走廊例行公事似的溜达。

    她看到安心被她父母和乔御琛一起护送回来的。

    与她那天单独被护士推出来的场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乔御琛远远的就看到了她。

    两人四目相对,她表情淡淡的。

    自打被送进普通病房,她就没再见过他。

    只片刻,她就将视线移开,转身要回病房。

    这时路月喊道:“然然。”

    安然咬牙,停住脚步,回身,浅浅一笑。

    “然然,你心心姐恢复的很好,多亏了你,你心心姐还一直都说,出院后,想请你吃饭,聊表感谢呢。”

    她笑,“心心姐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康复呢,这顿感激宴,等太久就没诚意了,不如,就让乔总代替心心姐请我吃顿饭好了。”

    路月愣了一眼,冷眼望向安然。

    这个小丫头片子,竟然敢反扑她。

    “嗨,乔总毕竟不是咱们安家人,怎么能麻烦乔总呢。”

    “可我觉得,乔总应该并不介意,对吧,乔总。”

    安然看着他灿笑。

    安心凝眉,满眼尽是不悦的斜了母亲一眼。

    乔御琛挑眉:“可以,时间由着安小姐挑。”

    安展堂冷眼扫了安然一记,推着安心往病房走去。

    走到病房门口,乔御琛不自觉的回头看了安然一眼。

    此刻,她正背对着他的方向,一手扶着墙,一手捂着自己身前,缓慢蹲下。

    他蹙眉,这个女人是蠢货吗。

    不舒服,还出来乱晃。

    安顿好安心,他立刻就出了病房。

    走廊里已经没有了安然的身影。

    他来到安然病房门口往里看去,她躺在病床上,背对着门。

    安然正在看着窗外发呆。

    听到身后有推门声,她闭上了眼睛装睡。

    她不想说话。

    乔御琛走到她身后,“知道你没睡。”

    安然睁开眼,侧身平躺看向他,莞尔一笑:“大忙人,好久不见。”

    “有没有找医生来看?”

    “什么?”

    “刚刚你不是不舒服吗,”他的口气明显不悦。

    安然顿了一下,看了他片刻后,才扯出一抹敷衍的笑容。

    “不舒服很正常,又不是神仙,十厘米的伤口总要一点点愈合。”

    看到她的笑容,乔御琛脸色一阵发寒。

    “别笑了,你这虚伪的笑容,看了让人厌恶。”

    “又没人求你进来看我笑,乔总可以选择继续对我视而不见。”

    她说完,身子一侧,继续背对着他,闭上了眼睛。

    乔御琛咬牙,从没见过这样一个女人,不识好歹到令人发狂。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