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464章 宁灏廉的邀约

    “安然,你到底想干什么,”安展堂咬牙看向她。(看啦又看小说)

    “挨打的是我,您却问我想干什么?我有些糊涂,不如,安总提醒我一下,希望得到怎样的回答。”

    “我要你立刻离开乔御琛。”

    “不可能,”安然眉心微挑,眼波间流转着美:“我爱他。”

    “你抢你姐姐的男人,你还有没有羞耻心了。”

    “羞耻心这种东西,你还是回去问问你的女儿吧,如果她有,就提醒她不要来抢我的男人,做第三者可是很可耻的。反正我是没有那种东西,不介意跟她光明正大的抢。”

    “你……”他再次抬起手。

    安然却是站起,一把抓住了安展堂的手腕。

    “安总,刚刚那两巴掌,第一巴掌,结清了你我的血缘亲情,第二巴掌,结清了这些年来,你对我不算善待的养育之恩。你可想好了,接下来这一巴掌落下来,我会立刻逃离北城,安心的死活,再与我无关。”

    “你敢威胁我。”

    “对,我敢,”安然笑,笑的灿烂。

    “好,安然,既然你不听我的劝,那你就继续作,乔御琛跟安心感情那么好,我就不信他会舍弃安心,真的跟你这种坐过牢的女人在一起,我就等着看,看你最后能有多得意。”

    安展堂说完,转身负气的摔门离去。

    安然咬唇,走到宽敞的窗台边坐下,从口袋中掏出一颗糖,塞进口中,看向窗外,心情寂落。

    她不需要多得意,她要他们痛,撕心裂肺的痛。

    病房的门被推开的时候,安然几乎坐在窗台上睡着了。

    她听到声音转头看去,竟是乔御琛。

    阳光从窗外洒进来,打在她的身上。

    看着她背着光线对他露出绚烂的笑容。

    乔御琛有一瞬的恍惚。

    眼前的女人,不像是个人。

    倒像是……被遗落在人间的精灵。

    “真是稀客,乔总不去守着你心爱的女人,却来看我。”

    “手术时间医生已经商量好了。”

    “我知道,医生已经跟我说过了。”

    她从窗台上走下来,在床头柜边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了两口。

    看到她左侧脸颊上,没有重叠到一起的两个五指印,乔御琛眉心微凉。

    “你的脸怎么回事。”

    “脸?”她愣了片刻,才抬手捂着自己的左侧脸颊:“这个啊,撞到门上了。”

    乔御琛眼神更是冷了几分,谎撒的倒是坦然。

    她不说,他也懒得管。

    他转身要走,走了两步又回身问道:“你什么时候知道自己可以救安心的?”

    安然转头看向他,眼眸中带着冷漠。

    一个把她送进监狱里的混蛋,问她这些做什么?

    这个人,压根儿不是真正的关心她。

    如果他真的想知道什么,何需问她,只要他去查……

    她勾唇:“不记得了。”

    乔御琛眼眸玄寒,撒谎。

    他看了她一眼后,转身离开。

    他看出来了,这个女人,对他有抵抗心理。

    无妨,反正她也没多讨人喜欢。

    他回到安心病房的时候,安心正在跟父母哭闹。

    见到他,安心伤心欲绝。

    “御琛。”

    乔御琛看到被她扔在地上的一片狼藉蹙眉:“怎么回事。”

    “御琛,手术我不做了,给我捐肝的人是安然,是安然啊,我怎么能让无辜的安然为我受苦,如果等不到合适的肝源,我宁可死。”

    “你不知道?”

    “我当然不知道,如果知道,我怎么会同意我爸妈做这种荒谬的事情,安然是活生生的人呐。”

    路月也在一旁擦眼泪:“心心,不是妈妈狠心,是安然自己愿意的,昨天,她还特地去家里跟你爸要了一千万,这是她自己要的报酬。”

    乔御琛声音森寒:“她向你们要了一千万?”“是啊,御琛,我知道,你肯定也觉得阿姨自私,可现在,我真的只想让我的心心能活下去,我……”

    “手术必须做,”乔御琛打断了路月的话,他看向安心:“现在就是最合适的时机,既然她已经收了钱,你就没有理由拒绝。”

    “可是我做不到。”

    “那你想死吗?”

    “我……”

    路月适时出声,握住安心的手:“心心,就当妈妈求你,别再拒绝了,妈妈真的不想白发人送黑发人,安然切掉一部分肝不会死,可你若没有了安然的肝,你就会死,妈妈要你活着,就当是为了妈妈,求你了。”

    “妈。”

    母女俩抱在一起哭做一团。

    可乔御琛此刻却是一阵阵的烦躁,那个女人有那么缺钱吗。

    此刻,安然的病房,门口传来轻巧的敲门声。

    安然看向那边:“请进。”

    病房门打开,一个容颜俊朗,身形纤瘦的男人,手捧着一束鲜花走了进来。

    看到对方,安然有几分惊喜:“诺晨哥?”

    安诺晨将门关上,走到病床边,将鲜花递给她:“然然,送你的。”

    她接过鲜花,嗅了嗅:“真香,谢啦。”

    “你瘦了好多。”

    “瘦了好,不用刻意的减肥了。”

    “你还是这么能……贫嘴。”

    “诺晨哥,你这样过来,隔壁估计会生气。”

    “不管他们,我听说检查做完了。”

    她点头。

    “然然,如果我的血型能匹配的话,就不会让你受这些罪了。”

    “如果你的血型能匹配,有我没我还是个问题呢,别自责了,又不是你的错,”她笑:“阿姨最近好吗?”

    “她一直都是老样子,我来的时候,她让我带句话给你。”

    “什么?”

    “手术前,跟他们要一笔钱,做完手术后,赶紧离开这里,别再留在这个是非之地了,路月那个女人,不会让你好过的。”

    安然抿唇,“帮我谢谢阿姨。”

    安诺晨伸手握住她的手,紧紧的:“然然,我知道你想做什么,可你不是他们的对手,万一……四年前的事情再重演的话,你的未来就毁了。”

    “已经毁了,诺晨哥,我已经没有未来了。”

    看着她的表情,安诺晨怔了怔。

    她说这话的时候,该是多凄怆。

    明明是该哭的,可是为什么她却笑的那么灿烂。

    “然然,”他在病床边坐下,一把将她搂进怀里。

    “别这样,你这样会让我心疼,难过的时候,要哭。”

    她笑,抬手环住他的腰:“诺晨哥,我不哭,爱哭的人,都是弱者,我不做弱者。”

    病房的门再次打开。

    她抬眼看去,是乔御琛。

    听到声音,安诺晨回头看去。

    见到来人,安诺晨愣了一下,乔御琛?他怎么会在这里。

    安然拍了拍他的后背,两人分开,他站起身,面向乔御琛。

    乔御琛一脸冰霜的看向眼前的男人。

    随后又将目光落到了床上一脸坦然的安然身上。

    “出去。”

    安诺晨愣了一下。

    安然道:“诺晨哥,你先回去吧,以后不用再过来看我了,我会好好的。”

    安诺晨看她:“你真的没事吗?”

    她笑,拍了拍自己的心口:“放心,铁打的。”

    安诺晨有些无奈,绕过乔御琛离开。

    病房的门关上。

    乔御琛一脸怒气的上前,将安然推倒在病床上,束缚在身下。

    “安然,被我捉奸在床的感觉如何?是我太小看你了,你勾引男人的本事当真不小。”

    “按理说,的确不错,可刚刚那位,你别算在其中,他是我哥哥。”

    “你还有哥哥?你不是孤儿吗?”乔御琛眉心间带着一抹质疑。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