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460章 余生,我绝不负你

    她看着镜中的自己,脖子上殷红的吻痕像是讽刺一样。(www.k6uk.com)

    与她身上的一道道几乎褪色的疤痕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她双手紧紧的握起,忽的就将水晶刷牙杯砸向了镜子。

    镜子应声碎裂。

    她脱下浴袍,重新回到水龙头下,拼命的冲洗自己身上被他碰过的痕迹。

    很恶心。

    她讨厌这样的自己,讨厌,真的很讨厌。

    洗完,她站在碎裂的镜子前重新审视自己。

    心里的悲伤仍是无法抑制。

    她回到房间,从透明的盒子里抓出一把糖,放在桌上,一块一块的剥开,塞进口中。

    她的手机忽然响起,看到来电上显示的安心二字。

    她冷笑,接起。

    电话那头,传来安心撕心裂肺的怒吼。

    “安然,你这个贱人,你竟然敢动御琛,你给我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我要撕碎你。”

    安然笑的云淡风轻:“你该感谢我提醒了你,这是我最后一次通知你,下次,我会直接把他留在枕边缠绵。”

    “安然,你这个跟你妈一样的下贱胚子,你以为御琛会喜欢你吗?他只是因为我现在没法儿跟他在一起,所以找人发泄身体上的**,你就是个妓女一样的存在,妓女,你知道吗。”

    “安心,我警告过你了,别提我妈,你没有资格,你给我听着,只要我不允许,你就绝守不住这个男人,不信走着瞧吧。”

    她说完,直接将电话挂断。

    她一定要得到乔御琛的心,一定。

    第二天清晨,安然的房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推开,声音很响。

    安然睁开眼,已经没有了刚从狱里出来那两天的神经质。

    见门口的人是乔御琛。

    她抿唇,声音有些沙哑:“老公,早上好啊。”

    乔御琛上前,一把撩开被子,欺身而上,惩罚似的咬她的唇。

    安然吃痛,皱眉,推他:“乔御琛,你做什么。”

    “昨晚谁借你胆量给安心打电话的。”

    安然凝眉:“你们之间还真的是没有秘密。”

    “安然,我警告你,她的身体还没有康复,你最好不要惹她,不然……”

    “我知道,想要把我送回监狱,只是分分钟的事情,”她在他身下笑了。

    “不许笑。”

    “不笑,难道要哭吗?还是,乔总喜欢楚楚可怜的爱哭鬼?那可真是抱歉了,我哭不出来,没法儿在你面前装楚楚可怜了。”

    她试着推了他两下,想将他推开,可是两人之间,力量悬殊实在是太大。

    “乔总,请让让。”

    乔御琛眼神阴冷,不动。

    安然抿唇:“乔总,我之前就说过了,我还没有准备好,是乔总非要强人所难。契约就是契约,假的,终究成不了真的。我昨晚若不给安心打电话,我们生米煮成了熟饭,才是真的对不起我这个姐姐了。”

    “对不起?你这种没有良知的人,也知道什么叫对不起?你知不知道,昨晚,安心因为你的那通电话,又在鬼门关外走了一遭。”

    “没有良知……”她看着他的脸,默默的呢喃了一遍。

    她的眼神迷茫片刻后,又忽的坚定了起来。

    “对,我就是没有良知,良知这种东西,值钱吗?如果不值钱,我何必把它强加在自己身上?

    乔御琛,你知道咬牙历过八十道劫难,最后却发现,其实想要成佛,只要放下屠刀就能做到的痛吗?如果你不知道,就别在这里装什么大圣人。

    我安然从未说过自己是有良知的好人,所以不需要别人教我歌功颂德。安心的死活跟我有什么关系,这世上的人那么多,难道他们的死活,我都要算到自己头上吗?”

    “你……”乔御琛被她的话激怒,抬起手就扇向她的脸。安然丝毫没有惧怕,高傲的扬起下巴,双目死死的瞪着身上的乔御琛。

    可就在他的巴掌距离她脸颊只有零点零一厘米的时候,他却忽然停住。

    安然冷魅的扯起右侧嘴角:“怎么不打了?”

    乔御琛一把捏住她的下巴:“你还敢逼我。”

    “乔御琛,昨晚若你不要执意留下,我也不会给安心打电话,归根到底,是我们两个人的责任,你现在却站在道德者的立场上来讨伐我,你有什么资格。”

    她笑,迎着她的目光,极尽讽刺。

    “我早就告诉过你,找上我,别后悔,既然你敢提出跟我结婚的条件,就该知道,我不会放过你,你现在是我的合法妻子,我睡你,天经地义。”

    “合法又如何,这份婚姻关系只有六个月。”

    “那又如何?”

    “如何?我不愿意。”

    安然终是忍不住,爆发的怒吼。

    “不愿意?终于说出自己的心声了,很好,安然,你等着吧,我会让你心甘情愿的。”

    他一把甩开她的头,从她身上离开,愤然离去。

    她眼眸里尽是冷意。

    心甘情愿?除非她死。

    她起身,淡定的穿好衣服,下楼,吃早餐。

    “曹阿姨。”

    “安小姐,您有什么吩咐?”

    “在这里听到的,看到的,任何事情都不要对任何人提起,包括知秋,我不想让他担心。”

    “好的安小姐。”

    吃过早餐,安然立刻就去了银行,她又用乔御琛的银行卡提了一百万。

    这是他惹怒她该受的惩罚,活该。

    收到短信提示,谭秘书一头大汗。

    他起身敲门进了总裁办公室。

    “乔总。”

    “说。”

    “昨天您通知的那张卡,刚刚又提取了一百万的现金。”

    谭秘书长话短说,今天乔总的心情很不好。

    乔御琛眼神一冷:“立刻去调查一下,安然名下那些钱的去向。”

    “是。”

    谭秘书离开,好在,乔总的怒火,没有殃及池鱼。

    深夜,金山会所。

    烟气缭绕的包间内,传来男女的嬉戏声。

    乔御琛独自坐在角落里,手中端着杯子,一脸的深沉。

    有人调侃:“乔少,安心的手术不是很成功吗,你怎么还闷闷不乐的,来呀,一起喝酒。”

    乔御琛朝对方飞了一记白眼,对方立刻噤声。

    他今天的确火气很大。

    来到这里本来是为了消遣,排解郁闷的。

    结果,他现在整个脑子里全都在想安然那个女人的事情。

    真是该死极了。

    茶几上,他的手机响起,见是安心,他有些烦躁。

    今天,这已经是安心给他打的第六通电话了。

    自昨晚之后,安心就开始查他的岗。

    这种感觉,让他厌烦。

    如果不是因为四年前那个夜晚,安心把自己的初y给了他,他不可能由着她如此胡闹。

    他闷声将手机接起,却没有做声。

    “御琛,你在哪儿。”

    “金山。”

    “你……还来医院吗?”

    “安心,我说过,今天不必再给我打电话,我不会去找安然。”

    “御琛,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烦你的,可是……可是我总是控制不住自己,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你不要怪我好不好,”她说着就低声哭了起来。

    乔御琛烦躁不已:“好了,我不怪你,安心,已经很晚了,你早些休息吧。”

    “御琛,等一下,你明天……明天一定来看我,好不好。”

    “我知道了,”挂了电话,他起身离开了会所。

    才刚坐上车,手机又响了起来。

    他刚要发飙,却发现电话是谭正楠打来的。

    他将手机接起,电话那头传来谭正楠恭敬的声音。

    “乔总,安小姐那笔钱的下落,查到了。”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