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459章 黎穗住院

    她愣在原地好半响。(看啦又看)

    乔御琛喊道:“愣着干什么,还不走?”

    她站起身,闷闷的跟了过去。

    看着他的背影,她打从心底里感到厌恶。

    不行,她绝不要他,绝不让他得逞。

    想到什么,她媚眼一挑,有办法了。

    两人一前一后的进屋,曹阿姨已经将晚餐准备好了。

    “安小姐,晚餐准备好了。”

    “曹阿姨,辛苦了,再添一副碗筷,今晚,乔总要在这里吃饭。”

    “好的。”

    晚餐吃的很清淡。

    手术后,安然不能吃太荤腥的东西。

    乔御琛也不挑,就跟她一起吃。

    吃过饭后,曹阿姨收拾完桌子,就被乔御琛支配出去了。

    曹阿姨一离开。

    乔御琛勾唇望向安然:“你先洗,还是我先洗,又或者一起洗?”

    安然淡然的笑:“乔总,我可是刚割了肝救过人的病人。”

    “我问过医生,你这种情况,不要累着就好。”

    安然咬牙,有备而来呀。

    “乔总就不怕,我又像上次一样不告而别?”

    “这是你的家。”

    安然点头:“嗯,有道理,那我先洗好了。”

    她说着,就往楼上走去。

    安然猜测,乔御琛不会一直在外面等她。

    毕竟有过两次经验了。

    她洗澡的速度很慢,非常慢。

    以至于自己在浴盆里,都要泡的发晕了。

    门口忽然响起沉闷的敲门声,“你是需要我进去帮你洗?”

    “我这就出来了。”

    她穿上浴袍,将手机放在了洗手台上,走了出去。

    不出所料,他也已经洗完了,身下只裹了一条浴巾。

    他邪魅的勾唇,将她打横抱起,走到了床上放下。

    “不打算反抗一下?”

    “反抗有用吗?”

    “没用。”

    “所以呀,我何必挣扎一身臭汗,还让两个人都不愉快,”她指了指灯:“我就一个要求,乔总,关灯。”

    乔御琛长手一身,将灯关掉。

    安然呼口气,闭目。

    乔御琛的吻落下,让她几乎窒息。

    安然心里只觉得一阵恶心,她的手紧紧的扯着床单,不回应,也不反抗。

    她在心里默默数着,一,二,三……二十七。

    乔御琛的手机响了起来。

    一开始,乔御琛不予理会。

    安然推住他的肩膀:“先接电话吧,反正夜很长,有的是时间。”

    黑暗中,传来乔御琛的冷嗤。

    他从她身上起来,侧身捞起手机,划开接起。

    电话那头,传来安心娇弱的哭声。

    “御琛。”

    “怎么了?”

    “御琛,我想你,我一直在等你,为什么你今晚没有来看我,你是不是……讨厌我了,我为了自己活,用了然然的肝脏,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很可恶。”

    乔御琛凝眉,脸上闪过一次不耐烦:“别胡思乱想,我今晚有事。”

    “我想见你,你现在就来找我好不好,御琛,一天看不到你,我都没法儿活,我知道自己很烦人,可是……可是我,咳咳咳。”

    “你感冒了?”

    “下午的时候吹了点风,有一点感冒的症状。”

    他翻身下床,打开灯:“谁带你出去的,等着,我这就过来。”

    挂了电话,他将手机扔到床上,开始穿衣服。

    安然已经用被子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

    她看着他利索的动作:“看来这次逃跑的不是我,我们扯平了。”

    乔御琛看了她一眼:“早点休息吧。”

    “好啊,晚安,老公。”

    安然抿唇一笑,脸上是疏离的冷漠。

    这是乔御琛最不喜欢的样子。

    不过,他也没有心情计较,拿起包离开了房间。

    听到楼下传来车声,安然这才起身,裹上浴袍走进浴室。

    她将洗手台上的手机拿起。

    画面上显示的是安心的号码。

    就在刚刚,她从浴室出来之前,拨通了安心的号码……她看着镜中的自己,脖子上殷红的吻痕像是讽刺一样。

    与她身上的一道道几乎褪色的疤痕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她双手紧紧的握起,忽的就将水晶刷牙杯砸向了镜子。

    镜子应声碎裂。

    她脱下浴袍,重新回到水龙头下,拼命的冲洗自己身上被他碰过的痕迹。

    很恶心。

    她讨厌这样的自己,讨厌,真的很讨厌。

    洗完,她站在碎裂的镜子前重新审视自己。

    心里的悲伤仍是无法抑制。

    她回到房间,从透明的盒子里抓出一把糖,放在桌上,一块一块的剥开,塞进口中。

    她的手机忽然响起,看到来电上显示的安心二字。

    她冷笑,接起。

    电话那头,传来安心撕心裂肺的怒吼。

    “安然,你这个贱人,你竟然敢动御琛,你给我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我要撕碎你。”

    安然笑的云淡风轻:“你该感谢我提醒了你,这是我最后一次通知你,下次,我会直接把他留在枕边缠绵。”

    “安然,你这个跟你妈一样的下贱胚子,你以为御琛会喜欢你吗?他只是因为我现在没法儿跟他在一起,所以找人发泄身体上的**,你就是个妓女一样的存在,妓女,你知道吗。”

    “安心,我警告过你了,别提我妈,你没有资格,你给我听着,只要我不允许,你就绝守不住这个男人,不信走着瞧吧。”

    她说完,直接将电话挂断。

    她一定要得到乔御琛的心,一定。

    第二天清晨,安然的房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推开,声音很响。

    安然睁开眼,已经没有了刚从狱里出来那两天的神经质。

    见门口的人是乔御琛。

    她抿唇,声音有些沙哑:“老公,早上好啊。”

    乔御琛上前,一把撩开被子,欺身而上,惩罚似的咬她的唇。

    安然吃痛,皱眉,推他:“乔御琛,你做什么。”

    “昨晚谁借你胆量给安心打电话的。”

    安然凝眉:“你们之间还真的是没有秘密。”

    “安然,我警告你,她的身体还没有康复,你最好不要惹她,不然……”

    “我知道,想要把我送回监狱,只是分分钟的事情,”她在他身下笑了。

    “不许笑。”

    “不笑,难道要哭吗?还是,乔总喜欢楚楚可怜的爱哭鬼?那可真是抱歉了,我哭不出来,没法儿在你面前装楚楚可怜了。”

    她试着推了他两下,想将他推开,可是两人之间,力量悬殊实在是太大。

    “乔总,请让让。”

    乔御琛眼神阴冷,不动。

    安然抿唇:“乔总,我之前就说过了,我还没有准备好,是乔总非要强人所难。契约就是契约,假的,终究成不了真的。我昨晚若不给安心打电话,我们生米煮成了熟饭,才是真的对不起我这个姐姐了。”

    “对不起?你这种没有良知的人,也知道什么叫对不起?你知不知道,昨晚,安心因为你的那通电话,又在鬼门关外走了一遭。”

    “没有良知……”她看着他的脸,默默的呢喃了一遍。

    她的眼神迷茫片刻后,又忽的坚定了起来。

    “对,我就是没有良知,良知这种东西,值钱吗?如果不值钱,我何必把它强加在自己身上?

    乔御琛,你知道咬牙历过八十道劫难,最后却发现,其实想要成佛,只要放下屠刀就能做到的痛吗?如果你不知道,就别在这里装什么大圣人。

    我安然从未说过自己是有良知的好人,所以不需要别人教我歌功颂德。安心的死活跟我有什么关系,这世上的人那么多,难道他们的死活,我都要算到自己头上吗?”

    “你……”乔御琛被她的话激怒,抬起手就扇向她的脸。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