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395章 一年为期

    安然丝毫没有惧怕,高傲的扬起下巴,双目死死的瞪着身上的乔御琛。(看啦又看小說)

    可就在他的巴掌距离她脸颊只有零点零一厘米的时候,他却忽然停住。

    安然冷魅的扯起右侧嘴角:“怎么不打了?”

    乔御琛一把捏住她的下巴:“你还敢逼我。”

    “乔御琛,昨晚若你不要执意留下,我也不会给安心打电话,归根到底,是我们两个人的责任,你现在却站在道德者的立场上来讨伐我,你有什么资格。”

    她笑,迎着她的目光,极尽讽刺。

    “我早就告诉过你,找上我,别后悔,既然你敢提出跟我结婚的条件,就该知道,我不会放过你,你现在是我的合法妻子,我睡你,天经地义。”

    “合法又如何,这份婚姻关系只有六个月。”

    “那又如何?”

    “如何?我不愿意。”

    安然终是忍不住,爆发的怒吼。

    “不愿意?终于说出自己的心声了,很好,安然,你等着吧,我会让你心甘情愿的。”

    他一把甩开她的头,从她身上离开,愤然离去。

    她眼眸里尽是冷意。

    心甘情愿?除非她死。

    她起身,淡定的穿好衣服,下楼,吃早餐。

    “曹阿姨。”

    “安小姐,您有什么吩咐?”

    “在这里听到的,看到的,任何事情都不要对任何人提起,包括知秋,我不想让他担心。”

    “好的安小姐。”

    吃过早餐,安然立刻就去了银行,她又用乔御琛的银行卡提了一百万。

    这是他惹怒她该受的惩罚,活该。

    收到短信提示,谭秘书一头大汗。

    他起身敲门进了总裁办公室。

    “乔总。”

    “说。”

    “昨天您通知的那张卡,刚刚又提取了一百万的现金。”

    谭秘书长话短说,今天乔总的心情很不好。

    乔御琛眼神一冷:“立刻去调查一下,安然名下那些钱的去向。”

    “是。”

    谭秘书离开,好在,乔总的怒火,没有殃及池鱼。

    深夜,金山会所。

    烟气缭绕的包间内,传来男女的嬉戏声。

    乔御琛独自坐在角落里,手中端着杯子,一脸的深沉。

    有人调侃:“乔少,安心的手术不是很成功吗,你怎么还闷闷不乐的,来呀,一起喝酒。”

    乔御琛朝对方飞了一记白眼,对方立刻噤声。

    他今天的确火气很大。

    来到这里本来是为了消遣,排解郁闷的。

    结果,他现在整个脑子里全都在想安然那个女人的事情。

    真是该死极了。

    茶几上,他的手机响起,见是安心,他有些烦躁。

    今天,这已经是安心给他打的第六通电话了。

    自昨晚之后,安心就开始查他的岗。

    这种感觉,让他厌烦。

    如果不是因为四年前那个夜晚,安心把自己的初y给了他,他不可能由着她如此胡闹。

    他闷声将手机接起,却没有做声。

    “御琛,你在哪儿。”

    “金山。”

    “你……还来医院吗?”

    “安心,我说过,今天不必再给我打电话,我不会去找安然。”

    “御琛,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烦你的,可是……可是我总是控制不住自己,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你不要怪我好不好,”她说着就低声哭了起来。

    乔御琛烦躁不已:“好了,我不怪你,安心,已经很晚了,你早些休息吧。”

    “御琛,等一下,你明天……明天一定来看我,好不好。”

    “我知道了,”挂了电话,他起身离开了会所。

    才刚坐上车,手机又响了起来。

    他刚要发飙,却发现电话是谭正楠打来的。

    他将手机接起,电话那头传来谭正楠恭敬的声音。

    “乔总,安小姐那笔钱的下落,查到了。”乔御琛魅眼微挑:“说。”

    “安小姐委托叶氏集团的大少爷叶知秋,找了一个偏僻的地段,出资建设孤儿院,现在,楼盘已经开始动工,是叶知秋最信任的人在监工,昨天和今天两天,安小姐提取的现金,都是去直接交给了叶知秋。”

    “孤儿院?”乔御琛凝眉,口气中带着一丝质疑。

    “是的。”

    “派人监视,有任何动静,向我汇报。”

    “是。”

    “还有,明天去把那张银行卡限额,没有我的**,每天只能取现两万。”

    “是。”

    挂了电话,乔御琛烦躁的掏出一支烟点燃。

    他落下车窗,手指弹落烟灰。

    这个安然到底是个怎么样的女人。

    明明自己的处境也不好,可她竟然还要建造什么孤儿院。

    她的目的是什么?

    想到早晨,他说她没有良知的事儿……

    他眉心皱起,烦躁全都写在了脸上。

    一连半个月,乔御琛都没有再出现在安然的视线中。

    安然也没有找他。

    她每天窝在家里看书,充实自己。

    晚上吃过晚饭,曹阿姨就有事儿离开了。

    见外面下起了雨,安然在客厅里看了会儿书,就锁好门窗,上楼休息了。

    深夜,楼下忽然传来门铃声。

    她被惊醒,下楼来到门边打开监视器看了一眼,竟是谭正楠搀扶着乔御琛站在门口。

    她将门打开,一股酒气迎面扑来。

    谭正楠费力的道:“安小姐,劳烦帮忙收拾一个房间,乔总喝多了。”

    安然凝眉,看了一眼靠在谭正楠身上的乔御琛,转身进了一楼客房,简单的收拾了一下。

    谭正楠将乔御琛放在了床上,帮他脱下鞋,累的气喘吁吁的道:“抱歉安小姐,今晚麻烦你帮忙照顾一下乔总。”

    “我凭什么?”

    “您不是他妻子吗。”

    安然顿时语噎,没错,她还真是。

    谭正楠见安然没反对,他立刻开溜。

    安然站在床边望着躺在床上,已经睡死过去的乔御琛。

    心中纠结不已,管他?不管他?

    “算了,不跟你这喝醉酒的人一般见识,反正我若今晚不管你,你明天一早还是要找茬的。”

    她上前,帮他将衣服解开。

    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身上结实的肌肉……

    意识到自己在胡思乱想,她眉心蹙了蹙,立刻退开。

    她转身进了洗手间,接了一盆温水,出来帮他擦洗。

    正擦到他的脖子时,他忽然一把按住了她的手,睁开眼看向她。

    安然被他忽然睁开眼的样子吓了一跳。

    正要将自己的手抽出来离他远点的时候,他已经将她用力一扯,一翻身将她压在了身下,掌控了主动权。

    “你怎么会在这里。”

    安然恍惚了半刻,这才反应过来:“这里是御香海苑。”

    乔御琛蹙眉。

    安然淡定的补充道:“谭秘书把你送过来的。”

    见他一直在打量自己,她叹口气:“如果你不愿意留在这里,我可以现在就送你回去,我没有喝酒,可以开车。”

    他眼神这才松懈了几分,撑着身子坐起身,揉了揉眉心。

    她快速的翻身,下床,跟他之间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他斜了她一眼,凝眉,这个女人就这么讨厌他吗?

    “我先去帮你煮碗醒酒汤吧,”她说完就立刻出去了。

    他坐了几分钟,站起身,摇摇晃晃的走出了房间。

    厨房的门没有关,他站在客房门口,隔着楼梯,能看到斜对面厨房里的一切。

    此刻,她正背倚靠在墙上发呆,满脸的焦虑不安。

    这与他平常看到的她飞扬跋扈、刁钻善辩的模样,不同。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