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348章 我相信你

    他解她的浴袍,她却高喊了一声:“关灯。(www.k6uk.com)”

    “怎么,看着我的脸,怕自己提不起兴趣?”

    “我是怕乔总看到我的身体,会提不起兴趣,我可是个坐过牢的女人,身上很脏。”

    他凝眉,望着她脸上的倔强和骄傲。

    “你担心的还真多。”

    “毕竟是夫妻吗,我也是为乔总好,”她笑,笑的明朗。

    “好,如你所愿,”他将灯关上。

    房间里顿时漆黑一片。

    她的手紧紧的抓着床单。

    黑夜中,他看不到她脸上的恐惧,狠狠的吻着她,惩罚着她柔弱的身躯。

    她闭上眼睛,死咬着牙根承受着这一切。

    是她先要求开始游戏的,没有后悔的理由。

    四年前,那个可怕的夜晚发生的一切,始终禁锢着她。

    即便是午夜梦回,她只是想到那个男人,都想杀了他。

    她的灵魂,像是瞬间被上了枷锁,无法动弹分毫。

    他的动作忽然停住,翻身从她身上离开。

    她紧紧握着床单的手松开。

    一动也不敢再动。

    乔御琛躺在一侧,黑白分明的瞳孔在黑夜中散发着野兽一般的光芒。

    这个女人……身上的感觉,跟四年前那个夜晚里的安心,太像。

    不需要再试探了,不会错。

    能够点燃他身体的这份触感,让他太难忘。

    他起身,下床离开了这个房间。

    她不知道,他为什么忽然就停住了。

    总觉得,逃过一劫。

    第二天清晨,他推开了安然的房门。

    她忽然惊坐起,视线在四周扫视了一圈,这才发现,没事。

    看着她受惊的样子,乔御琛闷声道:“一惊一乍的做什么?”

    她随手撩了一下飞扬的短发:“我以为是狱警来叫我们干活儿,条件反射。”

    她说完,起身下床往洗手间走去。

    他皱起眉心,望着她挺直的脊背,坐过牢很值得她骄傲吗?

    “今天下午两点,把能够做肝移植的那人带到医院来,做术前检查。”

    “好的,”她笑,灿烂不已。

    他转身离开,脸上带着一丝她没能看懂的怒气。

    听到楼下传来汽车离开的声音,她走到窗边,打开窗帘,望着远处的大海,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美好的一天,阳光真好。

    她一个人去逛街,吃小吃,买东西。

    时髦的衣服,包包,鞋……她买了很多。

    下午,叶知秋给她找的阿姨来报道。

    她将自己的要求简单的说了一遍,就先去了医院。

    住院部病室,安然穿着一件崭新的新款浅白色的连衣裙,手捧着一束鲜花,少女感十足。

    她走到病床边,将鲜花递了过去:“安心姐,祝你早日康复。”

    床上的安心看着她,眼神中带着一丝惊讶。

    安然……比四年前更美了,眼神中也多了一份妩媚。

    安展堂、路月都在。

    路月上前,冷着脸将鲜花一拽,扔到地上。

    “谁要你的鲜花,多余。”

    “不要就算了,正好,不是所有人都能配上这些鲜花的。”

    安心握拳:“安然,你别得意,做好你本分的事情。”

    安然笑,没有做声。

    门口,病房门被再次拉开,乔御琛走了进来。

    安心立刻甩掉脸上厌恶的表情,楚楚可怜的望向安然:“然然,我没有说我不喜欢这些花的意思,你何必拿它们撒气,这么漂亮的花,都扔到地上,太可惜了。”

    路月也是一脸慈和的道:“然然呀,我知道你心情不好,有什么,你冲着阿姨来就是了,别惹你姐姐生气,她现在身体不好,受不住这些。”

    安然冷漠的望着这母女俩,真是好一出虚伪的戏。

    病床上的安心,脸上带着笑容看向门口的人儿。

    “御琛,你来啦,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安然,以前我跟你提起过的,她打小就在我家长大,像我的亲妹妹一样。”乔御琛走到了病床边,像是没有看到安然一样。

    “你今天怎么样。”

    “我蛮好的呢,安然,打招呼吧,这位是帝豪集团的乔总。”

    安然转头看向乔御琛,勾起明朗的笑容。

    看着她的笑,安心握紧拳心,狐狸精。

    乔御琛看着她,声音清冷:“捐肝的人呢?带来了吗?”

    “带来了,随时可以穿上病号服为安心姐姐做术前检查。”

    听到两人的对话,安心有些惊讶:“御琛,你认识然然?”

    安然抿唇一笑:“安心姐,既然我是从小在你家长大的小妹妹,你又把我当成亲妹妹一样看待,那我也就不瞒着你了,这位乔总,是我……”

    “跟我来,带着你的人,去办理入院手续。”

    乔御琛眼神冷冷的打断她的话。

    安然回望,眉心间有一抹弧度。

    乔御琛说完就转身往门口走去。

    安然淡然一笑,迈步跟着走了出去。

    安心坐在病床上,一脸的惊讶:“妈……我怎么觉得,他们认识?”

    路月恨恨的咬牙,斜眼看向安展堂:“看看你找的狐狸精生出的小狐媚子,竟然把主意打到我女儿身上了。”

    “事情都还没弄清楚,别胡说八道,我还是相信乔总的为人,这些年,他也没做过什么对不住咱们安心的事情。”

    安心点头:“没错,一定是我误会御琛了,御琛不是那种人。”

    电梯门口

    乔御琛站定,安然站在他身后。

    他回身,眼眸间尽是冷意:“你刚刚想说什么?”

    “我跟你结婚的事情,总不能一直瞒着把我当成亲妹妹的安心姐吧。”

    “撬了她的男人,你觉得自己很光荣?”

    “没错,撬的就是她的男人。”

    看到她笑着说着这些令人发恨的话,他忽然冷笑:“怪不得,安总会说你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现在看来,你的确很有这份潜质。”

    “白眼狼吗?那他对我的评价还真的是太好了,我以为,他会告诉你,他养虺成蛇,反咬了他一口呢。”

    乔御琛懒得跟她斗嘴:“你带来的人呢?”

    “这不是就站在您面前吗?”

    他的表情微微质疑:“你?”

    “乔总是真不知道,还是装糊涂,除了我,还会是谁?”

    “你也是熊猫血?”

    她笑:“这里就是医院,乔总需要我去验血吗?”

    乔御琛看着她,这其中似乎有什么问题。

    安家养大的没人要的孩子,怎么会刚好就跟安心血型相同呢?

    办理好入院手续,安然一个人在护士的引导下做各项检查。

    检查完毕回到病房,安展堂也在。

    她在门口愣了片刻,“安总有何贵干?”

    “你跟乔总认识?”

    安然走了过去,在病床上坐下。

    “认识。”

    “什么关系?”

    “大概就是你心里想的那种不太干净的关系。”

    “你……你难道不知道他跟你姐姐的关系吗?”

    “姐姐吗?我妈只生了我一个,哪儿来的姐姐。”

    “安然,乔御琛是安心的男人。”

    她眼神一冷:“现在已经不是了。”

    “你……”

    “我想,安总大概是忘记了吧,我已经跟你们说过了,要送给你们一份大礼。”

    安展堂抬手就掌掴了安然一巴掌。

    安然猝不及防,抬手捂着自己的脸颊,望着地面怔愣了半响。

    她抬起头,高傲的看向他。

    “孽女,世界上这么多男人,你勾引谁不好,为什么偏偏非要选乔御琛。”

    她笑,“没办法,好男人那么多,偏偏他最优秀啊。”

    “啪。”

    她话音才刚落,安展堂又狠狠的给了她一巴掌。

    安然抬头,伸手擦了擦嘴角的血迹,还是笑,可是声音却是冷彻入髓。

    “打够了吗?”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