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86章 两女对弈

    他将练习册合上。(看啦又看小说)

    练习册的背面,娟秀的字迹写着:忘记你姓氏名谁,做一束光,做一焰火,尽全力燃烧,尽管可能会粉身碎骨,可你依然要挺住,没有什么所谓的坚持,全靠死撑。所谓成长,本就是一边受伤,一边坚强然。

    明明是很普通的励志的话语。

    可他,却仿佛从这些话的后面,看到了一双绝望的眼眸。

    他抬眼看向楼上,眼神中多了一丝质疑。

    第二天一早,谭正楠在门口接他。

    他冷着脸上车,谭正楠觉得,昨晚bss大人肯定是欲求不满了。

    这张脸有故事。

    他上车,乔御琛冷声:“昨晚谁让你自作主张把我送到这里来的?”

    谭正楠懵了一下:“乔总,昨晚是您说要到这里来的,我不敢违背您的命令。”

    乔御琛蹙眉,他自己说要过来的?

    他随手将车窗打开,风涌了进来,他得清醒一下。

    “乔总,我们先去公司还是医院?”

    “公司。”

    他才刚说完,手机就响了起来。

    见是安心打来的,他沉声片刻后将手机接起:“喂。”

    “御琛,你什么时候过来?”

    “有事?”

    “没有,就是你昨晚没过来,我想见见你。”

    “我还有事,要先去一趟公司。”

    “御琛,”安心急急的叫住他。

    乔御琛没有做声,在等她的下文。

    安心凄楚的道:“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我是了解你的,我只有一个请求,谁都可以,可你别选择安然,拜托你了。”

    乔御琛眼神一冷,没有作声。

    他也不想,可偏偏,他的身体之认可那个女人。

    手机那头,安心抽泣:“御琛你知道吗,我欠了安然的,如果是安然要你,我拒绝不了。安然是我最亲近的妹妹,我不想,你终究有一天,成了我的妹夫,如果真是那样,我会死的。”

    乔御琛眼神微冷,烦躁道:“我不是告诉你了吗,不要胡思乱想。”

    “我是害怕,我怕你们若再走的更近,我会失去你,也会失去然然。”

    “你若真的这么怕失去安然,四年前,我送她进监狱的时候,你怎么不为她求情?”

    安心顿了一下:“你在怪我?”

    “我只是在提醒你,不要再胡思乱想了,好了,我还要忙,先挂了吧。”

    他将手机挂断。

    “正楠,帮我调查一件事。”

    谭正楠回头看向乔御琛:“二爷请吩咐。”

    “我要知道,安然以前上学时的表现。”

    谭正楠点头:“是,我这就去调查。”

    医院里,安心紧紧的握着手机,眼神中一阵发冷。

    她捂着耳朵,拼命的嘶吼了起来。

    病房的门被推开,路月快步跑了进来:“心心,你怎么了,你哪儿不舒服,妈妈这就叫医生。”

    “妈,”安心悲戚的喊了一声:“我心里不舒服,我好恨,我恨安然,妈,我不要御琛被抢走,他是我的,是我的。”

    路月将安心抱在了怀里,“妈知道,妈都知道,他当然是你的,心心,你放心,妈不会放过那个贱人的,妈来想办法。”

    “你能有什么办法,我要让她滚出我的世界,让她永远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

    “好,那我们就让她消失。”

    御香海苑。

    安然从房间里下来,发现乔御琛已经离开了。

    她看着茶几上早就冷掉的醒酒汤,表情淡淡的。

    她上前将碗端起,走进厨房直接倒掉。

    今天曹阿姨请假了,她得自力更生了。

    早餐简单的吃过之后,她就换了身衣服准备去买菜。

    出了门,她开了车锁,才刚拉开门,身后就传来一声让她熟悉却又陌生的声音。

    “然然。”

    安然身子一顿,眼眶不自觉的湿润。她站在原地,久久没能动弹分毫。

    身后的声音继续道:“然然。”

    她用尽全部力气,才终于平复了呼吸。

    她转身,望向对方,浅浅的扬起唇角。

    “乔御仁,好久不见。”

    她看着他,他跟四年前一样,几乎没有什么改变。

    高高瘦瘦的身形,英俊的五官,只是发型换了,看起来比以前成熟了不少。

    “对不起,”乔御琛垂眸,闭目,浑身都在颤栗。

    “然然,真的对不起。”

    安然笑了笑:“这么多年不见,你忽然间跟我道歉,我还真的有些不习惯呢,没关系。”

    “不,别说没关系,你应该恨我的,你打我骂我都好,就是不要跟我说没关系,然然,你现在的态度,让我感到害怕。”

    安然表情极其平静,就好像站在她面前的,只是一个普通朋友一般。

    “当时那种情况,你选择避开我是对的,我没有资格恨你。”

    “然然,当时的情况,不是你想的那样,我”

    安然打断了他的话:“其实,我也一直都想见你一面,四年前,有些话,我们还没有说清楚,乔御仁,有些事儿,总要有个了结。”

    “不,”乔御仁上前,一把握住她的双肩:“我不跟你了结,我们之间没有什么该了结的,然然,我回来了,我要带你远走高飞。”

    他深情楚楚的望着她,满心的苦涩。

    她仰望着他,表情平静了许久之后,淡然的道:“分手吧。”

    “我不分手,”乔御仁很坚定的摇头:“我从来没有想过要跟你分手。”

    “很多人都会经历一段不痛不痒的初恋,我们也一样,现在,我们都长大了,过去的一切,可以随风消散了,乔御仁,我心意已决,如果你真的觉得对不起我,以后就再也不要来跟我纠缠了,我们没可能了。”

    她说完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抱歉,我还有事,先走了。”

    她回身坐进车里,关上了车门。

    乔御仁要开车门,可她已经将车门反锁了。

    “然然,开门,我们谈谈,你不要这样,然然”

    自始至终,她没有再看他一眼,只是一脚油门,离开了。

    车子在超市停车场门口停下,她趴在方向盘上,闭目。

    原来跟青春告别,会痛。

    本以为再次见到乔御仁,她可以做到云淡风轻,可事实上,挺难的。

    她的手机忽然响起,见是叶知秋打来的,她直接接起。

    “知秋。”

    “你答应我一件事儿,接下来我要对你提一个要求,你必须无条件的做到。”

    “呵,这么严肃。”

    “先答应我。”

    “好,我答应你,”她点头:“说吧,什么事儿。”

    “乔御仁回来了,你不许见他,不许再跟他藕断丝连,跟他断掉,干干净净的断。”

    安然沉默了一下。

    “怎么不说话。”

    “你这电话,若是提前半个小时打过来,我就可以避开他了。”

    “你见到他了?这个混蛋去找你了?”

    “嗯,后面的条件,我都答应你,我已经跟他说清楚了,放心吧,我不会再跟他继续过去的缘分了,我不是傻瓜。”

    “这就好,你之前拖我安排的慈善拍卖会还记得吗?”

    “嗯。”

    “我已经准备好了,你订个时间吧。”

    “就明天晚上吧。”

    “好,那我去准备准备,记住你刚刚答应我的事情啊。”

    “放心。”

    挂了电话,她身子向后靠去。

    犹豫了一会儿她将手机屏幕划开,找到了乔御琛的号码拨了过去。

    看到安然竟然主动给自己打电话,乔御琛有些惊讶。

    他接听,电话那头,传来安然软软的声音。

    “乔总,今天中午有时间吗,我想请你吃饭。”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