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22章 是安然

    他迟疑了片刻后问道:“那天晚上的女人,是谁?”

    安心望着他,疯了一般的哈哈笑了起来。(www.k6uk.com)

    乔御琛上前,双手握住她的肩膀,声音有些大的喝道:“够了,说话,是谁。”

    “你分明,已经想到了。”

    乔御琛心一沉,“是安然?”

    “没错,就是她,是安然,是她。”

    乔御琛松开手,往后连退了两步:“你疯了吧。”

    “怎么,你不信我?”安心扬起下巴:“刚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没有人比我更希望这是假的,可就在这几天,我想通了,是安然,反而好,因为是她,所以你们这辈子绝不可能走到最后。

    安然在这世上最爱的人,就是她母亲,那天,她回家发疯,因为她没能见到她母亲的最后一面。从前我没有想明白,她明明就是跟她母亲一起离开的,为什么会没有见到她母亲的最后一面。

    直到真相大白那天,我才知道,原来,是因为你。乔御琛,你不光害她做了四年的牢,你还让她失去了,跟她母亲告别的机会,她到死那天都会恨你的。”

    乔御琛的心,瞬间像是结了冰一般。

    他整个人的表情,也呆住了。

    是安然

    他第一次要安然的时候,那种感觉熟悉的让他以为,是在梦里遇到过。

    他闭目。

    是安然,不会错。

    所以害她失去她母亲的人是他,害她坐牢的是他,害她失去孩子的还是他。

    是他,亲手毁了安然的一起。

    安然恨他,安然在这世上,最恨的人,竟然是他,乔御琛。

    哈哈,是他。

    乔御琛垂头,心疼的像是被什么撕扯开了一般。

    看着乔御琛的狼狈,安心握拳,没人能让乔御琛变成这样。

    可是安然做到了。

    她好恨,凭什么是安然,凭什么是那个贱女人呢。

    乔御琛立在原地足有五分钟,这才迈着沉重的步伐,转身要走。

    安心望着他:“如果你现在回去告诉安然,那晚的那个男人是你,安然一定不会为你生下这个孩子,她的烈性,你应该比我清楚,你告诉她的那一刻,不光会失去她,还会失去你们两人的孩子。”

    “闭嘴,”乔御琛人生中第一次说这么没有气势的话。

    因为他没有力气,心痛到感觉整个人,随时都能瘫软在地。

    他明明不是一个懦弱的男人。

    可是他生平第一次这么害怕,因为害怕会失去。

    “乔御琛,跟我合作,我为你保守秘密。”

    “我让你闭嘴。”

    “我不要求你离婚,不要求你为我离开安然,不要求做你的妻子,只要你,在我人生最后的这些日子里,能够多来陪陪我,让我能够安心的离开这个世界,就可以了。”

    乔御琛握拳,“我不会跟你合作。”

    他终于知道安心打的什么鬼算盘了。

    她要他陪在她身边,这样一来,安然势必会因为他对安心的好而痛苦。

    她是即便死,也没打算让安然好过。

    “如果这件事儿安然知道,你”

    “安然不会知道,我也不会告诉她,”他眼神坚定了几分。

    他怎么敢告诉她。

    安心有句话说的是对的。

    安然知道的那一刻,就是他失去妻子和孩子的时候。

    他宁可昧着良心欺瞒她一辈子,也绝对不会告诉她这件事。

    “你以为你瞒得住吗?”

    乔御琛冷眼看向她:“那我就杀了你,你没有机会告诉安然这件事儿。”

    “御琛,遇到感情的时候,你也变成了傻瓜是吗?”安心笑着哭:“我刚刚分明告诉过你的,我也是最近,才知道了这件事儿,你以为,没有人告诉我,我就会知道了吗?”

    乔御琛凝眉:“是你舅舅还是你母亲?”

    “如果我舅舅和我妈手里有这样的筹码,你以为他们还会去坐牢吗?”安然苦笑:“你现在,别无选择,只有我能堵着那个人的嘴,也只有你,才能堵住我的嘴。”

    乔御琛沉默未语。

    “跟我合作,对安然的伤害,只是短暂的,只要我死了,你就可以回到安然身边,跟安然重新来过了。我说过,我不会破坏你的婚姻,我只是害怕害怕一个人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程。”

    安心眼眶里全是泪:“御琛,求你公平点,你毁了安然的人生,你愧疚,可我的人生,也是被你毁了啊,我现在多后悔,如果五年前,我没有做出那样的选择,该有多好”

    乔御琛现在整颗心都是乱的,他根本就没有心思听她诉说自己的悔不当初。

    他转身要走,安心喊道:“我给你时间考虑,三天,三天以后,如果你不愿意跟我合作,那么我们就报道上见吧。”

    乔御琛拉开门出去。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医院楼下的。

    他坐在台阶上,连抽了三支烟,脑子这才稍微清醒了几分。

    他掏出时机,拨打了林管家的电话。

    “少爷。”

    “你来接我一下。”

    “少爷,你怎么了?”

    “我在医院住院部门口。”

    他说完,就将电话挂断。

    林管家开车来到医院的时候,乔御琛正像是个没人要的孩子一样,孤零零的坐在台阶上,垂着脑袋,眼神有些呆滞的看着地面。

    林管家上前,蹲在台阶下,仰头看向乔御琛:“少爷,你这是怎么了?难道是安心她走了?”

    乔御琛抬起布满红血丝的目光看向他,费力的扯了扯嘴角:“汉卿哥。”

    林管家凝眉,他只在夫人去世的时候,这样叫过他。

    林汉卿握住他的手:“我在。”

    “是我,是我毁了安然的人生,是我毁了她。”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那只是未到心痛时吧。

    冷酷如乔御琛,心痛到极致,也一样控制不了自己的泪腺。

    林管家上前,将他搀扶起:“我带你找个没有人的地方。”

    乔御琛没有挣扎,由着他带着自己离开。

    两人来到会所,他常用的包间,林管家把门关上,走到他面前。

    “少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安心说了什么不利于你和夫人的话?”

    “你信吗,那天晚上的那个女人,根本就不是安心,是安然。”

    林管家愣了一下,他一下子就理解了乔御琛的话是什么意思。

    “怎么可能。”

    “怎么会是会是安然呢?”乔御琛伸手捂着自己的头:“我一次也没有想过,竟然会被安家人欺骗的这么彻底,我一次都没有想过,那晚的人,还可能是别人。我以为,我与安心往日里并没有什么往来,她没有理由欺骗我,可是为什么为什么那晚的人,会是安然,我毁了她,监狱里,被人虐待失去的孩子,是我的,汉卿哥,我就是个畜生,我竟然”

    林管家站在他身前,竟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实在是个太过可怕的真相。

    “汉卿哥,我以后该如何面对安然,我该如何如何弥补我自己的亏欠,她最恨的,就是那晚夺她清白的人,她甚至告诉我,那个男人已经死了,死的很惨,即便那个男人死了,她依然恨他”

    “少爷,这事儿不能让夫人知道,以现在夫人的状态,她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即便你当初不是故意的,你也是无奈之举,可是在夫人的立场来看,夫人更加无辜,她是无辜的人,默默的承受了原本不属于她的罪与罚。”

    乔御琛闭目,怎么能不无辜呢。

    清白被毁,母亲走了,甚至于她自己也被他害的坐了四年的牢,失去了孩子。为了报仇,她步步惊心的跟他在一起,却被他算计,再次换上了他的孩子。

    “所以,这件事,我们必须把它藏的严严实实,决不能让夫人知道。”

    林管家说着,眼神森寒了几分:“必要的时候,我就除掉安心。”

    乔御琛叹息,有些无力的道:“知道这件事儿的,不只有安心,除掉了安心,我们也找不出幕后黑手,这事儿依然会是定时炸弹。”

    “可是若不除掉安心,这会成为她伤害夫人的筹码。”

    乔御琛身子向后靠去,闭目,想到了刚刚安心跟自己谈的条件。

    他微微握拳,“安心的病又复发了。”

    林管家脸上染上一抹惊喜:“这么说来她的命”

    乔御琛点头:“没错,命不久矣。”

    “这次,我们说什么也不能让夫人去救她性命。”

    “她不说出这个秘密的条件是,让我陪她走完人生最后的路。”

    林管家想了想:“少爷,在没有找到另一个知道真相的人之前,答应她。”

    “如果我走近安心,安然会痛苦,我发过誓,绝不伤她。”

    “可如果你不这样做,对夫人的伤害,更大,横竖都是感情用事,你只能权衡利弊。答应安心,你可以守护的更多,失去的更少。”

    乔御琛闭目,摇了摇头:“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林管家想了想,这种情况下,少爷的确需要静一静。

    他恭敬的离开,守在了门口。

    乔御琛抬起手,看向安然亲手给自己戴上的戒指,慢慢的亲吻了一下。

    安然我该拿你,如何是好。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