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68章 要么你们死,要么我死

    叶知秋松开她,瞪她:“你还知道自己是个女人吗?”

    安然抿唇笑:“废话。(www.sites3.com)”

    叶知秋戳了她脑袋一下:“知道自己是个女人,就偶尔放一下你的坚强,女人的天性,让你们拥有比男人多的特权,你们可以站在男人背后,依靠男人的。”

    安然想到,刚刚乔御琛对自己深情款款的说出的那番话。

    她转身重新面对蔚蓝的大海。

    “如果我的心开始依靠一个人了,那这个人,我只怕也会再也放不下了吧。”

    叶知秋蹙眉:“所以,你要因为害怕在意一个人,而放弃依靠对方?等等,你这话不是说给我听的吧?你丫的要是敢跟我保持距离,我踹你,知道吗。”

    安然无语的看向他:“麻烦你的时候,我不会嘴软的好吗。”

    叶知秋满意的一笑,伸手搭在她的肩膀上:“这还差不多。”

    乔御琛是真的回来的有些晚。

    七点半,他从外面回来的时候,安然已经和叶知秋一起吃完了晚餐。

    见他回来,叶知秋抻了个懒腰,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

    “喲,我还以为,你今晚不会回来了,正准备要睡你家客房呢。”

    乔御琛抿唇:“辛苦了,我派人送你回去吧。”

    叶知秋勾唇邪魅的笑了起来:“过河拆桥,谁用你送,我自己开的车,自己回去就行。”

    他说完,拍了拍安然的肩膀:“好好吃饭,把自己给我养的白白胖胖的,别天天让人为你穷操心,你再这样分我的神,我这辈子还能娶得上媳妇儿吗。”

    “那你打光棍好了,反正谁嫁给你,还不得被你祸害死。”

    叶知秋戳了她眉心一下:“臭嘴,我走了。”

    他跟两人摆了摆手,转身下楼离开。

    乔御琛说要下去送他,叶知秋摆手:“别,我好手好脚的,不需要你送。”

    叶知秋离开后,安然有些纳闷。

    最近,知秋好像没有那么讨厌乔御琛了,这是什么道理,是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发生什么事了吗?

    知秋这个人,可不是会轻易对一个人改观的。

    见她看着楼梯发呆,乔御琛上前挡住了她的视线。

    安然回神看他,没有说话。

    乔御琛问道:“吃过晚饭了吗?”

    安然点头。

    “你不问问我有没有吃过吗?”

    安然望着他,没有说话。

    乔御琛笑,“我没吃,走吧,陪我一起吃一点。”

    “我吃饱了,不下去了。”

    “那你就看着我吃,一个人吃饭实在是太寂寞。”

    安然想到林管家曾经跟她说过的话,他求她不要让他太寂寞

    她没有反抗,由着他拉着自己的手腕下楼。

    阿姨给他做了晚餐,两人在餐桌边坐下。

    乔御琛问道:“你今晚吃的好吗?有没有吐。”

    “挺好的。”

    乔御琛又看向佣人:“夫人都吃了些什么?”

    “夫人吃了一碗米饭,一份凉拌西蓝花,西红柿炒鸡蛋,还有一份甜菜根果汁。”

    “就这些?”

    佣人有些紧张:“是的。”

    “你怎么没有给夫人煲些补身体的汤?”

    “她煲了乌鸡汤,是我自己喝不下去的,你快吃饭吧,阿姨,你去忙吧,这里没你什么事儿了。”

    佣人恭敬的点了点头,离开。

    乔御琛道:“你总吃的这么素,身体受得了吗?”

    “我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那些油腻的东西我吃不下,我自己想吃点什么,就吃点什么,以后你不要为难别人,我总不会饿着自己的。”

    她说着,起身给自己倒了一杯水过来坐下。

    “你不问问我去做什么了吗?”

    安然摇头:“你若想说,会告诉我的。”

    乔御琛叹口气看向她:“你总是这么冷静。”

    “快吃吧。”

    乔御琛吃完饭起身:“陪我去海边走走吧。”

    安然没有反对。

    两人一起出门,走到海边。

    安然边走着,乔御琛上前,拉住了她的手。

    安然看了他一眼。

    还不等做什么,就只听乔御琛道:“别甩开我,反正,我还是会再拉住你的。”

    安然没有动作,而是转头望向漆黑的大海。

    风声夹杂着浪声,很响。

    乔御琛的目光看似在看大海,可却一直只在她身上打转。

    安然觉得,她跟他之间,似乎越来越诡异了。

    如果由着这份感觉继续蔓延,他们会走到哪一步呢?

    会不会真的有无法收手的那一天呢。

    “那个孩子没能来到世上的那个孩子,是你恨的那个男人的?”

    安然凝眉,被他握着的手,紧了几分。

    她想把手抽出来,可是乔御琛却将她扯进怀里。

    “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知道,是不是那个混账,让你失去了再次拥有一个宝宝的勇气,你曾经说过的,不要孩子,是为了赎罪,是为了忏悔。”

    安然闭目:“是。”

    乔御琛点了点头,从此以后,我再也不会问你这个问题了,我发誓。

    晚上,乔御琛重新睡在了她的床上。

    已经许久没有抱着她睡的双手,终于又环在了她的腰间。

    安然往前缩了缩,乔御琛却跟过去紧紧抱着她。

    “你放心,我不会动你的,我只是想这样搂着你睡。”

    乔御琛是个言而有信的人,所以,她信他。

    这一晚,她难得的没有胡思乱想,睡的香甜。

    原来,她竟在不知不觉间,已经适应了这个怀抱呢。

    习惯真的是件可怕的事情。

    第二天一早,安然早早的醒来,就下床洗漱打扮。

    乔御琛坐在床上,看她忙的团团转,终于在她坐在化妆台前时问道:“今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吗?”

    “嗯,有点儿特殊,一会儿我要出去一趟。”

    “去哪儿?”

    “做一件我必须要做的事情,”安然挑眉,笑了笑。

    “那我陪你去。”

    “不用了,我自己去会比较好。”

    “你自己去我不放心。”

    “如果我是要去对付路月呢?”

    “那我就更不放心了,我们一起过去。”

    乔御琛下床,去了浴室。

    安然摇了摇头,淡然一笑。

    在乔御琛出来前,她已经先离开了。

    乔御琛出来,发现安然已经走了。

    他凝眉,叹口气,她还真是不听话。

    他给叶知秋打电话,打听到了安然的下落后,便去找她了。

    记者招待会的人并不多。

    规模虽然不大,但是安诺晨请来的,却全都是一些相对来说比较有影响力的媒体。

    苏溪坐在镜头前,一脸沉静。

    “大家好,我叫苏溪,曾经是安氏集团总裁安展堂的女人,为他生下过一个儿子,而我并不是什么小三儿,因为我的孩子,是试管婴儿,就像当初帝豪集团的总裁夫人安然一样,她和我的儿子是兄妹,他们两个都是试管婴。

    当年之所以要做试管婴,是因为,安展堂的妻子有家族遗传病,她生下的两个孩子,都有隐性的肝遗传病,安展堂为了保住他两个孩子的命,所以需要另外能够跟他孩子血型相符的孩子,做他孩子的gān yuán。

    只可惜,我的孩子出生后,血型不是熊猫血,所以无法作为gān yuán,我跟孩子被路月赶出了安家,直到孩子成年后,安展堂需要帮手,才又将我儿子带回了安氏集团工作。当然,他们不是以父子的关系相处的,是以上下属的关系在相处。”

    苏溪说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向人群外的安然。

    安然对她抿起唇角,温柔的笑了笑。

    “今天,我想曝光的就是路月的可恶嘴脸,她就是个伪善的败类,曾经,我亲眼看到过她殴打安然的母亲,还不止一次,我相信,可能很多人都不相信我的话,但是我这里,有证据。”

    她看向安诺晨,点了点头,接着安诺晨就用投影仪,播放了一段很多年前,她偷偷录下的shì pín。

    那是一段路月殴打江雪的shì pín,虽然年代久远,但是shì pín里两个人的样子,还是清晰可见的。

    安然站在不远处,看着shì pín中,捂着自己的头,趴在地上,由着路月踢打的母亲,心里一阵隐隐作痛。

    在她的印象里,母亲一直都是一个遇事不会反抗的人,任何时候,她都很善于承受,甚至于在她小的时候,母亲还经常告诉她,要忍,忍到她长大了,就可以逃离那个牢笼了。

    所以,她打小的梦想,就是带妈妈逃离安家,可是没想到,最后她们是离开了,却是被赶出来的。

    多可笑

    安然手里的确没有什么底牌,所以,她才会选择公开苏阿姨手中的这些旧事,借此让路月的名声变的更差。

    至于她的名声她真的已经不在乎了。

    记者发布会结束,安诺晨去送记者们,苏溪和安然在休息室里面对面坐着。

    正这时,安心推门而入。

    她走到苏溪面前,用力的推了她一把。

    “你这个老不死的女人疯了吧,你竟然敢陷安家于不义。”

    安然上前,一把扯住安心的衣领,将她推倒在一旁。

    “你说错了,要针对安家的,不是苏阿姨,是我,还有,我明明白白的告诉你,我真正要针对的,是你和路月。安心,我们的恩怨,要可是清算了,要么你和路月死,要么我死,战争,就从今天正式开始。”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