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60章 夫人是怀孕了

    她坐在地上抽噎着哭泣,脑海里忽然闪过乔御仁曾经说过的那句话。(看啦又看手机版m.sites3.com)

    我在美国的时候,曾经写了七百四十一封信,都发送到了你的邮箱里了,直到现在,那些邮件依然是未读状态。

    她连忙站起身,推开门,快步的进屋上楼开了电脑。

    尝试了几次,密码终于登陆成功。

    原来,密码是乔御仁的生日。

    打开收件箱,手指快速的下滑,七百多封信……

    她的眼眶瞬间湿润。

    她从第一封开始看。

    那是四年前,他到美国的第三天,第一次给她发邮件:然然,我在美国安顿好了,不知道你高考是不是顺利,很想你,给你打电话,你手机关机,看到我的邮件,给我回信息好吗,我在美国等你,我爱你。

    第二封:然然,今天,我已经找到了未来要读书的大学,没能信守承诺,跟你上同一所大学,真的对不起,不过你要相信我,我有我的苦衷,四年后,我会重新回到你身边,我爱你。

    第三封:然然,为什么你的手机一直关机,你真的不想再理我了吗,我知道我错了,看到邮件,开机好不好,我爱你。

    第四封:然然,对不起,直到今天,知秋把我骂的狗血喷头,我才知道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真的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我竟然在心里埋怨你为什么不看我的邮件,然然,我该怎么办,我不知道,我哥为什么要这样做,我恨我自己,我好想回去见你,可是我回不去,然然我该怎么办,我那么那么爱你,那么爱你。

    接下来的每一封,都在诉说着他的爱,和他每一天所经历过的无助。

    她边看着,边落泪。

    每一封邮件最后的我爱你三个字,都让她的心像是要被撕裂一般。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人生中,最后一句话,竟然是对她说我爱你。

    她坐在椅子上,双臂环抱着自己。

    即便已经泪眼模糊,看不清屏幕了,可她却还是在执着的看着每一封邮件。

    乔御琛回来的时候,在院落里就看到了二楼书房的灯亮着。

    他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半了。

    他轻声开门,上楼。

    走到书房门口,里面传来足以令他心痛的抽泣声。

    他侧身,依靠在墙边,站在门边没有动,也没有开门。

    天空翻出鱼肚白的时候,安然点开了第七百三十五封邮件。

    我回来了,你却成了我哥的新娘,虽然知道你不是因为爱才嫁给他的,可是我心里还是很难过,然然,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然然吗?我想找回你,带你离开,若我告诉你这些,你会愿意跟我一起走吗?我依然爱你。

    她闭了闭眼,觉得自己的眼泪已经流干了。

    下一封邮件,她甚至没有勇气打开。

    踟蹰了足有五分钟,她才继续点开一封封的邮件。

    “你不愿意,你那么恨我,然然,我该怎么才能重新回到你心里,我爱你。”

    “我去了公司,你却选择对我视而不见,我多希望,你能看到我给你写的每一封信,让你知道,我有多爱你。”

    “我不会放弃的,我知道,我哥的爱,对你来说是怎么样的枷锁,我也知道,你的心需要救赎,我发誓,我一定会解开你的枷锁,带你离开这里的,等着我,我爱你。”

    “我若告诉你,我不爱雅音,你会相信我吗?那是我妈逼迫的结果,雅音是个好女孩儿,我不想伤害她,你知道的,我一向优柔寡断,可是这阻挡不了我对你的坚定的爱。”

    “为什么要拒绝我,然然,爱你,我真的好幸福,为什么要让我停止对你的爱?不爱你的那一刻,我的心也会停止跳动,你信吗?我只能爱你。”

    “然然,我认命了,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我要娶雅音了,可是我真的不确定,你能幸福吗?你还能努力的去把自己变的幸福吗?我只希望你幸福,你知道吗?然然,我只希望,你永远都不要放弃你自己,好好的去寻找幸福,好吗?直到这一刻,我忽然间希望,你永远不要再看到这些邮件,我最爱的女孩儿。”

    这是他给她写的最后一封邮件,时间是一个月前。

    她关闭邮箱,坐在原地,茫茫然。

    天彻底放晴,门口传来敲门声。

    安然纹丝不动坐在原地,没有任何反应。

    乔御琛轻轻推开门,看向眼睛红肿的不成样子的她。

    他一瘸一拐的走上前,目光直直的看向她,表情凝重。

    “一会儿,葬礼就要开始了,我们……我们该出发了。”

    安然看向他,头有些晕,眼睛也有些迷离。

    乔御琛走到她身边,伸手抱着她:“别这样看着我,我也很愧疚,我没想让他死,这是意外,真的是意外。”

    安然闭目。

    乔御琛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后背。

    “我知道你恨我,可是你别折磨自己的身体,活着的人,还是要好好活着,去给御仁送行,你说呢?”

    安然没有做声,从他怀里挣了两下。

    他没有勉强,松开她。

    她双手撑着桌子,费力的站起身。

    可是因为一晚上没有合眼,加上哭的太费力气,她整个人实在是很虚弱。

    所以她一站起来,身子就往前趴去。

    乔御琛抓着她的手腕,一用力扶住了她。

    她没有做声,由着他带自己离开了御香海苑,出发去参加乔御仁的葬礼。

    叶知秋从昨晚就一直在守着雷雅音。

    她现在毕竟是孕妇。

    老远看到安然,见她眼睛肿的只剩下了一条细缝,叶知秋心疼的叹息一声。

    安然老远看到雷雅音在那边,停住了脚步。

    她不敢过去,不敢面对雷雅音。

    那边,顾云清抱着乔御仁,哭的撕心裂肺。

    来参加告别仪式的人不少,听到这哭声,也都被感染的很悲伤。

    就连乔家老爷子,也像是瞬间老了好几岁。

    整个过程,安然只是站在不远不近的地方凝望着。

    直到乔御仁被带走,她才再次哭了起来。

    她知道,从此以后,她再也看不到这张充满阳光的面庞了。

    葬礼结束,雷雅音被从美国赶过来的她父母带走。

    经过安然面前的时候,雷雅音凝望着她,好半响后才道:“以后,我们不要再见面了。”

    她说完,撑着他父亲的手臂,跟着她们慢慢离开。

    安然垂眸,直到雷雅音她们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里,她才淡淡的点了点头:“好。”

    大家陆陆续续的从墓园离开。

    只有安然一直站在离墓碑不远不近的地方,不肯走。

    她不动,乔御琛也没有动。

    倒是叶知秋上前道:“然然,我们走吧。”

    安然没有应答,好像旁人的声音,她都听不到一般。

    叶知秋拉着她的手腕,怒喝一声:“然然,你听我说,御仁走了,他已经不会再回来了,你就算是站在这里望眼欲穿,御仁也不可能从那里面爬出来。”

    安然眼眶酸涩,疼痛:“我知道。”

    “那你现在是在干什么。”

    “刚刚人多,我怕他没能在人群里找到我,我想让他知道,我一直都在这里。”

    “他死了,再也看不到了。”

    “可是,我希望他能看到,”她笑:“知秋,你不要骂我,你骂我,我会更加难受的。”

    “然然,御仁救你,是为了让你活的,不是为了让你折磨死你自己的,如果是这样,他救你还有什么意义,你看着我,”叶知秋转身,上前挡住了她的视线,双手握着她的肩膀。

    安然看向叶知秋:“我害死了他,我害死了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

    “不是你的错,你跟御仁都没有错,只是命运在捉弄你们,让你们没能走到一起。然然,御仁现在走的,是一条他最希望走的路,我知道,他现在有多痛苦,他这样,也是一种解脱,是他自己想要的解脱。

    为了救你而死,他不会觉得委屈,可是如果你再这样下去,他就真的白死了,他那么爱你,你不要让他为自己的选择后悔,好不好?”

    安然呜呜的哭了起来:“是我害的,他说过自己不爱雷雅音,是我,是我希望他这样做的,我以为,这样起码可以有一个人能够幸福,可我没想到,我却害死了他,知秋……知秋,我……”

    她说着,整个人眼前一晕,人也往旁侧倒去。

    幸好乔御琛眼疾手快的抓住了她,将她抱进了怀里。

    见她昏迷,乔御琛急了,将她打横抱起,边下山边喊道:“安然,安然。”

    叶知秋开车,乔御琛抱着她坐在后座。

    路上,他打电话,在医院安排好了医生待命。

    叶知秋一路飙车,来到医院。

    医护人员见乔御琛赶到,连忙一拥而上。

    一通检查过后,主治医又请来了医院里最权威的中医给安然把了把脉,一切都确定后,这才带来了检查结果。

    “乔少,根据化验结果显示,夫人是怀孕了,只不过现在是怀孕初期,天数太短,所以数值并不明显,中医大夫说,夫人是有些伤心过度,加上怀孕初期,养分供给不足,所以才会晕倒的。”

    乔御琛惊了一下,怀……怀孕了?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