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旦总裁,别爱我- 第91章 可以随便放火-看啦又看小说网 -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

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91章 可以随便放火

    ,撒旦总裁,别爱我最新章节!

    路月一听,起身上前就甩了苏溪一耳光。(www.k6uk.com)

    “你这个吃里扒外的贱人,竟然敢威胁我们?我看你是忘了,你现在吃的用的住的都是谁的,你也忘了你儿子如果离开了安氏集团,就什么都不是了,是吗?”

    苏溪握拳,并没有还手,只是眼神依然倔强。

    她看向安展堂:“你们说的这一切,我都知道,我也知道,我儿子还在安氏集团做牛做马,你们不用提醒我。我今天来,只是为了安然,只要你们不再针对那个孩子,我也愿意息事宁人。”

    路月抱怀冷声一笑:“以前我只知道江雪那个贱人难缠,现在我才发现,你比那个江雪,分毫不差。”

    她看向安展堂:“你闭着嘴干什么,这个女人这样威胁我们,你就不想说点儿什么吗?”

    安展堂沉声:“苏溪,这次是安然针对我们,我们没有针对她。”

    “没有?”苏溪抿唇:“你们让人在公司里泄露她坐过牢的事情,你们知道这对一个女孩子来说,是怎样的伤害吗?安总,别人不知道,难道你也不知道,四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吗?你真的觉得,安然有理由承受那份牢狱之灾吗?那时候,她才19岁。”

    安展堂凝眉,望向路月:“这事儿是你做的?”

    路月冷哼一声,抱怀:“是又如何。”

    安展堂愤怒拍桌:“我说呢,今天安然为什么要公布她跟乔御琛的婚姻,原来是因为你……,路月,你还有没有点儿脑子,安氏集团现在正在风口浪尖上,你还逼安然做出这样的抉择。

    从前,我安展堂出去了,别人还会因为我是乔御琛未来的准岳丈这事儿,多给我几分薄面,你现在……你是打算毁了安氏集团吗?”

    路月凝眉:“我……我也没想到那个贱女人会出去公布这件事儿。”

    “你闭嘴,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一旁,苏溪忙道:“你现在,依然是乔御琛的岳丈。”

    路月瞪了苏溪一眼:“苏溪,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你想让我们公布安然是安家的女儿的事情吧,你做梦。”

    苏溪没有再做声,提示已到,剩下的,她左右不了。

    安展堂的目光里,多了几分算计。

    苏溪道:“安总,安夫人,今天我来的的确有些冒昧,我想说的话已经说完,先告辞了。”

    她转身离去。

    安展堂抱怀,坐在原地,路月回头看向他:“你不会是打算,要对外宣布安然的身份吧。”

    他冷眼看向她:“不然你还有别的办法吗?”

    “安展堂,你没疯吧,你答应过我的,安氏集团未来是要留给我们心心的,你若公布了安然的身份,她以后势必要跟安心来分一杯羹,她现在已经有乔御琛做后台了,你……”

    “就因为她有乔御琛做后台,我才会想要这么做,如果心心够争气,也不会被人抢走了男人。”

    “你说什么?”路月伸手指向他:“安展堂,你若是敢这么做,我一定会让安氏不得安宁。”

    安展堂眼神里带着气愤:“你也不想想,这两次的事情,都是如何发生的,如果你那个好兄弟,不要乱来,会被安然抓住把柄吗?如果你不要乱针对安然,她会公布她跟乔御琛的婚姻吗?你已经把安氏搅的不得安宁了,也不怕更差了。”

    他起身往书房走去。

    路月上前拉住他:“你要是真的这样做了,会害死心心的。”

    安展堂往楼上看去,目光微微蹙起。

    自打看到新闻,那个孩子已经在屋里躺了整整一天了,不吃饭,不喝水。

    路月眼神中带着一抹哀求:“我只剩下心心了。”

    安展堂无奈,点头:“我知道了,不到逼不得已那天,我不会这么做的。”

    路月松开了握着他手腕的手:“那我就相信你了。”

    安然一觉醒来,发现乔御琛不在身边。

    她懒洋洋的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时间。

    见已经三点了,她整个人猛的就从床上弹了起来。

    快速穿上鞋子出去。

    见乔御琛一本正经的坐在办公桌前处理文件。

    她急道:“你怎么不叫我呀,都三点了。”

    乔御琛勾唇:“看你睡的香。”

    “三点了,我迟到了。”

    “州官夫人可以随便放火,迟到了就迟到了,谁能说什么?”

    安然无语,这男人……

    她可是清楚的记得,她来公司之前,他说过的话。

    那时候,他说在公司里不会给别人机会搞特殊。

    然而,他刚刚却说她迟到了就迟到了?

    她无语,这男人绝对是故意想看她丢人的。

    她拉开门小跑回了办公室。

    她进去的时候,办公室里本来还有说有笑的,有闹哄声。

    她进去后,里面立刻安静了下来。

    大家都各自回到座位上,好好工作去了。

    安然抿了抿唇,知道他们这是在针对自己。

    她看向郝正的座位,见他的办公桌上没人。

    她掏出手机,给他打电话。

    “师傅,你在哪儿。”

    “我在市场上呢。”

    “啊,抱歉,我今天下午迟到了。”

    “没事儿没事儿,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乔总接的,他告诉我了,说你今天下午有事儿,会迟到一些,让我自己出来。”

    安然惊讶:“乔总接的电话?”

    “是啊,你放心吧,杨主管那里我已经帮你请好假了。”

    安然点了点头:“好……好的,谢谢你啊师傅。”

    “客气了,那我先忙。”

    挂了电话,安然握着手机纳闷了一下。

    乔御琛这是闹的哪一出?

    下午下班时间一到,她就先下班回家了。

    路上,她接到了乔御琛的电话。

    “在哪儿。”

    “回家的路上。”

    “我可能会稍微晚一点,你等我一起吃饭。”

    安然努了努嘴:“好。”

    挂了电话,安然耸肩,这是要让她做饭的意思?

    乔御琛将手机放到了一旁,开车来到了安家。

    进门后,路月脸色有些不太好:“御琛,过来啦。”

    乔御琛对她点了点头。

    “心心在楼上呢,已经一天没有下来吃过东西了,你快上去看看她吧,再这样下去,我真担心……”

    路月说着,侧过头偷偷抹起了眼泪。

    乔御琛往楼上看了一眼,这才道:“我今天是来找安夫人的。”

    安展堂和路月对望一眼,安展堂指了指沙发上:“乔总,那就先请坐吧。”

    路月侧身对阿姨轻声道:“你上去告诉心心,就说御琛来了,让她下来。”

    路月吩咐完,走过去坐下。

    安展堂问道:“今天乔总特地过来,是有什么事吧。”

    “对,我今天来,的确是有些事情想要问一下夫人的。”

    路月点头:“御琛,你有什么问题,就只管问吧。”

    “之前雇人在海边殴打安然的事情,你知情吗?”

    路月摇头:“我不知情啊。”

    “那这次,我们公司里散布的,关于安然坐过牢的传闻这事儿,你听说过吗?”

    路月一派淡定:“还有这种事儿?”

    正这是,安心从楼上跑了下来。

    她穿着洁白的睡衣,头发凌乱,脸色有些惨白。

    来到乔御琛面前,她双眸里带着雾气:“你怎么过来了。”

    “我来有点事情。”

    “你跟安然结婚的消息,是安然告诉记者的吧。”

    乔御琛沉声,未语。

    “御琛,你为什么不阻止,你明明可以阻止的,为什么没有这么做。”

    安心近乎伤心欲绝的看向他:“全世界的人,都以为我跟你才是一对,可现在因为你们结婚的传言,我一下子就变成了笑话。”

    乔御琛叹息:“这件事情,毕竟是事实,我的确结婚了,阻止也改变不了什么。”

    “那你就什么都不做了吗?乔御琛,我跟了你四年,这整整四年的时间,我心无旁骛,只信你,只追随你,可是你给我的,就是这样的回报吗?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要这样对我。”

    路月上前,扶住安心:“心心,你别激动,这件事情,御琛或许是有苦衷的,你看,他今天不是特地来找你了吗?”

    乔御琛愣了一下,看向路月。

    路月对他摇了摇头。

    安心捂着肝脏的位置,慢慢的倚靠着路月,蹲下。

    “呜呜呜呜……妈,我好痛苦,好痛苦,我……”

    她说着说着,头微微靠近路月的怀里,人也晕了过去。

    路月惊呼一声:“心心,心心你醒醒。”

    安展堂快步走过去看了一眼,立刻喊道:“快备车,去医院。”

    路月对乔御琛招了招手:“御琛,快来搭把手,帮忙啊。”

    乔御琛上前,将安心抱起,出门上了车,跟着一起出发去了医院。

    八点,安然看着墙上的时间,手里的遥控器又换了一个台。

    不是说晚点儿吗,这是一点儿吗?

    她心里不爽,觉得乔御琛是不是故意为了报复她上次晚归的事情,才让她等这么久的。

    她撇嘴,将电视关上,遥控器丢到一旁,拿起手机看起了新闻。

    手指拨到关于安家的新闻时,安然没有什么犹豫的,点开。

    新闻内容是,安家大小姐因情变伤心过度入院,帝豪集团总裁寸步不离陪伴左右。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