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66章 她的心,死了

    ,撒旦总裁,别爱我最新章节!

    “你敢威胁我?”乔御琛蹙眉,面带不悦。(www.k6uk.com)

    在他眼里,安然不是会无理取闹的人。

    她会用自己身上所有的积蓄去建孤儿院,要帮助孤儿这一点,就足可以证明,她的心很软。

    可她现在是在做什么。

    “对,我就是在威胁你,乔御琛,你就当我疯了好了,今晚,我会做晚饭,我热情的邀请你回来吃饭,我的警告依然有效,如果七点之前你没有进门,我就发布消息,我实话跟你说好了,这就是我跟你结婚的目的。

    用你,来刺激安心,让安心成为小三儿,你回来抑或者不回来,对我来说,都无所谓,所以,剩下的决定,交给你自己。

    只是我告诉你,我交给记者的那些关于安家的材料,都是真实的,我知道你在这北城可以只手遮天,但你千万不要试图枉法,否则,我就算拼了命,也会把你们被绳之以法。”

    安然知道,她这样说有些不自量力,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到了这一刻,她是真的不希望乔御琛帮安心。

    安家的事情,乔御琛,她安然的丈夫,凭什么去插手。

    她走进卧室,开始收拾行李,做好了离开这里的准备。

    之后进了厨房,做了一桌子的菜。

    六点四十,乔御琛还没有回来。

    安然坐在餐桌前凄凉一笑,看来,她是时候要做最后的决定了。

    她用手机编辑了一条消息,但是却没有发送。

    她说过的时间,是七点。

    六点五十,家门忽然有了响动。

    安然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眼,看向那边。

    乔御琛推门走了进来。

    安然的心里莫名的松了口气。

    他冷眼扫了安然一记,走到了餐桌边,冷笑:“现在你满意了?”

    安然笑:“很满意。”

    “你知道接下来,如果这件事情被司法机关立案调查,安家会如何吗?”

    “我知道,安展堂要去坐牢。”

    “你当真这么恨他们?安总已经快六十岁了。”

    安然表情平静:“当年我在安家被戴上手铐,送进警察局的时候,安展堂,路月,甚至于是你心爱的安心,都是满脸的高兴,谁也没有想过,我才19岁。我承担了莫须有的痛苦,凭什么他们做错了事情,却不用承担后果?

    我记得当初你跟我说过的,做错事情,都是要付出代价的,我也说过,我跟你结婚,就是为了证明,这句话,不是只针对我一人有效。为自己做错的事情付出代价,不分年龄。”

    “当年把你送进监狱里的人,是我。”

    安然咯咯笑了起来,表情平静,声音却是凌厉:“你以为谁不知道吗?所以我已经不止一次的告诉过你了,我恨你。你以为我让你回来,是因为什么?

    我知道你的能力,想要帮安家翻盘,你轻易就能做到,安心也在期待你这样做,但我偏偏就不让你帮她,若你不帮她,你说她该有多伤心呢?帮不了她,你现在心里也一定想被蚂蚁啃咬一样难受吧。”

    她挑眉,呵呵笑了起来:“今天的晚餐,我放了老鼠药,你要是觉得心里不爽,可以多吃点,死了就不用痛苦了。不过你放心,你要是死了,我给你陪葬,我们现在毕竟是夫妻,我没有黑心到让你一个人上路的地步。”

    乔御琛眼神里满是冷漠:“安然你很聪明,不管我帮不帮安心,对她来说,都将是沉重的打击,从前我觉得,我可能做错了,让你承受了四年牢狱之灾,让你痛苦,可是今天我才觉得,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她眼眶里带着隐忍的雾气,可是嘴角却在笑:“对,我不冤,都已经承受过了,即便喊冤,也没有人有办法弥补我了,所以我不冤,但是这句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放在安家人身上,同样有效。”

    她闭目,呼口气,将眼泪的生吞回肚子里。

    今天是个好日子,该高兴才对。

    乔御琛没有吃饭,安然却是拿起筷子开吃,他一直在盯着她,不是因为害怕所谓的老鼠药,而是他实在看不懂,这个女人……到底是个怎样的存在。

    即便她做成了这样,他也不恨她。

    安然疯了,他又何尝不是。

    乔御琛的手机响起,见是安心,他起身走到一旁接起。

    “喂,我在家里。”

    “你不是说,一定会站在我身边为我遮风避雨的吗,我现在需要你。”

    “会计师在查账,我在也帮不上什么忙。”

    “呵,乔御琛,安然到底给你吃了什么**药,你要这样对我,我一心一意的爱你,第一次给了你,爱给了你,结果你就这样对我吗?如果早知道,要了安然的肝脏,就要失去你,我宁可去死,也不会接受她的帮助。

    从小到大,我对她有多好,她自己心知肚明,现在她因为她母亲死了,将所有的过错都怪在了安家的身上,怪在了我的身上,可是我又做错了什么呢?我又是为什么要去承受她的这份痛恨?

    安氏不能倒,你知道的,御琛,没了安氏,我如何与你匹配,本来,我就配不上你啊,本来我就……没有资格站在你身边,如果安氏没有了,那我算是什么呢。”

    安心哭的撕心裂肺,几乎崩溃。

    乔御琛闭目,片刻后再睁开眼:“我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有我的考量和算计,我说过,会计师在查账,如果安氏集团真的没有差错,那我不管别人说什么,都一定会帮你们,可如果有问题,我爱莫能助。

    听着安心,你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平静自己的心情,等待结果,当年我跟你在一起,与你的家世无关,所以不要拿家世说话。”

    安然冷笑,声音高昂的响起:“老公,吃饭了。”

    电话那头,安心听到安然的声音,整个人的精神几乎崩溃。

    “我以为你很忙,以为你只是回家问安然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以为,你是在帮我,原来……你在忙着,陪你的爱人一起吃饭。乔先生,真的对不起了,我好像打来的不是时候。”

    乔御琛看向安然,并没有对电话那头的安心解释什么。

    安心冷笑一声:“御琛,你真的以为,你跟安然有可能吗?你是真的不知道她有多恨你,还是故意装作不知道的?我一而再,再而三的阻拦你,只是不想你受伤,因为我爱你,可现在看来,我的阻拦,对你来说都是多余的。好吧,那我们就拭目以待,看看你跟她,是不是真的能天长地久。”

    她说完直接将电话挂断。

    她很愤怒,非常愤怒。

    在这种时刻,乔御琛竟然回去陪安然吃饭了……

    乔御琛望着安然,“你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安然扬唇:“我觉得安心现在应该快要气炸了,哇,心情实在是太好了,你知道我现在最期待的事情是什么吗?”

    乔御琛冷眼看向她。

    她抿唇:“我希望,安展堂去坐牢,安心被气死,路月孤苦无依,跳楼自尽。”

    “恶毒,安然,你一定要把自己变成这样的毒妇吗?”

    “我还没有说完呢?我还希望,你一辈子孤苦无依,永远得不到一颗真正爱你的心,因为你这样的人,不配拥有爱。”

    乔御琛握拳,冷眼:“安然,你要报复,前提是,不要伤害你自己,你扪心自问,你为了折磨别人把自己变成这样,你幸福吗?”

    他说完,转身,上楼。

    安然愣了一下,他……竟然没有对她发泄怒火,没有像从前一样,掐着她的脖子,骂她恶毒。

    她坐在餐桌前,终于抑制不了心里的委屈,眼泪滴落到了餐桌上。

    乔御琛根本就什么也不懂,他明明什么都不懂。

    安家对她做了那么多坏事,可她只不过是找到了安家的把柄公注于众而已。

    她做错了什么?

    她捂着自己的心脏,她的确不幸福,一点也不幸福。

    可是能够让她幸福的那个人,已经不在了。

    勇敢爱着她的那个男人,她也不敢要了。

    她已经脏了,没有权利再去拥有幸福了。

    她的世界已经坍塌了,她的心……死了。

    乔御琛,他什么都不懂。

    十点,乔御琛从楼上下来,看到她窝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电视里在播放着,足以令人捧腹大笑的娱乐节目。

    他绕到沙发前,看到她已经睡着了,眼睫毛上挂着雾气。

    他坐在茶几上,盯着她看,一分钟,两分钟……半个小时。

    他闭目,他真的疯了吧。

    她做了这样的事情,他为什么没有办法跟她生气。

    为什么没有办法用残忍的手段惩罚她。

    为什么……还要觉得现在的她令人心疼?

    他近乎认命的叹口气,没错,就是疯了。

    他将她打横抱起,安然忽然睁开眼,看向他。

    她没动,他也没有作声。

    他将她抱回房间,放到床上。

    他坐在床边,安然翻身,背对他。

    房间里安静的,让人连呼吸都觉得沉重。

    安然道:“乔御琛,既然从一开始,你对我那么残忍,那现在,也就不要对我好了,我们是注定的仇人。我不想,终有一天,我甚至……都没有勇气恨你。”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