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44章 你的行为令我恶心

    ,撒旦总裁,别爱我最新章节!

    “你说什么?”乔御琛恨不得掐她。(www.k6uk.com)

    “你明明什么都不知道,可却总是用自己的想法来伤害别人。”

    “我有什么是不知道的。”

    “你看到安家人养大了我吗?你确定我是安家人养大的?我告诉你,对于安家人来说,我只是他们放在后院的一条狗而已。你记住了,我不是安家人养大的,我是我妈养大的。”

    乔御琛有些惊讶的看向她。

    她握拳,身子因为怒气而有些抖。

    “今天在后院里,你看到的那个房间如何?”

    “那个储物室?”

    “对,就是那个甚至连窗户都没有的储物室,那就是我长大的地方,从记事开始,我就跟我妈一起生活在那个房间。如果安家人真的那么善良,他们怎么可能让我们母女住在那里?

    那个夏天,每晚都要汗流浃背的入睡,冬天,即便裹着三层被子,却也不觉得暖的地方,还有我妈和我每天吃的,那些安家主人不吃的剩饭剩菜,全都是我妈在安家白做工换来的。

    什么叫做白工,你一个无奸不商的商人,应该知道是什么意思的吧,如果你还想装糊涂,那我可以解释给你听,意思就是,什么脏活累活苦活儿全都要干,可是却一分钱工资都没有。

    他们家,花钱雇佣的佣人,都住在带窗户的平房里,可我们呢?

    他们把我们当成了狗一样的圈在那里,我妈留不得,逃不得,生不得,死不得,你知道那是一种怎样的痛苦吗?

    你问我为什么么恨安家是吗?如果你的母亲,在这样地方为你受了一辈子的屈辱,你还能爱的上这里吗?对着那群人说着感恩戴德的话吗?”

    她说到最后,双手握成了拳,眼眶里有水雾,她在极力的压抑和隐忍。

    “为什么……逃不得?”

    “因为我,”安然眼眶里有水雾,“因为我是你心爱的安心的肝源,血源,若我逃跑了,万一安心出了什么事,就没有人能救她了。他们就是利用我来牵制我妈,让我妈,甚至连带着我逃一次的勇气都没有。”

    她侧过头,深深的呼气,可是眼底的泪已经无法抑制。

    快速下床,她走到柜子边,拿起一颗糖吃掉。

    她背对着他:“乔御琛,我真的拜托你了,别再用你所谓的正义,伤害一个跟你无关的人了,你的行为,真的令我恶心。”

    他听了她的话,一时竟是震惊的有些无言以对。

    他的确不知道,那个布满灰尘的储物室,是她生活过的地方。

    他以为,她真的是如路月所说那般,是被养在小姐房里长大的闺秀。

    她的恨,他从来不懂。

    安家的事情,隐藏的很深,他与安心交往了四年,现在才发现,自己对安家,似乎有些一无所知。

    他们为什么要对安然和她母亲这样狠?

    难道就只是因为安然的血型和肝脏?

    再回身的时候,安然已经将眼底的伤感掩藏掉。

    “乔御琛,别忘了,你还欠我一千册图书,孤儿院建成后,请你把他们送过来。”

    乔御琛的视线,在她脸上徘徊:“好。”

    已经收拾好了情绪的安然扬起唇角:“就不让乔总打欠条了,我相信你是个言而有信的正人君子。”

    她重新上了床,撩开被子:“晚安。”

    他看她,明明不喜欢她这种伪装出来的笑容。

    可他竟然无能为力。

    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感觉对一个人无可奈何。

    打不得,骂不得,恨不得,伤不得。

    什么时候开始,他这种冷血动物,竟也被这个女人牵着鼻子走了。

    他凝眉,翻身躺下,背对着她。

    他没忘记,她说,她恨他。

    第二天,两人没有一起去公司。

    他们是分开行动的。

    乔御琛先去了一趟安家。

    名义上是探望安心,可是他进了安家后,却先去了后院。

    一夜时间,后院那个小储藏室,已经被拆了一半。

    工人还在忙着砸墙,声音很响。

    “乔总,过来啦。”

    安展堂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乔御琛回眸看去:“怎么在拆房子?”

    “这个储物室在这里放了这么多年,也没多大用处,影响美观,还不如拆了。”

    “这里以前是为什么盖的?”

    “能是为什么,储物室吗,还不就是放杂物的,”安展堂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见过心心了?”

    乔御琛眼神间闪过一抹狡黠:“还没,听到后院有动静,所以过来看看。”

    “那我让心心下来,一起吃早餐吧。”

    “不用了,我上去看她一眼就走了,公司里还有事。”

    他说完,又似无意的看了储物室一眼。

    角落里的桌腿下,压着一本泛黄的练习册……

    他敲门,进了安心的房间。

    看到乔御琛,安心很是高兴,她开心的上前,双手环抱住他的腰。

    “御琛,我还以为,你这几天不会来看我了。”

    “我问你一个问题,”他松开她的双臂,将自己跟她分开一段距离。

    “嗯,你问,”她点头。

    “以前,安然住在哪里?”

    安心蹙眉:“你怎么会……问这个的。”

    乔御琛勾唇,打量着安心的表情。

    “是不是昨晚,然然在你面前说了些什么?”

    “你觉得,她会说什么?”

    安心咬唇:“御琛,我猜不到然然跟你说了些什么,也不打算解释什么,我们在一起四年了,我相信,你应该了解我的为人的,清者自清。”

    乔御琛邪魅一笑,“你在想什么呢?她让我来帮她找点东西,说是当年好像留在了房间里,没有带走。”

    安心看着他的表情,竟然猜不到真假。

    “我带你过去吧。”

    她带着乔御琛,来到隔壁锁着的房间。

    她从花瓶底下,找到钥匙,将门打开:“这是然然的房间,你看看她找的东西是什么,她入狱后,这里每天都有人打扫,东西也没动过,应该能找到。”

    乔御琛走了进去,环视了一圈,的确是个很标准的闺秀房。

    不过……这一次,一定是安家人说谎。

    他信安然。

    他转身看着安心勾唇笑了笑:“行了,女人的东西来来回回就那么几样,我也分不清什么,以后让她有机会自己来找吧,我公司还有事,先走了,你好好休息吧。”

    “御琛,”安心双手握住了他的手腕,她眼眶有些湿润:“我会等你的。”

    乔御琛看了她一眼。

    这楚楚可怜的眼眸,与安然刚毅倔强的眼神不同。

    可是为什么,他却觉得,安然的眼神,更让人心疼呢?

    “安心,我结婚了,以后如果遇到合适的男人,你就……”

    “我不会改变我的决定,我一定会从一而终的,没关系,我知道,然然很漂亮,你喜欢她也是应该的,可我也知道,你们的个性不同,你们终究不合适,所以我给你时间,我等你。”

    乔御琛将手从她手中抽出,离开。

    看到门关上,安心默默的垂眸,眼底里,满是伤,她怎么可能甘心,由着自己守了四年的男人,被一个贱人抢走。

    不过她不会认输的,四年都等了,还怕再等的更久吗。

    乔家少夫人的位置,早晚是她的。

    安然一上午在公司里忙的团团转。

    十点多的时候,她正在核对办公用品库存。

    郝正给她打来电话,让她赶紧回办公室。

    听这口气有些着急。

    安然挂了电话,就立刻回了楼上。

    她一进门,郝正就带着她进了杨主管的办公室。

    屋里除了杨主管,还有同事霍妍。

    霍妍在哭,杨主管板着脸,严肃的很。

    郝正递给她一张表格问道:“小安,你看一眼,这份表格是你做的吗?”

    安然看了一眼,点头:“是,这是我上周五下午做的。”

    “你确定?你再好好看看。”

    霍妍哭着回头道:“郝正,你什么意思,我都说了,这份表,就是安然给我的,你还不信是吗?我是疯了吗,在公司里工作了一年多了,还犯这种低级错误。”

    安然不解,纳闷的看向郝正:“怎么了吗?师傅。”

    “你看这几个数值。”

    郝正指了一下其中一个数据。

    安然惊了一下,一万台打印机。

    “这……这怎么会多了两个零?”

    杨主管面带不悦:“做完表格,你为什么不检查?”

    “我检查过了。”

    她急道:“杨主管,我敢保证,这些数据我都检查过了,之前不是这样的。”

    霍妍急了:“你的意思是,我给你动了手脚?”

    “我不是在说你,我的意思是……”

    门口,行政部经理岳长生推门走了进来。

    杨主管站起身:“岳经理。”

    岳长生走到安然面前:“你这个新来的怎么回事?我在行政部任职以来,还是第一次出这么大的篓子,订一万台打印机,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吗?今年因为你的疏忽,整个行政部的员工都不用领奖金了。”

    杨主管看向安然,犹豫了片刻道:“岳经理,会不会是哪里出了什么差错,毕竟这个数据,差的太远了。”

    安然心里觉得有些闷闷的,她真的检查过,一定是哪里出了什么问题。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