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40章 改变不了我对他的厌恶

    ,撒旦总裁,别爱我最新章节!

    她随后就用耳机将通话挂断,看向黑暗中的阴影。(看啦又看小說)

    “乔总,大晚上的你站在那里,会吓死人的。”

    “你去哪儿了,怎么才回来。”

    她想也不想的撒谎道:“吃完饭去散步了,消消食儿。”

    “你还真是记吃不记打,就不怕再遇到危险?”

    安然扯了扯嘴角,上前,将门打开。

    “你是没带钥匙吗?”

    他没有应声,跟进了屋里。

    她将客厅的灯打开。

    她换鞋的时候,他走近她,她闻到了他身上的酒气。

    换好鞋,她往前走了两步,若无其事的躲避开他的靠近。

    “乔总身上有酒气。”

    她将钥匙放下,走到了桌边,倒了一杯水走到他面前递给他。

    两人很有默契的,谁也没有谈论一个星期前的不愉快。

    乔御琛接过水杯喝了两口,在沙发上坐下。

    “这几天工作怎么样,还适应吗?”

    “都很好。”

    她脸上挂着的,还是那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笑。

    乔御琛盯着她,看了好半响。

    最后才拍了拍自己身侧的位置:“过来坐。”

    “我今晚吃多了,还是站会儿吧。”

    “你怕我会吃了你?”

    “我这么大一个人,你吃不完。”

    “你以前跟乔御仁在一起的时候,也这么不可爱吗?”

    跟乔御仁在一起的时候吗?

    她抬眼望向黑漆漆的落地窗外。

    那时候,她正是十七八岁的花样年华。

    对人生,对未来,充满了憧憬。

    那时候的她,坐在他的自行车后座上,笑声能贯穿半边天。

    那时候……

    她凝眉,随即又摇头一笑:“不是,那时候的我,可爱的很。”

    乔御琛脸色一冷:“算了,不必说了,我也懒得听你们那些少年少女时期谈恋爱的无聊事。”

    “你想听,我也不想讲,”她说完打了个懒仗。

    “时间不早了,我要上楼去洗澡了,乔总一会儿走的时候记得锁好门。”

    “我的司机都回去了,你是打算让我酒驾?”

    安然望着他,表情淡淡的:“那我去帮你收拾房间,乔总想睡一楼还是二楼。”

    “你睡哪儿,我就睡哪儿。”

    安然咬牙:“乔御琛,你这样不觉得很累吗?一个安心还不够你陪的?”

    “这是我自己的事情,就不劳夫人你多操心了,不是要洗澡吗?”

    她没动,愤愤的望着他。

    “怎么,你是想跟我一起洗?”

    她转身就往楼上走去,看都不想看他一眼。

    她将浴室的门锁了,正洗到一半,手机响了起来。

    她看了一眼,是刚刚傅儒初打给自己的号码。

    她将手机接起:“傅先生,忙完了?”

    “对,会议很简单,就是比较急,你安全到家了吧。”

    “是啊。”

    “怎么有水声?”

    “哦……我在洗澡。”

    傅儒初笑了笑:“看来我打的不是时候。”

    “没关系没关系的,我反正也快洗完了。”

    “那你先洗,这个号码,是我的私人号码,以后有事儿,可以打这个电话找我。”

    “好,那……傅先生再见。”

    “晚安。”

    挂了电话,她将手擦了一下,将傅儒初的号码存了起来。

    她用浴巾擦了擦自己身上,换上睡衣,出门。

    乔御琛已经在房间里了。

    他也在擦头发。

    安然看了他一眼,没有做声,径直走到化妆桌前坐下,往脸上抹护肤品。

    “刚刚谁给你打电话了?”

    安然从镜子里看向他:“嗯,一个朋友。”

    “男人?”

    “是啊。”

    “你倒坦然。”

    “打个电话,又不会怀孕,有什么不能坦然的。”

    她说完起身,边拍着自己的脸颊,边走到床边坐下,撩开被子靠在床头坐下,随手将床头柜上的书拿起,继续翻看。

    “你有这么喜欢看书?”

    乔御琛也来到床上,就坐在她身边。

    “我喜欢看书,应该不是什么不可以的事情吧。”

    她看向他,他总不至于连她看书的权利都剥夺掉。

    “你跟我说话的时候,非要这样带刺?”

    “我倒是觉得,我这是小心翼翼。”

    “那你就收起你的小心翼翼,”他不爽:“只是一个普通的问题,你也能想那么多。”

    她将视线重新落到书上:“我妈曾经说过,行万里路不如阅书千卷,所以她经常给我买很多书让我看,因为她觉得,读书能改变命运。我不是喜欢看书,只是养成了习惯。”

    “你母亲很注重对你的教育。”

    她握着书的手紧了几分,“乔总,我了,你这样跟我聊天,会分散我的注意力。”

    “过几天我要去布拉格出差,你也一起过去。”

    “出国?”她惊讶了几分:“可是我没有护照。”

    “那就办。”

    “坐过牢的人可以随便出国吗?”

    他看向她:“我说可以就可以。”

    她嘴角扯了扯:“那乔总还真是威武。”

    他凝眉,又是这样的口气。

    他烦躁的将自己这一侧的床头灯关上,躺下闭目休息。

    安然翻书的声音,不时在耳边传来,他竟也不觉得讨厌。

    感觉他似乎已经睡着了,她才放下书,准备睡觉。

    可她才刚躺下,他的一双大手就环住了她的腰,将她硬拉到自己身前,环住她。

    她紧张的身子僵直:“乔总还没睡?”

    “你翻书的声音太吵。”

    “那你怎么不制止我。”

    “看书是个好习惯,”他说着声音不大的道:“关灯吧。”

    安然身子往前抻了抻,将床头灯关上。

    她想要从他怀里挣脱,可他声音低沉的响起。

    “要么就被我抱着睡,要么就跟我做完再分开睡,你选。”

    她凝眉,知道他不是吓唬自己的。

    索性就老老实实的被他紧紧搂在怀里,两人都很安静。

    他道:“乔御仁昨天来找我,说想去公司工作,你觉得怎么样?”

    安然凝眉:“你为什么要问我?”

    “因为好奇你的反应。”

    安然沉默片刻:“你好像很讨厌他。”

    “是很讨厌。”

    “他是你亲弟弟,就算不是一个母亲生的,可你们之间的血缘关系还在。”

    “那又如何,这改变不了我对他的厌恶。”

    她握拳,想到了同样恨自己,甚至巴不得要自己死的安心。

    说起来,当年她之所以会喜欢上乔御仁,不就是因为那份相同的命运吗。

    她自嘲一笑:“乔总不必问我,乔御仁会不会到公司工作,跟我都没有什么关系,我目前只想做好我自己本分的工作,别的,我什么都不想。”

    “我看你在安家,别的没学会,官腔倒是打的不错。”

    安然翻了个白眼,“我学会的东西太多了,打官腔算什么,过河拆桥、恩将仇报、背信弃义,这些也可以玩儿的得心应手,安家,可是个不错的好学堂。”

    “你这话说的的确很恩将仇报。”

    安然笑:“乔总一向这么喜欢断章取义吗?”

    “看来你这书没有白看,成语用的很溜,可是有些成语,用错了地方,可就贻笑大方了。”

    黑夜中,她冷冷的勾着嘴角,没有再回应他。

    他在身边,安然就睡不安稳。

    这一夜,她挺尸挺的身子都僵硬了。

    清早,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却发现他正半坐在自己身侧,看昨晚自己正在看的那本书。

    她打了个哈欠,坐起身,双手揉搓了一下脸颊:“早上好。”

    “保姆几点过来?”

    “请假了。”

    “你请的保姆,还真是够随心所欲的,早餐吃什么,我让人送过来。”

    想到昨晚给自己做饭吃的傅儒初,她看了乔御琛一眼。

    真的是货比货得扔。

    “随便吧,”她下床,去洗漱,顺便换了衣服。

    乔御琛那边的佣人来给两人送了早餐。

    吃完后,乔御琛就离开了。

    虽然是周六,但他还得去公司处理一些事情。

    上午十点多的时候,安心给他打来了电话。

    “御琛,晚上有时间吗。”

    “有事?”

    “明天是我妈的生日,我想让你陪我一起去给我妈选份礼物。”

    “今晚不行,我还有事,不过礼物我会选好,让谭秘书给你送过去的。”

    他其实并不忙,只是不想去听安心可怜兮兮的说东说西。

    “可是……往年你都会陪我的。”

    “总会有例外的时候。”

    “御琛,你最近为什么总是对我这么冷淡,是因为然然吗?”

    “你又要胡思乱想,上次在医院,医生是怎么跟你说的。”

    “我也不想胡思乱想,可是……你最近的行为真的太反常了,御琛,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了,你不会背叛我的,对吗。”

    乔御琛凝眉:“我说过了,礼物我会派谭秘书送过去的,我现在还有些忙,有些话题,也不适合现在讨论,你自己冷静一下吧。”

    他说完,将电话挂断。

    他把谭正楠叫进来:“明天是安夫人的生日,一会儿你去买一条适合安夫人的项链,给安心送过去。如果安心问起来,你就说我出去办事儿了。”

    “好的。”

    “那你先出去吧,忙完就下班。”

    “乔总,有件事,我还要跟您汇报一下。之前您让我打听的,关于安小姐在监狱里有没有受虐待的事情,我打听到了。监狱方面表示,这些年,安小姐在狱中表现良好,并没有受过什么虐待。”

    乔御琛蹙眉,那安然身上那么多的伤痕是哪儿来的?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