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415章 出狱

    ──

    “横炼宗师?”

    “那是什么玩意?”年轻男子脱口而出,没有一点惧怕的样子。(wwW.sites3.com)

    中年男人在惊呼一声后,也快速地收起失态地神色,脸色阴沉,盯着杨管家的双目中透露着丝丝火气。

    “你和他什么关系?”

    “为什么要帮着他说话?”中年男人沉声道。

    杨管家愣了两秒,顿时明白了他是不相信自己的话,于是急着说道,“四爷,我说的都是真的啊!!”

    “他真的是一名横炼宗师!”

    “混账!”

    “胡言乱语!!”中年男人大喝一声,“当今古武界,就只有一名横炼宗师!”

    “那就是金刚宗的释迦南师傅,以他的实力,会被你们关押进牢房?”

    “听小广说,那应该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吧?!”

    “你应该知道,横炼功夫,修炼条件最是苛刻,一名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怎么会是横炼宗师!”

    “是你蠢呢?还是觉得我好骗啊?”中年男人阴森森地说道。

    “哼!”

    “我就知道这个狗奴才在欺骗我们!”

    “爹,既然这个狗奴才已经生了二心,那就再重新找一个人来帮我们做事吧?”年轻男子冷冷说道。

    中年男人听了这话,皱了皱眉,盯着杨管家,面露思索。

    杨管家心里一沉,杨对父子果然是翻脸不认人,自己好歹也服侍了他们爷俩几十年,就因为这一件事,就要将自己毁灭。

    哼!

    我今天既然敢到这里来,就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

    大不了鱼死网破!!

    “算了!”

    中年男人想了一会,随后朝着杨管家面无表情地说道:

    “看在你为我们做了这么多年的事的份上,我饶你一命,你以后就给我闭门思过吧!”

    杨管家愣了愣,嘴巴张了几下,都没有说出话来。

    听他的意思,竟然饶了自己一命?只是摘掉自己这个管家的位置?

    他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

    不过,看他们不以为是的样子,恐怕还会去找那小子的麻烦。

    看来,只有找个机会,逃出杨家了。

    “四爷,广少爷!”

    “老奴告退!”杨管家抱了抱拳,转身朝着门外走去。

    年轻男子目光冰冷地看着杨管家出门离开,“爹,为什么不杀了这个狗奴才?”

    “这条老狗老奸巨猾,你以为他没有一点后招?!”

    “如果真把他逼得狗急跳墙,说不得还会将你拉下水!”

    “事情闹大的话,还有可能会引起家主的注意,这不利于我们对付杨朝宗!”中年男人淡淡说道。

    “原来如此!”年轻男子面带惊色,还好父亲想得周到,随后冷声说道,“爹,我们要想除掉杨朝宗,那小子就不能留!”

    “嗯……”中年男人淡淡地点了点头。

    “那我们是不是要重新派个人去解决掉他?”年轻男子问道。

    “不用了!”

    “他本来就已经犯下死罪,等家主的禁杀令一过,自然就会被处死!”中年男人面无表情地说道。

    “可是……”

    “那狗奴才咬定就是他推的杨欢下水,死活不松口,我们也找不到理由动杨朝宗啊!”年轻男子沉声道。

    “呵呵……”

    “那小子死了就死了,杨朝宗以为能封得住那些下人的口,他想得太简单了!”

    “杨朝宗自作聪明,以为找了个替死鬼,就没有事了?!”

    “他这是作茧自缚!”

    “这事你别管了,我自有办法!”中年男人淡淡说道。

    年轻男子面露喜色,“那我就等爹的好消息了!”

    中年男人淡淡一笑,没有再说话。

    ……

    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江枫就在牢房里待了十天时间。

    这些天,江枫在牢房里,反复不停地练习着真气离体的操控,终于是让他得心应手,运用自如。

    与此同时,江枫通过稻草下面的那个小洞留意着墙后面的动静,因为已经没有了顾忌,江枫将那个小洞扩到了酒杯大小。

    那边有任何风吹草动,江枫都听得清清楚楚。

    与江枫井水不犯河水的杨振天,对于江枫这个行为,除了鄙视还是鄙视。

    这哪是高手,明明就是个小人。

    他并不知道墙壁后面,关押的是何人,只以为江枫是个偷窥狂,做的一些下三滥的事情。

    江枫这些天,没有再受到任何人的打扰,就连来送饭的,也都换成了一个年轻的下人,当然,饭里也没有再投毒。

    托江枫的福,杨振天后面几天都没有再受到折磨,因为那黑袍男人和白袍女人根本就不敢在江枫这间房间外面停留。

    看来自己的警告很有效。

    杨振天已经习惯了江枫的恶作剧,看着在自己面前飘来飘去的猩红色圆球也都没了反应。

    这时。

    原本半靠在墙壁上,嘴里叼着一根稻草神色懒散的江枫,突然掀开屁股下面的稻草,俯身将耳朵凑到那个小洞上面,集中精力听着那边的动静。

    过了一会,江枫坐直了身子,伸了个懒腰。

    该是离开的时候了。

    江枫将嘴里的稻草随手一丢,朝着杨振天咧了咧嘴,“你说过不要我带你出去的!”

    “拜拜!”

    江枫说完,当着杨振天的面,轻而易举地挣断了手腕脚腕上面的锁链,随后在其惊愕的眼神下,双腿下沉,猛地一跳。

    “轰!!”

    牢房的顶上顿时被江枫撞出一个窟窿,江枫也顺势冲了出去。

    “狗日的!!”

    “这小子真不是个东西!”杨振天盯着头上三米多高的那个窟窿,再看了看四周光秃秃的墙壁,忍不住怒骂一声。

    他本以为江枫会破坏铁栏或者打晕黑袍男人,没想到这小子竟然用这种方式离开。

    这出乎了他的预料之外。

    不一会,黑袍男人就来到了房间外,看着天花板上面的那个大窟窿,惊骇不已。

    ……

    江枫大摇大摆地走在杨家府院里面,可走了好长一段时间,连个下人都没有见到。

    江枫目光望向杨家最中央,那锣鼓喧天的地方。

    看来,杨家所有人都投入到了这场大婚之中,这几乎就是杨家所有人的狂欢啊。

    哼哼。

    狂欢吗?

    老子要让你们这场大婚,变成悲剧!!

    ——

    (本章完)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