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卷 第一百四十一章 大战之前(下)

    当然,这么大个事情,怎么也不可能绕过地府。(看啦又看♀手机版m.sites3.com)

    但是因为阴阳火拼不合天道,所以并不会直接出兵,只能会派兵压阵。

    一旦子君或者陆侯亮的阴兵出现,他们便会立刻进入战场。

    这些日子以来,里院能为地府制作的狼军的确不多,满打满算,能勉强算作一万。

    可当初对牛郎有大量的需求,是因为地府认为,遗人制造大量的魂飞魄散,想要用一种非常隐秘的方式来对我们的世界进行入侵,再到后来,知道得更多了,明白这更是一种针对魂魄的资源掠夺,就更有出兵的理由。在当时,根本不知道天道的终极奥秘,所以便有此一策。

    但现在不一样了。

    阴阳大道,各行其道。

    阳间事,自然该阳间了。

    化繁为简,这场即将打响的战争的本质,和人类的战争史在核心上并没有任何区别。

    在毫无感情的天道眼中,没有正义的一方。

    遗人攻击我们,它也允许我们反击。

    但是大量的阴兵借道,是绝对不允许的。

    如果真有那种好事儿,历史上也不会有那么多的王朝更替了。

    以太医院的能量以及他们和地府的关系,即使只求得一支阴兵千人队,胜负也没有悬念了。

    所以,狼军虽然可以在白天作战,但是攻击对象却不能是遗人。

    而能攻击的敌军阴兵,却在白天不会现身。

    要说双方都唤出超级雷云,弄得来山雨欲来,乌云密布,敌军的阴兵倒的确能出现,可那样的话,狼军的意义又不大了。

    总之,很是鸡肋。

    自从想通了这一点,狼军的计划便只能夭折了。

    当然了,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那便是里院走后,鬼门关前有阳间守卫这种持续了上千年的模式一下子就改变了。

    那么多座鬼门关前,将会是大片不设防的真空地带。

    而子君和陆侯亮还不知道藏在哪里虎视眈眈,伺机而动。

    如果地府出动了大量的兵力,一旦被人调虎离山,将大本营给丢了,那可就是大灾难。

    之前里院一直以为打开鬼门关是遗人的一个执念,现在才晓得,其实从头到尾,都是子君的需求罢了。

    双方激战正酣,他突然半路杀出,在鬼门关前捅一刀,可就真的是得偿所愿了。

    在考虑到双方实力对比后,大家很无奈地认清了一个事实并得出了一个结论。

    那便是如果艽朝的人口数量大概有个五六十万的话。

    那么以里院现有的战斗力六千,加上佛道两家的两千弟子,对上人家,胜负未可知。

    即使还有那么多阴阳师以及各国愿意参战的巫师,也一样。

    里院向来喜欢碾压对手,可这次却办不到。

    阴阳师和各国巫师即使参战,也自然是和佛道两家一样,留下种子,把那些实力尚浅,不适合上战场的人剔除在外。

    里院自己都是这样做的,又怎么能要求别人押上全部的家底呢?

    这个时候,地府便能提供一点间接的帮助了。

    地府指出,不论是里院,还是佛家道家,以及阴阳师和巫师集团,都没有行军打仗的经验。

    他们最擅长的模式还是单对单,或者说小团体之间的互相配合。

    里院虽然有过几次这种大规模作战的经验,但还是非常幼稚,短时间之内也很难有所提高。

    所以地府将会提供出一些随军参谋,虽然不是历史上的名将名帅,但至少可以保证在排兵布阵上面,不会犯原则性的大错误。

    遗人的力量已经完全军事化,而且异乡作战,对里院的医师们有着天然的气息压制,加上他们对地理环境不熟悉,可以说是天时地利人和一样都不占。所以这场战争注定会非常艰难。

    地府认为,遗人的长处在于集群冲锋。

    要削弱这个优势,其实也很简单。

    只要自己的人不扎堆儿就行了。

    本来这种行为,在异乡作战的时候,无异于找死。

    可刚好,里院的医师们,单兵作战能力都非常强。

    所以,只要大家分散开来,以打游击的形式和遗人缠斗,尽量削弱求有生力量,不和他们的军队硬碰,反而能达到更好的效果。

    反正里院在艽朝又没有城池,每一寸土地都不是必须坚守,可以随意舍弃。

    这又不是汉安血战,需要他们死守界门。

    一旦开战,那么便不会再有援军了,因为所有的牌,都已经放在桌面上了。

    唯一需要注意的是,当不是大规模战争的时候,遗人的阴阳互换,便很可能再次出现了。

    里院虽然反复研究过嬴莹阴阳转换的手决,但终归不得要领。

    当然了,地府在阴间还是有事可以做的。

    嬴莹曾经想要试图和里院联系,让他们请地府帮忙,在艽朝再建一座鬼门关。

    她的初衷是拖时间,让长端帝不至于觉得已经火烧眉毛了。

    但地府只是觉得,有了这么一座鬼门关,那么地府出兵的速度可以增快不说,而且万一战事不利,里院溃败,即使界门无法开启,也不至于无路可退。

    虽然大家的目的不同,但这个想法居然不谋而合了。

    不得不说,很多事情,就真的是这么巧合……

    大战之前的准备,实在太多,不然也不至于让大佬们商量几个小时。

    很多细节方面的东西,都被拿出来讨论。

    比如魂刀,地府现在是加班加点,可是效率实在太低。

    之前曾经因为操之过急,还出现过失败的情况,直接导致了一名里院前辈的魂魄烟消云散,得不偿失。

    所以这种情况下,只能是严把质量关,在大战前,能生产出多少把,算多少把了。

    还有里院的三代白大褂,也是一样。

    根本无法满足全员装备的要求。

    而且既然是组成一个暗影圈子的超级大联军,那大家的制服最好还是统一一点。

    大家都不认识,又散布在一个陌生的环境,可千万不要自己人掐了起来。

    于是,地府在三代白大褂不能满足的情况下,又开始赶制二代白大褂,力求人手一套。

    对于这点,当晚小柳琴乃便已经请示过安井信了,回话说阴阳师对此没有任何意见,愿意穿上白大褂作战。巫师集团那边的话……就要看桑托斯的手段了。毕竟他们本就是一个,也不全是桑托斯一家的……

    至于灵力铠甲这种高级货,就实在没有办法了……

    连普通的阴兵都不能列装,就别说里院了。

    这场早交班持续了一个小时左右,没有人说话,全都安安静静在认真听。

    当交班结束之后,众人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小声讨论着。

    里院给了大家一天的时间,将自己的俗事安排好。

    毕竟谁还不是拖家带口,上有老下有小。

    一旦踏上战场,就有可能再也回不来了。

    这一点,其实一点都不热血……

    现实总是冰冷的。

    所以,没有谁会一直热血。

    当然,也没有谁会永远冷漠。

    我们大部分的人,都只不过是一直在热血和冷漠这两种状态之间反复切换而已。

    遗人要打我们,看见兄弟姐妹死在自己面前,你的血液会一瞬间沸腾,提着把刀就敢拿出虽万千人吾往矣的气势往上冲。可打完后,回到家里,看到家人,你又会后怕。怕自己当时如果死了,他们又怎么办?

    患得患失,在里院,并不是一个贬义词……

    “怎么,结果如何?”看到王曦出来,小一立刻就凑了上去关心道。

    王曦道:“在柳师兄手下,走了二十招,在周师兄手下,走了三十招。”

    “什么?周师兄可比柳师兄厉害啊!”小一不解道。

    “周师兄不会万里行,所以我多撑了一会儿。”王曦看上去有些疲倦。

    “那怎么算呢?”小一问道。

    王曦道:“勉强还是给了个队长的身份,可以像柳师兄一样,我也能有王曦小队了。”

    “耶!”小一欢呼了起来,在那里蹦蹦跳跳,“那你管多少人?”

    王曦将她按住,道:“一个。”

    “哪个哪个!?”

    “你觉得呢?”王曦笑道。

    “我?”小一很快反应了过来。

    似乎王曦也只有管她的资格了吧?

    王曦道:“是啊,似乎……也只有把你交给我……张叔才放心吧……”

    在战场上,能真心实意为小一挡刀挡枪的,估计也只有王曦了吧。

    “那……什么时候开打?”小一问道。

    王曦道:“我们推测,遗人将压制界门的阵法覆盖全境,短则三月即可。但万一遗人加班加点,昼夜不分,估计这个时间还会进一步缩短。而且,每拖一天,我们过去之后的战略纵深,空间就越小。但同时每过一天,魂刀和三代白大褂就会多一些。具体怎么找这个平衡点,我不好说。但至少一周以内,应该不会。人员集结就是个问题,毕竟只有在蜀地,才能开启界门。”

    王曦还没有说完,比如还有阴阳师和巫师集团的入境手续问题。

    其实这些比起古代来,都已经要好很多了。

    在古时候,要完成这种集结,起码要半年的时间。

    “桑托斯他们答应参战了?”小一问道。

    王曦道:“答应?他们和安井信一样,是求着来参战的。虽然几个国家勉强凑了个六百人出来,但对他们来说,已经很不错了。哦,说到这个,刚才你不是问我管几个人吗?其实有可能还要多一个。”

    “谁呀?”

    “小柳琴乃。直到现在,安井信都没有将她的差事儿卸掉,她还在一丝不苟地执行着陪同你的任务。所以之前她主动提起了此事,只是里院暂时还没有答应。”

    “琴乃姐姐啊……也不错啊……之前你不是还说欠了他们的人情,琴乃姐姐可能会找我们提要求……”

    王曦笑道:“此一时,彼一时嘛。谁能想到,事情最后会发展到这个地步。不说这个了,就一天假,你想去哪里,我陪你。”

    “你不回家?”小一问道。

    她倒无所谓,反正阿爸阿妈都要参战,一家人都在一起。但王曦不一样,他的父母是普通人。

    王曦道:“不用了,来去匆匆的,反倒让他们担心。八院长王素素和副院长刘年,此刻正在汉安,他们已经去替我看过爸妈了。就这样,都把我妈给吓了一跳,还以为我在医院又闯祸了。我爸……”

    “你爸怎么了?”

    “我爸倒好,直接以为王院长他们是骗子……把电话打到我这儿来了……哈哈哈哈哈……”

    小一想起那个画面。

    两位院长被一个中年大叔扭着,却又不能动手,着实有趣。

    “里八院来得好快啊……”小一感叹道。

    “是啊,里一院里二院,本就离得近。实力保存完好的,就里八院最远,他们自然要先行一步了。八院长以前也是里三院出身的,老家在汉安市白马镇,估计也是想在大战前先回一趟家看看吧。反正她和副院长是两口子,也不用两头跑了。”

    “那……那我们再去逛一次街吧?看看电影,买买内衣,选选柚子,就像……我们第一天遇到时那样,可好?”小一突然回到了之前的问题。

    王曦心里“咯噔”了一下,道:“别啊……你不知道这种行为,在小说电视里面,就是典型的立flag吗?只要做了,准没好事儿。回忆越甜,结局就越虐。就好比那些喜欢说干完这一票就金盆洗手,值完今天的班就退休然后就死了的人,是一样的。”

    “那去哪儿呢?”小一歪着个小脑袋瓜,开始认真思考,“要不问问周师兄和柳师兄?”

    “柳师兄要回资阳,周师兄要回德阳,陪不了我们了。”

    “哎,事到临头,才发现好多事都没有做,却又一件都做不了。”小一叹道。

    王曦又赶紧道:“我的姑奶奶哎,这种话更是不能说啊,不吉利啊。”

    ……

    ……

    “陈师叔,那最后王师叔和小一师叔到底去干了什么?”少年问道。

    终于要讲到最后的那场大战了,我却不知道从何说起了。

    “小一师叔……这么叫……是没错……但是在外人面前,最好还是称前里十一院院长。毕竟……这个名字已经被里院给抹掉了……”我没有正面回答。

    果然,小乔和小朱都被勾起了好奇,道:“是不是和最后的大战有关?”

    “是啊……嬴莹师姐,手上沾了里院的血。小一师姐,是自己过不了心里的那道坎儿。抹掉那个天真烂漫形象的女孩儿在里院存在过的证据那场院长会议,她本人就列席其中……是她提出来的……或许在她心中,自己从来就是一个天真无邪的人吧,连死了个蚕宝宝都要伤心的人,杀了那么多人,她受不了……”

    小朱道:“太师叔,我还是更好奇两位太师叔那天去做什么去了。”

    我欣慰地点点头。

    八卦大于正事儿。

    小家伙们继承得很好啊……

    “呵呵,王师兄和小一师姐,都是神经病。两个人跑回值班室宅了一天,玩起了角色扮演……”我说到这里,发现这帮孩子的脸都开始红了起来。

    “喂!你们想到哪里去了!怎么现在的孩子都这么早熟吗!?”我尴尬地呵斥道。

    “那你说是什么角色扮演嘛……”小朱道。

    “就是和当初嬴莹师姐被接走前一样,模拟查房。只是他们只有两个人,只能自己一会儿又当大师兄,一会儿又当柳师兄,一会儿又当周师兄。估计,也就是从那之后……王师兄在一个人的时候,才会那么喜欢自言自语的碎碎念……或许……那样……他便觉得三位师兄都还在吧……”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