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八十二章 清白

    “烽哥……”张小莉有些虚弱。(看啦又看♀手机版m.sites3.com)

    这么一大帮子里院的主任围着,地府又拒绝收她的魂魄,她要真能死了,那才有鬼了!

    “别喊我!跟了老子的时间也不短了,楚江王才把你拐走几天,你就心甘情愿为他卖命!?”聂烽一边为他注灵,稳住魂魄,一边虎着脸不让她说话。

    “地府……查魂查到了吗?”张小莉道。

    “你说呢,我敢不让他们查吗?不让查估计刚把你拖回来你又要自尽!三位阎君同时查魂,把楚江王洗得不能再白了!能不能不说话了,我注灵也很累的!”聂烽道。

    “那就好……那就好……烽哥,对不起……我不只是为了楚江王……”张小莉道。

    这事儿,很容易在地府和里院之间,各自的心头埋下一根刺,不拔出来,总有一天,会伤害到双方。

    “你这又是何苦?必安在另外一边,也缠着判官,准备做相同的傻事。但他本就是灵体,被查魂,伤害终归要比你小一些。”

    “楚江王……”张小莉听得是楚江王的声音,连忙叫道。

    “里院的人……都是这样的啊……傻得可爱,认死理。聂主任,有什么我可以做的吗?”楚江王道。

    聂烽道:“楚江王,小莉能为您洗脱冤屈,是她的荣幸。但是里院有自己的规矩,这样的话,实在对小莉不利。”

    聂烽当然听出了楚江王的意思。

    他能做什么?

    还不是提示里院帮他意思一下。

    可张小莉刚提副主任医师不久,难道还能提成主任医师?

    这样的火箭速度平步青云,的确对张小莉没有好处。

    到时真有什么危险的任务,需要主任级别的来处理,那就无异于把张小莉往火坑里推了。

    楚江王听得聂烽此话,道:“是本王唐突了。聂主任,这张表,请替小莉收好,有事,可直接烧掉找我。无论何时何地,我会立刻赶来。”

    聂烽自己都没有楚江王的祭表,知道珍贵,也不客气,接了过来,道:“谢过楚江王。”

    见张小莉还要说话,楚江王知道她在想什么,道:“张小莉,刚才宋帝王他们查了你的魂,真的已经帮我洗脱了嫌疑。两边的事情,时间上对不上,里三院鬼门关被敌人攻击之时,我已经和你还有必安,在和那名人类进化的成员交谈了。真的不是在骗你。”

    说完,他不动声色地向聂烽使了个眼色。聂烽心领神会,叫过一名下属过来照顾张小莉,然后随楚江王走到了一旁。

    “楚江王,问题棘手了?”聂烽道。

    楚江王点点头,道:“是啊,现在我的事儿倒说清楚了,但事情本身,却更加迷雾重重了。如今,要不就是三院长在说谎,要不,就是真的不知道从哪里莫名其妙地钻出来了一个阎君……可如果真的是赵兄的话,他也不会费尽心思来帮我洗脱嫌疑了。”

    聂烽已经听说了,道:“那地府什么态度,总不能查三院长的魂吧?”

    楚江王道:“那还不得炸锅?里三院可是也带了好些人过来。再说了,哪怕赵兄只身前来,你们里七院就袖手旁观?就算赵兄心甘情愿,你们也肯定会极力反对。因为,你们这次,只来了一个副院长。嘿嘿。”

    楚江王说得一点不错。

    黄义歆是里七院的副院长,低赵竹仁半级,如果真的赵竹仁愿意像张小莉以这种极端的方式来自证清白,他必须站出来坚决反对和劝阻。而且真如楚江王所说的,里三院来的人越少,黄义歆要担的责任就越大!再说了,常玉在赵竹仁身边,敢这样做,这女人就会把天给捅出一个大窟窿来!

    聂烽听明白了这层非常微妙的意思,他觉得想必歆哥也该体会得到,于是道:“既然楚江王这么说,此事应该有解决办法了?”

    楚江王都把这层关系直接点破了,那就代表地府也把这个方案给彻底否决了。

    楚江王道:“其实也简单,这件事儿,关键在我,既然我清白了,那其实赵兄最多只能指责他说谎。里三院的殉职医师,全都是一击毙命,且为灵体所伤,有这些,就够了。”

    之前调查怀疑的重点,在不知去向的楚江王身上,而现在真要调查赵竹仁这个大活人,阳间的办法简直太多了。

    赵竹仁才不会那么傻,撒这么没有技术含量的谎言。

    问题果然棘手啊……

    这多出来的阎君,到底是何方神圣啊?

    大约过了半柱香的时间,前方便传回来了消息。

    第一个阴兵百人队,已经从山谷的另外一边出来了,而其他三个百人队在横向搜索,也派人回报,说目前没有任何发现。

    但在张小莉的查魂里,是的的确确有这么一回事的,不存在说什么楚江王又在那里信口开河。

    “自成空间?”赵竹仁问道。

    宋帝王道:“好像也只有这个解释了,但那样的话,我们的工作量可就大了。”

    自成空间尽管玄妙,可也必须有一个入口,就好比财大气粗的里七院,全院都在另一个空间里面,可也总要有个具体的出口让大家进进出出。

    赵竹仁望着这夜色中的大山,道:“这要搜山,不知道得找到什么时候去了。”

    宋帝王道:“二哥他在阳间滞留了那么久,一会儿就让他回阴间温养些日子。至于我们,打算留下来一寸一寸的挖,掘地三尺,也要给他找出来。这事儿,还只能我们来做,三院长,这次就辛苦你们白跑一趟了。”

    赵竹仁道:“倒也不算白跑,至少我们把厉二哥给接回来了,不是吗?至于遗人,总会有办法的。”

    “既然大家都在,要不一起商量一下这个人类进化,怎么处理?”宋帝王提议道。

    赵竹仁道:“对啊,这事儿我们里院已经有决议了。目前的计划是,一年之内,铲除这个邪教组织。”

    话一说完,他突然想到之前石建泓和自己说的那些事儿,以及先前周柯也来过电话,再次把详情给说了一遍,顿时觉得有些不自在。

    不管是遗人还是人类进化,他们在各自行事的同时,总是在有意无意地离间地府和里院的关系,在二者之间制造裂隙。

    真要按他们所说,地府将会异界入侵的话,机会实在太多了。

    可人类进化所说,也不是全无道理,尤其是地府索要牛郎一事,到现在也没有一个让人信服的说法。里院打破脑袋也想不出什么情况下需要阴间在光天化日之下进行战斗。

    但他真的不愿意相信这些并肩作战了千年的老战友会做出这种事儿。

    可身为里院院长,他就有责任维护世间安宁,在面对这种可能存在的潜在威胁时,他不能不管不问,全凭感情用事。

    这事儿不能拖了!

    战场上,最忌讳的便是还需要时刻警惕着从背后递过来的刀子!

    他把黄义歆给拉到了一旁,他知道,石建泓肯定也会给黄义歆说过这些事。

    二人商量了一会儿,黄义歆便同意赵竹仁的观点,觉得有道理,便立即决定,召开院长会议!

    里院雷厉风行的作风瞬间又体现了出来,不到五分钟,睡梦中的其他院长便都被叫醒,上线探讨,然后十分钟之后,结果便立刻拿了出来。

    无条件相信地府,将王曦他们带回来的那名人类进化成员交出,任由地府查魂!

    甚至最后他所蛊惑余婉的那段记忆,也不要抹去!

    里院不是在赌,里院只是相信,这种荒唐的说法,绝对不可能!

    天道再无常,也不可能看着整个世间,变成一潭死水!

    太极双鱼,全黑全白,便不再是太极,不再能够循环往复,生生不息!

    而且,里院表现出了极大的诚意之后,地府不可能感受不到。那么,牛郎一事,里院厚着脸皮,也一定要向地府弄个清楚明白!

    赵竹仁结束会议后,和黄义歆对视了一眼,立刻联系起周柯来。

    这几个弟子,这次可千万执行力不要那么强啊!就这一次,事情做得拖拉一点也没关系!可千万不要已经让小一把记忆给我抹掉了啊!

    但事实证明他想多了,因为面对这种对手,小一根本不行!手上空有百年份的乱心草,可却不知道如何下手。这可不是在平安夜那晚对邓贝琳那次这么简单,她控制不来那种火候……

    然后,赵竹仁,黄义歆,常玉,聂烽,杨允佶等几个里院高层和地府的几位阎君围坐在一起,静静地等待着查魂结果,同时互相再交换了一下一些现有的情报和各自的猜测。

    这次等待的时间稍微长了一些,估计是余婉在里七院和崔判官进行情报比对。其实话说开了,地府非但没有因为被猜疑而有丝毫不满,反而很赞赏里院的这种果决以及此刻看起来毫无保留的信任。

    等待消息递过来的时候,几位阎君却陷入了很长时间的沉默。

    赵竹仁道:“厉二哥,有问题?”

    楚江王和几位阎君对视了一眼,最后道:“嗯,问题很大。还记得前段时间,我找你们里院谈批量制造牛郎的事情吧?”

    赵竹仁一愣,地府居然还主动提起这事儿,连忙道:“自然记得,主要就是你我在洽谈,但厉二哥你一直没有拿出让我们里院信服的理由。”

    楚江王道:“那个人类进化的成员提到过的预言之书……其实现在在地府……”

    什么!?

    里院这边儿的人都是一惊,还真有此书!?

    楚江王道:“这事儿,对于你们来说,其实已经是很早之前的事儿了……”

    “有多久?”常玉问道。

    “明朝。”楚江王简单的两个字,就让大家失去了方向。

    这没办法,的确对于他们来说,年代太久远了。

    “赵兄,还记得你们阳历十二月二十四日那天晚上吗?”

    赵竹仁点头道:“记得,那晚,是阳间的西方传统节日圣诞节前夕,平安夜,也是里院灭掉阴巫的夜晚。这一天,注定要载入里院志的。”

    楚江王继续道:“那晚,你可还记得,你的小徒弟王曦,被时院长和蒋大哥所救?”

    “记得。”

    “如果要救王曦的话,时院长已经足够了,你有没有想过,为何秦广王,也会出现?而且,时间是那么的及时?”楚江王问道。

    赵竹仁自然不知,他也没有想过这些,那晚之后,他忙得不可开交,哪里有空管这些。

    “但这和历二哥你说的预言之书,又有什么关系呢?”

    楚江王道:“那晚,是蒋大哥第一个感应到蜀都大学有变的,他立刻联系了你师傅,然后二人迅速赶往。因为,他又感觉到了阳间那股异样的气息……也就是那名年轻阴巫口中所说的炼狱大阵。”

    赵竹仁回过神来了,道:“明朝天启恭王厂大爆炸?!”

    楚江王点点头,道:“是的,也就是你们以前太医院时代的诛仙或者当归大阵!”

    宋帝王接着话道:“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三院长,我们其实很早就知道了,这诛仙大阵,是你们以前太医院研究出来,用来应对大规模的异界入侵的,说穿了,也就是用来防着我们地府的。这些都是陈年旧事了,再说了,你太医院前辈们,也从来没有用过。”

    “那这预言之书……”赵竹仁道。

    楚江王道:“他们手中的那份,都是已经被我们掉包了的,阴间的材质所写,他们当然觉得奇怪了。”

    “不是,厉二哥,您慢点儿,我还是有些没明白。”不止是他,常玉等人也都听得一知半解,觉得事情有点儿靠边儿了,但却还没有完成串成一串。

    这几位阎君,在讲解事情方面,还真的不如随便在阳间抓一个小职员出来呢。真不知道地府的文书报告写得这么漂亮是怎么办到的?

    一直很少开口的平等王,此时说话了:“我们研究了这本书几百年,觉得就两个字,扯淡!”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