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六一章 你会做饭?

    自从三国统并,原皇室贵族彻底打乱,一众权贵人心惶惶,为了站稳脚跟干脆放弃祖宅,纷纷前往大梁帝新设的都城以谋求一寸方圆。(看啦又看小說)

    也是因此,大梁国都城热闹非凡,不仅百姓繁多还有原三国间无数权贵争相在此扎根,城界一再扩大,时至今日已形成堪比四五座城池的庞大规模。

    此时,燕秦等人避开大道,在都城某条小巷穿梭。

    “快到了,就在前面。”

    燕秦遥遥一指,斐苒顺着他方向看去,眸光闪了闪,而后颇为讶异的开口,“这……不是和吴玥那栋宅子一般大小么?”

    燕秦唇角轻勾,覆到她耳畔小声道,“待你进去看过便知~。”

    “咳咳!”行在二人后头,燕云尘突然轻咳。

    燕秦眼尾扫向他,“怎么,嗓子不舒服?既如此,那一会我让老家伙替你瞧瞧~。”

    闻言,燕云尘身形瞬间僵住,尴尬的别开脸,“不……不用。”

    “呵呵~。”仍旧贴在斐苒耳边,燕秦一声怪笑,不再理他,转而继续和斐苒说‘悄悄话’。

    最后当几人进入燕秦这座用来避身的‘府邸’,无一例外,皆为里面巧妙的构造感到震惊不已。

    从门口来看的确是再寻常不过的一般家宅,没想到打开大门,光入目处就已经有七七八八将近数十房大屋,外加小桥流水,清风阵阵,完全感受不到一丝烈日带来的炎热,反倒让人神清气爽,如沐春风般惬意。

    “修葺的倒是不错,可惜与我鲜于家相比终究是差了些。”鲜于佐冒出一句。

    不出意外,换来燕秦鬼魅般的眼神,鲜于佐背后冒出凉意,嘴角抽了抽,不禁为自己刚才的话生出悔意。

    可惜燕秦从来就不是个轻易饶人的主,所以唇角换上惯有的魅惑弧度,燕秦阴恻恻发声,“鲜于家据我所知一直在乐陵城隐居,而且不同其他大家族,鲜于家所有家财都敛聚在库房未有分藏,敢问是也不是~?”

    这么私密的事情居然为他人所知,鲜于佐一惊,“你……你怎么知道的?!”

    燕秦不语,缓缓朝他走近,不知是不是因为他唇边笑意的关系,鲜于佐下意识后退,面色一僵再僵,愈发觉得这个男人深不可测,自己根本不是他对手。

    之后燕秦停下,像看庸才般眸光变得高冷,“我燕秦想知道的,天底下还没有任何事能瞒得过我耳目,只不过鲜于家的那点家业,未能入我法眼罢了。”

    “……。”鲜于佐喉结滚动几下,竟是无话反驳。

    直到燕秦丢了张银票给他,“回去,这里不是你该待的地方。”

    闻言,斐苒快速添上一句,“先前的事有劳了,待你回去乐陵后,能否将我的情况告诉简离,就说我在都城等他和吴瑶。”

    对简离,斐苒已当作亲人来看,实在不放心他一个人留在乐陵,如果可以最好能跟在身边,以后也好相互照应。而且有些疑惑斐苒想当面找简离问清楚,尤其是他曾说看到的大梁帝是老和尚,怎么一转眼就变成陌无双了呢?

    斐苒思虑间,慕言风突然关切的问道,“怎么不说话了,可是哪儿不舒服?不如让为……让我替你把脉看看?”

    一句为父刚要出口,慕言风硬生生咽下,可见他对某女很是小心翼翼。

    斐苒却是刻意拉开关系,淡漠应声,“没什么,不用麻烦。”

    遭到冷遇,慕言风也不动气,反而继续坚持,“不麻烦,把个脉而已,顶多半盏茶的工夫,还是让我看看吧。”

    不明白他为什么一定要替自己把脉,斐苒不禁皱眉,“我说了不用。”

    两人对话,鲜于佐再次被晾在一边,手里握着张银票,自觉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你怎么还在这?”燕云芙随口一问。

    鲜于佐一颗小小的心彻底碎裂,于是蹲去墙角,拿起根树枝委屈巴巴的画圈圈。岂料被燕云尘一把提起,开门,将他丢出,关门,整串动作一气呵成。

    最后鲜于佐终是万分不甘心的回去乐陵,并不知他前脚离开,一抹明黄紧跟着从燕秦‘府邸’门口经过,由于心急如焚,那人匆匆环视四周,在未发现某女身影后,一个纵身便去了下一处继续寻找。

    直到天色逐渐变暗,碍于没有下人,燕秦等人只好自己想办法喂饱五脏庙。

    “我去做饭吧。”想着不能白吃白住,斐苒主动提议。

    然而慕言风和燕秦齐齐阻止,“不行!”

    “为什么?”二人态度坚决,斐苒不免奇怪。

    可他们什么解释也没有,只继续沉声道,“你在这休息便是,其余事交给我们处理。”

    说完二人对视,以眼神交流。

    你会做饭?

    不会。

    那怎么办?

    学。

    二人快速达成一致,燕云尘和燕云芙在一旁未有多心,只是为燕秦和老尊君居然懂厨艺感到略略惊讶。

    直至一个时辰过去,燕秦再次出现,“走吧,可以用饭了。”

    抱着好奇的心情,三人随他朝饭堂行去。

    然而……

    “这……”

    “你们做的是什么东西?”

    “能……吃么?”

    对着桌上几碗堆成小山一般的不明物体,三人面露震惊的同时,不禁讷讷发问。

    慕言风尴尬的扯了扯嘴角,“第一次下面,没掌握好分量。”

    燕秦却是不以为意,“吃的多些,半夜才不容易饿~。”

    什么歪理邪说,这其中无论哪碗面都足够四五人吃饱的,更何况菜呢?难道就让他们空口吃光面?

    想到这,燕云尘面露苦色,“我……还不太饿,你们先吃吧。”

    燕云芙亦是转身,“我也不饿。”

    只有斐苒很给面子的坐下,用小碗盛了些糊成一团的面条,然后动筷。

    见此,慕言风和燕秦换上期待的神色。

    “怎么样合胃口吗?”慕言风问。

    燕秦则是陪坐到一边,“喜欢吃什么尽管开口,以后你的三餐就包在我和老家伙身上了。”

    斐苒眉心微不可察的跳了跳,下一刻放下碗筷,“你们在面里……加了什么?”

    燕秦不解,“难道不好吃吗?”

    薄唇紧抿,斐苒不置一词。毕竟是他人一番心血,她不想过多评价。

    直到慕言风拿起筷子,尝了尝其中一碗面条,眉瞬间紧皱。

    燕秦疑惑的朝他看去,就见慕言风面色不断变化,隐忍半晌最终冒出一句,“倒了吧。”

    无法形容怪异口感,不止黏糊糊的还又酸又苦,根本无法下咽。

    闻言斐苒轻叹口气,“算了,你们也别忙活了,做饭这件事还是交给我吧。”

    “不行!这种粗活你不能做!”二人再次厉声反对。

    斐苒不理,之后更是自顾自收拾起碗筷,被燕秦拉住,“乖,听我的话,现在不是你任性的时候。”

    “什么意思?”斐苒不免觉得奇怪。

    慕言风和燕秦仍旧未有给出解释,更甚者慕言风再次要求替她把脉。斐苒这才意识到不对,面色转冷,紧紧盯住燕秦,“说,你们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燕秦心虚的别过脸,“没有啊。”

    “呵呵。”斐苒冷笑,“你知道骗我的后果是什么。”

    这一点,燕秦的确比任何人都清楚,于是咬咬牙,燕秦很是不愿的说道,“我们已经知道你怀有身孕了……。”

    随着他话落,饭堂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慕言风双拳紧握,明明对此事气怒不已,恨不得现在就去找陌无双算账,奈何斐苒不让,他只好强迫自己咽下这口恶气。

    而燕秦面色沉痛,就因为他晚来一步,心爱女子便被人玩弄于鼓掌,深深自责的同时,燕秦对陌无双的敌意愈发强烈。

    就在二人各自悲痛之际。

    “你们胡说些什么?”斐苒突然发声,短短一日两次被人误会有孕,对此她不知是好气还是好笑。

    “傻瓜,这有什么好瞒的,放心,孩子一旦生下来,我定会当作亲骨肉来疼爱。”燕秦心疼的开口。

    “什么亲骨肉。”斐苒忍不住扶额,“我真的没有身孕,不信你替我把脉。”

    边说,斐苒竟是真的将手送到慕言风跟前。

    如此一来,二人再不敢笃定,慕言风手指快速覆上斐苒细腕。

    而燕秦薄唇张了合合了又张,像是万分喜悦,又像有淡淡失落。因着今日听说斐苒有孕,燕秦不断自我安慰,好不容易劝服自己接纳这个孩子,以后也会当作自己的孩儿般对待,可孩子怎么突然没了?那他先前打算好的事该怎么办?还有取好的名字又该怎么办?难道一切就这样泡汤了?

    燕秦思绪纷纷,慕言风已经收回手,“奇怪。”

    意味不明的两个字,即刻引来斐苒和燕秦的视线。

    “奇怪什么?”斐苒问。

    慕言风先是仔细打量她一番,然后才犹犹豫豫的说道,“你……应该不是斐然。”

    不及燕秦消化,斐苒便给出回应,“我的确不是斐然。”

    “什么?!”慕言风不知如何形容这一刻的心情,反正五味杂陈,当然更多的是震惊和苦涩。

    斐苒不语,早知道会是这个结果,外加旧日恩怨,所以对慕言风的示好,她一直冷漠拒绝。

    之后燕秦反应过来,“难怪我说你声音怎么和以前不同,原来……这才是你的真身?没想到竟是和斐然长得一模一样。”

    这是慕言风听不懂的,眉头皱成一团,不禁朝燕秦看去,“你小子打的什么哑谜。”

    “我……,罢了你还是问她吧,我也只知道皮毛而已。”

    这一日,随着燕秦话落,斐苒稍加思索,觉得与其让他们蒙在鼓里,不如把话说清楚了,以后也好行得正坐得直,故而再次开口,斐苒直言不讳,干脆将当日对陌无双叙述过的那段话,原封不动的道于慕言风和燕秦两人。

    燕秦有心理准备,但听着听着仍是流露出震惊的神色,尤其在她说到已毁的容貌和声带通过‘手术’便可修复,燕秦眸光闪了又闪,当下叹道,“那位阁下医术果真了得~。”

    和他不同,慕言风只低声呢喃,“莫非这就是所谓的轮回之道?”

    再次看向某女,慕言风微微点头,能有一模一样的容貌,连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都完全一致,看来世间万物当真有因果轮回。

    至此,慕言风一扫心中郁结,眸光变得比之前还要热切,虽然照她所说真正的斐然早已命丧黄泉,但好在上天垂怜,竟是将来世的斐然送到他身边,慕言风感激上苍之余,有种失而复得的强烈喜悦,甚至暗暗发誓,自己终其一生都会将此女当成稀世珍宝般好好护在手心。

    “丫头,那你真名为何?”慕言风突兀发问。

    斐苒明显一愣,“怎么?这个问题很重要吗?”

    “既然都说到这份上了,按理你该将真名告知老夫。”慕言风心下激动,却是未在面上露出分毫。

    斐苒皱了皱眉,“和她一样,我也叫斐苒,只不过是岁月荏苒之苒。”

    岂料,慕言风彻底怔住,唇瓣不停抖动,好半天都未能发出一声。

    “怎么了?”斐苒不免奇怪。

    慕言风不答,直至如炬双眸逐渐泛红,方才不稳的说道,“文淑……曾说过,任凭岁月荏苒,她心意坚定绝不会变。只是自那之后,我便躲着她……再没看过她一眼。”

    第一次见到他伤心,在燕秦眼中慕言风一直是个刚强冷硬的男人,因此燕秦幽幽低叹,“早知今日,你又何必当初呢……。”

    斐苒也是心有不忍,然而刚想出言宽慰,慕言风竟是猛地捏住她双臂,“你是上苍赐给我最后的赎罪机会,所以我刚刚已许下重诺,从今日起定会加倍将对你好,绝不让你再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情况发生突变,斐苒回不过神,直到燕秦上前,轻拍慕言风肩膀,“好了老家伙,你这么激动会吓坏她的。”

    慕言风这才意识到自己失态,连忙收回手,“抱歉……是为父太过激动。”

    什么?为父?!斐苒嘴角抽了抽,“我好像没承认过和你之间的关系吧?还有,你该不会忘了当初自己的所作所为吧?废我内力,一口一个孽畜,更恶劣的是故意当众掌掴我。当然了,这些早已过去,我并不会追究,只是要我尊称你一声父亲?抱歉,那是万万不可能的。”

    “为父……我……”慕言风僵住,清楚听到自己的心正在一片片碎裂。

    另一边,陌无双遍寻斐苒不得,只好再次去找吴玥,正巧撞见他提着个食盒打算外出,陌无双略一沉吟,很快隐到暗处,而吴玥也未发现任何异常,左右看看,确定没人跟着,方才朝燕秦留下的那个住址行去。

    却是在半道,吴玥突然掉转方向,先是去了趟酒楼,而后又进了几家点心铺,直至大大小小提了五六个纸袋,吴玥方才继续前行。

    见此,陌无双几乎可以肯定他是去找斐苒,否则带这么多吃食作甚?明显是为孕妇而准备。

    最后当吴玥快到抵达目的地,巷口拐角处突然冒出个小孩,一下把他食盒撞翻。

    看着洒了一地的汤汁,吴玥皱眉,默了片刻后,终是选择原路返回。

    隐在暗处,陌无双眯眼,下一刻扫视四周,发现都是一模一样的普通民宅,不得已陌无双只好再次跟上吴玥。

    然而让他失望的是,吴玥这一回去,竟是再没出门,陌无双从天黑生生等到清晨,屋内才又有了动静。

    眼看吴玥再次提着食盒外出,陌无双压下胸口闷气,一个纵身跟上。

    这一回吴玥没有绕路,很快便在一座普通宅子前停下,叩门。

    陌无双环顾四周,确定自己昨天来过这里,但没发现任何不对,于是一颗心悬起,生怕待会来出来的不是斐苒。

    就在这个时候,‘嘭—’地一声巨响从宅子里传出。

    吴玥大惊失色,“你们在搞什么名堂?!怎么还不来开门!”

    你们?陌无双敏锐的捕捉到这两个字,难道……她和鲜于佐在一起?

    思及此,陌无双眸光变暗,周身随之散发出危险的气息。

    ------题外话------

    wuli程翦苒么么哒,蟹蟹你丢的炸弹哈哈,我现在满脸灰尘~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