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六十八章 小卖店里的稀罕物

    “爸爸,我们要到站了!”

    刘琅拉了拉父亲的衣角提醒对方。(看啦又看)

    “嗯,好!好!”

    刘东来点着头,眼睛依旧看着那几个人。

    “真是一帮愚昧的人呀!”

    刘琅连连感叹。

    当然,他是以一个重生者的角度来看待这个时代,这些所谓的气功,到了七八年后没有一个能“存活”下来的。

    事实证明,所谓的什么“隔空取物”,什么“体发异香”等等,全都要归类到魔术之中,如果说一个人被骗或者几十人甚至上百人被骗都有情可原,可是全国上下有数百万乃至近千万的老百姓被骗,其中甚至还有一些科学家也成了这些“魔术”的拥趸,这就可怕了。

    归其原因还是这个时代的老百姓太过“愚昧”了,之前十几年的时间对科学的认知太少太少,加上改革开放后,外国人科技的冲击让国人有了一种自卑感,出于这种自卑,让人们对传统文化中的一些“神秘”文化产生了兴趣,认为自己虽然在科技方面不如外国,但在更“高深”的身体探索方面远胜那些洋鬼子,再加上一些“影帝”级魔术师的表演下,人们立刻缴械投降,纷纷操练起来。

    唉,这帮人也不想想,这些“大师”真要是有那些本领,当年国家陷入危机的时候怎么不出来?现在出来全都是因为你们腰包里的那些钞票。

    “西条胡同到了,到西条胡同的赶紧下车了!”

    售票员的声音让刘琅松了口气。

    “爸,我们到站了,下车了!”

    刘东来和王抗日虽然有些不舍,但到站了,还是乖乖的下了车。

    “气功真有那么神奇呀!有时间我也练练!”

    刘东来还意犹未尽,竟然有了想学习学习的念头。

    “练个屁!”

    刘琅直接骂了出来。

    “爸,那气功都是骗人的!”

    “骗人?他们首都人都练,怎么是骗人的?”

    “首都人练就不是骗人的了?当年要是有这样的人,鬼子怎么会能打的我们屁滚尿流?所谓的气功都是魔术,你练习练习也一样会,等有时间我都能教你。”

    “什么?魔术?你也会?”

    刘东来很好奇。

    “会,会,我当然会,反正你可别信那帮蠢货的话,要是真去练了,我可就生气了。”

    刘琅是真有些急了。

    “好,好,儿子你放心,我不跟他们学,爸爸跟你学!”

    在刘东来的眼里,儿子本身就是个“神奇”的小孩,现在他甚至有种想法,莫非自己的儿子就是那种所谓的“大师”?

    国家的教委就坐落在西条胡同中,说是胡同,可跟刘琅家住的胡同完全不同,刘琅家的胡同就是大杂院,里面住上十几户人家,在首都,每一条胡同的背后都能翻出很多历史故事来,每一条胡同的历史都比阜城的“年纪”要大上不知多少岁。

    西条胡同很宽阔,一条柏油马路就有十多米宽,道路两旁都是低矮的房子,虽然破旧,但一看就知道很有年头,有的房子还是木制结构,门口一侧立着门当,看来曾经也是某些宦官家庭的住宅。

    这些建筑中有几家引起了刘东来几个人的注意。

    “小卖店?哈哈,这里竟然有小卖店!”

    小卖店就是商店,计划经济时代商店都是国营企业,但改革开放已经五年了,像首都这样的大城市里,私营饭店、私营商店都已经出现,并且数量在以很快的速度增长,首都的老百姓对这种私营业主已经习以为常了。

    “小卖店呀!已经有十几年没有见到过了,走,我们进去看看!”

    这个小商店里面没有多少东西,只是最简单的烟酒糖茶,可即便是这样,也让王抗日欣喜不已。

    “同志,这中华牌香烟多少钱?”

    王抗日是位烟民,平均一天一盒烟,在阜城抽的都是大生产香烟,两毛二一盒,他早就听说过中华牌香烟的大名,只是阜城没有卖的,原本他也打算到首都有空时去买上几盒,现在好了,正好看到这小卖店里有。

    “中华牌呀!九毛九!”

    对方回答。

    “九毛九?这么贵!”

    九毛九的价格对于王抗日来说的确不便宜,即便他是个处级干部,可每个月也只有三十多块钱的工资,九毛九相当于他一天的收入了。

    “嗯,来一盒吧!”

    王抗日思考片刻掏出一块钱递给了对方,中华牌香烟虽然贵,毕竟也只买一盒,再说,这次出行市政fǔ可是给了他六百块钱的差旅费,只要不超支就没问题。

    “给你烟和钱!”

    对方看到他买中华烟也很高兴。

    “东来、文秀,你们也别光看,想买什么,说!大哥出钱!”

    王抗日用“公款”买了个“奢饰品”,自然也要给刘东来夫妇买点什么。

    “王大哥,我们就先不买了,等刘琅的事情办完了再说!”

    两人摇了摇头。

    “我要那个!”

    刘琅突然指着一个东西说道。

    三人顺着他的手指看去,见到了一个红色的铁罐子,上面写着“可口.可乐”四个字。

    “这是什么?”

    几个人不知道这东西。

    “这是美国人的一种汽水,很好喝呀!六毛钱一罐!”

    卖货的老板笑着回答。

    “一瓶汽水六毛钱?这也太贵了吧!”

    刘东来眼镜睁得老大,在阜城也有汽水,一瓶一毛钱,份量比这个罐子要大不少,两个空瓶子还能换一瓶新汽水,两者的价格根本就不能比呀!

    “这可是美国货,只有我们首都才有,我这一天也只有五罐,现在已经卖出两罐了,再不买可就没了。”

    “爸,买一瓶可乐吧!”

    刘琅拉着父亲的衣角“请求”道。

    “同志,那就来一瓶这个什么可乐吧!”

    王抗日虽然也觉得这个铁罐子有点贵,可自己已经买了盒九毛九的中华烟,总不能不给刘琅买吧,于是拿出六毛钱递给了对方。

    “好嘞,一瓶可口可乐,拿好!”

    对方递给了王抗日。

    “来,大王爷给你打开……!”

    王抗日想打开汽水,可是找了半天竟然没找到瓶口。

    “咦?怎么把它弄来?”

    王抗日不明所以。

    “给我吧!”

    刘琅一伸手接过这瓶饮料,拿在手中看着它真是感慨万千。

    可口可乐在八一年就已经进入中国了,当时在深市上了第一条生产线,后来在八二年又在首都建了第二条生产线,一天能生产两百吨的可乐,当时国家规定这种饮料只能在深市和首都内部销售,绝不允许买到其他城市,很多年纪大的人对这种饮料嗤之以鼻,这哪里是人喝的东西?中药汤子也比它好喝。

    可是那些年轻人就不一样了,他们把喝可口可乐当成了时尚,有的人还把喝完的可乐罐子挂在自行车上,走在路上能引起不少人的注意力,还美其名曰可乐牌自行车。

    刘琅前世三十多岁前经常喝,但到了到三十岁之后,要是多喝就会发胖,所以硬是把这种“恶习”戒掉,最多也只是每周喝一瓶而已,重生在这一世他已经有三年多没有喝到可乐了,今天见到自然不能放过。

    王抗日打不开这小罐子,刘琅拿过来一使劲“噗嗤”,罐子被拉开,一股气体喷了出来。

    “刘琅你怎么打开的?”

    王抗日根本没看清楚刚才发生的事情。

    这也不怪他,如今整个中国也只有可口可乐才会做易拉罐,中国所有的饮料行业没有一个能做得出来。

    刘琅喝了一大口,可乐进去肚中,那股二氧化碳气体从汽水中发散出来带来了久违的膨胀感。

    “啊!真爽快呀!”

    刘琅有些陶醉,想起了前世的那种感觉。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