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千七百二十章 你这个负心的女人

    想到自己的后招,海天鹰神色泰然。(m.sites3.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拿下!”燕凌寒神色冷毅,如此吩咐道。

    骆青楚听了,便带着人蜂拥而上。

    这时候,海天鹰看向了燕凌寒,道:“铭王殿下,不如,我们来做个交易。”

    “就凭你,也配和本王谈条件?”

    海天鹰淡然一笑,道:“铭王殿下,只要我手里的底牌足够稳妥,自然是可以和你讨价还价的。”

    燕凌寒静默不言。海天鹰接着开口,道:“铭王殿下,纵然你手底下的人学会了踏水而出的本事,但多数还是旱鸭子。此刻,我已埋伏一万精兵于海上,若我两刻钟后还未从此地出去,那么

    ,他们就会全部出动,去攻击你的人。素闻铭王殿下爱惜自己的士兵,如今我倒要看一看,这个传闻,是否属实?”

    这时候,不等燕凌寒开口,便有一个清脆的女声传来:“海天鹰,铭王殿下当然爱惜自己的士兵,那么,你呢?”

    是赫云舒。

    她自一旁的屋顶上飞身而下,脸上带着浅淡的笑意。

    赫云舒先是看向了燕凌寒,之后便与他站在了一处。

    海天鹰的神色错愕了一下,尔后很快恢复如常:“铭王妃好本事。”

    “自然,你那点儿拙劣的伎俩,还骗不到我。”

    “所以,你就情愿舍弃那造好的船?”

    赫云舒牵起燕凌寒的手,神色轻松道:“不,你错了。我家夫君命人造的船,是不会被火烧坏的。只会浴火而出,变得更加坚韧而已。”

    “铭王妃可真会说笑。”海天鹰含笑道。

    “你若当这是个笑话,就尽管笑好了。当心到了最后,变成笑料的那个人,是你自己。”说着,赫云舒冲着一旁招招手,命人把海天月押上来。

    看着被暗卫押着的狼狈不堪的海天月,海天鹰双拳紧攥,面色紧绷。

    他的这一招,也失算了。

    即便他声东击西,想要先拿下燕凌寒,从而让众人慌乱,再同时命人搭救海天月,可并未得逞。

    这股子挫败,几乎要摧毁了他。

    饶是如此,海天鹰还是强自镇定。

    他从海天月身上收回自己的视线,看向并肩而立的赫云舒和燕凌寒,道:“所以,铭王殿下是准备鱼死网破了?”

    这时候,海天月听到了海天鹰的声音,顿时大喊大叫,声音凄厉。

    海天鹰听了,神色更加难看。

    燕凌寒很看不上海天鹰的做派,所以也不准备搭理他。

    于是,赫云舒唇角微扬,道:“我家夫君从不会做鱼死网破的事情。可是,你当真能确定,你的那些鱼儿,能破了我的网吗?”

    海天鹰的心里咯噔一声响,随即便释然了。

    他命人躲在水里,且藏得极为分散,燕凌寒的亲兵,根本无从找起。这时候,海天鹰深吸一口气,道:“铭王妃,如今天月对你而言,已经没有了任何价值。不如放了她,让我带回去,而我的人,自此之后对你们必然秋毫无犯。日后我们相

    安无事,井水不犯河水,不就是最好的结局吗?”

    听了这话,赫云舒眨巴眨巴眼睛,道:“海天鹰,你看我,像小孩子吗?”

    海天鹰微微皱眉,这话,显然是别有深意。

    果然,下一刻,赫云舒说道:“海天鹰,休要拿哄骗小孩子的那一套来哄骗我。”

    瞬间,海天鹰面色幽暗,冷声道:“你想要什么?”

    海天鹰猜测,这个时候赫云舒原本可以命人拿下他们,可她却耐着性子与他交谈,显然,是有话要说。

    或者说,是有条件要提。

    赫云舒微微一笑,道:“果然,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力气。我问你要一个人。只要你交出这个人,我自会放你们兄妹离开。”

    “谁?”

    “随风。”

    听到这个名字,海天鹰笑了,道:“铭王妃,你这一开口,口气可是不小呢。”

    “把人带来,你们就可以离开。否则,便将性命留在这里。”赫云舒冷声道。

    “哥哥,救我!救我!”一旁,海天月大声喊道。

    这时,押着海天月的暗卫嫌她聒噪,一脚踹在了她的膝盖上,让她跪了下去。

    “好,我可以将人交给你。但是,人在岛上,带过来需要时间。”

    赫云舒神色淡然,不见丝毫的波澜:“没关系。守将府有酒有菜,自然会好好款待你的。只要你别想着跑,自然性命无忧。”

    “好,我命人回去带人过来。”

    赫云舒提醒道:“我希望,是边吉亲自带他过来。”

    海天鹰恨恨地点头,道:“好。”

    之后,海天鹰一行人就被骆青楚带着人“请”到了一旁的院子里,严加看守。

    赫云舒则看向燕凌寒,冲着他竖起了大拇指,道:“夫君,你今日做得很棒。”

    燕凌寒不说话,脸颊却是微微变红,他拉着赫云舒,径直往他们的院子走去。

    赫云舒由着他去,如此,他们便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

    此刻,燕凌寒的眼神里,满是期待。

    赫云舒被他看得心里发毛,不禁摸了摸自己的脸,她确认,自己的脸上是没什么脏东西的。

    那么,燕凌寒在看什么?

    如此想着,赫云舒问道:“夫君,你在看什么?”

    燕凌寒不回答,只看着赫云舒,眼神里的期待越来越浓郁。

    和他如此近距离地站着,赫云舒甚至听到了燕凌寒的心跳声。

    一下又一下,如同激昂的鼓点。

    赫云舒仔细想了想,还是没想出燕凌寒这般看着她,究竟为的是什么。

    于是,她捉起燕凌寒的手,道:“夫君,你是不是有话想要对我说,没关系,你说。”

    然而,燕凌寒仍是不说话,只看着她,眼神里潋滟着无数的秋波和满满的期待。

    赫云舒不由得咬了一下嘴唇,这是、中邪了?

    看到赫云舒咬唇的动作,燕凌寒的呼吸一下子就乱了。

    呼吸乱了,心也跟着乱了,迟迟没有得到预想中的回报,燕凌寒愤愤道:“你这个负心的女人!”说完,燕凌寒就气愤地进了里屋,留下了满脑子凌乱的赫云舒。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