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576曾经沧海桑田分不了

    庄俊生不认识这个卫江派出所的所长,就说:“是的,对方四个人,我不认识,估计是认错人了,我亮出证件他们就跑了。(wwW.sites3.com)”

    “证件?您是?”马平问道。

    庄俊生就把司法局的增减递给马平,马平看了证件,立刻立正敬礼道:“庄局好,让您受惊了,还麻烦庄局跟我们回去做个笔录。”

    庄俊生为难道:“我急着赶路,去依原县,这样吧,就在这里做个笔录好了。”

    “好的,那谁,小张过来,快点做个笔录。”马平回头招呼道。

    笔录很快就做完了,庄俊生坚持说不认识对方,车里的卢文君也不说话,庄俊生说卢文君事发的时候去厕所了,什么都没看到。

    这期间,江海已经到了,他远远把车停好,看着这边有几个警察在跟庄俊生说话,就没过来,等警察都走了,江海赶紧上前。

    庄俊生看见江海,说:“你给局里高处长打个电话,让她派两人开车过来把车开回去,你上我车,给我开车,我们去依原县。”

    江海这把跟着庄俊生来到市里,把工作关系落到了市司法局,这等于土鸡变凤凰,乡下人一下子有了城市户口,而且还提拔到干部岗位,在高原的总务处任了办公室副主任,这让江海更加决心死心塌地跟着庄俊生,只要庄俊生一个电话,自己就丢下媳妇一个人收拾新房立刻赶来。

    庄俊生没有到后座,而是让卢文君一个人在后座,他坐在了副驾驶,跟江海聊天。

    “江海呀,局里给你调剂的住房还满意吧?”庄俊生问道。

    江海平稳地驾驶着车辆,回答说:“满意,我媳妇开心死了,说这下我们也是城里人了。”

    “呵呵,你媳妇没有工作吧,看看她想干什么,我帮她安排个工作。”庄俊生说道。

    江海动情道:“真的呀,那太好了,我媳妇没啥学历,高中毕业就没考学,一直在乡下帮家里种地,就让她到咱局里招待所当个服务员就行。”

    庄俊生摇头道:“总务办副主任的媳妇,怎么可能去当服务员伺候人,这样吧,让你媳妇到档案室做个档案管理员吧,回头我跟局办林主任说一声就行。”

    局办公室林主任,就是林雪,档案室归办公室管,这事儿应该没问题,庄俊生说:“就是暂时解决不了编制,要考公务员才行,就先干着,以工代干,有机会就给她转干了,先别着急,干几年再说。”

    “好好,谢谢庄局了,我媳妇肯定高兴,她一直就想象城里人一样上下班挣工资呐。”江海说道。

    庄俊生想想,就掏出手机拨通了林雪的电话,说:“林主任,我是庄俊生。”

    林雪马上说:“庄局好,嘿嘿,你咋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我听高处长说,今天你们给一个小姑娘发送父母,啥前儿有空啊,我想你了。”

    庄俊生“嗯”了一声,这个林雪,什么话都敢说,估计是她那边没人,“林主任啊,我给你打电话是问下你,局档案室现在有管理员吗?”

    “有啊,是陶局长的妹妹,叫陶欢的,本来我兼着,原来我就是干那个的,这把去组建戒毒所有功,这不回来提拔我代理举办主任,陶局就把她堂妹陶欢掉进来了,怎么,你想安排人?我办公室缺个内勤,你有人就安排吧。”林雪爽快地说道。

    庄俊生说:“那行,咱们局新来的总务办江主任的媳妇,叫”

    江海在一旁赶紧说:“徐娇。”

    庄俊生听到了,就接着说:“叫徐娇,明天我让她去找你,临时编制,先干着,以后有机会再说。”

    “是,你让她来找我吧,人事科那边我带她办手续,让她带着身份证和毕业证,简历过来就行了。”林雪说道。

    庄俊生说:“好,那就麻烦你了。”

    “切,跟我说这个,咱俩谁跟谁呀,再说了,你是大局长,你一句话,全局上下谁敢说一个不字,今晚你有空不,我请你吃饭行不,我要好好贿赂贿赂大局长。”林雪小声地带着撒娇的口吻说道。

    对于林雪,庄俊生始终心底里存有一份愧疚,这个姑娘五年前就把自己的雏女宝给了自己,可是自己却一而再再而三地伤她,把她往外推,上半年还极力想要促成她跟自己当时的秘书贺春才好,真是昏了头了,这姑娘是自己的女人,从头到尾都是,是自己太不是人了。

    庄俊生马上就答应道:“好的,林主任,你等我电话。”

    “哈哈,真好,你终于肯临幸我了,别让我等到花儿也谢了呀!”林雪娇嗔道。

    临幸!庄俊生下面莫名的跳动一下,有多久没有跟林雪在一起了?自己都不记得了。

    到了依原县,庄俊生又给卢文君留了一万块钱,把她在县一中安顿好,借口单位工作忙,跟恋恋不舍的卢文君告别,江海开车,赶紧又往林海市赶。

    车子进了林海市,庄俊生看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快七点了,就对江海说:“你把我在成龙酒店放下,你开车回家吧,明天我要用车就打你手机,这辆车放你那里,我也累了,吃点饭休息了。”

    江海没说什么,很听话地把庄俊生拉到成龙酒店门前,庄俊生下车,叮嘱明天上班带他媳妇去局办报到。

    看着江海把车开走,庄俊生走进酒店停车场,把自己的林海牌照的本田雅阁轿车开了出来,停在路边给林雪打了电话。

    林雪很快就接了,“呵呵,庄俊生,你还真守约,我都快饿死了,快点带我去吃饭!”

    庄俊生感到很亲切,林雪不叫他庄局,直接就直呼其名,仿佛又回到了两人当初在太平乡相好的时光,那是一段美好的时光,可惜,是庄俊生不懂得珍惜,随着自己仕途的顺利升迁,越来越多的各路美女走进了庄俊生的生活,林雪却逐渐被他遗忘,淡出了他的生活轨迹。

    有一首歌唱道情人却是老的好,曾经沧海桑田分不了,现在,庄俊生觉得,自己跟林雪,就是一对儿老情人,怎么都分不了的。

    “好呀,你在哪里,我开车过去接你。”庄俊生问道。

    林雪说:“我还能在哪里,我在市里又没有房子,我一直在局里的单身宿舍,就在咱们局后面的筒子楼,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下楼在后街路口等你,你快点吧。”

    林雪的语气,就好像在对自己的丈夫说话,随便而又充满了命令的不容置疑的口吻。

    庄俊生笑笑,发动车子,向司法局后院的街口驶去。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