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后夜谈 该说的一句话

    按照‘受伤程度’,这个时间,我该醒了。(看啦又看手机版m.sites3.com)

    脑海里浮现出乎计算时间的这个结果,方然缓缓的从病床上睁开眼睛,看到的是第一次看见的洁白的天花板,他看了看四周,只有青柠在自己旁边的床上仍在昏迷。

    而感知到他醒了,艾玛的声音立刻响起,同时通知急救室门口的复苏还有华凌。

    “方然小弟,你醒了?”

    几乎只用了几秒钟,复苏的身影就出现在了病房门口,一脸担心呼吸微微急促的开口问道。

    方然脸上虚弱似乎神志还没恢复清楚的脸色,有些苍白。

    这个时候,面对这个人,我该说的是

    “复复苏姐?发生什么了?”

    方然按住额头,仿佛脑海剧痛的看着复苏艰难开口。

    “你不记得发生什么了么?”

    复苏关心的问道,查看他的伤势,让她松了口气的是,和她之前确认的一样,方然的伤都是一些皮外伤,并没有危及生命。

    “我只记得我被笙姐送回局里,然后突然被袭击艾玛没有回应”

    方然挣扎的双眼勉强回忆道,然后话语不清的好像最后想起了什么

    “有道黑影突然出现然后我就不知道了”

    “好了,我知道了,想不起来就别想了,好好休息。”

    复苏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心想着果然是艾玛被干涉,夜局系统离线的时候,方然小弟被夜鸦救下。

    但是看着眼前的方然,和冲进圣心大厦救下自己的人影一模一样的样子,

    只不过一个一脸茫然,一个双眼漆黑。

    复苏微微愣了一下,方然这时好像反应过来了事态严重,

    勉强的开口有些忐忑的问道

    “复苏姐夜局难道遇到危险了!?”

    看到他一幅紧张样子,和抱住自己冲进花瓣瀑布的身影截然不同的气质神情,复苏安抚的一笑

    “没事,别担心,已经没事了。”

    “没事了?局里的大家难道都遇到了危险?对了!笙姐!她”

    听着复苏的话,刚刚苏醒的方然十分慌张的开口,刚想说什么,就被复苏打断。

    “好了,方然小弟,夜笙她没事,大家都没事,你现在该做的是好好休息。”

    夜局的人原来都平安无事么。

    夜仙子也回来了,

    那这么说是结束了么

    “哦这样啊,我我知道了。”

    方然有些搞不清楚状态的回答,听从了复苏的话,老老实实躺回了床上。

    复苏也慢慢来到病房之外的休息室,在椅子上坐下,轻轻的呼出了一口气。

    华凌依旧守在夜笙还有宿群身边,那方然小弟还有小柠这边就得自己照顾了。

    因为夜局现在的状态非常脆弱,勉强算是战力的只有她和华凌。

    假如这时再有逆水的人来入侵,哪怕只是个c级,都能造成严重的后果。

    “参加者-方术使,参加者-魔术师,身份确认。”

    “欢迎回到夜局。”

    艾玛的声音突然响起,复苏微微一愣,然后泛上意外和惊喜。

    魔术师他们回来了!?

    “短距离空间迁移通道开启。”

    艾玛的提示声响起,跃空间枢纽核心的力量运转,一个小型的只局限在夜局之内的空间传送门出现。

    然后魔术师从光门之中走出。

    “艾玛,结社的那两个家伙和逆水的不少成员我都把他们留在空间枢纽旁边了。”

    “了解,我这就派人把他们押送监管楼层。”

    魔术师刚走出光门,就抬头说道,艾玛的回复简单明了。

    “魔术师没事么,太好了,谢天谢地,对了,方术使呢?”

    看到魔术师平安无事的身影,复苏急忙站起身松了口气道。

    “嗯,虽然我也遭到了结社的袭击,但总算没事”

    魔术师仍旧一派迷人绅士的样子微笑开口回答道

    “至于方术使他去华凌那边了,艾玛判断这个时候,两边都该有人避免疏忽。”

    “是么”

    复苏轻声的呼出了口气,在看到魔术师的那一刻,终于放下那一根一直绷紧的神经,然后轻轻示意别吵到里面两人的休息,她和魔术师来到走廊,。

    “看样子小青柠也没事,让女性们支撑了这么久真是抱歉,”

    魔术师看着复苏身上的破损还残留着战斗的痕迹,深吸了一口气,微笑的神情给予人可靠放心的说道

    “接下来警戒就交给我吧,复苏,你去休息一下没关系的。”

    “我其实没事,只是有点太紧张,只是华凌她”

    复苏摇了摇头表示自己还好,揉着太阳穴说道。

    “我听说了,宿群他还好么?”

    魔术师收起微笑,皱眉凝重的问道。

    听到他这么问道,回想起自己那时触碰到宿群‘尸体’的那一刻,复苏感觉自己仍然后怕的对视魔术师,神情默然的摇了一下头。

    “虽然脱离了生命危险,但他那已经不是差一点死掉,而是已经是彻底死过一回,假如不是夜鸦用了不知道什么手段”

    听着复苏没有继续说下去的回答,魔术师也是缓缓的吐出口气,放下心来。

    相比于夜战世界里其他阻止,成员稀少的夜局就像家庭一样,每个人都对其他人无比重要。

    更何况是一直以来都总是为其他成员提供各种帮助,负责了局里很多事务的宿群,对其他人来说,更是如此。

    “看来我们欠了夜鸦一个大人情。”

    魔术师松了口气的说道,轻轻的开口说道,复苏微微摇头轻叹

    “大的有些还不起的人情。”

    然后她看着病床上仍在昏迷的青柠,想着自己自杀失败,只剩绝望的时候,救下自己轻易碾压匿影诡语的那道身影,还有冰封大楼,花海瀑布,一路疾驰北城区她从直升机跳下的记忆,轻声苦笑道

    “我不知道你那边怎么样,总之至少假如没有夜鸦,小柠,华凌,宿群是死定了,而我大概会被控制吧。”

    听到这么严峻的后果,魔术师也是微微默然。

    “是么”

    “而且还有夜笙,也是毫无征兆,遍体鳞伤陷入昏迷被空间传送到夜局。”

    “对不起。”

    “魔术师你没必要道歉,这和你还有方术使都没关系,局里的大家都明白的。”

    复苏轻笑的说道,拍了拍他的肩膀。

    “逆水是逆水,夜局是夜局,早在夫人劝我加入的时候我就清楚了。”

    但是魔术师缓缓的摇了摇头,眼神平静。

    “不,请不要拒绝这句歉意,光是我和方术使只遭到了结社为了我们拖延脚步的围堵,而你们陷入了逆水袭杀的危机,宿群甚至濒死我就该说这句。”

    魔术师不知从哪变出了自己的帽子,掩饰好眼里的落寞和悲伤,压低帽檐对着复苏仿佛又恢复了他一路既往的迷人微笑。

    “毕竟,我和方术使都曾经叫过荒川一声大哥。”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