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三百九十四章 急奏——哪怕一分钟之前

    黑眸的青年抓住自己的胸口,声音前所未有的暴怒狰狞,窒息的感觉让某种情绪不断从心中涌现,这一次的强烈程度

    甚至还要超过四年之前。(www.k6uk.com)

    今晚从入夜开始,方然一直紧绷着的那根弦彻底断裂!

    情绪在漆黑的眼眸里暴走,悔恨、愤怒、难过、悲伤全部混杂在一起从他抬起的微红眼眶,狰狞嘶哑的话语中响起!

    “你给我去死!!!”

    视野右上,魔能值总值一半的数值以秒为单位,疯狂的被方然投入到之中,不计消耗,不顾后果!

    阴影爆发!

    漆黑巨大斗篷沉入他影子的下一秒,脚下的暗影如同爆炸一样生长席卷大厅!

    朝着他面前结成了巨型的暗影结界!

    “什!!!”

    惊骇和恐惧像是长出了手扼住了藏刃的脖子,扒开了他的眼眶。

    被一击斩断了身上最强的武器,惊骇莫名的藏刃看着远处那道狰狞的站在原地,握着银色长剑,烙印着暗金花纹的衣摆散开的漆黑身影。

    一道道似乎都已经凝成实质的暗影,如同浪潮一样疯狂暴躁的朝着自己封锁而来!

    “该死,给我滚开!!!”

    他惊怒的大吼,一把掏出了作为隐藏手段的科技脉冲枪,输出提到最高,强横的能量在枪身过载,消耗掉所有能量和武器寿命放出保命底牌的一击耀眼光束!

    对着那个站在远处阴影起始的漆黑青年轰鸣而去!

    然后被暴走的瞬间蚕食、消失,

    连一点浪花都没有激起。

    藏刃浑身颤抖、不可思议的看着一道蚕食了最后一丝光束,抵挡在那道漆黑前的一道阴暗散去,露出站在那里的人冰冷的黑眸,

    驱使着这铺天盖地而来的阴影,冰冷杀意的眼眸里似乎只诠释着一个意思。

    ——你给我去死。

    “怪怪物!!!”

    即使唯一接触的a级参加者妖河身上也从未见到如此恐怖的不可思议的景象,藏刃的心理防线彻底破碎,他瘫倒在地,惊恐的大叫,激活藏身的能力,想要逃离这里。

    刚想藏进最近的阴影之中,藏刃突然发现

    他已经就在了。

    “不这不可能”

    一道又一道的阴影从方然脚下爆发,在他夜色礼服上披上了一层阴影构成的‘火焰’,藏刃抬头仰望着四周黑暗,哪里都是阴影的周围,震撼恐惧的喃喃开口。

    方然缓缓的抬起手,指着远处的藏刃。

    在这一瞬间,藏刃陡然发现自己再也无法动弹,不知何时,周围所有的阴影都抓着脚下他的影子,如同另一个世界的自己正在被分尸!

    “不可能!这不可能!”

    藏刃挣扎大喊,心中无法相信着诡异恐怖的事实。

    自己可是b级参加者!为了得到现在的力量,自己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场景和战斗!他可是被夜战从茫茫人海中选出的最优秀的那一批人!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被人如同处理垃圾,碾死昆虫一样的干掉!

    自己的能力,自己的装备,竟然

    在对面的那个怪物面前

    一秒都没撑住!?

    周围除了暗影明明什么都没有,但是就是无法动弹,脚下却密密麻麻,无数的影子化作手臂听从着远处抬起手指的人影的命令,抓住了藏刃的影子。

    他甚至连眨眼都做不到!

    愤怒沸腾,悲伤蔓延,微红的眼眶似乎控制不住的要冒出某种液体。

    想着这个暑假里,那个每天准时叫醒不愿起床的自己,每天以身作则的陪着自己训练的身影,得知了自己做的营养餐很难吃,每天陪自己吃一样东西的身影,

    这一个月来,教会了他最多东西的身影

    在他冲进这间商场,看到被华凌抱着,然后再无生机的那一刻!

    怨恨在心中蔓延!

    他紧紧的咬着牙,咒骂着自己为什么没有再早一点赶来,咒骂着逆水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

    因为过度用力,紧咬的牙齿磨出了剧烈的响声,下颚轻微颤抖,仿佛身体里有股力气想要释放!

    方然狠厉的抬起漆黑眼眸,盯住彻底无法动弹的藏刃,再也不管这是人命还是什么其他,再也不管什么法律、什么道德,

    此时此刻,他终于变成了洛城演唱会那次他差点变成的样子。

    他恨意的黑眸瞪视着藏刃,声音嘶哑艰涩的吐出冰冷残酷的话语,不留下任何的怜悯。

    “给我吃了他”

    杀了别人的话,那就请付出生命。

    阴影结成的牢笼之中,暴食的黑影突然出现!

    两点通红的双眼,诡异的凭空出现在结成的牢笼中,锯齿状的恐怖巨口在藏刃面前张开,方然放开了暴食的一切控制,任由这个此时一脸惊骇欲绝的身影

    被暴食直接‘吃掉’!

    只剩下站在原地的漆黑青年。

    并没有宣泄愤怒的畅快,也没有胜利的喜悦,他只是抬起手臂压住黑眸里决堤的泪水,紧咬着牙关,不让自己失声痛哭出来,喉咙里哽咽着某个人的名字

    宿群大哥

    而此刻外界,商业王国的一层大厅步行广场内,华凌抱着宿群坐在椅子上,怀里的人安静的沉睡,几乎浑身都是血和战斗的痕迹,一动不动。

    华凌此刻几乎是落魄的低垂着头,浑身湿透,头发湿漉漉的黏在脸颊两侧,滴落着水流,和脸上的泪水汇聚淌下。

    和怀里男人背后一样的血痕扩散,她的眼神灰败的和死了一样,没有去看自己面前那甚至侵蚀容纳了商业王国整体建筑的阴影结界,

    只是垂着头,看着怀里死掉了的人。

    为了保护自己,而死掉了的人。

    一个你爱着的人死了是什么样的感觉?

    没有经历过人的人,或许永远都不会知道。

    那意味着你不能再跟他说话,他也不会回答你。

    因为死亡就是诀别,你也不会再见到他了。

    无论你走遍世界,去走到巴黎,去飞到纽约,

    所有最繁华的城市,都不会再有他的影子。

    即使你走到北极,亦或你冲到海底,

    到达世界上任何一个偏僻的角落,再神秘的地方,

    也不会有那个人了。

    他不是藏起来了,

    他,只是不见了。

    华凌看着宿群,悲伤汹涌的蔓延过她的心脏,刚才她还能像个小孩子一样因为即将失去某人而大哭出声,现在的她甚至连哭都做不到了。

    “华凌!”

    螺旋桨的嗡鸣声突然在头顶上嘈杂响起,被方然刚才那一副样子吓到,用最快速度赶来的几人,看着那夜色里几乎快吞没商业王国整体建筑的阴影结界,终于找到了商场中的华凌。

    听到熟悉的声音叫着自己名字,华凌失去焦距的双眼下意识的抬起,在看到头顶玻璃穹顶上,抓着直升机舱门担心的呼喊自己名字的复苏,她终于从悲伤中抓到了一丝光影,光芒苏醒。

    眼眸重新泛上光芒在泪水中摇曳,委屈的在这个晚上如同找到了亲人的孩子,她哽咽的哭泣声颤抖的响起。

    “复苏”

    直升机上,接过姬凌烟递过的绳梯,不等徐铮再进一步压低高度,复苏就穿过方然撞出的那个大洞,强撑着身上的伤势,滑落进了商业王国的大厅。

    咔哒。

    鞋跟清脆的落地声,没有时间震惊那庞大的阴影结界,复苏第一眼就看到了白色光壁里,华凌此刻失去神采,泪水肆意的样子!

    心里一股强烈的不妙感,她焦急的来到华凌面前,担心的抓住了华凌,擦去了她的眼泪,安慰她轻声的问道:

    “华凌,怎么了,发生什么了?”

    看着同样一身恶战之后的样子的复苏,华凌眼眶再次一酸,低头看向怀里的人影,哽咽沙哑的对着复苏泪然开口,让从未见过她这么脆弱的表情的复苏一愣。

    “宿群为了保护我”

    心里咔嚓一声惊愕感,复苏这才发现宿群在华凌怀里一动不动,脸上失去血色,伤痕累累的却安静的‘睡着’。

    复苏缓缓的睁大了双眼。

    “复苏救救他快救救他别让他死,我不想他死,我不想让他死啊!”

    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或许称得上是希望的稻草,华凌泪水滑落的抓住复苏,把堪称不可能的希望寄托在了复苏身上,哭泣恳求的低声开口。

    “快让我看看”

    听到华凌的话语,让复苏脸色一白,她万万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原来除了自己,其他人的情况也是如此的危险!

    没有时间询问更多,复苏直接开始着手看向宿群的状态,但是

    仅仅是刚触碰到宿群的身体。

    复苏就身形一颤,虽然身为医者救死扶伤,但是她还是瞳孔微微凝滞的意识到指间传来的

    是尸体的感觉。

    神色凝滞,一名夜局同伴的死亡让复苏也是心神颤抖,她甚至都无法平静双手的颤抖,不敢再继续诊治宿群的状态。

    心照不宣的,夜局里的大家其实都对着两人若有若无的、那一丝稍稍特别的距离保持着微笑的不语,

    笑看着两人时间的持续。

    而清楚这一点的复苏,此刻在清晰无比的确认了宿群无法挽回的死亡,心中痛苦难过的挣扎。

    这要我怎么开口告诉华凌?

    张了张嘴,看着宿群肩膀偏下甚至波及心脏的那处贯穿伤,还有背后那堪称惨烈的伤痕,复苏发现自己一时都无法说出话来,就好像之前在圣心大厦里被浓烟堵住喉咙一样的感觉。

    看着华凌那闪烁着泪光的希冀,凄美的让复苏不敢告诉她残酷的事实。

    宿群已经死了,我的能力救不了他,没有能力可以让死者苏生。

    这句话,复苏说不出来。

    她收回了手,最终用力的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还是选择了让华凌在一开始就直视现实,那样或许,她能更早一点从宿群已死的悲伤中走出来。

    这是复苏认为自己能做的最后的帮助。

    “华凌”

    从未有过一次,让复苏感觉到开口说话这么艰难。

    “嗯!?复苏,怎么样!?他是不是还能活过来,你一定能救他的对不对!”

    眼中残留着泪光,华凌抓住了复苏的肩膀,用尽了自己微弱的全部力气,摇动着复苏,希望的光芒在眼中亮起,她像是想让自己相信自己的话一样的充满希冀的开口。

    “对不起”

    听着华灵感堪称虚幻的声音,那抹马上就要碎裂的愿景。

    亲口打破让复苏痛苦的闭上了双眼,而听到复苏说出这三个字后,华凌缓缓的愣住了。

    眼中闪光的希冀一点一点的消退。

    如同退潮的海水。

    原本精致漂亮的脸庞就已经被泪水肆意的打花,这回连眼眸里最后的神采都要不见了。

    只有泪水无声的从里面涌出。

    复苏也是难过的泪痕湿润,她一把抱住像是丢失了灵魂的华凌,相似的泪水滑落。

    “对不起,华凌,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我救不了他,我救不了宿群。

    无法拯救同伴的悲伤,化作清澈的泪水流了下来,此刻复苏就好像又回到了刚才

    她挣扎在圣心大楼顶层的燃烧的战场中,

    看着那些陪伴过她走过时光、夜晚,却无法救下的动物们。

    复苏紧紧抱住华凌,眼里布满心疼的悲伤,紧咬住嘴唇,闭上眼睛声音艰难的开口:

    “对不起,对不起,假如我再早来一点,哪怕一分钟之前”

    没有那道波及心脏的贯穿上,或许都能

    虽然不知道这么说,能否让华凌好受一点,哪怕让她恨自己一点,复苏都想冲散她此刻的难过和悲伤,但是!

    就在她说出这句话之后的那一秒!

    阴影躁动,白色光壁外漆黑的阴影结界如同心脏跳动的嗡动一声,向外震荡波动了一下!

    复苏抬起眼眸,泪光中惊疑的看向面前巨大的漆黑,然后看着无形的阴影突然一块一块的碎裂,碎片无声的沉入地面,出现的不是让他憎恨的敌人

    而是那道穿着烙印着暗金花纹,漆黑的青年身影,他用最粗暴的方式一把扒开阴影的墙壁,漆黑的眼眸紧紧的盯着复苏,眼眶微红的同时不知为何闪烁着和华凌有些相似的光。

    剧烈的呼吸,直视自己的视线,那道身影嘶哑低沉的开口:

    “你是说,哪怕一分钟之前?”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