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三百八十九章 急奏——不能离开的简单理由

    音乐燃起热血的旋律仍在充斥世界,仿佛诠释刚才漫天花海归处的一幕,矗立在夜色之中的圣心大厦最上方的六层,在被冰封的寒气中,

    爆发出的五彩缤纷的花瓣海洋如同瀑布一样从四面倾泻而下!

    好像一场盛大的不可思议的奇幻魔术!

    尖锐的欢呼声从人群中响起,不安湮灭,气氛被这一幕和音乐点燃,所有人都在惊呼中,惊叹主办方究竟用了什么样无法设想的手段,做出了这样匪夷所思的一幕。(www.k6uk.com)

    雅江会所的商务控制大厅中,监控现场的大屏幕上,除了主画面还分割出六个其他角度的拍摄画面。

    所有观众想象不到的是,即使主办方也在因为这一幕的发生为之震撼。

    “不可思议...不可思议...”

    布莱克看着这一幕喃喃自语道,然后他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了一样对着埃布尔大喊!

    “不可思议的景象!我已经能看见光是这几个拍摄的镜头就会带来百万计美元的盈利!”

    “布莱克先生,请冷静,我们的工作还没有结束。”

    埃布尔也是吐出一口被刚才时间紧张提起的浊气,对他微微一笑道。

    “没错,对,没错,我们的工作还没结束,快,投放宣传,为这次直播打上我们的标志...”

    布莱克情绪激动、一脸兴奋难耐的走来走去,不断喃喃道,然后对着其他三人张开手大笑:

    “相信我,无论是我们哪一家的产业,今晚之后,都会迎来一次辉煌!”

    同样作为身居高位的顶尖人士,无论是叶莲娜还是艾伯特,就连握着绯红女皇的埃布尔都是会心一笑,他们全都清楚,一手操办了今晚这项活动的他们,在这之后,究竟会因为眼前的这副盛大收获多少有利的影响。

    “埃布尔先生,请原谅我之前的无礼,之后请务必帮我引荐今晚那位有着不可思议手段的阁下。”

    强压下兴奋,布莱克一整神色,恢复了他之前的威严气质认真开口道。

    “到时请务必带上我。”

    艾伯特也是神色一凛跟着说道,一旁叶莲娜露出一抹迷人微笑,风姿绰约的轻笑开口:

    “作为菲斯尔德首都京城负责人,那位掌管华夏境内一切产业阁下的直属,这种机会,我可不能错过。”

    听着三人这样抓住机会、不肯放过的话语,埃布尔不禁无奈摇头,摊手一笑道:

    “好吧,只要那位阁下没有拒绝,我当然乐意效劳。”

    ...

    花瓣的瀑布中,耳边狂风呼啸,被周围花瓣淹没的复苏感觉自己几乎张不开眼睛,更别提看到此刻下方的距离了,她唯一能看到的就是他们现在正飞速下降和...

    抱着她的夜鸦。

    这个睁着漆黑眼眸的人,似乎完全不受瀑布里花瓣的影响,而且驾驭着此刻异常快的速度,他毫不犹豫的选定了方向。

    只是看着对方和自己印象中前些天还见过的方然一模一样的侧脸,复苏不禁泛起深深的不现实的感觉。

    这个人...是夜鸦?

    那为什么又变成方然小弟的样子...?

    短短的别扭感只传来了几秒,视线从花瓣中打开,复苏看到两人已经借着花瓣瀑布和夜色的掩盖,冲到了远离人群的周边。

    “你的伤怎么样了,魔能值还剩多少?”

    【驱牌】的效果消失,爆发性的速度不减,方然抱着复苏浮在了一栋大楼的阴影里。

    “我的状况没问题了,只是魔能值因为刚才的战斗加上我自己的恢复已经不多了。”

    “这样么...”

    方然抬起漆黑的眼眸,共享着海基的视野寻找着徐铮和姬凌烟的所在,然后他看了一眼欲言又止,似乎有很多话想说的复苏,深吸了一口气平静的开口:

    “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想问,但是现在没有时间了,我们必须赶紧去北城确认剩下两人的安全。”

    “嗯,我知道了。”

    在他怀里的复苏微微点头,然后方然对着耳机接通频道开口:

    “徐大哥,你们在哪里,我为什么找不到你们的踪迹了?”

    高空之上,夜鸦飞翔过夜色,海基的鸟瞰视线中,方然共享的视野中并没有找到那辆黑色指挥官的踪迹。

    “抬头,我们就在你上面。”

    耳机里,徐铮的声音突然说出这样一句话,方然微微一愣的抬起眼眸,看到的是徐铮驾驶着刚才那架黑色的武装直升机正朝着自己的上空飞速赶来。

    “嫣汐!”

    姬凌烟抓着舱门,狂风吹乱她的黑发,一脸担心的看着方然怀里的复苏,看到这一幕的方然黑眸里压抑不住意外,

    这是老哥安排的....?

    这时苟彧的声音在他耳边仍旧是那副平淡的口吻响起。

    “看样子孟大哥似乎赶上了,我们会负责处理好西科剩下的事宜的。”

    西科机场,苟彧看着直播现场的监控画面,机场起落的飞机在他面前的窗外,他对着通讯频道里方然轻轻一笑:

    “队长,你就去做你要做的事情吧。”

    方然低下头,感觉眼睛突然进了沙子,有些不舒服,他声音稍微有些轻微的在夜风里开口:

    “嗯,那拜托你们了。”

    又说出了这句话,

    果然这个晚上,我受到了太多的帮助...

    还有,

    宿群大哥,你千万不要有事。

    烙印暗金花纹的衣摆扬起,他抱着复苏直接冲上武装直升机,然后螺旋桨嗡鸣的声音中,朝着北城的方向直线赶去!

    ......

    ......

    北城区-商业王国。

    作为上市企业、大型集团最多、商业活动最为密集的北城区,占地面积媲美南郊,上层实力仅次西科,就连建筑的规模繁华都可以和东江比拟。

    可以说,这是除去中央城区以外,最能体现京城缩影的一片区域。

    而此刻商业王国。

    作为北城区最大的一片由购物中心为核心组成的大型商务区,商业王国是其中数一数二的超大型购物商场,一共分为六层的大型环状商厦,中间是斥资数百万建造而成、由透明玻璃连通附近一座海洋馆的圆柱通道。

    种类、数量不定的鱼类通过圆柱中碧蓝海水的景象,从六楼连通海洋馆长达几十米的海洋走廊,是除了商业王国囊括从日常百货到奢侈品的一到六层以外,每年吸引到无数消费者的重要手段。

    然而此刻....

    全天营业的商业王国,却在十分钟之前封闭了所有的通道,以检查建筑安全隐患的理由,疏散了这座大型建筑之内的所有的人员。

    北城区繁华的商务区中,只有往常最繁闹的商业王国此刻光线熄灭在夜色之中。

    仍旧是楼顶天台,中央圆形的密封玻璃下是碧蓝的海水,空旷的天台之上,却有着人影存在。

    “哈......哈.....呼....”

    天台入口前方,一道身影微微佝偻,强行支撑着身躯站立,握着唐刀的手腕依然平稳,声音清晰入耳的喘息声,他剧烈的喘息中的粗犷带起血性和狰狞!

    低垂着头,双眼被黑暗遮盖,但即使血从他的背后不断的滴落...

    宿群仍旧横刀,挡在了天台入口前,气息狰狞的如同浴血的修罗,可以不顾一切!

    不行,不能昏过去,对方的能力太过克制华凌姐,

    自己必须挡在前面!

    我不能离开,

    我得保护好华凌姐。

    此刻脑海只剩下这个简单的念头,握着唐刀刀柄的手再次用力,毫不放松,强烈爆发的斗气如同肾上腺素一样压住了背后伤势的痛苦。

    即使是足以致命的伤势,宿群也没有选择后退,他感知着周围的一切,如同一只保护着什么的狮子...

    随时准备对威胁他身后华凌的人咬上一口!

    光线暗淡的天台上,藏刃的身形不知道躲在哪里,而天台的入口里,华凌夹着一张符咒警戒的同时,浑身止不住颤抖,眼角湿润。

    站在宿群背后的她,此刻满眼都是动摇、悔恨、泪水和自责,因为她可以清晰的看见宿群宽阔的后背上,血肉模糊的一道伤痕狰狞泛血。

    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华凌紧紧的咬住嘴唇,几乎咬出血的不让泪水再继续模糊视线,她心中一抹巨大的悔恨浮现。

    因为她的出现,让原本可以和对方僵持的宿群,为了保护毫无防备的自己,受到了那种足以致命的伤势!

    她甚至可以清晰的看见宿群背后的衣服血迹扩散的越来越大。

    疼!

    胸口里某个地方疼的让人发慌!

    华凌现在从未如此强烈的希望自己也能有和复苏一样的治愈手段,至少能稳定住宿群的伤势。

    但是,事实上,在需要实力才能存活下去的夜战世界中,非战斗型的支援能力是非常稀少的,这也是复苏为什么被逆水定为优先级第二的目标原因。

    天台一处暗影之中,藏刃启动着夜间迷彩和气息消除装置,看着天台入口处的宿群和华凌也是面色丝毫不敢松懈。

    虽然他的级别是b ,但是从之前短暂的试探交手中,他已经无比清楚古武能力的宿群对他来说有多么棘手!

    把能力发展成借助科技侧装备达到出其不意一击必杀的他,对于这种近战实力极强的古武能力参加者,哪怕级别比他低一个级位,他也根本不占任何优势。

    但幸好,自己抓住了对方那个神秘侧女人来的那个时机,重创了这个家伙。

    虽然对方还剩下一个完好无损的b级,但是自己能力占上风的同时,只要这样威胁着对方,等待那个男人不支倒下,甚至都不用妖河大人到来,自己就能解决对方两人!

    一念及此,藏刃舔了一下嘴唇,如同荒野里的豺狼。

    而另一边,看着宿群的伤势越来越糟,华凌心中挣扎的大喊了起来。

    不行,不能再这么拖下去了!

    再这样下去,他真的会失血过多死掉的!

    不行,那样不行...

    华凌咬紧了嘴唇,这一次终于被她咬出了鲜血,她丢下手里的符咒,打算不顾一切的冲上前!

    但就在她迈开第一步的那一刻,

    数米之外,一直挡在她面前入口处的宿群呼出了一口气之后,微微的转过了头。

    平时坚毅认真的眼眸倒映着华凌的身影,此刻有些暗淡虚弱,但是他的声音仍旧轻微坚定只是有些断断续续的开口:

    “华凌姐,别过来....我没事。”

    咔。

    一瞬间,如同心房碎裂。

    眼角的泪珠终于在华凌眨眼的那一刻破碎,从她眼角滑落...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