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一百三十六章 这才是他当时赞同去炸大楼的原因

    哈!?

    从刚刚开始,从刚刚这个人张开双手,像是一个疯狂的演员一样对着所有人肆无忌惮的开口的时候,苟彧就有些发呆了。(wwW.sites3.com)

    他现在切切实实的怀疑这两个人真的是自己怀疑的那两个人?

    等等该不会,这次是真货?

    不,不可能,这世上怎么可能有那样一个黑衣组织

    看到苟彧沉默,琴酒笑了一声,然后淡淡的认真冷声道:

    “苟彧,从上次你答应加入我们开始,你就是组织的一员。”

    “所以,无论何时,组织会在你身后,我们会在你身后!”

    他抬起头蔑视着刚才逼迫他的李家高层们,一字一句的说道:

    “只要你不愿意,就没人能从你手中抢走东西!”

    “这些看似身居高位,衣冠楚楚的大人物们,在失去所有办法后,不过是土鸡瓦狗罢了。”

    “开枪!开枪!!给我打死他们!!”

    枪手部队终于全部到位,李贤义歇斯底里的狰狞咆哮道!

    然后会议厅里终于得到命令的所有保镖们全都掏出了枪,一时间,会议厅里,所有的枪全部指向了两人!

    然而还不只这些!

    窗户被打开,大门被堵死,所有通向外界的地方全部被架上枪支!

    甚至还有狙击的红点漂浮在两人的胸口!

    砰!砰!砰!砰!

    砰!砰!砰!砰!砰!

    所有子弹倾泻,全都朝着两人射去!

    然而真的让李贤义瞳孔微缩,觉得现实荒唐不可置信的是,那两人真的站在原地动也不动!

    火焰无声从两人身上燃起,所有的子弹透体而过,溅起一圈火花,射到了身后的墙上!

    “看我说了吧,他们只是一堆土鸡瓦狗罢了。”

    迎着所有枪弹,琴酒肆然的对着苟彧一笑。

    “别停!给我开枪!开枪!!!”

    一个妇人尖声喊道!会议厅里彻底乱成一团!

    所有枪口所指,无视着所有枪击的那道银发身影,黑色的长衣微微扬起,他伸出手,伸向苟彧的方向。

    眼神狂热而又肆意,带着某种疯狂的意味!

    “来!告诉我你的答案!”

    手掌伸向苟彧的方向,他沐浴着整个大厅的火光!

    仿佛圣经里战争的使者!

    苟彧呆滞的不可置信,他想不到,也没想过。

    会有一天,在他人生最低谷的时候,会有人驱车千里,直冲进李家庄园大门,一路所向披靡越过无数拦截,就这么顶着无数的枪口,对他伸出手。

    苟彧抬起头看着和自己隔着一张圆桌的琴酒,两人所在的位置就像两个世界。

    一个是被世家束缚,人生定性捆绑在李家的世界。

    一个是被自由填充,不知前路也不知未来的世界。

    苟彧看着他,在那张强行挂起邪笑的脸上,他的眼角终于发现了一抹调笑。

    喂,你们两个,这回真的是玩的够大的啊。

    他突然很想笑,那种开怀大笑,那种他从未在家族里笑过的笑。

    “呵呵哈”

    然后他就真的笑出了声来,在这满屋子枪声轰鸣的时候,缓缓站起了身。

    “呵!”

    琴酒不,方然嘴角一勾。

    果然,他只是没有契机。

    “苟彧,你要干什么?”

    李贤义看着站起来的苟彧,冷声的说道。

    “你要站到他们那边去么!?”

    他冷眼的看向苟彧,眼神里蕴含着无尽的威严。

    “比我预想的要早了十年,原本我是打算靠着自己的力量慢慢成长到让你束手无策的。”

    苟彧双手插进白大褂的口袋,笑了一声然后头也不回的说道。

    “不过,有外力帮我似乎也不错。”

    “没错!你不属于这种虚假的家族,即使靠着你的能力,一年后你也可以轻松的脱离它!”

    仍在被枪械不停射击的幻影张开口大声的笑道!

    声音狂热,像是劝教的传道者!

    手捧枪火的圣经!

    “就因为家族要你名下的东西,所以你就叫来了这两个人!?”

    李贤义努力的绷紧脸,冷冰冰的说道!

    “我命令你站住!苟彧!”

    “为什么?”

    “我是你父亲!”

    听到这话,苟彧停下了脚步,然后转过头,今年不过十八岁的他露出了无比冰冷的笑意。

    “这是我听过的最好笑的谎话,而且,李贤义,终于你也受不了李彧那个假名了么?”

    李贤义面色一沉,仍旧坐在椅子上。

    “让我站住?呵,我就问你”

    苟彧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很是幸福的笑着说出了自己十几年来一直想说的话。

    而也是这一句话,让李贤义直接气的失去了冷静!

    “现在的你,还有什么力量能留下我?”

    咔

    李贤义手指骨节压紧,发出咔嚓的一声。

    “你就算离开又能如何?所有的那些产业,都已经由我的人插手经营数年,你又能反抗我什么?”

    “哈哈哈!!李贤义!你真是一如既往的天真!”

    苟彧冷着看着他:

    “一如既往的自大,一如既往的狂妄。”

    “我早就知道,所有母亲留给我的产业全都被你插手,换人,所有的股份都被你稀释,收购,但那又能如何?!”

    苟彧的脸上突然泛起一抹决绝的狂热的神色,他轻咬着牙笑的无比开心,从白大褂里掏出了一个开关按钮。

    然后大笑的说道:

    “又能如何!即使你们全都抢走了又能如何!?”

    “你不是一直想要实验室的数据么?”

    “你不是一直想要金融市场的份额么!”

    “你不是一直想要那家医院里新药物的配方么!?”

    “你不是一直想要电子科技那家公司里新方程代码么!?”

    然后苟彧狠狠的抓紧了开关。

    “但是你!一个也别想拿到!”

    “那是我母亲留给我的东西!”

    “谁!你们谁!也别想拿到!”

    苟彧狠狠的咬牙,然后狠狠的一按手中的开关!

    什么都没发生,但是苟彧的脸上露出痛快的神色!

    “你做了什么!?”

    虽然什么都没发生,但是李贤义心中一股不妙的感觉疯狂作响!!

    “洛城、安城、华城、新城一共六所城市,七家企业大楼,都被我设置了炸弹,而且,今天我借用你的名义发了通知,全体员工休假!”

    “你!”

    李贤义猛的站了起来,用力的拍在桌上!

    “哈!就在我刚刚按下按钮的那一刻,所有核心的资料室,研究所应该全都爆炸了!!哈哈哈!!!”

    怎么用最少的当量,炸掉一座大楼。

    这可是我在夜战场景里得到的经验!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