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八十二章 SH【为考上AH大学的梦碎洛城加更】

    魔都,是顾淼曾经混口饭的地方,自开埠以来,以十里洋场而闻名。(看啦又看♀手机版m.sites3.com)

    在某小四的文里,那是一个类似于异次元的存在。

    南京路上匆匆而过的女人们化着精致的妆容,踩着十公分的细高跟,全身上下不是香奈尔就是古驰,如果不是当季新款,都不好意思跟同事说话,会被人捏着鼻子,用厌恶的语气说:“你穿的是去年的旧款!”

    这种情况大概是有的,存在于开在南京西路或是淮海路的4a公司与顶级奢侈品公司,不过那些女人,大抵在路上是看不见的,不是在车里,就是在楼里。

    在陆家嘴那种金融大牛们混迹的地方,男男女女都穿的一副高贵内敛的精英范儿,全身上下就透着一个字“贵”。

    大家都是贵,不过这两边的贵气,可以感觉出其中的区别。

    而在漕河泾开发区与张江高科的it世界里,则只有帝都的西二旗可以与之一搏,

    满地铁站的格子衬衫、黑框眼镜,有时候赶巧了,真有一种段子变成现实的即视感。

    “唉,为什么好好的魔都,给你说的好像泯然众人,好歹也是中国的金融中心,气质怎么着也得有一些些不同吧。”沙蓓蓓坚决不相信人生是如此的真实。

    她对魔都的好感,来自于——白玉堂。

    《三侠五义》里的陷空岛,就在松江府,估计着应该是在现在的崇明岛上。

    还有,什么许文强被打死的百乐门,马永贞被打死的闸北区,黄金荣杜月笙曾经横着走的地方,她都颇有兴趣。

    看了《伪装者》之后,沉迷于明楼x明诚的可怕女人,终于表示:“我要去76号!”

    对杀人放火有着谜之向往的沙蓓蓓说要去,顾淼当然就得陪着一起去。

    在很久以前,从金陵到魔都要坐6小时的车,如今高铁2小时。还有更快的一小时,则略有偷换概念之嫌,从一个郊区到另一个郊区。

    沙蓓蓓虽然挺有想法,很能闹腾,不过她不是一个只会在耳边bbb,然后把事都扔过来的女人。

    “跟我走就行!不要带脑子。”这是沙蓓蓓在一日游的开始对顾淼说的话。

    第一站,伪魔都特别市政府,如今的魔都体育学院办公大楼,在地铁嫩江路站。

    “这里是第一集里明楼上任的地方!快给我拍照!”

    顾淼一脸懵逼的在长得颇有几分像中山陵的建筑前,给沙蓓蓓随手按了一张。

    接着,就是窦乐安路咖啡馆,如今那条路叫多伦路,位于8号的公咖咖啡馆,是当年鲁迅或者叫周树人时常会去的地方,左翼作家时常聚会的地方。

    在离咖啡馆不远的艺术学院,则是左翼诞生之处。

    鲁大师曾经写过:“……楼上是我们今日文艺界的名人,或则高谈,或则沉思,面前是一大杯热气腾腾的无产阶级咖啡……”

    “看那边,是孔公馆。”顾淼指了指路边的小洋楼。

    沙蓓蓓对比了一下距离:“左联和孔公馆离这么近,孔祥熙怎么没什么反应?”

    “不仅孔祥熙住在这里,还有白崇禧和汤恩伯,都是邻居。估计他们也不在乎,把自家的扬子公司收拾干净就行了,不然大公子从金陵过来,不好交差。”

    多伦路极有装逼文艺范儿的气息,让沙蓓蓓很难把这里与tg联系在一起:“他们跑这里来集会?喝咖啡?那得多少钱啊?”

    顾淼:“别人不知道,鲁迅挺有钱的,三周的稿费可以买帝都一个四合院了解一下,比起现在的各路白金大神们也不差的,他敢因为编辑不把标点算稿费,就不给人加标点,直到人家给钱了才肯加上。搁普通人,谁敢呐?

    左联里的其他人,当初在十里洋场也是有头有脸的,真穷的人,哪有那么高的觉悟,一句土改,就足够让他们死心塌地了。”

    司各特路137号,沙蓓蓓说这是一个帅哥明诚中枪的地方,现在在山阴路,虹口足球场那里,鲁迅故居马路对面。

    “呀~~~~~76号魔窟!!!”沙蓓蓓激动的抓着顾淼的胳膊用力的摇,指着万航渡路435号的牌子。

    顾淼很无奈:“你什么时候被马教主附身了,冷静。”

    曾经的极司菲尔路76号,如今是逸夫职业技术学校静安分部。

    “满足了满足了,看见明楼和明诚战斗过的地方,别的地方都不用去了,连饭都不想吃了。”沙蓓蓓一脸的满足。

    顾淼点点头:“哦,这样啊,真是太遗憾了,我本来还想带你去吃复兴中路的大肠面,老大房的鲜肉月饼,大富贵的冷团……还有line的店,你也不想去了吗?”

    “去!”

    “可是你刚才……”

    “女人都是善变的!”

    “哦……”

    “你这是什么态度!”

    “表示支持、认同、赞赏,蓓蓓说的对!”

    沙蓓蓓挽住他的胳膊:“哼,这还差不多。”

    在复兴中路59号的牌子上,只有干脆利落的三个大字——大肠面,

    原本沙蓓蓓还担心会找不着,远远的就看见那家面店门口人行道上支着的三四张桌子坐的满当当,旁边还有一堆人站在那里苦苦守候。

    网红店的标配,想他顾淼也是曾经见识过鲍师傅和喜茶的队伍,这点程度的队伍,小意思了。

    店里的浇头都是标准沪式玩法:大肠、腊肉、烤麸、焖肉什么的。

    沙蓓蓓对面的兴趣不是很大,现在的人,对网红店也算是见多识广了,沙蓓蓓曾有名言:“网红店为什么好吃,因为一堆人排队,排上两小时,不饿的都给排饿了,在饿的时候吃什么不好吃?”

    她在围观别人点单吃面的时候,发现了老板娘的特异功能,

    一个方桌上,认识的不认识的瞎拼桌,一桌能坐八个人,加在一起也有二十多个人,

    每个人点的面都不一样,而且加的浇头也不一样,

    老板娘只管过来挨个问要吃什么面,客人回答了,她连个本子笔都不用,问完一圈就走进去,过一会儿端出来,分桌放在人家面前,一点错都没有。

    基本上老板娘出来点一次单,都能收获十几碗的需求回去,再加上谁不要什么要加什么的额外要求,这对记忆力的要求挺高。

    屋里还有楼上楼下,也能塞二十多号人。

    “我可记不住……最多记住两三个人的,要是有谁把外套再给脱了,那我就彻底gg。”沙蓓蓓叹为观止,顾淼本来想把她带去别处吃饭,结果沙蓓蓓沉迷的看了半个多小时。

    她不饿,顾淼饿了:“走吧,再看你也不会有这么好的记忆力的。”

    “唉唉,我就是想看看她会不会翻车……”

    “翻不了,要是能翻的话,早就上本地热搜了。”

    总算把沙蓓蓓从面店拖走,到了淮海中路的老人和饭店。

    “老人,和,糟卤?”沙蓓蓓念着卤菜柜台上的字,她作惊恐状看着顾淼:“这里,吃老人!”

    “嗯,啊,是胡建人。”顾淼随便扯了一句。

    到二楼准备吃饭,点遍了菜单,却被告知这个没有那个也没有,全卖完了。

    “快两点了,随便吃点吧。要是有菜的时候,这家根本就挤不进来,平时都是排队排的吓死人。”

    在外卖窗口先买了一些糟货,沙蓓蓓以前在家里很少吃这些,对糟这个醉那个也没有什么深厚的感情,看着眼前的“清汤寡水”,也是兴趣缺缺的样子。

    吃了一支糟凤爪,她的眼睛就亮了:“这个好吃!”

    顾淼又给她夹了一块糟带鱼:“慢点吃。”

    “没想到还挺入味的。”沙蓓蓓吃的笑眯眯。

    顾淼不紧不慢的剥着糟毛豆:“那是当然,现在卖卤菜的窗口那还不算什么人多,一会到下午五六点的时候,根本就是令人绝望的队伍。想随便到这地方就能吃上东西,那也是不可能的。起点那个写《克斯玛帝国》的作者,到这边来,早上订晚上的位子,对面告诉他,死了这条心吧。”

    “能有多好吃啊?”沙蓓蓓还是对扎堆的爱好表示不解。

    “星爷演的唐伯虎说,美人都是对比出来的。”

    沙蓓蓓:“不是唐伯虎说的,是周文宾说的。唐伯虎说,秋香看起来也很普通嘛。”

    顾淼扶额:“我觉得,你去那家面店做老板娘,还是绰绰有余的。”

    “我觉得你在骂我。”

    “我不是,我没有,别乱说。”

    很多人到魔都来,会去浦东参观“厨房”。

    如同注射器一般的金茂大厦、仿佛开瓶器一样的环球金融中心,以及打蛋器似的魔都中心大厦,这是厨房三宝

    还有三颗串在一起的丸子——东方明珠。

    “我之前在环球金融中心的上班,每天下班的时候,都会看见摇着小旗的导游带着一帮老头老太太从一楼大堂呼啸而过,那个时候,我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什么叫旅行就是从自己呆腻的地方到别人呆腻的地方。”

    “到上海还有跟团的?”沙蓓蓓惊讶的睁大眼睛。

    顾淼抽抽嘴角:“到北京还有跟团的呢,然后各种被坑。”

    “你什么时候在这么高贵的地方上班了?你不是在漕河泾等死吗?”沙蓓蓓看着顾淼。

    顾淼长叹一声:“那时啊,年少不知清闲贵。觉得在金融公司里做it,整天处理的事情有百分之八十都是叫人重启,别的都是小毛病,九点上班,六点下班,周六日双休,几乎不加班,觉得这是在浪费生命。为了实现自我的光荣与梦想,我就跳槽了……”

    “被鸡汤文毒害了的倒霉孩子。”沙蓓蓓同情的拉住他的胳膊。

    顾淼“嘿嘿”笑:“起码,我是求仁得仁!有个朋友就很带劲了,他因为每天加班到半夜十一二点才能回家而决定跳槽,

    对了,他是建筑设计行业的,

    所有人都劝他,做生不如做熟,为了不加班而跳槽,除非换行业,否则不会有任何改善的,

    他不听,说再怎么也不会比原来差的,

    然后,他一分工资没加,职级也没变,平跳过去了。

    跳槽第一天,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直到第二天中午才看见他上线,跟我们说:加班到凌晨一点半。”

    沙蓓蓓同情的摇头:“啧啧啧,选了这个行业,还觉得可以不加班,真是天真。”

    前方不远的line friends咖啡店,以line上的可爱动物们为卖点,

    虽然这款app在中国混了没几天就立马被封,想玩得翻墙,不过还是没有挡住妹子们对小可爱们的疯狂热爱,

    “呀~~好可爱!!!”再配合着各种造型的摆拍,在店里随处可见。

    这间旗舰店有一个小黄鸡房间,每天提供限定六席的下午茶套餐,可以停留110分钟。

    “早知道就约了。”沙蓓蓓妒忌的眼睛里都冒出火来了。

    “已经早知道了。”顾淼淡定的对店员报了预约姓名,店员笑眯眯的在前方指引:“请随我来。”

    沙蓓蓓心花怒放:“你什么时候约的?!”

    “一个月以前吧。”

    “你怎么知道我要来?”

    顾淼认真的想了想:“似乎是我让你今天来的。”

    “可是以前我并没有说想来啊。”

    沙蓓蓓确信,是自己提出要今天来魔都的。

    “再仔细想想?”

    沙蓓蓓歪着头,的确,对《伪装者》沉迷,是前年的事了,但是,这几天自己为什么会想起来,是因为她的b站账号上不断的自动推送那些花痴向mv,又勾起她对这部片子的美好回忆,

    还有顾淼时不时的好像不经意的提起老魔都的这个那个,还有迪斯尼的这个那个……

    自己心一动,然后就来了。

    “我的b站上推来的那些……都是你曾经浏览后,被大数据抓住了痕迹做的推送吧!”

    “大概……是吧?我对抓大数据不太熟。”顾淼假装什么都不懂,端起咖啡慢悠悠的喝了一口。

    沙蓓蓓陷入沉思:“我觉得我好像被你设计了。”

    “来,吃一块小黄鸡蛋糕,啊~~~”

    震惊,为了求生,一男子竟然在网红店里做出这样羞耻的事情。

    对不起,当年在食堂里互相喂饭被我鄙视的同学,今日老衲也破戒了……顾淼表面平静如常,内心羞耻度堪比女装直播。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