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五十五章、很久不见血了

    太和宫。(www.k6uk.com)

    又是那一地的破败不堪,只是那窗子被打开,吹进幽幽的风来。

    人早已离去,床榻上只剩下目光冷凝的顾倾渔。

    抬起手臂,那上面都是青青紫紫的痕迹,她就那般赤着身子起了身,未穿衣衫赤着脚走到铜镜前,缓慢的坐下,瞧着那镜中人。

    只见那张如花似玉的脸上有些微肿,像是被人抽了耳光。

    她抿起唇瓣,抬手覆上自己的脸颊,那双波澜不惊的眸子终是浮起点点泪花,却强忍着咽一口气,将那欲出的泪尽数憋回去,转而对着镜子勾起一抹淡雅的笑。

    门口,宫女静默无声的走进来收拾残局,她的视线甚至未在那顾倾渔上停留半分。

    顾倾渔瞧着铜镜上倒映的人影,淡淡一笑,“都成这样子了,你就算再怎么收拾,微生寒下次过来,还会这样。”

    宫女低垂着头,“屋子干爽些,住着人也舒服。”

    “是吗?屋子干净人就舒服了吗?”顾倾渔眸子闪烁,忽然回头看了那宫女一眼,“那我问你,人不干净了,还能舒服吗?”

    宫女没回答,默默的捡起地上被撕碎的衣衫。

    顾倾渔自嘲的一笑,转而继续瞧着镜中自己的脸。

    微生凉明知道微生寒对自己扭曲的爱意和恨意,偏偏还放任那人进出后宫与自己厮混,很明显是为了羞辱自己。他所依仗的,就是她顾倾渔不想死罢了,若是死,早就和他玉石俱焚。

    她摊开手掌,瞧着那掌纹中一条细细的白色线,嘴角优雅的勾起。

    就是因为这个东西,才让微生凉迟迟不敢对自己下杀手吧,所以,就日复一日的让微生寒来折磨自己?

    只可惜,她顾倾渔不是逆来顺受之人,她的命始终掌握在自己手中。

    “非烟,你跟着我有多少年了。”顾倾渔站起身,慢悠悠的走到宫女身边。

    那个名唤非烟的宫女立即手脚麻利的扯过一旁的纱衣将顾倾渔的身子包裹起来,淡声道,“五年,主子,冷,还是穿上衣服吧。”

    顾倾渔眸子一闪,忽然抬手“啪”的一声打在非烟的脸上,那张绝美的脸上满是怒火。

    “什么时候轮到你对我指手画脚的了?”

    非烟被顾倾渔一巴掌打的有些歪过身子,可是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刻,又是一脚朝她的腰踹过去,生生的将她踹倒。

    顾倾渔眸中火气大盛,手上的力气丝毫不减。

    “天下人都欺我,就连你这个奴才都敢欺压在我头上,难道你是主子吗?嗯?你是主子吗?”

    非烟咬唇,承受着暴风雨般的殴打,她半声不吭,只是护着头蜷缩在地上,任由顾倾渔发泄。

    过了一会儿,许是发泄够了,顾倾渔才停下来。

    “非烟。”顾倾渔眸子一闪,立即将非烟搀扶起来,面上忽然带着一抹歉疚,“我……”

    非烟抬眼看看顾倾渔,轻轻摇了摇头,“奴婢无事,主子心情好了就好。”

    顾倾渔语塞,她抿起唇瓣。

    “奴婢去将衣服洗干净。”非烟早就司空见惯,她默不作声的挣脱开顾倾渔的桎梏,弯身将那散落在地的衣服抱起来,对顾倾渔福了福身子,转身朝外面走。

    “你难道就不想离开吗?在我身边,早晚会死。”顾倾渔忽然加大了声音,说道。

    非烟的身子只是顿了一下,什么也没说,开门便离开了。

    殿中,又剩下了顾倾渔自己。

    顾倾渔摸了摸自己身上盖着的薄纱,腿脚一软的跪坐在地。

    “你死了,可不关我的事……”时间良久,才响起她幽幽如鬼魅的声音。

    非烟抱着衣服出来,迎面便转上个不速之客。

    袁凌风经常过来,和非烟虽然是见过,却不熟悉。

    瞧着非烟身上褶皱的衣服和那肿起来的脸,袁凌风微微挑眉,“又挨打了?啧啧,我们的太后娘娘还真是个爆脾气。”

    非烟抬眼看了袁凌风一眼,她抿起唇,微微对袁凌风福了福身算是行礼,半句话未说,直接离开。

    袁凌风回头看了看那女子逐渐消失的背影,忽然玩味的笑了笑,便推门走了进去。

    ……

    整整几日,纪摇光都在破军殿深入浅出,完全听不到来自四面八方的流言蜚语。

    许是微生凉将她保护的太好了。

    这天,纪摇光换了一身浅绿色的长裙,打算去花园里转转。

    朵果儿一阵尴尬,立即挺身挡在纪摇光面前。

    “你拦着我做什么?”纪摇光不悦的皱眉,“我只是在后宫园子转转,又不去前堂,碰不到袁凌风的。”

    朵果儿摇摇头,欲言又止。

    “你怎么奇奇怪怪的。”纪摇光抿了抿唇,上下的在朵果儿面前扫视。

    “我……”

    “娘娘!”丫头从门口风风火火的跑进来,脸上带着焦急之色。

    纪摇光抬头,“怎么了,急急忙忙的。”

    “大事不好了娘娘!”丫头快步的跑到纪摇光跟前“扑通”一声的跪下,“奴婢在外面打探到……”

    “咳咳,咳咳咳……”朵果儿立即掩唇用力的咳嗽了几声,打断丫头的话。

    纪摇光显然注意力没在朵果儿身上,“你说啊。”

    丫头也是个粗神经的,完全没看到朵果儿对自己使的眼色,一字一句道,“宫中都传遍了,说娘娘寝殿中……”丫头支支吾吾的有些说不下去,但是在纪摇光的注视中,还是硬着头皮一字一句道,“说娘娘在寝殿中养了个别的男人,是天都的逃犯。”

    “什么?”纪摇光惊诧,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我这儿藏了个男人?”

    “是……”丫头说完,才注意到朵果儿一脸挫败的神情。

    朵果儿无奈的抬手狠狠搭在自己脑袋上。

    主子交代过这件事绝对不能告诉纪摇光,怕是影响了腹中孩儿,结果这个不知死活的丫头还是说出来了。

    这可怎么办?她要怎么和微生凉交代啊?

    “你刚才拦着不让我出去,也是因为这件事?”纪摇光语气冷下来,转头看向朵果儿。

    朵果儿尴尬的一笑,“嗯……呵呵哈哈哈,哈哈哈……”

    “呼……”纪摇光闭眼有偿的吐了口气,“传言还说什么了?我要一字不漏。”

    丫头小心翼翼的看着纪摇光,确定对方脸上没有任何不悦后,才继续道,“妃嫔们都传开了,说娘娘这儿总是有不速之客,甚至周围还传出欢歌笑语,都说娘娘得了皇上宠爱,还在外面养野男人,那个野男人为何说是来自天都,奴婢不知道。”

    知道瞒不过纪摇光,朵果儿只能继续接口,“不止后宫,这个节骨眼上,就连朝臣也知道了这件事,联想到之前娘娘和安德王之间言语暧昧,连番上朝呈递废妃奏章。”

    纪摇光抿起唇,事态严重了。

    她原本是想着,和二哥尘墨在宫中时常见面也是好的,但却忽视了那群女眷添油加醋的本事,更何况那些朝廷重臣不专心致志的研究外敌,怎么还盘算到自己头上了?

    两人瞧着纪摇光皱眉的神情,对视一眼。

    “娘娘,你没事吧?”朵果儿试探性的问道,“主子说了,这些事不需要您操心。”

    “所以就让我安安心心的住在破军殿什么事都不闻不问吗?”纪摇光反问了一句,抬手拍了拍裙角的灰,“果儿,走吧,因为这样我更要去花园转转,听听看那些女人是怎么在背后讲究我的。”

    朵果儿听着纪摇光这话,忽然脊背一寒。

    “这宫里是不是很久不见血了呢?”纪摇光歪着头,笑得无害。

    这些女人,她真是让她们过上好日子了,竟然闲着当起长舌妇编排到她纪摇光身上来了!

    ------题外话------

    五点左右,还会有两章……昨天打羽毛球有点嗨了,忘记了存搞……尴尬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