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极致宠,拆骨入腹的吻

    洛晨进来时,便是看到了云傲越精心准备的惊喜。(看啦又看)

    原本是高贵雅致的房子,却装饰了很多黄色的星星吊灯,像流星一样的尾巴,垂落下来。

    偌大的黑色大理石桌子上,一束开得正灿烂的红色玫瑰被装束在漂亮的花**里,红色的心形蜡烛相对而摆——

    红酒,以及精致的牛排。

    还有一份装饰精致的红色小盒子,似乎是礼物。

    耀眼而温柔的红。

    洛晨忍不住弯唇,莫名觉得有些好笑。

    她回头,看向了云傲越,挑了挑眉,道,“你这些撩妹的招数都是从哪里学来的?”

    烛光晚餐这样的风格确实不像他的风格。

    云傲越清冷的俊脸露出了淡淡的郝红,他长睫微阖,移开了视线。

    “书上学的。”

    “哦?”

    洛晨轻轻地扫向他郝红的脸,恍然大悟地拉长了尾音,道,“原来,云经纪还喜欢在书上学习如何撩妹——”

    被洛晨这样逗得有些无措,云傲越耳垂漫出一抹深红,却突然听到了她铃铛般的笑声。

    “哈哈哈,不过,撩妹很成功,我很喜欢!”

    她弯眸笑了起来,宛如一只偷腥的猫一样,有种像小孩子般单纯的可爱,云傲越双眸一深,忍不住一把拉过了她。

    吻,似乎是男人与女人之间的较量与博弈。

    似乎想把她拆吞下腹的深吻。

    洛晨眉眼如丝,双手环住了他的腰,任由他在她的唇上肆虐。

    ……

    热恋中的情侣,似乎无时无刻想要黏在一起——

    唇舌交缠。

    但也有不合时宜的声音,像洛晨“咕咕”叫起来的肚子。

    洛晨俊脸一红,却听到了云傲越低低的笑声。

    清香温热的呼息是在她头上呵起,她的下颚被勾起,他轻轻笑道,“洛晨,我们先吃饭,再继续。”

    洛晨第一次翻了个白眼给他。

    ……

    偌大的大理石桌子,云傲越坐在了洛晨的对面。

    红酒在男人骨节修长的大手上,微微倾斜,轻轻地倒落进高脚杯里。

    优雅得像一幅画一样——

    把盛了红酒的杯子递给了洛晨,云傲越这才开始帮洛晨切牛排。

    洛晨一边随意地抿着红酒,一边支着下巴,看着男人修长的手指似乎在塑造一个艺术品。

    她玩心一起,撒娇道,“傲越哥哥,下次我想吃你做的。”

    傲越哥哥——

    云傲越薄唇弧度不自觉一勾,清冷的俊脸如破了寒冬的梅花,满满的都是纵容,“好。”

    洛晨歪了歪脑袋,弯唇而笑。

    牛排切完后,云傲越勾了勾唇,便温柔地放在了洛晨面前。

    “洛晨,你尝下喜不喜欢这个味道。”

    洛晨叉了一块送进嘴里。

    牛排上撒的汁有些特别,配合着鲜嫩的肉质,特别好吃。

    “挺好吃的。”

    洛晨有些饿了,便多叉了两口,却发现云傲越只是含笑地看着她吃,不时抿口红酒,并不打算吃什么。

    看她吃就饱了?

    想到这里,洛晨忍不住笑了,她用叉子叉了一块鲜嫩的牛排,送到了云傲越的嘴边。

    俊俏的小脸看着他,轻笑着逗他道,“你要不要尝下——”

    云傲越心里一动。

    洛晨的另一面,没有防备,放松下来的样子,会让人有种心痒痒。

    他低下了头,顺着洛晨拿着的叉子方向微张开唇,然后优雅地咬住那块切好的牛排,舌尖探出,顺势地舔了一下叉子。

    任由牛排上的汁萦绕在嘴里,男人勾了一下舌尖,像极了每一次重重吻她时轻轻卷起她的习惯动作,低哑的声音若有所指道,“嗯,很好吃。”

    和你一样。

    **裸地被云傲越调戏了,洛晨俊脸“唰”地一下红了,凤眸斜瞥了他一眼。

    明明是无语的表情,但映入了云傲越眼里,莫名地有种嗔怒的可爱。

    云傲越薄唇忍不住勾起了极致的弧度,露出两个不设防的俊俏小酒窝。

    云景101,温暖的空气中,弥漫的都是爱情风的味道。

    ……

    爱洗碗的洛晨,端着盘子去了厨房——

    豪华而敞亮的厨房,配置了四个高端的喷水式洗手池,洛晨打开了水龙头,哗啦啦的水声流下来。

    纤细的身影站在洗碗池前,修长的颈脖伸起漂亮的弧度,深褐色的短发柔顺地垂落在耳边,水流从她白皙的手上缓缓滑过。

    看上去温柔得就像一个梦一样——

    似乎一触即破!

    云傲越抿着薄唇,站在厨房的门口,突然觉得这样的美好,也许会像一阵流沙一样,被一阵风给吹走。

    颀长的身姿蓦地走上前去,似乎想把这一刻的温柔牢牢地掌握在手上。

    ……

    颈脖处一凉,洛晨低头,意外地看到了一条熟悉的链子——

    琉璃被精心雕刻成圆弧状,细腻的圆弧流线,整体简洁而流畅,顶端连缀着一条淡淡色彩的普通紫色绳子。

    绳子编织得优雅高贵,而流光溢彩,熠熠生辉的七彩条纹,更是从那普通的琉璃中,一丝一缕地漫出来。

    洛晨一怔。

    这是在米兰时,售价五百万的——

    七彩条纹琉璃石。

    竟被云傲越买了下来。

    ……

    “洛晨。”

    男人的胳膊从后面伸过来,很自然地连着洛晨的肩一起圈进了怀里。

    云傲越垂下头,把下颔抵在洛晨的肩颈处。

    他比洛晨高快一个头,这样低头把洛晨抱进怀里的样子竟意外地唯美,看起来像是洛晨被虏获了一样。

    “我买下这条项链的时候,那个店主告诉我,这条项链代表的是不离不弃,生死相依。她那时问我,有没有深爱的人,我说不知道什么是深爱。”

    “如果我知道有一天我这么爱你,我那时会肯定地告诉她,我爱洛晨,我想陪着她走完这一辈子。”

    深情的表白来的触不及防,洛晨洗着碗的手不自觉一顿。

    高挺的鼻尖扫过洛晨的侧脸,云傲越长睫微阖,抿了抿唇道,“洛晨,答应我,无论我是什么人,你都不可以放弃我。”

    “我只是你的云经纪,如果你放弃我,我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来。”

    这个傻瓜!

    怎么这么没有安全感。

    她就这么像那种始乱终弃的人吗?

    洛晨转向他,弯眸而笑,“我不会那么轻易放弃你的,除非你做了什么我不能容忍的事,你会吗?”

    鼻尖扫过洛晨的侧脸,云傲越薄唇没准头地落在了她的耳骨上,清冷的声音认真而承诺,“我不会。”

    “那你就别想被我抛弃了。”洛晨轻笑,无声的眨了眨漂亮的凤眸。

    眼里只看到洛晨唇边浅浅的笑意,红唇艳丽,宛如一朵绽放的红玫瑰,云傲越心一痒,便忍不住低下头去。

    任由云傲越从背后圈着自己,洛晨偏过头去,男人炙热的吻便落在了她的唇上,掠夺而霸道。

    世界似乎在旋转。

    他亲吻她的力度,越来越深,就连压着她的力道,都逐渐的开始加重,仿佛随时要将她吞入腹中一般。

    他吻了她许久——

    这样激情的长吻,让他的呼吸略显得有些急促,气息不断地喷洒在她的面颊。

    直到两人都气喘吁吁时,他才轻轻地松开了她,鼻尖顶着她的鼻尖,平复着两人的气息。

    “洛晨。”云傲越的声音有些沙哑,却见洛晨媚眼如丝,红粉的脸上艳丽得似乎是潋滟水光。

    仿佛心里潜伏着一丝控制不住的魔,云傲越再次俯下身,便准备吻上她的唇瓣。

    向来清冷如冰的男人,此时眼眸微红,呼吸急促而炙热,莫名有种的危险。

    唇齿之间似乎还残留着他亲吻时留下的气息和热感,洛晨软在云傲越的臂弯里,见他又俯身下来,她便调皮地偏过头来,躲开了云傲越又落下来的亲吻。

    云傲越眸色微暗。

    ------题外话------

    越越,你的高贵冷艳禁欲范去哪了,你再这样的话会脱粉的——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