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09章 擂台战

    男的身材匀称,短发精干,一双小眼睛目光如电,穿着黑色背心和运动裤,手臂和胸腹上有着能令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尖叫的匀称肌肉,看着很有些强劲。(www.k6uk.com)

    女的一身红色短袖运动装,手上带了一对护腕,脑后挽了一个发髻,以免妨碍动作,红色发带飘逸地垂落下来,封闭室内没有一丝风,发带服帖地搭在背上。她接过旁边人递过来的水杯,喝了两口。

    因为台上还没开始,底下乱哄哄的热闹非凡,时不时有人大声说话传过来。

    有人一直在激动地指着台上那个男人:“那个是徐长虹,和我一个区的,我在老家读高中的时候,他就出名了。他是开地下拳馆的,打黑拳打死过人,进了几次安治局,后来全都不了了之了。”他压低了声音,眼里满是崇拜,“如果是他的话,这场胜负真是难说了。”

    “我也听说了,”旁边那人说,“他后来当街行凶,被人告到律治院,因为目击证人太多,成了定案。据说原定的服刑地是苦寒的漠北监城,临送去之前打通了关系,转投进了看守场。据说就是拳脚功夫被人看中,才会不遗余力保他。”

    边上另外一人“嗤”地嘲笑了一声:“也不看看他对面站的是谁,你们是新来的吧?是不是没看过几场擂台?看守场以前有四个场柱,到现在一蹶不振,名存实亡,只剩下一个祝飞艳,就是因为那三个一门心思地想要打败她,到最后把自己的人气都败光了。”

    “不能这么轻易就下定论。”旁边一个梳着小脏辫的汉子说,“现在场里选推新场柱,西、北二区对徐长虹特别推崇,他也是公认的有望成为新场柱的不二人选。”

    最先夸赞徐长虹的那人哼了一声,不再说什么,一副等着瞧好戏的姿态。

    “场柱是真难当啊,需要战胜现任场柱不说,还得有二十场连胜记录才有资格。说起来,祝飞艳在做了场柱以后,很少再登台打守擂了,今天竟然接受了徐长虹的挑战,是因为她也觉得徐长虹有竞争场柱的潜力?”

    周围的人同样觉得莫名:“今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吗?”

    ……

    ……

    邱予注意力从他们身上移开,向前方看,只见二人站立的高台下面,四面都有光屏,显示着一个比分信息:“祝飞艳:徐长虹,3201:894。”

    人名后面的两个数字,此时正在缓慢地增长,左边明显增加得更快。

    “这是什么?要打擂台赛吗?”高香兰身高不够,一边跳着一边问。

    这时刚好附近的人群静了一静,站在她前面那个人听见有女人声,以为是在问他,回过头,看见高香兰,眼睛一亮。

    高香兰是一头西瓜皮式的短发,面容俏丽清甜,来之前又是化了妆的,和长期呆在看守场的女人气质不同。

    前面那人顿时凑过来,瞄了一眼高香兰胸前的铭牌:“你们是今天新来的吗?还不快去下注?中午不想吃顿好的?”他胸前的铭牌上写着他的名字“贺子融”。

    “下注?什么意思?”众人一时没反应过来,“前面这是干什么呢?”

    “快去!押祝飞艳胜,回来我再跟你们讲。”叫“贺子融”的这人特别殷勤和热心。

    “可我们身上一分钱都没有啊。”

    “赶快去,去了就知道了。”

    在贺子融的催促下,邱予跟着众人来到他示意的一角。

    来到近处,才看到这里有几台入墙式的电子仪器,显示屏亮着。旁边立着一把大遮阳伞,伞下正有一个人席地而坐,操控着一台电脑,嘴里喊着:“还有没有人?没人押开始了啊!”

    见到六人匆匆忙忙地过来,这名场工抬起头:“新来的?”

    众人茫然地点头。

    场工了然,也没有因为他们的不适应而感到不耐或是轻视,指着前面一排机器:“在这刷一下铭牌,然后按提示操作就可以了。”

    铭牌是他们胸前佩戴的,内里嵌入着一个磁条,是看守场犯人的唯一标识,犯人的姓名有可能重复,但标识是唯一的。

    邱予摘下铭牌,走到一台机器前。

    他内心的茫然和不解不亚于众人,他实在是对这情形充满了好奇。

    铭牌贴近感应区,屏幕上跳出了一个操作下注的页面。

    他这才明白眼前这场擂台战大概是个怎样的形式。擂台战是一号看守场的一项正规活动项目,由两人上台对阵,其他人可以下注。

    所谓的“下注”,并不是金钱实物,而是在个人账户里独有的一类虚拟物品,劳金、不同规格的日常领用物品,比如牙膏、肥皂、棉线、卫生纸等等。这些是按日领用的,用这些押注,赢了可以多拿,输了就什么都拿不到。

    参与人数最多的一类,是午餐,可供选择的是不同档位的套餐。

    页面上显示出两组套餐,“5元”和“8元”组,“3元”和“10元”组,押注时选择一组,一旦押赢,就可以获得这一组中高价格的套餐,而输了只能获得对应低价格的。

    “真是新鲜啊,谁琢磨出来的这玩意儿?”旁边赵敢为嘿嘿直乐。

    “看守场里搞这种项目,就不怕把人打死吗?”卫咚咚嘀咕。

    邱予把代表着“10元”的虚拟包裹拖到祝飞艳那一边,看着人数从3218跳到了3219。

    操作完成的那一刻,邱予感觉到了一丝丝荒诞。他怀疑他是不是来错了地方,他觉得他不是进了一座固若金汤、逃跑率为零、号称国内第一难进难出的看守场,倒像是进了一家海上俱乐部。

    一号看守场,邱予心里默念,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押注结束,押注通道关闭,最终双方支持人数定格在3219:889。支持徐长虹的比刚才还少了几个,说明这中间有人跑票了,原本支持徐长虹的,改为支持祝飞艳了。

    邱予看到这人数变化,也有些啼笑皆非。只看名字下面的比分,那个叫祝飞艳的女人占了大多数票。邱予眯起眼睛,想要看清楚些。

    这一看,他心里也不由得微微一荡。

    不得不说,祝飞艳人如其名,面容明丽秀美,眉眼都像是从画纸上勾勒出来的一样。在邱予认识的少数女性里,风薇、教导员姚绰、钱悦茹、谢晓纲,身型仪态各有千秋,性格也有着鲜明的不同,但要单从相貌上看,祝飞艳无疑是个艳压群芳的美人胚子。

    也许是在这个阳盛阴衰的场合里,四处充满着古铜肉色和汗酸味,更加放大了她的姿容色彩,一男一女的对擂台上,她竟然以压倒性的优势赢得了多数人的支持。

    事实上,邱予他们并不知道,徐长虹有着自己的一小部分支持者,现在这个比分比起以往那些和祝飞艳对阵的,要正常多了。

    等到六人回到刚才的地方,随着“当”的十二声钟响,对擂开始了。见前面的贺子融头也不回,被前方高台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众人也不好再多问。

    -

    高台上,徐长虹摩拳擦掌,活动筋骨,而后举起拳头示意了一下,这是他的招牌动作,每一次都能给他带来胜利,台下那些熟悉他的顿时高声叫好,气氛顿时被翻天而起。

    徐长虹抬手挥动了一下,台下声音逐渐稀落,秩序无比整齐,竟然比邱予在学校里召开全校师生大会时还要肃静几分,邱予心中生出了几分惊奇和疑惑。

    他是第一次在现场观看到这种大规模真实的对擂,还是在这样意外的场合下。事实上,自从走进一号看守场,几人心中都充满了越来越多的疑惑,只是被周遭环境的变化之快带动着转移了视线,被无时无刻不震撼着的情景吸引着而没有时间去想它。

    “祝飞艳,”徐长虹高声说,安置在高台四角处的扬声器,清晰地传出他的声音,“很高兴,你能接受我的挑战。既然知道我要和你交换监室,还敢上来跟我打,不得不说,你的胆识确实强过不少人。连我也要对你刮目相看了。”

    徐长虹的话一出,场下一片哗然。不少人喊着“滚下去!”、“自不量力!”,也有人吵着要看好戏,振聋发聩,反应激烈吓了刚来的六人一跳。

    “交换监室”这几个字也牵动了众人的神经。

    “他这是什么意思?”高香兰第一个问。

    前面的贺子融趁着还没打的功夫,回过头来:“你们不知道?看守场的胜负制度,擂台战细则。这是给对擂双方的奖惩,日常调度上,胜方可以向负方提出一个合理要求,通常是交换监室。看守场的监室环境、视角、位置都是有差异的,如果住不惯,可以申请和别人对换监室。只要双方同意就可以直接调换,如果有一个人不同意,那就上台,用武力解决。男女平等,谁的拳头硬,谁就是爷。”

    听他说完,高香兰的眼睛就是一亮。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