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48章 手机没电了

    方若天心里一动,突然有点不吐不快:“其实,我最开始接近你也是有原因的,我需要找一个能够启动灭神式的人,带我离开异能协会。(www.k6uk.com)我还用人脸识别系统调查过你的身份,因为我要完全地信任你才行。我质疑过自己,找上你到底是不是个错误,有好几次想要跟你分道扬镳,各走各的路。”方若天怕邱予误会似的摆摆手,“我说的你是指随便什么人,现在不一样了,你就是你。”

    方若天把心里的话都说出来了,感到一阵前所未有的轻松,这是信任一个人才能有的愉悦。记忆中他还从来没有跟谁吐露过心声,他的心防重,也没有几个真正意义上的朋友。这些话说出口,很可能连朋友都没得做,只是,如果再不说,等到他回京,被协会找上门,消除了记忆,他怕是再也没机会说了。

    方若天心中忐忑邱予能不能理解他的胡言乱语,哪知邱予仍旧点点头:“我都知道,我还知道你是故意把手机扔进河里让我去捡的。”

    “啊?你连这个都知道?!”这下轮到方若天惊讶了,想到可能是十一级精神力的感知力太强,一举一动其实都没逃过去,他神色窘迫,“你知道你还……”上当受骗,他心里嘀咕。

    “如果不是遇见你,我可能早就成了一堆白骨。”

    方若天知道邱予受家庭环境影响,有着或轻或重的抑郁症,遭逢家门罹难,更对他造成了巨大的心理阴影,刚见到他时,他连一点生存意志都没有。但是无论如何,那些都已经是过去式,他相信邱予会好起来的,会彻彻底底地走出阴霾:“说谢谢的应该是我。我这还有一堆掏心窝子的话要跟你说,一会儿我先介绍个人给你认识。等我一下,很快就回来。”

    “若天!”邱予急忙叫住他。

    方若天又转回身,奇怪地问:“怎么了?”

    “那个……”邱予躲闪了一下,犹豫不安地说:“我有件事,也想请你原谅。”

    不得不说,这一副做了亏心事的样子搁在邱予身上是真少见,方若天好奇以及稀奇地问:“什么事?”

    “灭神式……不见了,好像被我掉在空间外面了……”邱予低下头,像做错事的孩子等待批评似的,声音越来越小。

    他只记得他当时在方若天的催促下,信手开了一枪,然后被大力撕扯着跌出了协会空间,再之后情况危急,生死存亡之际,根本没法留意“灭神式”,直到后来方若天示意他开枪时,他才发现“灭神式”不见了。

    方若天“哦”了一声:“就这事啊?我说你怎么心不在焉的。掉了就掉了,掉在空间乱流里,别人也拿不到。以后有机会你再去把它捡回来就是了。”方若天没放在心上,挥了挥手,转身跑进饭馆。

    车夫在一旁听见两个人的对话,被唬得一愣一愣的,什么“灭神式”?什么“离开协会空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他怕不是在做梦吧?

    邱予一声不响地望着,等到方若天模糊的身影隐没在饭馆里看不见了,邱予转身上了车:“去不生山。”

    “啊?”车夫茫然,“你们不是一起走吗?”

    “你是怕我不给钱吗?”

    见车夫原地不动,邱予一把抓出裤兜里的所有钱,全塞给了车夫。这些钱全是方若天和木长君给他的,这两人为邱予也算操碎了心,生怕他遇上用钱的时候,给的钱都是面额巨大,一张张全是百元大钞。

    “可是……”车夫直觉这事不太对,哪有人把钱当垃圾似的往外扔,简直是不给自己留后路啊。

    “不够吗?”邱予又把另一边兜里的全掏出来了。

    “不、不,这就走、这就走……”疑惑归疑惑,钱还是要赚的,车夫拉起人力车。

    -

    这家旅店还跟之前一样,门脸墙上贴满了大幅的廉价画报,上面印着花花绿绿叫不出名字的招牌菜式,爆浆的油腻跃然墙外,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家是食宿全包似的。

    方若天走进饭馆,现在时间是下午两点,饭馆还没到营业时间,大堂里没有见到服务生,只有老板一个人坐在前台后面查账。

    方若天跟老板打了个招呼:“我来取件,半个月前存的。”

    老板闻声抬起头,眼睛被门外进来的光线晃得亮了一下,他随手指了指,方若天道了声谢,就径直穿过后堂。

    出了后门是个**院,都是些出租屋,看门外晾衣杆上晾满了衣服,就知道都住着人。后院中间是个大洗衣池,一圈泥砌的宽水池,上面有好几个生了锈的水龙头,底下是汩汩流动的排水口。

    这一切毫无美感,方若天却有着回家了的真切感受。这不过是他又一次完满实现了他的计划而已,但他第一次很想跟人分享他的喜悦。

    **院右手方向有一个夹缝生存的单间,不属于出租房,门匾上写着“存包处”。

    这存包处是住客在旅店入住,或是来天河镇采买,怕把重要物品弄丢选择存放在这里。真正去参加招新大会的那些人,并不会在这里存东西。他们即便是离开协会空间,也是在遥远的空间出口,不会再有回来天河镇的机会。

    方若天推门进了存包处。

    房间不大,左右两排架子,各有几层方方正正的保险箱,加起来能有一两百个。事实上,没有多少人长期存东西在这里,最长的也不超过三五天。

    保险箱是密码锁,把物品放进去,合上箱子时,会随机生成一个四位数字密码,等要取回东西时,输入密码就可以打开保险箱。

    方若天走到左手边第十列第三层保险箱前停下,输入四位数字密码,解锁成功,保险箱的门“咔哒”一声被弹开。

    保险箱里面没有大包小包,只有一个透明的防潮袋。袋子里装着一只黑色手机。这是方若天在进入协会空间之前,和邱予在这吃饭时,中途离开存在这的。

    他把保险箱的门打开,也许是一股邪气的穿堂风从他耳朵后面吹过,也许是这存包处阴暗的最深处发着“呦呦”的凄鸣声,他没来由地一阵寒意入骨。

    他忽然意识到了不对,邱予!

    他转身,连保险箱里的手机都扔在那放着不管,匆忙跑出了存包处,回到饭馆前门——门口外面空空荡荡,邱予连同那辆人力车,全都不见了。

    “我靠!这小子!把我都给骗过去了!”

    方若天手心渗出了汗,悔意顿生,这种时候,他怎么能把邱予一个人留在外面?他还能去哪儿?

    都到了现在了,邱予为什么还要甩开他,一个人离开?他要去做什么?有什么地方是他能去的?想去的?

    “如果不是遇见你,我可能早就成了一堆白骨。”

    回想起这一路上邱予所呈现出来的状态,方若天一阵心悸,他能够感觉到,邱予从来没有因为活着而感到庆幸,他从来就不是一个快乐的人。

    他的直觉从来没有骗过他。

    方若天深吸了口气,冷静,冷静,方若天,你一定要冷静。

    他扫视了一圈,这附近连个人影都没有,冷冷清清,连个能问话的人都没有。

    方若天知道他必须得赶紧找到邱予,邱予一定还没走远,现在追上去还来得及,但是,手机,他必须得先拿到手机,联系上那个人。他返身回到饭馆后院存包处,扯开袋子,取出手机。

    由于焦急,他抖着手连按了两下开机键,屏幕没反应——手机没电了。他在离开之前,把手机充满了电,只是距离进入协会空间过去了大半个月,放没电了也是正常。

    他拿着手机回到前堂找旅店老板:“有充电器吗?”

    “有。”老板看了眼他的手机型号,然后从抽屉里翻出了一捆线,在里面左挑右选,最后扯了根线出来。

    方若天来不及说什么,一把接过,在墙角找了个插座插上。

    安全中心标配的手机电池性能非常好,待机时间超长,充电速度也极其缓慢,方若天不知道这是不是老天爷在和他对着干,越是心急越拖沓。他原先一直以为,凡事都能靠脑子来解决,如今他才发现,有些事情真是人力无法左右的。

    几分钟后,在方若天的望眼欲穿中,手机屏幕终于亮了起来。

    他都已经来不及去翻通讯录了,直接连按了十一位电话号码,拨通。

    “薇姐,是我。”电话一接通,方若天率先开口。

    方若天的声音是对方熟悉的,从来电号码也已经看出来了,惊喜和激动的呼吸声穿透耳膜:“你!小方?!你出来了!你怎么样?你那里安全吗?需要我做什么?”从思维反应和连贯性,都能听出对面是一个雷厉风行的女人。

    “一言难尽,电话里说不明白,我这边也有点急事。薇姐能不能过来一趟?我要介绍个人给你认识。”

    “我现在就移动过去。”风薇简短地说,边顺手拿起靠背上的风衣出门。“移动”是异能者间的简短说法,指的是使用移动技能或者移动容器。

    “我开定位。”方若天马上说,边说边把通话切换到后台,打开地图定位。方若天的动作又是一顿。

    常规情况下,他应该发送实时定位,保证在第一时间被风薇找到,但是看着刚刚充了5%的电量,他就知道肯定支撑不到他从这到不生山那么久的实时定位,他现在急着去追邱予,也不可能在这干等着手机充满电,马上改口说道,“薇姐,我手机没电了,我们在不生山的的国道路口加油站那儿见。”

    “好。”风薇心中微微诧异,印象中方若天不说是运筹帷幄,那也是个从来都不会有任何慌张的人,什么事会让他这么焦急?

    方若天挂了电话,就从饭馆出来,拦了辆人力车。

    “快!去不生山。”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