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23章 谁背叛了谁

    信息量有点大,需要时间消化。(Www.sites3.com)

    乔藴曦之所以想得这么深奥,是因为关系到自己的利益和安危。再者,上位者某些喜好和决策关系到整个国家的经济、战事等方面。

    既然她有这个便利,自然要多关心一点了。

    乔藴曦先记下了,有空再慢慢琢磨。

    “胖子,你什么时候回家?”

    金柏金委屈巴巴地看着乔藴曦,“怎么突然说起这个,是朋友就别说走不走的话,你应该多留我几日,才能彰显我们的关系。再说,竞选在即,指不定我还能帮你什么呢。”

    “金家在商会可是绝对中立的成员,怎么,你要站队了?”

    “从我住进东院起,那几房的人,还有外面的人,不都认为金家站队了吗?”

    “这么说,我还占便宜了?”乔藴曦故意问道。

    金柏金一本正经地说道:“金家虽然在商会只是普通成员,可要是我愿意,会长的位置还轮不到你们来争。”

    这话不假。

    不管是实力还是能力,金家绝对是翘楚。

    “所以,由我帮你竞选,还不是事半功倍的事。王家?一边呆着去吧。”鼻孔朝天,异常得意。

    乔藴曦故意调侃道,“你连之乎者也都说不清楚,还帮我竞选?我落选了,你负责?”

    “乔乔!”金柏金涨红了脸,“你别瞧不起人,我读书不行,可忽悠人还是可以的,不然,你以为金家的生意为何做得那么大?”

    “敢情,你们金家做生意都是靠忽悠?”

    “做生意的,不都是凭一张嘴吗?实力固然重要,可在没有绝对实力前,不就是靠忽悠促成合作的吗?乔乔,我读书是没你厉害,可生意上的事,同辈人中,我要是坐第二,没人敢坐第一。商会的那套我太熟悉了,锦城商会算什么,不过是井底之蛙,以为自己头上的一片就是天下。和京城的商会比起来,算个屁,”情绪激动中,金柏金一不小心就说了脏话,讪笑着捂着嘴,他扭捏地说道,“不就是会长嘛,你想要,我帮你弄来就是。”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乔藴曦警觉地问道。

    金柏金认真地想了两秒,“或许是觉得我们同病相怜,而且你比我可怜吧。”

    滚蛋!

    “好了,乔乔,说正经的,你的方案准备得怎样了?我给你说,商会里那些老古董最喜欢墨守成规,你准备的那些最好能满足他们的规矩,不能太冒险,最好是维持现状的基础上,稍微激进一点,给大家一个盼头。”

    “你倒是挺懂行的。”乔藴曦斜眼。

    金柏金顿时得意了,“也不看看我是谁,我是金家的少东家,大小也是个人物。好了,把你的方案给我瞧瞧,我帮你指点指点。”

    “方案在四叔那里。”

    “怎么在他那里,”金柏金皱眉,“你就不怕……”

    “怕。”

    “……”金柏金白眼。

    “我说真的,”乔藴曦难得认真地说道,“四叔是我父亲在商会的助手,程序上的事,他比我懂,你觉得,我不把方案给他看,老妖婆会同意我在竞选的时候提出来?我当然知道我那个四叔不靠谱,可老妖婆和四叔打着关系乔家在商会位置的旗帜来关心我,我能不把东西给他们?”

    “可是……”

    乔藴曦凑到金柏金面前,明亮的眼珠子里尽是算计的光芒,“我总得给他们机会,不是?”

    眯眼,金柏金警惕地看着乔藴曦,“最毒妇人心。”

    “无毒不丈夫。”乔藴曦利索地怼了回去。

    商会竞选,不仅是商会的大事,也是锦城的大事。

    作为锦城最大的本土组织,商会是锦城百姓关注的重点,再加上,商会成员所代表的行业,涉及到百姓的吃穿住行,对会长的改选,百姓自然也是上心的。

    特别是新上任的会长的为人和品性,也会影响到商会的一些决策。

    商会,会议室。

    商会全体成员代表都在会议室里坐着,张老爷子坐在会长的位置上,乔藴曦和王齐一左一右坐在两边,本是十分严肃的场面,却有几分滑稽。

    乔藴曦顶着十一岁的小身板,坐在一群五大三粗的男人身边,画风确实不搭,她还故意做出一副严肃的模样,自认为很有威严地看着对面。

    张老爷子象征性地说了几句话,说了这次竞选的目的,以及标准,希望大家站在公平、公正的角度上选出对商会、对锦城经济有帮助的人选。

    随即,几名候选人挨个上台演讲自己的竞选宣言。

    所谓的宣言,就是乔藴曦先前说的方案,包括对商会未来的规划和展望,以及一些能对商会带来的好处,以吸引成员投票。

    每名候选者的宣言时间都不长,所以不仅要言简意赅,还要能激发大家的兴趣,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乔老夫人才要乔藴曦把她的讲演稿给乔四爷先过过目。

    前面几个凑数的,好不容易说完了,终于轮到了正主。

    王齐和乔藴曦对视一眼,众人似乎看到了空气中的火花。

    “王副会长,乔乔,你们俩谁先来?”张老爷子笑眯眯地问道。

    “按理说,乔乔年纪小,应该她先来,可我是急性子,老爷子你知道的,我憋了这么久,再不让我上去活动活动,怕是会憋出病来。”王齐一开口,乔藴曦就愣住了。

    倒不是说王齐的声音有多好听,而实在是……太无耻了。

    台上,王齐一开口,乔藴曦便知道他为什么急着先演讲了,因为王齐的演讲稿和她的一模一样!

    确切地说,和她给乔四爷的那份演讲稿一模一样!

    “乔乔?”金柏金拉了拉乔藴曦的袖子。

    今儿金柏金是代表金家来的,自打他住进乔家后,众人都认为金家站在了乔藴曦这边,虽然金家有背景,可这些年的低调,让众人忽视了金家的影响力,把金家当成了乔藴曦的走狗。

    今天的竞选,金家更是让金柏金代表金家。

    所以说,乔藴曦和金柏金是商会里最小的代表,偏偏都是代表着一个家族,让商会里那些上了岁数的成员代表很不高兴。

    这是在用实际行动告诉他们,他们老了吗?

    乔藴曦递了个稍安勿躁的眼神儿给他。

    王齐的演讲很快就结束了,和前几次不同,王齐的演讲得到了热烈的掌声,甚至有激动的连说三个好字,以表明自己对那番演讲的推崇,就连张老爷子也颔首微笑,可见这份演讲稿有多激动人心。

    “乔乔,到你了。”从台上下来,王齐还不忘体贴地提醒一句。

    乔藴曦歪着脑袋笑了,“王伯伯,你的演讲稿观点很特别。”

    “王伯伯多吃了几十年的饭,眼光自然比乔乔犀利,乔乔也不必妄自菲薄,你能做到现在这样,你父亲也很欣慰,不管成败与否,你都尽到了你的责任。”

    虚伪!

    金柏金在一旁磨牙。

    他自认为自己已经够厚脸皮的了,没想到还有更厚颜无耻的!

    乔藴曦微微一笑,起身的时候,特意朝乔四爷看了一眼。

    乔四爷紧皱眉头,对局面很是担忧。

    察觉到乔藴曦的目光,乔四爷抬头,对她微微摇头,示意她别冲动。

    冲动?

    怎么冲动?

    说王齐的演讲稿是她的?

    谁信?

    慢悠悠地到了台上,乔藴曦双手叠放在小腹上,举手投足间是大家闺秀的庄严礼仪。

    下面的人受气氛的感染,不自觉地直了直腰。

    “先前听了各位叔叔伯伯的演讲,乔乔深感惭愧。乔乔对商会的了解还是不够透彻,觉悟也不高,”自我反省了一下,乔藴曦继续说道,“对商会的前景,乔乔有以下几个想法。”

    随着乔藴曦娇软的声音,乔四爷眉头越皱越深,心里不好的预感越来越浓烈。

    终于,在乔藴曦开始阐述一二三点的时候,乔四爷眼角一跳。

    这些条理清楚的观点绝对不是临时想的,如此犀利的言语,也不是临场发挥的。

    看乔藴曦在台上稳重的表现,那自信的稳健和丝毫没有被影响的笑容,这死丫头……有备而来!

    乔四爷很生气,乔藴曦玩弄了他!

    亏他还那么替乔藴曦着想,花了时间和精力不说,到头来白忙活一场!

    此时的乔四爷完全忘记了他对乔藴曦“信任”的背叛,忘记了王齐手里的演讲稿来自何处,更忘记了,若是王家的人坐上了会长的位置,对乔家有多不利,他沉浸在被乔藴曦玩弄的哀怨中,只觉得乔藴曦辜负了他。

    “接下来,我想再耽误大家一会儿,想提几个疑问。”

    阐述完自己的观点,乔藴曦没有下去的意思,大大方方地看着众人,弯着的眼角是甜腻腻的笑,本就明媚的五官更是晃了众人的眼。

    小小年纪,脸上的柔媚和风情无关,却还是让众人不自在地眨了眨眼。

    乔藴曦环视了一眼,“先前,王副会长提出了几个好的观点,我想大家都听得很清楚,也觉得很好,乔乔年纪小,反应比较慢,对王副会长的观点有几处不明白的地方,想深入问几句,希望王副会长不要怪乔乔唐突。”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