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96章 都有恶趣味

    跟着沈怀灏,乔藴曦到了侯府的梅林。(www.k6uk.com)

    上次到侯府做客的时候,她就来过,知道这片梅林是老侯爷专门为老夫人打造的,搜集了不少名贵品种。每年,都有老侯爷的同僚慕名而来,却不是人人都有机会参观。

    “乔乔,听说你的东小院重新修葺过了,乔老爷专门给你修了一套小桥流水。”

    “沈叔叔消息灵通啊,足不出户都能知道别人家的事。”对黑套子的不待见,直接导致了乔藴曦对沈怀灏的不待见。

    这两人狼狈为奸,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

    玩她呢!

    “乔乔生气了?”

    “不敢,不敢,民女什么身份,怎敢生世子爷的气?”尖酸的语气,连称呼都变了。

    沈怀灏轻声笑了,“乔乔生气也是应该的,谁叫我那个外甥得罪了乔乔呢。”

    乔藴曦叽叽歪歪地哼了一声。

    得罪她的,可不止黑套子一个人。

    “乔乔喜欢梅花吗?”

    突然转移话题,乔藴曦表示有些跟不上。

    沈怀灏自顾自地说道:“这些都是名贵品种,外面买不到,很适合乔乔的院子。”

    呵呵你一脸。

    这位爷都没见过她的院子,怎么知道梅花适合她的院子?

    她的院子只有名贵花卉能进,也有梅花,不差这些。

    “怎么,乔乔不想要?”沈怀灏恶趣味地问道。

    “受不起。”乔藴曦干巴巴地说道。

    “乔乔不嫌弃就行。”

    这是非要把梅花塞进东小院了?

    要塞也是塞人啊,至少还能做个内应,塞梅花做什么?

    看着乔藴曦一脸的不情愿,沈怀灏心情大好。

    这个年,他可没闲着,早就让人把乔家的祖宗十八代查清楚了,可以说,比族谱上记录的那些还详细,不仅清楚乔家在族里的地位,也清楚乔家长房在乔家过得什么日子。

    这个乔兴邦……

    做生意是好手,他的精明都用在了生意上。

    好在,他不愚孝,疼媳妇也爱子女,醒悟得早。

    当然,他查乔家和长房的目的并不是这个,他要弄明白顾瑾臻和乔藴曦的恩怨在哪里。

    可是,哪怕他已经掘地三尺,也没找到两人的交集,别说交集了,两人从未见过面,更不知道彼此的名字和过往。

    那,顾瑾臻的敌意从何而来?

    跟在自己身边,当儿子养大的外甥,沈怀灏自认为还是很了解他的。

    哪怕是和定国府的人对上,那孩子也没有如此决绝的敌意。

    到底是哪里出错了呢?

    摇了摇没有头绪的脑袋,沈怀灏状似不经意地问道:“我听说,顾笙给你三姐送东西了。”

    乔藴曦鄙视地白眼。

    顾笙?

    呵呵,你连你外甥的真名都不知道了吗?

    乔藴曦心里一句mmp,脸上却笑得灿烂。

    “他对我三姐有意思,沈叔叔,你又不是不知道。毕竟,他可是为了我三姐,差点要了我的命。一盒首饰算什么,我三姐就是要天上的星星,你那个乖外甥,还不巴巴地送过去。”

    调侃的语气,丝毫不像一个十岁的孩子。

    沈怀灏意味不明地多看了她两眼。

    “那乔乔这次过来,是不是有什么事?”

    又是这个问题。

    乔藴曦歪着脑袋,盯着沈怀灏看了好一会儿,才说道:“我祖母一直以为那些东西是沈叔叔借顾笙的手送的,以为您对我三姐有意思。可是呢,侯府的态度又一直隐晦不明,所以,才派我来打探。”

    在沈怀灏面前,她也不藏拙了。

    就她那点伎俩,在这些人精面前都不够看,玩心眼什么的,还是算了吧。

    她也不怕沈怀灏觉得她心眼多,在乔家那种地方,心眼不多,怎么自保?

    再说,古人早熟,从小就在后院的勾心斗角中长大,心眼不多,早就被玩死了。

    “乔老夫人倒是一心为乔家。”

    莫名其妙的一句话,乔藴曦听不出沈怀灏的意思。

    “乔乔,你呢,你有什么想法?”

    “什么?”乔藴曦反问。

    “你看,不管是顾笙还是侯府,都对四房另眼相看,你不怕长房在乔家更尴尬?”沈怀灏没有把乔藴曦当小孩子,他也看出来了,这丫头,是一扮猪吃老虎的高手。

    “沈叔叔,你这么关心我们乔家的事,难不成,是真对我三姐有意思。”

    “……”沈怀灏无语。

    乔藴曦却没有觉悟地继续说道:“我们长房的事,有爹爹和娘亲做主,尴不尴尬的,反正这些年都是这么过的。倒是沈叔叔,你要是对我三姐真有意思,还是早点挑明吧,免得我祖母胡思乱想,乔家后院不安宁。”

    沈怀灏神色古怪,“你倒是个伶牙俐齿的。”

    乔藴曦嘿嘿一笑,“我不过是想弄清楚沈叔叔的心思,早点想好对策。”

    “如果沈叔叔说,沈叔叔只想看戏呢?”

    “那我只能说,沈叔叔的恶趣味还真是特别。”

    两人的话如同哑谜,乔藴曦却弄清楚了沈怀灏的态度,侯府的态度。

    不过,她并不觉得轻松了多少。

    黑套子是沈怀灏的外甥,由他护着,还真是麻烦。

    回到乔府,乔老夫人第一时间把乔藴曦叫了过去。

    她对乔藴曦的态度,是矛盾的。

    拿捏在手里的死丫头,现在居然成了乔家唯一能指望的人,巨大的落差让她无法接受。

    好在,乔家的希望并不只在乔藴曦和长房的身上。

    乔锦雯争气点,四房总会压住长房。

    “鲁老夫人是这么和你说的?”得知镇远侯要回京城,乔老夫人有些担忧。

    京城的贵女比比皆是,时间一久,乔锦雯会被别人取代。

    “回祖母,老夫人是这么说的,因为侯爷还要回南疆。”

    “老夫人让你送行?”

    见乔藴曦点头,乔老夫人又说道:“到时候跟着你三姐,别让人看了笑话。”

    这是要强行把乔锦雯带上了?

    乔藴曦不以为意。

    反正丢脸的又不是她。

    “那些梅枝……”

    “是世子爷让乔乔带回来的,”乔藴曦一点觉悟也没有地说道,“世子爷得知乔乔的东小院重新修葺了一番,特意送给乔乔的,还说,要乔乔好生养着,日后得了空,他要检查。”

    乔老夫人神色古怪,“既然是世子爷送的,那你就好好养着,你那个院子就那么大,你爹爹又弄了那么多花哨的东西,院子里的花草树木也多,养不了这么多梅花,你分几株给你三姐,你三姐的院子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哪像姑娘的院子?你三姐懒,寻常的花卉她不用心,世子爷送的这些,都是珍稀的花种,她要是不尽心,到时候世子爷怒了,迁怒乔家,那就严重了。光是冲这点,你三姐就得小心翼翼,就当是磨磨她的性子。”

    乔藴曦撇嘴。

    为了几株梅花,老妖婆真是煞费苦心。

    不就是给乔锦雯增添砝码吗?

    日后梅花开了,弄个梅花宴,再把梅花的来历透露出去,乔锦雯就成了沈怀灏的人了。

    老妖婆是真傻还是精明。

    这种巴巴着倒贴,沈怀灏就会勉为其难地收下乔锦雯吗?

    利用舆论?

    高位者从来不受制舆论,而是制造舆论。

    流言蜚语能控制沈怀灏,他就不是镇远侯世子了。

    正月末尾,乔家终于迎来了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乔熠考上了童生,一起的,还有乔琳梓的小儿子李睿。

    这对乔家和李家而言,是了不得的大事。

    要知道,乔家往上数,三代以上还是泥腿子,乔老爷子打下了乔家的物质基础,自然就要提升精神层面,现在,乔熠让乔家看到了希望,也让乔家的族人有了底气。

    乔老夫人立即让人通知了族里的人,并张罗着庆祝的事。

    期间,乔琳梓回来了一趟,不知母女俩关上房门说了什么,乔老夫人最后一锤定音,两个孩子的庆祝宴一起举办。

    乔藴曦有些意外。

    李家的人居然会同意?

    不过,她立马就释然了。

    昨儿她才在乔三的“带领”下送别了镇远侯一家,乔三一跃成了镇远侯的准儿媳妇,李家巴结都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有异议?

    能在乔家举办庆祝宴,李家求之不得。

    既然乔老夫人这么重视,这个宴会自然就要大办,薛桃很有眼界力地交回了中馈,所有一切都由谷靖淑操持。

    乔藴曦冷笑。

    多半是公中的银子入不敷出,薛桃才把这个烫手山芋扔给了谷靖淑,这种贴银子的事,自然是长房上。

    上次,因为乔老夫人自我良好的感觉,乔家不仅成了锦城的笑话,还和族里的关系一度紧张。

    这次,乔熠终于让乔老夫人扬眉吐气了一回,她也不计前嫌地邀请了族里的人。

    这些都不在乔藴曦关心地范围里。

    卧房里,乔藴曦看着手里的纸条。

    这是当归传出去的纸条复制本,原件已经飞出了乔家,有人跟着,应该能查到幕后的主使,至于这些复制本,乔藴曦都留了下来,试图破译密码。

    她也不着急,既然对方安插了当归,自然是放长线钓大鱼。

    乔家就是个卖布的,家底在锦城还算丰厚,可和商贾大户比起来,真的不算什么,不值得算计。

    而且,对方现在以监视为主,并没有任何动静,所以乔藴曦也想不出对方的目的。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