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2章 秘辛

    “祸害遗千年,你一定长命百岁。(www.k6uk.com)”

    “你这个死小子!”老侯爷一巴掌朝顾瑾臻的后背拍去。

    “喝茶,顺气。”借着端茶杯的动作,顾瑾臻一个转身,避开了老侯爷犀利的掌风。

    镇远侯眸光闪了闪。喝了一口茶,才慢悠悠地问道:“伤势恢复得怎样?”

    “恢复得不错,不然,我今儿也不会出门了。”

    老侯爷审视地查看着顾瑾臻,“那说说吧,你为什么对乔乔不依不饶。”

    顾瑾臻一脸不屑。

    老侯爷警告道:“别给我说什么她该死,乔乔该不该死,不是你说了算,你必须得给我说个原因出来。”

    “没有原因。”上辈子的事匪夷所思,他怎么说?

    老侯爷蹙眉。

    自己的外孙不是无理取闹的人,针对谁都有原因,更从不会如此固执地针对一个孩子。

    他自问阅人无数,眼睛还是很毒辣的,乔乔那个孩子,一看就是身体不好,性格内向的,和外孙有什么不死不休的仇恨?

    “行,我不管你,但你也不准对乔乔动手,不然,我把沈一和沈二弄到乔乔身边。”

    “老头子,你……”顾瑾臻恨得磨牙。

    沈一和沈二是谁?

    是镇远侯的暗卫,是精英中的精英。

    为了防备他,老侯爷连精英都用上了。

    仿佛打了一场胜仗,镇远侯看向顾瑾臻的目光带上了沾沾自喜,“外祖父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你什么时候告诉我你那么对乔乔的原因,我接受的话,就不插手这件事。”

    顾瑾臻不语。

    不能明着来,他就暗着来,弄死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屁孩,他有的是办法。

    回到院子,汤圆立即提上热水。

    自家少爷一向有洁癖,被一个疯女人猥亵了,忍到现在,已经是极限了。

    热水源源不断地送进顾瑾臻的房间,直到半个时辰后才渐渐缓了下来。

    铜镜前,顾瑾臻看着脖子上被搓破的皮,和清晰的牙印,一张脸涨得通红。

    乔藴曦,我和你没完!

    乔府。

    乔藴曦每天吃了睡,睡了吃,比小猪还享受,唯一的遗憾就是药不离口。

    “小姐,今儿是太医复诊的日子,您得赶紧收拾了到主院去。”连翘连哄带骗地把乔藴曦从床上拽下来,有条不紊地帮她穿戴。

    收拾完,乔藴曦迈着小短腿到了东院主院。

    “乔乔来了?”谷靖淑正指挥着丫鬟摆早膳,一见到乔藴曦,立即走过去亲昵地刮了刮她的鼻子,见她脸色红润,这才放心地点头。

    “爹爹呢?”乔藴曦歪着脑袋问道。

    “你爹爹一早就到商会去了,处理完那边的事务就回来。今儿你复诊,你爹爹肯定要陪着你。”

    “其实不用那么麻烦。”乔藴曦不好意思地说道。

    “那怎么行?”谷靖淑抱着乔藴曦坐到了桌边,又拿起热毛巾帮她擦手,“这么大的事,你爹爹肯定要在场,所以他今儿一早就过去了,早点把商会的事弄完,早点回来。”

    乔藴曦不知该说什么了。

    虽说她是大大咧咧的性格,也曾自我催眠——既来之,则安之,可说得容易,要做到却很难,她还无法释怀,更无法欣然接受。

    闷闷地喝着粥,明媚的小脸一脸愁色。

    “乔乔是不是觉得不舒服?”谷靖淑担心地问道。

    乔藴曦摇头,“没,就是打不起精神。”

    “姑娘这是秋乏。”钟嬷嬷笑着安慰道,“这个季节就是这样容易犯懒,秋雨绵绵,正是睡觉的好时候,一坐下来,眼睛就打架。”

    “这孩子……”谷靖淑摸了摸乔藴曦的脑袋,“你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很正常,等会太医给你复诊完了,回去好好睡一觉。”

    乔藴曦乖巧地点头。

    才刚用完早饭,东次间这边还没收拾完,就有丫鬟说其他几房的姑娘们都来了。

    谷靖淑冷笑,却也没说什么。

    随意说了几句话,乔兴邦回来的时候,身边跟着一名五十多岁的老人,提着药箱,应该就是太医了。

    “正好在门口遇到了。”乔兴邦稍作解释,就把温太医领到了乔藴曦面前。

    温太医是镇远侯的御用太医,这是先帝赐予镇远侯的殊荣。

    镇远侯常年征战,身上大小外伤内疾,一遇到阴雨天或者是秋冬两季就会犯病。先帝体恤老侯爷,专门从太医院调了一名太医跟在老侯爷身边。

    这是臣子的荣耀!

    也是先帝对镇远侯的器重!

    每到秋冬两季的时候,老侯爷就会离开京城,带着太医回蜀中老宅休养,等过了正月再回京城。

    南疆那边,一直都是镇远侯府的卫队镇守,是皇朝最坚固的阵线。

    川蜀的百姓,也都因自己是镇远侯的老乡而自豪,每年镇远侯一家回来待的这几个月,逢初一、十五,会在土地庙前施粥。

    乔藴曦是运气好,遇到了镇远侯府的施粥摊摆在了侯府后门,才误打误撞地冲进了侯府。

    温太医对外伤很在行,不然也不会被先帝“分配”给镇远侯了。

    复诊没有花多少时间,乔藴曦恢复得很好。

    温太医改了药方,换了几味药。

    谷靖淑这才放了心,还想再多问几句,就有丫鬟来说,老夫人身边的嬷嬷来了。

    龚嬷嬷一脸愁容地进来,“夫人,老夫人今儿起床,嗓子不舒服,起初以为是秋燥,老奴吩咐厨房煮了冰糖雪梨,老夫人喝了后,非但没好转,现在还觉得头晕沉沉的。”

    边说边拿眼角小小地瞅了一眼温太医,似乎是在暗示谷靖淑什么。

    谷靖淑却说道:“老夫人身子不舒服,你怎么不早点请府医?赶紧到四房取对牌!”

    龚嬷嬷站着没动。

    乔兴邦不耐烦地问道:“怎么,还有事?”

    龚嬷嬷讪笑,“回大爷,请府医一来二去,耽误不少时间,老夫人那边,耽搁不起。”

    “耽搁不起?那你早干嘛去了?你一直在老夫人身边,是怎么伺候的?”乔兴邦质问道。

    龚嬷嬷顿时变了脸色,“是老奴疏忽,请大爷恕罪!老奴也是想着今儿是七姑娘复诊的日子,所以才硬着头皮到东院,想请太医走一趟。”

    终于说出了目的。

    “温太医是镇远侯的人,岂是我们能随意支配的?”谷靖淑似笑非笑地说道:“嬷嬷与其在这里浪费时间,不如早点拿了牌子请府医。”

    “是老奴想岔了,老奴想着老夫人的情况紧急,老爷和夫人平日里又最是关心老夫人的身体,所以才大着胆子想请太医走一趟。”龚嬷嬷尖酸地说着似有所指的话。

    谷靖淑压根就不接龚嬷嬷的话,而是说道:“老夫人那边,我们安顿好了乔乔就过去瞧瞧,龚嬷嬷你赶紧的。”

    龚嬷嬷还想再说点什么,看到温太医似笑非笑的神情,不敢再说下去。

    温太医是什么人?

    常年游走在后宫,什么样的勾心斗角没见过,乔老夫人的这点手段,在他眼里不过是雕虫小技。

    “温太医,让您看笑话了。”乔兴邦讪笑。

    温太医不以为意地摆了摆手,“乔乔这里没什么事,我也告辞了。”

    乔兴邦一直把温太医送出了乔府,才和谷靖淑到了中院。

    乔老夫人在“病”中,自然不能现身,谷靖淑和乔兴邦等着府医来了,给老夫人问诊,开了药方后才放心地离开。

    乔老夫人半躺在床上,长满褶子的脸上满是阴狠。

    “老夫人,您别生气,身子是自己的,气病了,只会让东院的人快活。”龚嬷嬷安抚道。

    “都不是好东西!”乔老夫人拍着床板,吼道,“在外人面前一副孝顺的模样,其实巴不得我早点死,这样他们就能占着我乔家的家产,肆无忌惮了!”

    “老夫人,您这是做什么啊,犯不着和那群人置气。”龚嬷嬷忙走到床边,帮老夫人顺气。

    老夫人一张脸涨得通红,“今儿温太医还在呢,他们就对我不闻不问,明儿,恐怕就要把我撵出乔家了!”

    “老夫人,您才是乔家的老祖宗,是乔家的天,东院的?呵,不过是来历不明的野种,该被赶出去的是他们。”

    “桂花啊,你说,我当年是不是错了?”乔老夫人抓着龚嬷嬷的手,寻找着认同感。

    “老夫人,您做得没错,当年是您心善,给了那个野种一口饭,一个出路,不然,那野种早就喂了野狗了。是东院的不识好歹,狼心狗肺。老夫人,您别急,咱们啊慢慢来,定会让东院的人把印章交出来,净身出户都是老夫人心善,照奴婢的意思啊,就该让他们先交出印章,再把这么多年,吃我们的,喝我们的,用我们的那些连本带利地还回来才是!”龚嬷嬷一双眼睛猩红,咬牙切齿地说道。

    “当年,要不是那个贱人,我何必出此下策,硬生生地把属于老四的东西给了一个外人,我不是没想过拿回来,可要是东窗事发,族里那边第一个就不放过我!而且,那个野种的经商能力,你也看到了,没有万全的把握让东院的人无法翻身,我不敢贸然动手,我担心野种会报复。”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