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76章晚安

    迅速翻转过来,把傅子佩抱入怀中。(看啦又看)

    “没睡啊。”

    “现在可以睡了。”揉着着傅子佩的头发。“晚安。”

    “晚安。”抱着游寒的手,轻柔的拍着她的后背。

    夜风卷帘而入,撩拨着傅子佩的长发。

    一向睡眠很浅的傅子佩被撩拨醒,抬头看着面前的游寒,唇角微扬。

    “我爱你。”手指轻柔的描绘着游寒的脸颊。“其实是真的很爱你,很感谢你的出现。”

    缓缓在他额头上印下一个吻。

    “晚安。”

    第二天早上自己不知道睡到几点才行,一看时间都已经九点多了。

    坐起身子,游寒已经不在房间了,根据已经凉透的被窝,他应该很早就出去了。

    穿好鞋子,向着楼下走去。

    “游寒?”

    没有任何人的回应。

    厨房里放着一盘面包,上面贴了张小纸条。

    “我出去打渔了?”噗呲一声笑出来,这家伙会打渔嘛。

    将纸条放下,拿起一块面包。

    看着有些乱的别墅。

    既然以后要在这里住下,就要把这里当做家。

    现在先把自己的家打扫干净吧。

    打开窗户,明媚的阳光透过窗户打了进来。

    将所有的窗帘都绑好。

    拿出花洒,将大理石地板喷湿,再用干拖把拖干净,这样看上去就很不错。

    拎着花洒,走向地下室,用同样的方法,喷湿地下室的大理石,直起腰,看着外面的花草树木,等会要修剪一下这些花草了。

    拖干净地下室的大理石,便拿着剪刀,向着花草走去。

    看得出来原先的花园分布还是经过精心的设计的,可是现在却因为花草长得实在太茂密,而失去了原先的格局。

    剪去了一片大叶子,将叶子放在篮子里面。

    刚准备剪下面一株花的枝干,便看到一抹明黄。

    “又是符咒。”从泥土里拿出只剩半截的符咒。

    与沙滩上的符咒不同,这张符咒已经完全成了一张废纸,半点力量都没有。

    压下心头的疑惑,从口袋里掏出沙滩上剪下的符咒,从笔法看,这是同一个人写的。

    将那半截符咒收好,放在口袋里,继续修剪傅枝叶,才走两步,她就在另外一株花下,找到了同样只剩下一半的符咒。

    “道行的那个人曾经在这里战斗过。”满怀着疑惑,放下剪刀,拨开树枝,寻找那些符咒,随手一翻,便又找到了一个。

    “不对。”放下那符咒,向着第一次找到符咒的地方看去,手微微一抖。“这是阵法。”

    莫名的觉得眼前的阵法无比的熟悉。

    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符咒,飞向可能藏有符咒的地方。

    “起!”

    天空的符咒,引出了满地的残符,残符排列有序,显然布阵的人非常有经验。

    傅子佩身处阵法之中,看着漫天的残符,她的眼瞳缓缓放大。

    “这是天干与九宫八卦阵。”

    这是专门用来对抗妖邪的阵法,看这个阵势,布阵人输了。

    “对方到底有多么的厉害,才会连这样的阵法都输。”

    拿出口袋里的八卦罗盘,罗盘指向不明。

    “没有妖邪啊。”将罗盘放回口袋之中。

    将符咒放好。

    转身准备离开。

    忽然,罗盘出现了一点动静。

    眉头微微皱起,顺着那罗盘所指的方向走去。

    傅子佩缓缓走上了楼,跟着那罗盘所指的方向走去。

    走出门外,跟着罗盘走到平台的最边缘,抬起头,向着所指方向看去。

    只见游寒站在海边,弄着船只。

    低头看了一眼罗盘,又看了一眼游寒,将罗盘收了起来。

    游寒是大凶之人,自己从上辈子就知道了,但现在他已不是大魔王,他只是游寒,那个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游寒。

    从口袋里掏出那张符咒。

    她不知道这个人,是以什么样的原因,布下的这个阵法,但既然阵法困不住他,有可能不是游寒太厉害,而是他现在还不是十恶不赦的人,八卦阵不困无辜之人。

    将符咒塞回口袋里,走下台阶,向着游寒奔去。

    “看,我给你带了什么好东西。”游寒拿起一个大螃蟹扔向傅子佩。

    “你找死。”傅子佩害怕的向后退了好几步。

    “不是这个,是这个。”拿出一个已经打开的大贝壳。

    “里面有珍珠哎。”激动的看着大贝壳,从大贝壳的里面拿出两粒粉色的珍珠。“好看,就是不光滑。”

    “那是,珍珠是要经过后期打磨的。”

    “那你帮我磨。”

    “好,我打了很多鱼虾,你看看,今天中午你有什么想吃的。”

    “我要吃虾,我们先把这些东西弄回去吧。”傅子佩扛起一桶鱼,向着别墅走去。

    游寒看着傅子佩的背影,三根呆毛一直翘着,唇角微扬,拿起一篮子的虾跟在呆毛的身后。

    游寒将鱼虾倒入大鱼缸内。

    “把衣服脱了。”傅子佩从洗手间拿了个小盆走过来。

    “别闹,先吃饭。”游寒唇角扬起一抹娇羞的笑。

    “你特么是不是又想歪了,我的要洗你的衣服,你看你都脏成什么样了。”

    “是啊。”游寒低头看着自己脏脏的黑色背心。

    “把衣服脱给我,我去洗,你去洗澡。”

    “哦。”迅速脱掉自己的背心,有些羞涩的捂住自己的上身。

    傅子佩满意的看着游寒的腹肌。

    她现在发现,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对待男生腹肌的向往,就跟男生对待威尼斯人在线娱乐的胸一样,有一种无法拒绝的魅力。

    “裤子呢。”

    “裤子也要脱!”游寒满脸都是拒绝。

    “对啊,你看这裤脚都脏成什么样了。”

    “我上去脱。”

    “怎么了,当着我面不能脱衣服了?”傅子佩含着一抹温柔的笑意。

    “不能,我会害羞。”游寒迅速转身冲向楼上。

    没到一分钟,一个裤子便从楼上扔了下来。

    傅子佩灵敏的接过了那条裤子。

    “扔的还挺准。”抱着盆向外走去。

    游寒的衣服带着一股子海水味以及他的汗味,将衣服放到盆里面泡,口袋里的八卦罗盘一直在摇晃。

    傅子佩自然知道罗盘的意思,贴了一张符咒,暂且封住了罗盘,继续替游寒洗衣服。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