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十九章 躺尸结束倒计时

    云义愣了一下。(m.sites3.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挪亚的实验体,活下来的并不多,毕竟实验体这东西,本身就是试验性质,十分的不稳定。

    泊南让挪亚往身体里种世界树的变种分支,而挪亚继承了奈格里的性格,他绝对不会直接赐予其他人安全可用的力量,他所给予的东西要么就是一段知识,需要你去适应改造实现,要么就是这种力量有着缺陷,你使用它就会将自己陷入险地,只有突破自己的局限,才能真正的获取这份力量。

    而天人本身是有着提升的路径,寻找挪亚求取力量,其实是在选择走捷径,为此他们需要突破的局限要大一点。

    在漫天的血雾之中,云义很快放下了对泊南的担心,因为他们都走上了永宁之路,为自己的决定买单,是每一个永宁之路上的行者,最基本的素质。

    泊南知道这行为的后果,并毫不畏惧的做出了选择,那就说明泊南是抱着承担后果的勇气,那么云义能够给予的只有尊重。

    现在他的任务是去找大蛇算账。

    对于大蛇的来历,云义他们经过研究,也得出了结论,不论是哪种结论,都和蒙洛这个人脱离不了关系。

    终究还是要做过一场。

    “嘭!嘭!嘭!”跳动声有频率的响起,云义也看到了他的目标,那是一枚半月牙状的肉瘤,在那肉瘤上面有着许多的眼睛,正留着浓稠的黑色毒素,并如同心脏一般不断跳动。

    而泊南也出现在这个肉瘤前面,捏紧的拳头周围,空气好似破碎了一般,那破碎的空气相互摩擦,一丝丝闪电在泊南神像周围流动。

    “啊!”随着泊南的挥拳,所有的异象都消失了不见,所有的力道在这一刻凝聚在了一起,随着他的拳头轰击在肉瘤上。

    被击中的部位向内陷去,这东西并不像之前那些蛇那样脆弱,并且被击中也不是毫无应对,一股力道从被击中的地方反弹回来,神像挥出的拳头,开始崩裂,并且快速蔓延到全身。

    泊南在这一刻就像是一个濒临破碎的瓷器娃娃,身体向着后面倒飞回去,云义抬手将一个机器发射出去,轻轻的按在了泊南的身后,随后产生推进力,带着他他向后方飞去。

    那边肉瘤那陷下去的地方却并没有复原,跳动的频率却在加快,并且可以听到许多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好疼啊!”

    “好疼啊!!”

    “好疼啊!!!!”就仿佛有着数千数万数百万的人,在你耳边,用不整齐的声音进行无力的呐喊,虽然每个人的声音都不大,但是你能体会他们的无助和痛苦。

    他们是那样的声嘶力竭,以至于连喊疼的声音都没有了。

    但当无数个这样的声音在你耳边响起时,你只会感觉到发自内心的恐怖,并且那感同身受的痛楚。

    那种痛楚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原本云义还能忍受的痛楚感,瞬间加大到了难以承受的地步,身体的每一处都在被痛楚侵袭,精神也是如此,过往各种难以接受的事情全部浮现在心头,并且更加的直接可刺骨,不断的挑动你回忆的伤疤,让你越发的痛苦。

    那个肉瘤跳动的越来越快,发出的声音越来越急促,到最后声音变了就仿佛老式电视卡碟的噪音,让人难以接受。

    云义闷哼一声捂着额头,身上出现了无数的伤口,眼睛口鼻之中,血液流淌。

    痛楚到了这个时候,不再是一种感觉,而是反过来影响。

    肉瘤在跳动之中扭曲变形,最终化作了看不清具体形象的事物,支离破碎却又勉强连接在一起。

    “加入我们吧,感受痛楚,习惯痛楚,享受痛楚……最后成为痛楚!”支离破碎着发出了无数重声音,而其中最清晰的那个正是蒙洛。

    强撑着身体站起来,云义看着那个支离破碎的身影,从里面似乎也可以看到蒙洛的模样,当然也可以看到更多荒人的模样。

    或许可以称呼他为荒人尸体。

    他差不多是从全部荒人死亡的痛苦之中诞生的东西。

    “你也是荒人,你也该是我们的一部分,不仅如此,除了荒人,我还要将更多的生命拉入痛楚之中。”蒙洛似乎是在这样劝说着云义。

    反正云义那在痛楚之中接近崩溃的听觉,大致是听到这样一句话,当然这也有可能是他在痛楚下产生的幻听。

    “我能察觉到……察觉到你那颗满是恐惧的内心,它从未安宁!”不管是不是幻听,云义颤抖的摁下一个摁扭,戴在手上的装置探出一个针口,往他身体里面注入了某些液体,这让云义好了点,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蒙洛因为生下来身份是下等荒人,他从来都有着强烈的不安感,特别是接触了兽牙之后,手里有着重宝,那种不安感越发的强烈,他费劲一切想往上爬,就是为了心安。

    他原本有机会走上永宁之路,但是他错过了,因此他追求安宁的道路被扭曲了。

    力量和权势可以带给他安全感,但这只是让自己安宁的一种手段,他却无法正视自己内心,将所有的一切寄托在力量和权势之上,只能说本末倒置,这种行为看似也是在追求心安,却只会让自己越来越不得安宁。

    当大蛇陷入了最脆弱的状态时,他的一切似乎都展开来了,蒙洛作为主体,他的一切也就这样摆在了云义的面前。

    “和痛苦融为一体吧!”支离破碎的荒人尸体靠近了,如果蒙洛处于正常状态,说不定对于云义的话语还会做出反应,或是暴怒或是疯狂,但是现在他连接了太多荒人的意识,如果不是兽牙,他连那点主体意识都难以保持,自我淡薄的可怕,痛楚折磨着,不安和恐惧充斥内心,再也没有更多的意识去思考云义的话语。

    “那就一起死吧!”云义在自己的身体植入过反制手段,只要他意识状况超出了最终预警值,这个反制手段就会启动。

    牵神引·改造型,云义在阑珊作品加入了自己的理解,做出来的成品,这东西一直被他放在自己的体内。

    随着荒人尸体拥抱他,将他拉进痛苦之中,他的意识状况很快陷入了无尽的痛苦之中,他感觉到反制仪器启动的动静,但是他却发现,自己的内心并没有多少的恐惧。

    他的意识突破了荒人最后的残余,突破局限获得进步,这种意识现象在他身上闪耀了一下,相关的因子因为世界权柄涌向了祖荒生命海。

    那片金色的光泽再次荡漾了一下,彷如多元宇宙之中的真理之弦被轻轻拨动。

    :。: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