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817 喜事连连

    郭子的话一下子引起所有人的注意,大伙都把目光放在郑鹏手上的圣旨上,一双双眼睛都闪着光芒。(看啦又看♀手机版m.sites3.com)

    绿姝和林薰儿妻凭夫贵都获得那么多的奖赏,作为正主,郑鹏获得的赏赐肯定更丰厚。

    郑鹏把对郑万说:“三弟,你来读一下。”

    郑万有些受宠若惊,先是拿出手帕把一双手擦了又擦,诚惶诚恐地接过圣旨,小心翼翼摊开,这才大声读起来,当读到郑鹏封云麾将军、封冠军候时,现场一片欢呼声起,众人看郑鹏的眼神都不同了。

    “皇恩浩荡啊,光是冠军候这个封号,夫君就能青史留名。”绿姝双眼放光地说。

    环境能改变人,绿姝的见识今非昔比,知道冠军候这个封号的份量,当场就为郑鹏骄傲起来。

    想当初崔玉芳对自己冷嘲热讽,说自己找了一个没前途、粗鄙的寒门子弟,现在郑鹏名满天下,功成名就,自己也妇凭夫贵成郡君,而嫁入名门的崔玉芳的丈夫不过是区区一名县尉,别说想成为诰命夫人,就是成为县令夫人还得看运气。

    可惜现在崔玉芳不在这里,要不然她的脸色肯定很难看,对了,听大父说,为了博陵崔氏的团结,一度停了的外嫁女集体省亲会近期重新举行,那可是博陵崔氏所有外嫁女最重大、最看重的事,到时一个个盛妆打扮、带着丈夫和儿子回到娘家看望,跟亲人团聚,到时自己穿着凤冠霞帔出现在她面前,不知她有什么表情。

    想想也觉得解气。

    “恭喜大哥拜将封候。”

    “大哥,小妹祝你前程似锦,青云直上。”

    “恭喜大舅兄升官晋爵,还请大舅兄日后多多提携。”

    “恭喜少爷、贺喜少爷。”

    众人纷纷上前祝贺,郑鹏一高兴,让下人们到帐房再多领十贯赏钱,一时间欢呼声四起。

    就在众人欢呼的时候,一个妇人抱着一个大约一岁多的孩子跑出来,边走边叫道:“夫人,小郎君醒了。”

    孩子?谁的?

    还没来得问,只见小妹郑冰一个箭步冲上去,熟练从妇人手里接过来,用一只手指轻轻碰了一个婴儿的唇边,看到孩子的嘴动了,一边往里面走一边说:“虎儿饿了,娘马上给你喂奶去。”

    郭子看到,从仆人手里拿过一把油伞,替娘俩遮挡风雪,十足一个暧男。

    郑鹏楞了一下,有些意外地说:“出门一趟,又当舅舅啦。”

    跟自己作对的郑程被关在家里,被他的“母夜叉”管得死死的,孩子都有了二个,可惜二个都是女儿,这些都是绿姝在信中说的,当然,做为大伯娘,绿姝都给孩子送上厚礼。

    绿姝有些幽怨地瞄了郑鹏一眼,柔声地说:“夫君出一趟就是七年,够久的了。”

    自己成亲在先,小姑子郑冰嫁人在后,现在郑冰都抱上儿子了,而自己成亲这么多年还是一动动静也没有,现在绿姝都不敢面对郑家的亲戚了,心中对郑鹏也有些幽怨。

    种子都不下,哪能为郑家添丁继延香火呢。

    林薰儿没有绿姝那么多心思,笑容可掬地说:“夫君,你这当舅舅的,这见面礼可不能少。”

    郑里笑着说应道:“那是,二嫂说得对,都说天上雷公地下舅公,大哥,为了小虎儿的见面礼,我跟三哥可把荷包都掏空了。”

    “这哪能少,放心,这见面礼一定让小妹面上有光。”郑鹏一脸霸气地说。

    挖私盐和参与黑市的利润一文不拿,可战利品方面没少拿,这是军中的规矩,作为主将的郑鹏拿了大头,光是分得的财货拉回了三大车。

    战利品的分成和将士们的进贡要拿,这是军中的规矩,要是不拿,让别的将领怎么办?自掏腰包给手下改善伙食,让很多将领都没了面子,再不拿就成军中公敌,该拿的还是要拿。

    少拿出一些就是了。

    有了私盐和黑市赚来的利润,不用郑鹏再掏腰包去补偿,以至郑鹏手头非常欢松,给小外甥送一份体面的见面礼,变相抬高小冰的地位,对郑鹏来说,毛毛雨。

    绿姝替郑鹏拂了下肩上的雪末,开口说道:“夫君,我们进门吧,雪又大了。”

    一直顾着说话,到现在还没进门呢。

    郑鹏大手一挥,大声说:“对,有什么事,进门说。”

    回到家里,绿姝和林薰儿把郑鹏拉到大堂,一进大堂,郑鹏睁大眼睛,一脸吃惊地说:“这...这些都是宫里赏赐的?”

    大堂内,有箱笼有锦盒,那些礼品都堆得像小山那样高。

    “嗯,都是皇上赏赐的,夫君,圣旨在这里。”绿姝笑着把供在大堂上的圣旨取下,递给郑鹏。

    郑鹏打开一看,前面是赞扬绿姝和林薰儿贤淑一类的词,分别封为郡君和县君,重头戏在后面,后面就是一串长长的礼单:

    凤冠霞帔一套;

    金玉满堂首饰一套;

    如意吉祥首饰一套;

    玉如意二柄;

    玛瑙角首杯一只;

    御制乐器一套;

    御制(邢窑)餐器十套;

    御制文房四宝十套;

    人参五十支;

    各式补品二十斛;

    胡椒五十斛;

    明前新茶五十斛;

    御画一百卷;

    御酒一百坛;

    五色宫锦一百匹;

    三色宫锦三百匹;

    上等苏绸一千匹。

    这次李隆基还真是出了血,够大方的,郑鹏看到眼睛都值了。

    自己喜欢美酒、好的字画,大手一挥就给了一批,连胡椒、茶叶都有照顾,看得出这份赏赐很用心。

    “皇恩浩荡啊”郑鹏看完长长的礼单,忍不住感叹道。

    虽说礼单里没有田地和豪宅,但是食邑方面肯定不会亏待自己,对郑鹏来说,只是一个冠军候的传奇封号,一切都值了。

    郑万有些羡慕地说:“大哥,皇上对你真的很看重。”

    “是啊,很多大臣赏赐,多是赏赐一些丝织品、农作物、牲畜,可这次赏赐都很贵重呢。”郑里也附和道。

    看到这二个家伙羡慕的样子,郑鹏大方地说:“行了,绿姝,给他们二兄弟,还有小冰都分一份。”

    “知道了,夫君。”

    郑万、郑里眼前一亮,连连感谢。

    这时饭菜准备好,郑鹏早就饿得咕咕叫,开始招呼人入席吃饭。

    一连这么多好消息,众人都吃得很开怀,酒过三巡,味过五番,郭子先是敬了郑鹏一杯,然后好奇地问道:“大舅兄,这次回长安,皇上安排了什么新的职务?对了,我大哥什么时候能回来?”

    郑鹏把手中的酒杯放下,高兴地说:“几年没好好休过,这次加长安,皇上答应可以休整三个月,算是把前几年的例假补偿一下,反正任务完成,兵权也交了出去,云麾将军只是一个虚职,有事三个月以后再说;至于你大哥,可能还要在吐蕃镇守一年半载,等的西门四军完成训练,就可以更替,我已向皇上举荐了大哥,很大机会出任吐蕃的第一任监察使。”

    郭子仪是名门之后,有战功有能力,受到重用在情理之中。

    “那都是大舅哥的提携,大舅哥,我代表郭氏敬你一杯。”郭子一脸感激地说。

    郭子仪跟在郑鹏身边,机遇连连,朝中早就传出风声,有机能晋爵,这对郭家来说简直就是天大的喜事。

    “都是自己人,不用客气”郑鹏看看坐在另一桌吃饭郑冰,拍拍郭子的肩膀说:“子,你好好待小冰就行。”

    “一定,一定”郭子连忙说:“不瞒大舅兄,耶娘对冰儿都很好,从没呵斥过半句,也没让冰儿受过半点委屈,冰儿刚坐完月子,娘就把帐房的钥匙交给她了呢。”

    看到郑冰第一眼,郑鹏已经感到自己这个柔弱的小妹有了不同,变得自信起来,举手投足之间隐隐有上位者的气质,原来当起家了,闻言有些不解地说:“会不会有点逾越了,你大嫂方面...”

    “大哥多次写信劝大嫂善待冰儿,大嫂也待冰女亲如姐妹,帐房的钥匙本是大嫂掌管,就是她主动让出来,后来娘拿了主意,冰儿掌帐房大嫂管人事,两人合作无间。”

    郑鹏满意地点点头,举起酒杯和郭子轻轻碰了一下,然后一饮而尽。

    娘家得力,嫁出去的女子过得也轻松很好,对郭家来说,自己算是他们家的贵人,自然对郑冰格外看重。

    吃完饭,下人又奉上时令果品、果脯、糕点和茶水上来,众人围成一圈,一边喝茶一边聊天。

    在聊天中,郑鹏得知兰朵和李白的最新动态。

    绿姝和林薰儿本想到旅舍找兰朵谈心,其实想把她接到郑府,把事落实,毕竟事情都发生,二女也早作好心理准备,没想到二女到旅舍时扑了一个空,掌柜说兰朵回西域了,走得很急,天一亮就出发,听说是安禄可汗的身体抱恙,赶着回去看她阿爸。

    小白同学运气不太好,才华横溢,但持才自傲,得罪不少人,在官场受到排挤,一怒之下辞官游历去了,前些日子托人送了一批松耸、熊掌,好像游历到了营州。

    算起来小白可是富n代,家里藏有花不完的巨金,入仕只是为了光耀门庭,受到冷落不自在就走。

    也有可能是阅历不够,诗仙的光环还没有出现,没有足够亮眼的作品,离打亮名头还有一些距离。

    郑鹏又问郑万和郑里的发展,二人四年前从国子监出来后都入了仕:郑万进了兵部,在兵部属下的甲库担任一个亭长,算是一个小头目;而郑里进了司农寺,在司农寺属下太仓署担任一个太仓丞,麾下有八名小吏,也算是一个小头目。

    都不错,吃上了皇粮,也有了官身,虽说官职很低,可是二人年轻很轻,又能留在长安任职,前途不可限量,听郑万说,四叔不仅在元城不惜钱财大摆宴席,在祠堂磕头都把头皮磕破也不知道。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