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800 蓬莱殿设宴

    郑鹏和郭子仪去拜见金城公主,不到一刻钟就告辞出了营帐。(手机阅读请访问m.sites3.com)

    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事,就是金城公主担心郑鹏的身体、也商量以后的日程,三人商议了一会,决定留下宋冲善后,郑鹏和金城公主一行继续赶路。

    沿途的接待工作已就绪,朝廷安排的庆祝嘉奖活动也定了日程,也不能担耽太久,再说早一天回大唐,安全也多一天有保障。

    吐蕃被拿下,消化它只能用努力和时间慢慢来,现在吐蕃各大城池、集镇、关隘、哨所都让唐军或亲唐的势力掌控,但野外还有多少顽固不化的敌人,还真不好说。

    后世有一名驴友在羌塘无人区失踪,发动大批救援人员,在先进科技的帮助下也花了五十天才找到人,放在唐代来说,在茫茫郊野外寻找一队人有如大海捞针,太难了,郑鹏和郭子仪就是不为自己,也要为金城公主的安危着想,再说也怕吐蕃罪官余孽来救随队押送到长安请罪的吐蕃王族。

    第二天,郑鹏一行再次上路,虽说在嘎隆拉山损失了三百多人,还要留下宋冲和一部分人善后,不过队伍更加庞大,因为郭子仪亲自率了二千唐军精锐护送,用郭子仪的话来说,不能再出事了。

    经过嘎隆拉山的劫难,三百多大唐将士命陨嘎隆拉山,郑鹏喜悦的心情大打节扣,路上少了笑脸,然而,远在千里之外的李隆基一直都是龙颜大悦,不仅在朝堂上和颜悦色,还隔三差五举行宴会,邀请国亲国戚、朝中重臣到宫中赴宴,分享自己喜悦的心情。

    征服了吐蕃,把面积辽阔的吐蕃并入大唐的版图,完成先帝一直想做而没完成的丰功伟绩,这可是多大的功业,李隆基能不兴奋吗?

    造化造人啊,相当日自己是一个不受待见的皇族子弟,最穷困的时候想喝个面汤都是奢侈,还长期处在朝不保夕的恐惧中,就是李隆基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不仅能登上帝位,还有机会做“大唐第一帝”。

    今天是六月二十七,李隆基在蓬莱殿设宴,邀请中书令萧嵩赴宴,君臣同乐。

    萧嵩是南兰陵郡人,初任只是担任州参军,才能只能算一般,可架不住家世显赫、运气爆棚,先后得到陆象先与姚崇两位朝中臣头的赏识和提拨,步步高升。

    古代很讲究家世和门第,萧嵩是梁武帝萧衍后代,后梁明帝萧岿玄孙,光是提家世就让人肃然起敬、高看一眼,让人羡慕的是萧嵩不仅家世显赫,本人也是一个美男子,相貌英俊,生有美髯,号称南兰陵第一美髯郎,娶会稽贺氏之女贺睿为妻,就是这个关系,跟朝中臣头陆象先成了连襟,从此开始发迹。

    有时候,能力一般也是好处,萧嵩讲求中庸之道,很多事都没自己的主见,有种随波逐流的感觉,这样一来反而得到同僚的好感,原因是这种个性对自己威胁不大,就是上位也不会对自己不利。

    萧嵩自己长得美,儿子萧衡也遗传了他的好基因,长得仪表堂堂,让李隆基看中,把新昌公主许配给萧衡,于是萧衡摇成一变就成了驸马都尉,还入职太仆寺成了太仆卿,而萧嵩也成了李隆基的亲家。

    李隆基对萧嵩很看重,对萧嵩之妻贺睿也恩宠备至,邀请萧嵩到宫中赴宴,还特地嘱咐他带上夫人贺睿。

    “郎君,你看看妾身这发髻有没有乱?”马车中,盛妆打扮的贺睿对着小铜镜收拾着自己的发髻,生怕头发乱了,在皇帝面前失了仪态。

    赴宴的邀请来得有些突然,萧府都准备用午饭了,没想到皇宫传出进宫赴宴的旨意,看样子挺急,连马车都派来了,萧嵩夫妇不敢怠慢,连忙梳洗后就急忙上车进宫。

    贺睿是名门闺秀,一向很注重妆容,就是坐上了马车,想起发髻好像梳理得不是很完美,忍不住又拿出小铜镜打扮起来。

    “没有乱,没有乱,夫人还是如花般美艳动人,不用再拾缀了。”宫里的马车,也不好让下人跟着上,车厢里只有夫妻二人,萧嵩说话也放得开。

    说话间,还轻轻刮了一下夫人贺睿的鼻尖。

    别看萧嵩才华一般,但是哄女的本事一流,一句话就哄得贺睿心花怒放。

    “郎君莫要哄妾身开心了,衡儿都成家立室,妾身早已人老珠黄,哪里还有什么美艳动人。”

    “不老,不老,在为夫心里,夫人还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时小贺娘。”萧嵩说话间,还轻轻揽住夫人的腰肢。

    贺睿有些感动地把脑袋埋在自家夫君的怀里,半响,小声地说:“郎君,皇上突然召我们进宫中赴宴,还是把我们夫妻二人都召过宫,这是何解?”

    虽说是亲家,但皇帝高高在上,在贺睿眼中,虽说同住长安城,但对她来说皇宫是很遥远的存在。

    萧嵩呵呵一笑,摇头晃脑地说:“不奇怪,郑将军攻下吐蕃,现在吐蕃全境拜服,都并入了大唐的版图,这可是堪比开国的功勋,皇上最近都是龙颜大悦,最近广邀大臣进宫赴宴,说是君臣同乐,为夫贵为中书令,又是皇上的亲家,进宫赴个宴很寻常,夫人不用费那么多心思。”

    “郎君分析得很有道理”贺睿轻皱着眉头说:“皇上设宴在蓬莱殿,这可是有些不寻常啊。”’

    “是有点不寻常”萧嵩压低声音说:“用来宴请的地方多的是,可设宴的地方偏偏放在蓬莱殿,那可是惠妃的居所,要是为夫猜得不错,皇上是想拉近我们跟惠妃的关系。”

    贺睿小声说道:“妾身也这样想,郎君你想一下,丽妃的容颜早已不复当年,最近还多病痛,据说皇上大半年没有幸临含象殿了,武惠妃天生丽质,正是最动人的时刻,会不会是...皇上有易储的打算?”

    “不意外”萧嵩冷笑地说:“丽妃不过是卑贱的倡伎,这种人怎能母仪天下,要不早就册封皇后了,哪里现在还是妃子,太子是丽妃所出,本不应立储,就是丽妃媚惑皇上才立为太子,这是一个错误,有错就要改,就是易储也是顺应天命。”

    家世显赫的萧嵩,最相信天命,他对李瑛一向保持距离,要是李隆基真的易储,萧嵩举双手赞成。

    “夫君,要是惠妃希望我们支持她,那该怎么办?”贺睿小声地问道。

    “看皇上的意思”萧嵩毫不犹豫地说:“皇上支持谁,我们就支持谁,皇上一天没表态,我们就一直等。”

    家世显赫,又是李隆基的亲家,而萧家又是南兰陵郡巨富,萧嵩不用费心思去站队,反正哪边赢就站哪边。

    只跟赢的走,永远也不会输。

    “妾身明白。”贺睿小声地说。

    说话间,马车停了下来,有太监恭恭敬敬请萧嵩夫妻下马,带他们去蓬莱殿。

    大约二刻钟后,萧嵩夫妇终于在蓬莱殿看到李隆基和武惠妃。

    “老臣参见皇上,惠妃娘娘。”

    “奴家参见皇上,惠妃娘娘。”看到李隆基和武惠妃,萧嵩夫妇连忙行礼。

    李隆基看到二人来了,呵呵一笑:“都是一家人,平身吧。”

    武惠妃也笑脸如花地说:“皇上都发话了,二位快快请起。”

    萧嵩和贺睿站起来,又恭维了几句,这才站起来。

    李隆基看着低头垂目的贺睿,笑着邀请道:“亲家母,这些都是刚做出来的小点心,尝尝。”

    都说岁月催人老,绝大多人经受不住岁月的摧残,没了年轻时的容颜和朝气,也有人能优雅地老去,就是萧贺氏贺睿,虽说年过四十,可面容还是那么绝美、肌肤还是那样紧凑,鹅蛋圆脸,身材微丰,好像岁月不能带走她的美丽,只是让她的容颜多一点沉淀,美得更加从容、优雅。

    正是李隆基最喜欢的类型,以至李隆基看贺睿的眼光都有些不同。

    “谢皇上赏赐。”贺睿连忙谢恩。

    一旁的萧嵩有点吃味,作为男人,他当然看出李隆基的眼色不仅仅是欣赏,还有一丝婉惜。

    欣赏自家夫人的美貌,婉惜两人是亲家的关系,还有婉惜相见已晚,不夸张地说,要是自家夫人再年轻几岁,说不定眼前这位皇帝会动什么心情。

    萧嵩心里暗暗想道:不能用普通人的心思猜测眼前这位君王,要知李隆基不仅后宫充盈,为了一已私欲,把教坊的规模一再扩大,还弄了一个宜春院,贵为皇子,竟然不顾非议把一位卖唱为生的倡伎留在身边,封那位倡伎为三大贵妃之一的丽妃,连倡伎生的儿子也立为太子,像他这种人,哼哼,有什么干不出?

    事实上萧嵩还真没看错,李隆基为了杨玉环,就是儿媳妇也不放过,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心里有些不满,可萧嵩屁也不敢放一个,装着没看见,只顾低头品尝着宫中的点心。

    武惠妃看到李隆基有些失神,展颜一笑:“亲家公,突然把你们召进宫,那是本宫向皇上提仪的,让亲家公劳累了。”

    本想叫崔中书,不过李隆基率先叫了“亲家母”,武惠妃也只好跟着李隆基的称呼。

    “不累,不累”萧嵩吓了一跳,连忙行礼道:“惠妃娘娘请老臣进宫,那是天大的恩赐,哪有什么劳累。”

    就是不乐意,萧嵩也不敢说出来。

    这时李隆基回过神,有些婉惜把目光移开,看着萧嵩笑呵呵地说:“都叫上亲家公、亲爱母,也就是一家人,这些俗礼免了。”

    “老臣遵旨。”李隆基可以随意,但萧嵩可不敢逾越。

    李隆基突然开口问道:“亲家公,你猜一下,朕宣你与亲家母进宫,所为何意?”

    “这个....”看到李隆基的心情不错,萧嵩犹豫一下,开口说道:“朝野上下都知郑鹏郑将军在吐蕃取得前所未有的胜利,现在吐蕃全境臣服在皇上的龙威之下,要是老臣猜得不错,皇上是邀老臣来喝酒,喝一杯胜利之酒。”

    最近李隆基高兴得有点飘,据说有一次喝多了,在宫中还以“大唐第一位皇”自居,说自己的功勋在大唐那么位皇帝中排行第一,请客吃饭早就开始了,自己算是排在中间的。

    还有什么好猜?不过李隆基是皇帝,他说了算。

    “不错,不错,亲家公真是精明,一猜就中”李隆基高兴地说:“亲家公,朕敬你一杯。”

    “谢皇上”萧嵩连忙双手持杯,看到李隆基喝完,自己才一口把杯中的美酒喝了。

    武惠妃很擅长制造气氛,闻言有些撒娇地说:“皇上,说了是家宴,可不能厚此薄彼,刚刚敬了亲家公,可是臣妾和亲家母还是滴酒未沾,闻着酒香早就想喝了。”

    “哈哈哈”李隆基把宫女刚倒满的杯子举起,笑容满面地说:“朕敬爱妃一杯,也敬亲家母一杯。”

    “谢皇上。”二女连忙端起酒杯,都很痛快地喝了。

    为了照顾女士,李隆基很绅士是改喝葡萄酒,武惠妃和贺睿喝起来没有压力。

    刚喝完,武惠妃亲自给萧嵩夫妇倒酒:“都说是亲家,不过后宫的事太多,一直很忙,少跟二位亲家联系,今天陛下设宴,本宫就借花敬佛,敬二位一杯。”

    李隆基心情好,大宴皇亲国戚和重臣不假,邀请萧嵩时把地点设在蓬莱殿,这是武惠妃向李隆基“吹枕头风”的结果,随着丽妃一天天老去,丽妃对李隆基的影响力越来越低,对武惠妃来说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消息,现在武惠妃想的就是怎么把丽妃的儿子李瑛从东宫赶出去,这样自己的儿子才有机会问鼎皇位。

    跟丽妃一比,武惠妃不仅更加年轻、美丽,最重要是武惠妃的身世显赫,完不是丽妃那种倡伎能比较的。

    现在朝中很多老臣都暗中支持武惠妃“立正统”,武惠妃这次就是想拉拢萧嵩。

    虽说萧嵩才华平平,没什么建树,可是他得陆象先和姚嵩的看重,陆象先和姚嵩都曾作为宰相,门生满天下,拉拢到萧嵩相当于拉拢两位前宰相的人脉。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