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792 兰朵的不甘

    郑鹏进吐蕃时,为了秘密起见,由且末城出发,翻过昆仑山脉进入吐蕃,通过人烟稀少的羌塘地区直扑吐蕃心脏地带,哪里偏走哪里,一路风餐露宿,路上吃了不少苦头,来的时候很艰苦,不过打道回府时,行程则轻松得多。(m.sites3.com手机阅读)

    带着胜利之师凯旋而归,除了护送金城公主外,还押送了一批吐蕃囚犯到长安领罪,包括吐蕃王族、高官等,不适宜再去翻山越岭,经过商议,郑鹏一行由逻些城出发,经由吐蕃的官道先到波窝,再由波窝取道到雅州,沿途经过官道和茶马道,尽可能让归程轻松一些。

    吐蕃属于高寒地区,需要摄入含热量高的脂肪,但没有蔬菜,糌粑又燥热,过多的脂肪在人体内不易分解,而茶叶既能够分解脂肪,又防止燥热,故吐蕃人在长期的生活中,创造了喝酥油茶的高原生活习惯,但藏区不产茶,而中原地区,民间役使和军队征战都需要大量的骡马,而吐蕃刚好盛产良马,慢慢形成了茶马互市,除了茶叶和马匹,像吐蕃产的毛皮、药材,中原地区产的布匹、盐和日用器皿等都在交易的范畴,频繁的交易逐渐开成了一条独特的茶马道。

    现在是大唐中叶,刚成规模,当然,到后世就叫茶马古道。

    踏上归程的郑鹏,一想到可以跟家人团聚心情格外好,看到什么都特别顺眼,再说九月的吐蕃,天气由炎热转向凉爽,夏季单一的葱茏碧绿转向秋季的五彩斑斓,在湛蓝澄澈的天空下,每一处地方都是一副炫目的图画,宛如美丽的彩虹碎落在这片古老、神秘而又美丽的土地上,美得简直让人惊心动魄。

    骑在马背的郑鹏,忍不住哼起了小曲。

    郑鹏和踏上归途的将士心情都很好,不代表所有人的心情都好,一些人的心情很糟糕,像那些被押解到长安领罪的吐蕃贵族,而跟在郑鹏身边的兰朵,也显得有些郁郁寡欢,特别是看着郑鹏的眼神都夹着怨恨。

    能不怨恨吗,带着雀奴主动靠近郑鹏,就是想跟着郑鹏一起打吐蕃,最好是借郑鹏之手清理葛逻禄一族,为突骑施惨死的族人报仇,没想到千算万算,就是没算到郑鹏和库罗会再次联手,由敌人变成战友。

    葛逻禄在吐蕃过得很艰苦,这件事众所周知,然而,犯下大错的葛逻禄携着军功回归,估计不会有什么惩罚;大唐欢喜地把吐蕃纳入自己的版图;惨遭劫难的突骑施呢,血海深仇就这样算了?

    一想起那些死去的亲属、族人,兰朵就非常自责,要知道,郑鹏跟葛逻禄一族的族长库罗重新联系上,还是拜自己所赐。

    就不该把伊秋那小浪蹄子送给郑鹏,郑鹏那色胚说过,看到美女就会心软,还会变得特别好说话,孤男寡女共渡一宵后,伊秋不仅重获自由,就是葛逻禄一族的命运也得到扭转,要不然,哼哼,葛逻禄十用在火弹的轰炸下灭族。

    睡一觉的魔力那么大?

    兰朵越想越不甘,忍不住策马跟上郑鹏,开门见山地说:“郑鹏,本郡主有事要问你。”

    “郡主,有什么事尽管吩咐。”郑鹏笑呵呵地说。

    心情好,看什么也特别顺眼。

    “葛逻禄族这次立功不少,你说皇上会怎么对他?”

    郑鹏一听,就知兰朵要问什么,有些头痛地说:“这次能顺利拿下吐蕃,葛逻禄功不可没,皇上肯定会论功行赏。”

    “是吗?”兰朵冷笑地说:“那葛逻禄背叛大唐、杀害那么突骑施的人,这件就这样算了?”

    “这个嘛,有功就赏,有过就罚,皇上那么英明,肯定会赏罚分明。”

    兰朵有些不以为然地说:“葛逻禄这次立了那么大功,就算不能大富大贵也能功过相抵,而我们突骑施呢,那么多人白死了?”

    “也不是这样说”郑鹏尽可能心平气和地说:“葛逻禄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库罗族长也说了,会尽可能补偿突骑施,郡主,冤冤相报何时了,冤家宜解不宜结啊。”

    突骑施和葛逻禄的矛盾,郑鹏也想过,但征西军的人数太少,容错率低,稍有不慎就万劫不复,思来想去还是用威迫利诱的方式,硬是把库罗先拉上战车。

    先把事办了再说,屁股让李隆基、杨基他们去擦,郑鹏一定刻意回避这些问题,可兰朵直接当面质问,也只能硬着头皮回答。

    “说得真好,看来葛逻禄在吐蕃折腾这些日子没少发财,几万人的血海深仇也能补偿,几万人的性命,这是用钱能补偿的吗?”兰朵咬牙切齿地说:“郑鹏,都是你搞的鬼,现在功你拿了,名气也有了,就把我们突骑施一族踢在一边,亏我们突骑施一直把你当成是最值得信任的朋友。”

    郑鹏一个头两个大,有些尴尬地说:“郡主,我也一直把突骑施当成朋友。”

    “骗子,你睡过伊伙那个小浪蹄子后就被她迷惑,然后就开始背叛突骑施,你口中的朋友是可以拿来出卖的朋友,摸着你的心发誓,敢说你没有暗中帮助葛罗禄,帮他们回归大唐?”

    郑鹏一下子无语。

    老实说,还真不敢发誓,自己不想跟库罗在战场上兵戎相见,也不想再死那么多人,在选择劝说库罗时,心里的确没顾及突骑施和兰朵的感受。

    看到郑鹏无语,兰朵更生气了,冷笑地追问道:“郑鹏,你不是挺能说的吗,怎么不辩解了?”

    “郡主,这件事太复杂,一时不知怎么说,我想静静。”

    兰朵一直忍到现在才发难,来势汹汹,又在气头上,跟她吵感觉没意义,吵赢了招怨恨,吵输了难收场,最好是等她气消了,心平气和地谈,那样效果还好一点。

    “静静?”兰朵质问道:“又是哪个浪蹄子,是吐蕃的还是突骑施的?”

    郑鹏身子晃了晃,差点没从马上摔下来,这个兰朵怎么知道这个梗,不会跟自己都是后世来的吧?不过想想也不可能,真是跟自己一样,就不会这样被动了。

    不用说,这是女人准备不讲理、开始刁蛮任性的预兆。

    “前面怎么回事,打打闹闹,没点军纪,看本将怎么收拾你们。”郑鹏指着前面大骂几句,然后猛抽一鞭,骑着飞似的向前奔跑。

    惹不过,自己还躲不过吗,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看到郑鹏就这样跑了,气得兰朵直跺脚。

    ‘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