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776 失败的招揽

    “好晒啊,这是什么地方,阳光比西域还要毒。(M.sites3.com看啦又看手机版)”兰朵用手遮着额头,皱着眉头说。

    西域的的日照时间长,紫外线高,人容易晒黑,兰朵平日抱怨得最多的,就是自己瘦了一圈,黑了一圈。

    郑鹏心中一动,忍不住开口道:“在这里点火不容易,拾柴也不方便,我有一种办法,不用柴也不用火就能把东西就能把食物都变成熟食。”

    “烧炭?”兰朵有些疑惑地问道。

    “都说了不用火,无论是明火或还是炭火。”

    “不信”兰朵摇摇头说:“郑鹏,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不生火,哪能把食物变成熟食,除非你会仙术,可惜啊,你爬个山也累得上气不接下气,证明你只是一个凡夫俗子。”

    郑鹏嘿嘿一笑:“不信,要不要打个赌?”

    兰朵刚想问赌什么的时候,一名传令兵突然跑过来焦急地说:“将军,不好了,蕃军押了大批大唐的同胞在山下集结,郭将军请你去商议。”

    郑鹏闻言楞了一下,二话不说就往前线走,兰朵和红雀连忙跟上。

    刚走到断崖边,崔希逸就迎了上来,一边递过千里眼,一边面无表情地说:“看样子,蕃军要准备推那些无辜的百姓来打压我们的士气了。”

    郑鹏没有回答,只是举起了望远镜,望远镜内,只见一名名骨瘦如柴、衣衫烂褛的大唐百姓在吐蕃士兵的殴打下排例成行,吐蕃把一些木棒、破刀、木盾等最简单的武器塞到大唐百姓手里,不用说,准备拿这些大唐百姓作炮灰。

    “太可恶了,近十万人围着这里还不敢进攻,竟然推大唐的百姓前来送死。”宋冲咬牙切齿地说。

    郭子仪有些淡然地说:“兵不厌诈,战场上胜负各凭手段,我们攻打逻些城的时候也抓了不少吐蕃人去消耗他们的箭矢,说不上对错,但苦的都是百姓。”

    崔希逸也开口道:“生死由命,富贵在天,攻打布达拉宫的时候,就是金城公主也只能硬起心肠放到一边,这些大唐的百姓真是冲击我们的防线,那他们只能怨自己命不好了。”

    看到郑鹏的神色有些不忍,崔希逸生怕郑鹏心软,主动把金城公主搬出来。

    攻打布达拉宫时,金城公主受到赤德祖赞的压力,在布达拉宫的台阶上“劝”郑鹏退兵,郑鹏毅然拒绝,一个高高在上的大唐公主都没法动摇征西军的决心,这些普通的大唐百姓,更不能妥协。

    陆进附和道:“崔将军说的是,那些百姓是赶到这里祭天的,人数只有二千多一点,而乌古拉山的人超过一万,就是论人数也是山上的人的重要,更别说后面还有大计。”

    这是一名手持令旗的吐蕃士兵,一边摇着令旗一边乌古拉山跑,距离征西军大约还有一百步时停下来,大声说:“不要放箭,不要放箭,大相请郑鹏郑将军阵前说话。”

    消息传上去后,郑鹏只是思索片刻,很快就同意跟悉诺逻恭禄谈一下。

    主要看看悉诺逻恭禄想说些什么。

    没等到吐蕃人驱赶大唐百姓冲击防线,反而等到悉诺逻恭禄找自己谈话,郑鹏还真有点好奇。

    大约二刻钟后,郑鹏和悉诺逻恭禄各自带着一队亲卫在阵前交谈。

    二人都没下马,双方相隔十丈隔空谈话。

    互相介绍后,郑鹏径直问道:“不知阁下找我,有什么事就开门见山吧。”

    眼前这个吐蕃大相,满头白发、脸带倦容,倦着腰,和资料上的画像老多了,不知是资料没及时更新,还是悉诺逻恭禄最近操作过度。

    悉诺逻恭禄眉头轻轻一皱,眼里有一丝不悦的神色,心里暗暗惊讶郑鹏的年轻,不过嘴上很快应道:“郑将军真是爽快,既然郑将军爽快,那某也就不转弯抹角了,现在的处境想必郑将军也清楚吧。”

    郑鹏比悉诺逻恭禄想像中还要年轻很多,一想到吐蕃就是在这个年轻得有点不像话的人身上吃了那么大亏,连都城都让他夺了去,悉诺逻恭禄心里就不是滋味,要知郑鹏太年轻了,越年轻就代表越有潜力,大唐怎么出了一个如此妖孽的人物?

    让悉诺逻恭禄心里不舒服的是,郑鹏并不称自己的官职,而是用阁下替代,这是要干什么,不把吐蕃看成是国家?

    占个都城就以为把吐蕃灭国了?

    悉诺逻恭禄知道无谓的争执在战场上没一点作用,也不想一见面就搞得气氛太紧张,不利于谈判,硬是把称呼的事忍下。

    郑鹏哦的一声,饶有兴趣地问道:“处境?什么处境?”

    “将军和你的部下,现在已被我们重重包围,这是现实,也就是处境。”悉诺逻恭禄有些得意地说。

    “是吗?”郑鹏不紧不慢地说:“本将不是这样认为,现在我军兵精粮足,还有威力强大的武器护身,逻些城那么坚固的城墙,我军说攻下就攻下了,阁下认为那些血肉之躯能拦得住我军的铁蹄?”

    悉诺逻恭禄傲然地说:“唐军不过区区上万人,而围着这里的吐蕃勇士,超过二十万之巨,郑将军以为能以一敌二十,杀出重重包围吧?”

    其实人数只有十一万多,说二十万主要是吓郑鹏。

    “我想想,能!”郑鹏毫不客气地说。

    悉诺逻恭禄一阵气结,这个郑鹏那么心高气傲,聊天都把把话题聊死,真是无趣,气得一张老脸直抽抽,不过他城府很深,很快又平静下来,开门见山地说:“不夸张地说,我们对郑将军的秘密武器有了一定的理解,这里是吐蕃,天时、地利、人和站在我们这边,兵力更是贵军的几十倍之巨,打下去肯定是我们胜算大,郑将军年轻有为,大把荣华富贵等着你,何必一定要冒险呢。”

    “哦,阁下的意思是?”

    “郑将军功勋卓越,可得到的官职和爵位,太低了,严重不对等,像郑将军这种人才,应该在家里享受荣华富贵,哪能派到这么危险的地方,要知战场上刀枪无眼,要是伤了怎么办,分明是有人妒能,暗中打压”说到这里,悉诺逻恭禄大声说:“只要郑将军能归顺吐蕃,吐蕃的一应官职随便挑,看中那地封地也是一句话的事,到时就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享尽人生的荣华富贵。”

    “听起来挺吸引的,不过我这个人很懒,不是皇上不肯升,而是我根本不想升,几次拒绝升官,像什么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肯定很累人,没兴趣。”

    悉诺逻恭禄那张老脸再次抽搐几下,都不知怎么聊下去了,犹豫一下继续说:“不喜欢做官,以郑将军的才华,做一个异姓王也不错误,到时郑将军不仅有自己的封地,还有自己的子民和军队,想怎么逍遥就怎么逍遥。”

    不管那么多,先把人拐到吐蕃再说,在悉诺逻恭禄眼中,郑鹏的价值比十万精锐还要高。

    “听起来挺诚心,不过我的家眷在大唐,不能抛下她们不管。”

    看到郑鹏有些犹豫的印象,悉诺逻恭禄马上许诺:“某知郑将军跟家人有隙,不回也罢,家中的妻房也没有生下一男半女,不就是女人吗,只要郑将军归顺吐蕃,全吐蕃的美女任将军挑。”

    要是的郑鹏归顺吐蕃,也就是手榴弹和火弹也会落入吐蕃手里,光是这二样,就值得吐蕃付出任何的代价。

    郑鹏哈哈一笑,开口调侃道:“阁下这话是代表谁说的?赞普赤德祖赞?不对啊,赤德祖赞都死了,吐蕃赞普死了,逻些城和布达拉宫也在我军手中,也就是吐蕃不在了,我凭什么信你?”

    “这,这”悉诺逻恭禄一下子不知说些什么。

    唐军最狠毒就是攻陷逻些城,逼得赤德祖赞以身殉国,这样一来吐蕃群龙无首。

    以后有机会像赤德祖赞一样说话,但不是现在。

    悉诺逻恭禄不知说些什么,郑鹏却有话说了:“难得阁下这么坦城,那我明说吧,唐军现在粮草充足,各种战略物资也可以支持很久,当然,你们能围,我们也能破,有火弹在手,还真不怕你们,说真的,阁下是个聪明人,吐蕃已是昨日黄花,吐蕃赞普已死,剩下的谁也不服谁,就是阁下把我们都消灭掉,但有信心压住那些野心泛滥的部族吗?”

    顿了一下,郑鹏补充道:“这有一点很重要,吐蕃所谓的诅咒,大唐已经破解,你们千辛万苦筑起来的水泥城墙,在唐军眼里就像纸糊的一样,根本挡不住,就是我这次行动失败,大唐肯定还会派下一批来,到时人数更多、装备更好,阁下自问能抵挡得住吗?要是阁下能归顺大唐,我可以劝说皇上取消对你的通辑,除了保你一家老小平安外,要升官给你升官,要发财给你发财,到时住哪里由着你,识事务者为俊杰,好好考虑一下吧。”

    悉诺逻恭禄脸色有点难看,自己想来劝降郑鹏,没想到郑鹏反而想来“说服”自己。

    问题是,郑鹏说得有理有根,自己还不知怎么反驳。

    “郑将军真不顾自己和部下安危,对了,还有那些大唐百姓的安危?”悉诺逻恭禄觉得自己很难说服郑鹏,干脆威胁起郑鹏来。

    聪明、骄傲,再加上脸色厚,什么话都敢讲,悉诺逻恭禄发现自己跟郑鹏讲道理,有种秀才遇到兵的感觉。

    郑鹏毫不犹豫地说:“要是怕死,我们就不会出现到这里,威胁这一类话不用多费口舌了,阁下可以想一下,当日攻打布达拉宫时的,就是金城公主也要为大唐的千秋大业让路,用那些普通的百姓威胁?呵呵。”

    说到后面,郑鹏冷笑了二声。

    自己越在乎那些百姓,悉诺逻恭禄就越拿出那些百姓作文章。

    悉诺逻恭禄寒着脸说:“郑将军,真的不能再商量?要是你有什么条件,也可以尽管提出来。”

    “没什么好谈的,现在大唐如日中天,吐蕃气数已尽,一句话,顺大唐者生,逆大唐者亡。”

    悉诺逻恭禄很认真地看了郑鹏一眼,一边挽起马的缰费绳,一边开口道:“看来今日不是说话的好时机,郑将军,等到有合适的机会,我们再谈,告辞!”

    征西军进吐蕃后,一直顺风顺水,打了那么多胜仗,郑鹏的心气也高了,悉诺逻恭禄知道这个时候跟他谈,肯定不会有什么好结果,这次阵前谈判,其实是摸一下郑鹏的性格和底细,为下一次招揽作准备。

    等着吧,悉诺逻恭禄心里暗想道:等到吐蕃打一场大胜仗,把唐军打得狼狈逃窜,最好是郑鹏落在自己手里,那时谈条件就简单多了。

    “好,有机会再谈。”郑鹏说了一句,转身返回防线后面。

    “老大,那老家伙找你干什么?”陆进有些好奇地问道。

    “没什么,以为自己占了上风,就想招降我们,还说什么条件随便提,败军之将也想跟我谈条件,笑话。”

    崔希逸不紧不慢地说:“早就猜到了,一点新意也没有,某以为是坌达廷亲自来呢,没想到是悉诺逻恭禄这个老家伙来。”

    陆进咬着牙说:“坌达廷敢来再说,他跟次仁父子丧心病狂,害死那么多兄弟,我恨不得送他们一捆手榴弹,送他们上西天。”

    一想到班公错之役成为阶下囚受到的侮辱,陆进的眼睛就有些红。

    “砰砰”“砰砰砰”

    这时山下敲起了战鼓,郭子仪看了一下开口道:“他们赶大唐的百姓前来进攻阵地了。”

    郑鹏往山下一看,刚才那些集合好大唐百姓,在吐蕃士兵的驱赶下,哭哭啼啼地朝山上冲上来,走得慢的会让跟在后面的吐蕃士兵用马鞭狠抽,有两个明显抗拒冲向唐军阵地的,让跟在后面的吐蕃士兵就地正法。

    这一幕,真是太熟悉了,想当自己驱赶吐蕃人去麻痹守卫逻些场的将士时,也是这种情景。

    报应啊。

    谈判的时候,郑鹏特意拿金城公主举例,说明拿大唐的百姓要挟自己没用,悉诺逻恭禄可能会相信,但坌达廷这个老狐狸肯定不相信,在他想来,就算不能打压唐军的士气,也能消耗箭矢或火弹,怎么也不会亏。

    看着那些哭哭啼啼的大唐百姓,郑鹏的心慢慢沉了下去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