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736 分歧

    逻些城下,一队人正向逻些城进攻,攻打城池本是一件很悲壮的事,然而,现实的场面却有点沉闷。(www.sites3.com)

    进攻方拿着简陋的武器,哭喊着向前冲,而守城的一方,眉头深锁,就是拿出着弓的手都有些颤抖,原因很简单,唐军驱赶路上俘虏的士兵、官员和百姓,让他们拿木棒、柴刀、粪叉子向前冲。

    “不要放箭,我们是自己人。”

    “我是孙波什叶部千夫长葛多,不要伤我。”

    “都是唐军逼的,不要放箭。”

    “都是自己人,般诺将军救救我们啊。”

    这些吐蕃人被迫拿起武器向逻些城冲,向着自己的都城进攻,原因是后面跟着唐军的军队,谁敢回头或冲得不快,马上遭到唐军就地正法,为了活命,只能哭喊着拼命向前跑。

    城墙的门楼上,般诺面沉如水地站着,一旁的副将杰桑格大声吩咐道:“弓箭手准备。”

    “将军,他们都是吐蕃的百姓。”

    “是啊,冲在最面前那个小的认识,他是孙波千夫长葛多,出自没庐氏族啊,真对他出手吗?”

    “该死的唐狗,竟用如此下作的招式,也不怕遭天遣。”

    要是攻城的人是唐军,众人肯定毫不犹豫的出手,问题是进攻的自己人,人群中还有官员和贵族,将士们一时犹豫了。

    杰桑格大声吼道:“吵什么,本将看不到里面有自己人吗,说实话本将也想救,可这事不能做,谁知这些人中间有没有是唐军乔装打扮的,要是让唐军趁机混了进来,出了事谁能负担得起?给我放箭,这是命令。”

    在杰桑格的坚持下,城墙上的弓箭手纷纷拉弓射箭,一时箭如雨下,不到一刻钟,刚才还生蹦乱跳的五百多吐蕃人尽数倒在逻些城下,死在自己人手中。

    一波人死完,崔希逸面不改色,大手一挥:“第二队,上。”

    很快,熟悉的情景再次出现,又一批吐蕃人被驱赶着向逻些城的方向冲,有了第一批的榜样,这些吐蕃人哭泣着、呼喊着,有人还自作聪明扔下手中的武器向逻些城的方向跑去,以示自己对逻些城是没有威胁,可等待他们的,依然无情的箭雨。

    不到半个时夺,一千多人就倒在逻些城下,现场弥漫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气氛也莫名的悲壮。

    “般诺将军,怎么办,唐军这么卑鄙,看样子他们还会驱赶吐蕃的百姓前来送死,将士们都有点不忍下手了。”杰桑格有些憋闷地说。

    每一次下令放箭,杰桑格的内心就痛一下,先别说以后会不会有人记恨自己,下令屠杀那么多自己人,自己的内心也不好受,然而,这个命令还不能不下。

    逻些城是吐蕃的都城,也是百姓心中的圣城,绝不能有失,再说城里住着那么多达官贵人,要是让唐军攻进城,后果不堪设想。

    般诺反而一脸镇定地说:“唐军想打压我们的士气,顺便消耗我们的箭矢,他想得太天真,跟将士们说,死去的那些百姓与他们无关,真正的元凶是唐军,激起将士们对唐军的同仇敌忾,化悲愤为动力,多杀唐军。”

    “明白,末将也是这样对将士们说的。”杰桑格马上说道。

    作为一名出名的战将,这点带兵的技巧,杰桑格还是有的。

    般诺点点头,指着前面突然开口道:“杰桑格,你该回去指挥,该死的唐狗又赶人来了。”

    杰桑格扭头一看,只见又有一批人在唐军的驱赶下再次攻城,不对,应该是再次前来消耗箭矢,苦笑一下,只能再去充当不光彩角色。

    临时设的中军大营内,郑鹏没有关心前方攻城的事,而是饶有兴趣一本缴获战利品的名册,看了一会,一边放下手里的名册,一边有些意外地说:“本以为吐蕃是一个苦哈哈的地方,没什么油水,想不到缴获这么多,这下发财了。”

    按军中的规矩,战场一切缴获归个人所有,但实际上还有很多众人认同的潜规矩,例如不能拿死去战友的东西、见者有份、向上级献上一定比例的财货等等,郑鹏为了解决纷争,规定所有缴获一半归个人,一半上交用来按功劳大小分配,这样避免很多纷争,征西军的将士也表示服气。

    将领不亲自冲锋,总不能一点也战利品也分不到吧,要是每个人的缴获都是自己全留下揣腰包,到时每个人都挑肥厌瘦,这仗也就没法打了。

    战利名册里,各种金银首饰、名贵宝石、古玩、香料等应有尽有,郑鹏都看得眼花缭乱。

    陆进撇撇嘴说:“这些吐蕃人,平日有钱都攒着,都说穷庙出富和尚,奴隶们就不用说了,普通老百姓都是过得紧巴巴的,就是那些官员和贵族,一个个富得流油,绝大部份财货都是从官员和贵族哪里搜来的。”

    “其中有很多,是历年到大唐打草谷、掳掠大唐百姓的财货。”郭子仪补充道。

    郑鹏看到一旁的宋冲一直没说话,好像欲言又止的样子,开口问道:“宋将军,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说?”

    宋冲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鼓起勇气说出来:“郑将军,我们攻打逻些城,有火药这种神兵利器在手,攻进去不是难事,为什么驱赶那些可怜的老百姓去送死呢,这样做,会不会太残忍了,对我们征西军的名声也不好。”

    作为一个军中精英,军人的荣誉和骄傲让宋冲觉得郑鹏的做法很不见彩,刚刚进西域时,为了不暴露行踪,一路走的都是小路,并把沿途的人灭口,那时机宋冲就觉得不妥,不过征西军只有区区八千人,所谓非常时期用非常手段,也就不开口,现在形势对大唐来说一片大好,还做这些伤天和的事,眼看一批又一批吐蕃百姓在城墙下惨遭屠杀,当郑鹏开口问他时,宋冲再也忍不住了。

    郑鹏还没开口,坐在角落里帮忙战利品的兰朵就抢着说:“宋将军,你这话就不对了,吐蕃年年打草谷,刀下不知有多少大唐百姓的亡魂,吐蕃人能那样对待大唐的百姓,我们还跟他客气什么。”

    突骑施是西域的第一大部族,也是大唐最倚重的一支力量,西域每当有战事突骑施都是首当其冲,这些年跟吐蕃大小交战不知有多少,双方都积累了数不清的血债,兰朵爱恨分明,崔希逸提议用吐蕃百姓冲在前面打压吐蕃士兵士气的提仪,她是第一个赞成。

    “郡主说得也是”宋冲有些喃喃地说:“只是小的觉得有点不光彩,怕郑将军的声名有损。”

    本想说有本事沙场直接一决胜负,欺负弱小百姓不算本事,可话到嘴边又改了。

    总不能当众说上级和同僚的不是,也不敢对兰朵不敬。

    郑鹏呵呵一笑,拍拍宋冲的肩膀说:“宋将军,你想多了,吐蕃不比大唐的,大唐民是民,军是军,但吐蕃不同,它是全民皆兵,平日女人在喂马、造箭,小孩还没成人就跟着打草谷,一些部落的孩子,要杀一头狼或一个敌人才算成年,这些吐蕃人,只有冤杀,没有错杀,再说他们也是死在自己人手下,他们自己人都不同情,你可惜什么。”

    “是,郑将军说得很对,是末将觉得有违天和,所以”

    “这话也有道理”郑鹏突然打了一个响指,语出惊人地说:“的确有伤天和,那就听宋将军,不赶他们去冲逻些城了。”

    兰朵楞了一下,有些无语地说:“郑鹏,你不是说吐蕃全民皆兵吗,宋将军一说你就打退堂鼓,想不到你这么易变啊。”

    郑鹏嘿嘿笑了二声,一脸睿智地说:“吐蕃人想借用这件事激起吐蕃将士的同仇敌忾,我偏不能让他如愿,不仅不能让他如愿,还得给他们下点眼药才行。”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