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712 脏活

    “咯咯咯”

    雀奴把两个尾指放在嘴里一吹,站在他肩上的金将军双翅一展,扑腾几下,留下一串金雕特有的叫声,很快消失在半空中,金将军飞到半空侦察去了。(m.sites3.com手机阅读)

    崔希逸骑马停在军营的营门边,大声喝道“斥候营,出发。”

    一队精锐向崔希逸行了一个礼,然后一个个骑上马,向预定的目标飞奔。

    斥候营出发后,崔希逸转过头,对一旁的郑鹏等人行了一个军礼,二话不说,大手一挥,带着征西右军鱼贯而出,向着吐蕃的方向进发,很快就消失在扬扬的雪末中。

    没有誓师,没有鼓乐送行,甚至连饯行酒都没有一碗,但是,所有人都能从将士眼里感受他们内心的激动和决心。

    不想建功立业的兵,不是好兵。

    郭子仪突然感叹地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若是真能完成吐蕃,堪比当年霍去病封狼居胥的壮举,即使马甲裹尸某也无悔无怨。”

    在小勃律上足足训练了四年多,人都晒黑了,不知遇到多少困难,这些郭子仪都忍了下来,为的就是今天。

    终于等到兵发吐蕃的时刻,郭子仪内心莫名激动一雪前耻的机会来了。

    郑鹏拍拍他的肩膀说“吐蕃要拿下,人也要活着回来,晦气的话不要说。”

    顿了一下,郑鹏一脸正色地说“这是命令。”

    郭子仪犹豫一下,很快有些感激地说“好!”

    这时兰朵走过来,有些复杂地说“郑鹏,没想到你还真的动手了,本郡主也不得不说一声佩服。”

    猜测是一回事,计划是一回事,而行动又是另一回事,兰朵猜测郑鹏只是袭边境,直至郑鹏公开火药的秘密、兵发吐蕃,这才相信郑鹏没有说谎。

    “我也佩服郡主勇气,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知道郑鹏要进攻吐蕃时,兰朵不仅没有退缩,拒绝郑鹏借用雀奴和金将军的建议,反而表示要坚决随行,扬言不答应就不借金将军,一个女子有这样的勇气,值得佩服。

    “说得这么好听,要是本郡主不随行,肯定要被你们的人软禁,本郡主才不要被人看囚犯一样被人监看着。”

    郑鹏闻言只是呵呵一笑,没有回答,事实上,要是兰朵不随行,自己肯定要把她交给杨基他们软禁一段时间,以免泄漏自己的行踪。

    兰朵忽然有些可惜地说“郑鹏,你还真是仗义,放着那么大的功劳和名望不要。”

    “功劳?名望?郡主的意思是?”

    “要是第一个杀入吐蕃,那是多大的功劳和名望,你却交给了崔将军。”兰朵打量了一下郑鹏,眼里满是婉惜。

    郑鹏看着崔希逸消失的方向,半响才说“一将名成万骨枯,有收获就得有付出,二哥这次去,是去干脏活的。”

    脏活?

    兰朵看着吐蕃的方向,眼里似是有了明悟。

    郑鹏也不管他的反应,转过对身边地人说“检查所要携带的物资,三更起床,五更做饭,吃完早饭就拨营。”

    前军和后军不能相距太远,相隔一天最好。

    “是,将军。”众人连忙领命。

    桑猜是吐蕃一名普通的牧民,但他是一名胆子很大的牧民。

    说胆大有二个原因,别的牧民一到冬天,就会扎堆到城镇附近过冬,而桑猜喜欢在昆仑山脉下、靠近大唐的边境找个背风的地方住下,一来不受管束,二来一解冻就能抢占好的草地;还有一个原因是桑猜喜欢去打草谷,每年都会组队偷偷越过昆仑山脉到大唐境内烧杀抢掠,桑猜最喜欢就是抢大唐年轻的女子,在他看来,大唐的女子漂亮、听话,不易逃跑也好控制。

    这晚睡到半夜,桑猜被马匹的嘶叫声吵醒,睡眼惺松地走到马房一看,当场暴怒马房的料槽内空空的,该死的阿依没给马喂夜草。

    都说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为了马匹能卖个好价钱,也为了让马匹在冬天能多长一点膘,每天夜里都要给马匹多喂一次草料,大半夜起床,还是这么寒冷的天起床绝对是一件苦差,桑猜把这项苦差让从大唐抢回的女奴阿依干,看到阿依没有喂马,当场抄起一条马鞭怒气冲冲走向马房旁边的料房。

    “该死的贱奴,竟然睡懒觉,老子不抽死你”桑猜一边吼一边用脚用力一踹,准备教训睡在草料房的阿依。

    门踹开了,皮鞭都举高了,可桑猜吓了一跳草料房内,一个衣衫烂滥、骨瘦如柴、浑身都是伤痕、脚上拖着铁锁链的女子倒在地上,脸色苍白,一动也不动,就是踹门那么大声,也没一点反应。

    桑猜用脚踹了二下,又探了一下鼻息,很快一脸晦气地说“该死,刚入冬就死,过完冬才死啊,好不容易抢回三个女奴,有二个人不满一个月就死掉,剩下这个又死了,不管了,开春约上兄弟再干一票,再抢几个回来。”

    说话间,桑猜一脚踩在的阿秋脑袋上,一边辗压一边冷笑地说“看来你让老子快活了那么久的份上,让你再在这里再躺一晚,天亮了再把你扔出去,对了,废物利用,弄一个陷阱,说不定能弄几张上好的狼皮,哈哈”

    从大唐抢回的人,男的送去奴市当奴隶卖掉,女的留下,白天做苦力,晚上供桑猜发泄兽欲,那个阿依刚抢回时还有几分姿色,折磨了几个月后就变得人不似人鬼不似鬼,桑猜都提不起兴致。

    肆无忌惮地笑到一半,桑猜的笑声歇然而止,因为他感到胸口好像痛了一下,低头一看,只见心口出现一支利箭,利箭穿体而过,被血染血的箭尖正在往地下滴血。

    谁偷袭自己,桑猜有些艰难地转过头,只见看到一个全身雪白的大唐男子正在放下手中的弓,大唐人?这里怎么出现大唐人的?

    桑猜一脸不甘地倒下去,在意识涣散的最后一刻,有二个问题想不明白这什么有大唐人出现在这里,还有,那个还算英俊的大唐人,杀人时脸色为什么那么平静?

    “崔将军,好箭法。”一名手下走过来,由衷地发出感叹。

    这支箭由背门射入,从心脏处穿出,准度、力度无可挑剔。

    崔希逸面色自若地说“某射杀蓄生时,手从来不抖。”

    作为先锋军,崔希逸的任务是逢山开路,逢水桥架,为了不走漏风声,还要清理沿途的哨所、军营、民居,桑猜过冬的地方,早在地图上标着,除了桑猜上了大唐细作必杀名单,还是一个就地的粮草补给点。

    八千人马,每天要消耗的粮草很大,路途遥远,补给很难,最好的方法是就近补给,大唐的细作在三年前就有计划在指定地点储存大量的粮食,还注明哪里可以补给粮草的地方。

    说话间,二人走进草料房,手下一脚把桑猜踢到一边,查看了一下地下死去女子的尸体,最后有些愤怒地说“来晚了,看样子没死多久。”

    崔希逸摇摇头说“被吐蕃抢走的人,不是疯掉就是全身都是伤病,都折磨成这个样子,死了反而是一种解决,梁力,把她脚上的锁链除了,再挖个坑埋了,让她入土为安吧。”

    “是,将军。”梁力看看折磨得不成样子的同胞,忍不住对着旁边桑猜的尸体又狠狠的踹了几脚发泄。

    崔将军只说埋了那名可怜的女子,没说要埋这个蕃狗,一会扔到山沟喂狼算了。

    此时崔希逸继续吩咐“梁力,你带二个人处理这里,把粮草交给将军后,快速归队。”

    “遵令。”

    崔希逸左右打量了一下,很快下令“继续前进,前面有一个叫乌罗的小部落,我们就在乌罗用早饭。”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