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711 兵发吐蕃

    且末城外的营地,郭子仪带领将士熟悉使用火药,忙得不可开交,而且末城的城主府内,一张方桌,两张绣墩,方桌上摆着几样精致的小菜,烫着一壶好酒,绣墩上坐着的,正是西域两大巨头监督御史杨基和西域大总管黄洋。(看啦又看手机版m.sites3.com)

    黄洋深深地吸了一下散发在空中的酒香,面带微笑地说“宫中珍藏的桂花酒,还在温烫时已经满室飘香,我们算是占了郑鹏的光了。”

    小勃律之行,郑鹏没让二人失望,不仅给了想要的答案,还送了二人几坛好酒,这壶桂花酒就是郑鹏带在身边的宫中珍酿,真不愧是宫中珍藏,光是那股酒香就让人垂涎三尺。

    杨基也是点点头说“卤肉、凉得快、水泥,每一样都不凡,现在又弄出威力如此惊人的火药,难怪陛下对郑鹏宠信有加,说到底,我们也是沾了他的光,在这位置坐了这么久。”

    郑鹏第二次来西域时,李隆基让人给杨基带了一句话如果西域开战只剩下一个人活着,希望那个人就是郑鹏。

    因为这句话,班公错有了一场前所未有恶战唐军不计伤亡拼命地攻,吐蕃不要命地守,双方都都付出极大的伤亡,吐蕃大将军坌达延就是没抓到郑鹏的情况下,还是咬着牙撤回吐蕃。

    伤亡太大了。

    出现张孝嵩事件后,由于环境特殊,西域的专断之权不能收,但也不能任由一个人把持太久,郑鹏的计划需要西域的大力支持,还要百般保密,杨基和黄洋成了郑鹏的后勤部长,李隆基也一直没换人,让二人在吐蕃逍遥了很久。

    在西域呼风唤雨,绝对比在长安当一个左右顾忌的闲官好多了。

    黄洋拿过酒壶,给杨基倒了一杯,边倒边说“听动静,郑鹏应是在营地教导他的部下怎么使用新式武器,可惜动作还是慢了,只有半年时间,要是郑鹏的行动再迅速一点,胜算也多上不少。”

    “时间是少了一点,半年太紧了,先不说吐蕃幅员辽阔、环境恶劣,就是时间不允许啊,现在深秋,眼看就要入冬,一到冬天,到处雪花飞舞,冰雪封路,积雪期起码二三个月,本来时间就不多,再扣去冬天大雪封路的三个月,郑鹏满打满算也不足四个月,难,太难了。”杨基有些婉惜地说。

    不待黄洋开口,杨基继续说“好在,就是郑鹏不能如期拿下吐蕃,有了火药这个神兵利器,想必皇上也不会为难他,所以他才会这么般从容。”

    黄洋突然有些迟疑地说“郑鹏这个人喜欢吹牛,让人无语的是,他吹的牛大多实现了,在小勃律时看他一脸自信的样子,肯定有了后手,杨御史,你说郑鹏会不会选择在冬天赶路呢?”

    “这个,不会吧,天气这么冷,雪地湿滑,太难了,不是某看不起郑鹏,要知这难度实在太大。”

    “某可不敢认同杨御史的意见”黄洋有些动情地说“刚被赶出元城郑氏时,郑鹏说他会混得很好,还要衣锦还乡,这件事在元城视为笑谈,因为那时候的他,就是一个挥金如土、不学无术纨绔弟子,谁能想到他有现在的成就,升官晋爵;突骑施的安禄可汗到长安面圣,赛马赢了皇上千里选一的好马,郑鹏站出来扬言用一堆木头就能赢安禄可汗的宝马,当时没一人看好,认为他是骗子,于是脚踏车横空出世,没有争议地赢了比赛。”

    “还有,郑鹏要娶博陵崔氏的女子时,没一个好看,因为当时博陵崔氏和太原王氏已经达成共识,郑鹏当众发誓一定要做到,最后还不是让他如愿抱得美人归?江中架桥、巧破连城、绝地逃生,都创造了多少奇迹,再多创一次奇迹也不会奇怪。”

    杨基拿起手中的酒杯,有滋有味地喝了一口,然后眯着眼说“无论如何,我们已立于不败之地,小勃律练兵成功,证实吐蕃所谓的诅咒被破解,再说有了火药这个利器,气运已完全站在大唐这力,至于郑鹏怎么做,不必猜揣,他那么聪明,别人想到的,他肯定想到,就好好坐在这里,喝喝小酒,哄哄美人,随时配合好他即可。”

    黄洋哈哈一笑,给杨基再次倒满酒“这话有理,杨御史,某敬你一杯。”

    “干了。”

    且末城的城主府内歌舞升平,远在吐蕃孙波城的吐蕃千户乌伦呷玛,也笑着迎接初冬的第一场雪。

    孙波城外的军营内,乌伦呷玛伸手接住几片从空中飘落的雪花,高兴地说“今年入冬的第一场雪,比去年足足早了十五天呢。”

    一旁的心腹亲信、百户长金登巴附和道“一下雪,儿郎们就可以好好歇一下,养养膘了。”

    乌伦呷玛号称孙波千户,还有一重身份是镇北将军,并不受孙波万户节制,而是直接听从赞普的指挥调度,原因是乌伦呷玛是赞普的亲信,是逻些城北面第一道防线。

    逻些城是吐蕃赞普的居住地,也是吐蕃的都城,防御自然非常严密,除了守卫逻些城的各部兵马外,吐蕃赞普赤德祖赞还亲自统率四支亲卫部队,部署在逻些城的四个方向,四支亲卫部队的性质类惟李隆基手中的羽林军,四支亲卫部队都是心腹亲信统帅率,分封为镇北将军、镇东将军、镇南将军和镇西将军。

    作为亲卫部队,赤德祖赞的要求很严格,规定士兵每天训练二工,一工就是二个时辰,只有每旬的最后一天,训半天,休息半天,不过冬天例外,由于太寒冷了,生士兵冰坏,也怕战马摔伤,由将军酌情训练即可。

    乌伦呷玛点点头“金登巴,这里交给你,本将还有一些家务事要处理,有什么重要的事,派人到请示即可。”

    “明白了,将军。”

    乌伦呷玛又交待了几句,然后带着亲卫打道回府。

    等将军走后,金登巴有些妒忌地说“将军上个月又娶了两个美女,还是罕见的孪生双胞姐妹花,什么家务事,就是回去享用,真是有艳福。”

    一名队正打扮的人小心翼翼地说“赞普严令不能擅自离队,将军就这样回去,要是真有什么事,怎么办?”

    金登巴敲了一下他的头,没好气地说“能有什么事,没看到下雪了吗,天这么冷,路那么滑,谁会闲着没事找事干,说到底,能跟我们吐蕃较量的,只有大食和大唐,可是没有,这里是神佑之地,他们根本进不来,说起来防御,也就是防那些不安份的各大部族,现在吐蕃蒸蒸日上,王族的势力如日中天,谁敢不服?”

    队正是金登巴的表弟扎力彭措,左右看了一下,小声地说“阿哥,话不能这样说,班公错一役,大将军还真是狠,都是各领地的士兵去送死,王族的将士在后面看戏、充当执行队,一仗打下来,各部各族损失惨重,可是王族没什么损失,分战利品拿去大头,论功行赏时也是他们受到的赏赐最厚,不满的人多了去。”

    金登巴不以为然地说“那又如何,他们敢闹吗?班公错一役,大将军拿到了水泥的配方,并献给赞普,现在王族所控制的要害、城池,全部用水泥加固一次,就像我们镇北军的营地,修筑了拒马坝、水泥围墙,固若金汤,谁还敢轻举妄动。”

    “那是,那是”扎力彭措眨眨眼,一脸神秘地说“将军回去享用他新纳的小妾,阿哥,不如找几个漂亮的女奴来唱歌跳舞,咱们也乐一乐,可好?”

    “你这小子,鬼点子不少,行,去办吧。”金登巴当即同意。

    天天训练,都无聊透顶,乌伦呷玛能回家享受,自己为什么不能放纵一下,现在下雪了,看样子下得还不小,大雪封路也没什么人,怕什么。

    不仅是镇北军营,就是吐蕃的百姓,早早把牲口赶回羊圈年栏,喂些提前准备的干草,然后一家老小关上门烤火取暧,围着炉火唱唱歌,再用锋利的小刀割下一块块肥美的肉放在架子上烤,多美。

    西域气候偏冷,一入冬,在寒冷北风的肆虐下,城里失去了平日活力和喧嚣,野外更是一片寂寞、冷清的世界,用“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来形容最合适不过。

    然而,就是在这种寒冷的天气,且末城外征西军的营地没有闲着,校场上,一队队严阵以待的士兵正在等候出发的指令。

    天很冷,但每个士兵由头到脚都穿得厚厚实实,头戴白色羊皮帽,身装特制的被袄,脚上穿的是郑鹏让人特制的牛皮鞋,手上戴着羊皮手套,身上还披着一件白色的披风,可以说一身都是白,要不是天冷呼声成烟,人多呈现“热气腾腾”的感觉,还真不容易发现。

    感觉跟雪快融为一体了。

    天气很冷,但是站在校场上征西右军将士却热血沸腾,原因很简单,征西右军被选作开路先锋,直扑吐蕃。

    冬天冷,又如何,吐蕃诅咒,又如何,征西右军要做的,就是在吐蕃认为不可能的人在不可能的时间,做出惊天动地的事。

    如果换作以前,在场的人肯定不乐意去,吐蕃是诅咒之地,冬天寒冷走,再说人数太少,这点人进吐蕃简直就是羊入虎口,可现在不同吐蕃所谓的诅咒,被郑将军破了,指出那是环境不同造成的不适应,也就是高原反应,习惯就没事,至于区区几千人就敢直取吐蕃,那是因为征西军手里多了火药这种神兵利器。

    有了火药,吐蕃人来多少就安排多少,怕什么,没看到前军、左军和中军的兄弟都妒忌吗,虽说有些危险,不过先锋可是“吃肉”的节奏,跟在后面,能不能喝上汤还要看别人脸色。

    郑鹏在点将军上看了看下面排成一列列的征西右军,然后扭过头对崔希逸说“二哥,这次让你做开路先锋,一定要注意安全,还有,尽可能把动静弄小一点。”

    终于要攻打吐蕃,但是打仗不是过家家,也不是一窝蜂冲上去,郑鹏的计划是先派一支部队先去开路,掩护后面的军队,前后两军也可以前后照应。

    这是“打黑枪”的活,最适合在不良人中担任过高官的崔希逸。

    个性鲜明的将领,往往会把自己的个性“传”给手下,郑鹏看到崔希逸训练他的部下,讲求高效和单兵作战能力,量才而用,派崔希逸充当开路先锋。

    崔希逸很爽快地点点头“明白,放心,某会不动声色把吐蕃的哨塔拨掉,绝不会让他们有机会通风报信。”

    从不良人转到西门四军,由西门四军又改成征四军,崔希逸一直兢兢业业、不敢有半分怠慢,为的就是跟郑鹏好好建立一番功业,到时不仅要封妻荫子,还要衣锦还乡、光耀门楣,四年多的付出与等候,今天终于翻开了新的一章。

    也是辉煌的一章。

    前面崔希逸嘴上没说,内心一直都是在打鼓,生怕自己最宝贵的几年青春年华就浪费在小勃律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自众亲眼目睹火药的威力后,崔希逸的心中就充满了阳光和希望。

    五年,没白等!

    “好,都是兄弟,客套的话就不多说,注意安全。”郑鹏不厌其烦地说“二哥,出发时让将士每人带两块木板和一把干草,遇到雪滑的地方可以轮流铺着过。”

    “那还用你说”崔希逸一脸自信地说“说到底,西域可以你二哥发迹的地方,呆得也比你久,放心,不是找到了向导吗,再说郡主也把雀奴和灵鹰金将军借给我,相当于多了一双眼睛,没事的。”

    大唐建国初期就跟吐蕃冲突起来,建国至今,大大小小的战役不计其数,虽说大唐的军队很少踏上吐蕃的土地,但相关的情报、地图一天也不停止收集,崔希逸又是在这里担任过不良将,一点也不后心,再说还从吐蕃卖到大唐的俘虏里找到仇恨吐蕃又熟悉地形的人充当向导,情报、物资、向导都准备得极为充分,崔希逸非常有信心。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