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709 语出惊人

    不知不觉入了秋,小勃律位处高原,远处有终年不化的雪山,本来气温就偏低,入秋后的小勃律,气候更低,将士们都换上了厚厚的皮甲,寒冷的天气让大地变得越来越沉静,然而,西门四军的营地有些反常,变得越来越越热闹,不时有大批的车队进入。(M.sites3.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这种现象引起吐蕃大将军坌达延的注意,下令手下查个仔细,看看有没有什么异动。

    很快,羊同万户兼西进将军、也就是坌达延的儿子多仁向坌达延回禀:“阿爸,查过了,只是正常的粮草补给,没什么异动。”

    “正常的粮草补给?”坌达延有些疑惑地说:“频率也太多了一些,三五天就一大批,驻守小勃律的西门四军不过区区八千人,用得上这么多粮草?”

    多仁不以为然地说:“阿爸,这不奇怪,眼看就要入冬,那么多人马肯定要多储备一些粮草,要不大冬天他们怎么捱得过去,别看平日他们的补给频繁,其实都是替那个郑鹏运送私盐,这个郑鹏还真行,别人驻守他也驻守,别人熬白了头,他却富得流油。”

    “此人精明能干,可惜不能为吐蕃所用。”坌达延有些遗憾地说。

    “要不是他手里的好盐让我们也沾到好处,早就把那个黑市端了,看他怎么卖”多仁有些鄙视地说:“郑鹏是大唐皇帝很看重的一个人,突然跑到小勃律驻守,还从西域各军府挑选精兵,把我们吓得够呛,又是调兵又是遣将,都快把大勃律弄成兵营了,没想到郑鹏却偷偷挖起了私盐,难怪他肯来小勃律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十有是他知道附近有盐矿,他就是特地来捞一笔横财的,阿爸,孩儿敢打赌,郑鹏挖空那座盐矿就得跑。”

    郑鹏好像成了吐蕃的克星,每次出现都对吐蕃造成很大的伤害,以至吐蕃赞普都点名对郑鹏严加防范。

    一说到盐矿,多仁的心思开始活跃起来,压低声音说:“阿爸,小勃律的那点人马不足为患,郑鹏的西门四军只有区区几千人,不如我们直接出兵,一口气把小勃律拿下,不仅可以把郑鹏捉到送给赞普,还能把盐矿拿到手中,有了盐矿,那就是有了金矿啊,要是有了金矿,我们这一族必大有作为。”

    多仁跟般杰达成合作,占了黑市大半份额,通过私盐买卖赚得盘满钵满,做买卖得要成本,利润明显是郑鹏拿大头自己拿小头,要是自己把盐矿拿下,那自己吃大头,岂不是肥得流油。

    坌达延闻言心中一动,内心挣扎了一会,终于还是摇摇头:“多仁,此事还是算了,一动不如一静。”

    “阿爸,为什么,这不仅仅有一大笔军功,还有一块大肥肉呢。”

    “大唐那么富饶,哪里不是肥肉,问题是能吃得下吗,吃得安吗,还抓郑鹏呢,上次班公错之役,多好的机会,为父亲自替你抗压,你手里也有几千人,多层包围,把郑鹏重重围住,最后怎样,几千人找到吐血还找不到,让他逃了,多仁,你这次真有把握抓住郑鹏?”

    多仁张张嘴,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

    郑鹏身边只有几十人,自己也没能抓到他,现在郑鹏身边有八千精锐,还是大唐精锐,要说打败他还有点信心,活捉还真要好好想想。

    上次要不是阿爸向上面求情,又顺利拿到水泥的配方,这才逃过一劫。

    看到儿子不说话,坌达延叹了一口气,拍拍他的肩膀说:“多仁,大唐和吐蕃,就像两头隔山相望的老虎,两虎相斗无论死伤,对双方都不好,说不定让别人捡了便宜,最好的作法就是达成默契互不攻击,各自找一个方面扩大自己的地盘,说实话,论实力是大唐占优,我们是占了地利的便利。”

    深深吸了一口气,坌达延继续说:“吐蕃拿下小勃律不难,大唐要拿下大勃律也不费力,为什么让大小勃律还存在呢,原因很简单,就是双方都不想撕破脸皮,构造一个缓冲区。”

    “明白了,阿爸,刚才孩儿只是随口说说,不会轻举妄动的。”多仁马上说。

    坌达延满意地点点头,很快谨慎地说:“小勃律驻着一支大唐精兵,统兵的人还是郑鹏,这件事不能轻视,这样,你再从羊同多抽三千精骑部署在大勃律附近,以防不备之需,还有,密切留意郑鹏的动静,有什么风吹草动马上禀告为父。”

    “孩子领命。”

    就当坌达延和多仁都以为郑鹏和西门四军还留在小勃律驻守的时候,二人怎么也想不到,郑鹏神不知鬼不觉,出现在且末城外一处军营。

    几千人的转移是一个大工程,郑鹏就采用化整为零的方式,在杨基的大力配合下,利用运输粮草的辎重营,运输的箱子里装的不是粮草,而是人,西门四军的士兵跟辎重营的士兵把衣裳一换,神不知鬼不觉就完成替换。

    别说多仁,就是小勃律王都瞒在鼓里。

    临时中军大营内,郑鹏端坐在案首后面,西门四军各部负责人纷纷上前禀报:

    “报,西门前军全员到齐。”

    “报,西门右军应到二千人,实到一千九百九十八人,有二人在转移途中因马匹受惊,坠马伤,现已从预备营递补二人;

    ”报,西门左军全员到刘。”

    “报,伤病营全员到齐。”

    “报,西门中军全员到齐”

    “报,后山人员全部转移完毕。”

    当最后一个报备完毕,郑鹏一脸正色地说:“很好,除了四位游击将军,其他人退下。”

    很快,偌大的中军大营只剩郑胸、郭子仪、崔希逸、陆进和宋冲五个人。

    “警戒今天是谁负责?”快要开会时,郑鹏突然开口问道。

    “末部在”郭子仪恭恭敬敬地说:“将军放心,末将己派了人轮值,斥候也派了出去。”

    郑鹏招呼众人坐下,正想开会,门外突然传来亲卫队正胡卫海的声音:“郡主请稍候,将军正在开会,交待没有他的命令,谁也不能进”

    “不行,本郡主要见你们将军,一句解释也没有,就把我们带到这里,太过份了。”门外传来兰朵不满的声音。

    胡卫海刚想说什么,营里传郑鹏浑厚有力的声音:“请郡主进来。”

    “郡主,请。”得到郑鹏允许,胡卫海马上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兰朵有些不满地哼了一声,径直进去,看了看郭子仪等人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犹豫一下,还是大声地问道:“郑将军,小勃律待得好好的,怎么说走就走,来这里干什么也不说,你好歹给个解释啊。”

    突然接到命令要全营转移,兰朵和雀奴也不例外,为什么走?去哪里一概不知,所有人要求跟着队伍走,路上问了几次目的地去哪里时,郑鹏也用保密来来推搪,停下来后发现到也且末城,兰朵终于忍不住发问。

    兰朵还真有些生气,黄洋和杨基走后,郑鹏变得更忙、更神秘起来,经常对着地图发呆,不时拿笔在地图上圈着什么,还不时从西门四军抽人到后山,弄得动静挺大,但做什么一点也不清楚,有好几次兰朵想打探都被郑鹏拒绝。

    突然转到且末城,兰朵终于忍不住,说什么也要问个清楚。

    看到兰朵来了,郑鹏一点也不意外,连站都不站起来,随手指着一旁的座位说:“郡主来得正好,刚想派人去找,这下省了,先坐下,一会就全明白了。

    看到郑鹏这个样子,兰朵心里有些不爽,犹豫一下还是坐下。

    一看在场的人就知是西门四军的高层,看看郑鹏想说什么再说。

    兰朵坐下后,郑鹏站起来,双手按着案首,语出惊人地说:“人来齐了,我也就不废话,现在正式宣布,西门四军现改成征西军,征西军的第一个目标,就是这里,吐蕃的逻些城。”

    什么,西门四军变成征西军?

    还要去攻打逻些城?

    现在响起几声倒吸冷气的声音,各人的神色都精彩起来。

    郭子仪和崔希逸早就知情,闻言相对淡定,终于听到这条迟来的消息,只是脸上多了一丝兴奋的神色。

    宋冲、陆进还有兰朵,一个个好像傻了一样,一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郑将军”宋冲吃惊地说:“攻打逻些城?会不会草率了一点,逻些城可是吐蕃的都城,再说吐蕃对我们不友好,那可是诅咒之地啊。”

    陆进也附和道:“将军,就是报仇,也可以找一座靠近大唐的城,攻打逻些场,孤军深入,兵家大忌啊。”

    想当年,猛得不成话的候君集,率领让人闻风丧胆的黑甲精骑,也没攻打到逻些城。

    兰朵也吃惊地说:“郑鹏,你没事吧,攻打逻些城,就凭你这几千号人?”

    在小勃律时,自己曾对郑鹏激过将,这家伙不会一时脑抽,真想去攻打逻些城证明自己吧?

    就是真的去攻打,也要做好万全准备,就靠几千号人,还想去攻打逻些城?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