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699 愚蠢的女人

    薛氏走出来面带怒容,说免礼时谁都听得出薛氏话音里带有不满,高力士有些窝火,不过在大庭广众之下还是面带恭敬地说:“娘娘真是诚心,一大早就到大慈恩寺上香,皇上和太子殿下知道肯定很高兴。(M.sites3.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公公过奖,中元佳节上香,请求菩萨庇佑大唐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孟兰盆法会为皇上添福添寿,这些都是本宫应该做的,公公也不是不劳辛劳替皇上出家修行吗?”薛氏面带微笑地说。

    一大早出宫上香,还想着怎么让皇上知道自己这么有孝心,高力士在这里看到最好不过,由他嘴里说出来,也显得更为自然。

    想到这里,薛氏语气也客了不少。

    高力士的去向,太子知道,而薛氏只是一个妇道人家,大唐一向禁示后宫干政,薛氏以为高力士真是去替皇上去寺庙修行。

    “为皇上效力,是老奴的荣幸,不敢言劳,倒是娘娘这么早就来上香,足以诚心,老奴一定要禀报皇上。”

    薛氏眉开眼笑地说:“高公公真是尽忠职守,东宫有几款新出的点心做得还算地道,高公公有空来品尝一下。”

    “娘娘有令,老奴一定去。”高力士说完,笑容可鞠地说:“听动静,法会快开始了,娘娘进去吧,老奴先送郑府二位夫人回府。”

    刚才还面带笑容的薛氏,瞬间就没了笑容,板着脸说:“高公公,郑府的二位夫人,觉得自己的诚心还不够,她们还想再跪拜一会,嗯,孟兰盆法会还没结束呢。”

    薛氏心里暗骂高力士不知进退,看在他是皇上身边最宠信的太监,这才给他脸面,放下架子跟他交谈,还赞了几句,也不追究高力士打自己人的事,这个家奴倒好,给脸不要脸,还想带走崔绿姝这个贱人,真是这样,堂堂太子妃、东宫娘娘的脸面往哪里放?

    出身不够显赫,薛氏晋升为太子妃,私下不少人不服,薛氏早就看在心里,正想惩罚绿姝来立威,那能这么轻易放过。

    自己的人被打,要罚的人也被带走,太子妃的威严何存?

    薛氏骂高力士不知进退,高力士早在心里大骂薛氏蹭鼻子上脸,不知天高地厚。

    高力士自认给足薛氏脸面,也给了台阶她下,这个薛氏真把自己当成一盘菜了,铁起心要惩罚崔绿姝和林薰儿,还说要罚她们跪到孟兰盆法会结束,天啊,法会要持续半天的,跪上半天,那腿还要不要?

    也不想想人家背后有什么人,绿姝的大父崔源是朝中元老兼博陵崔氏的核心人物,就算致仕也能一呼百应,更别说他背后还有不良人;绿姝的夫君郑鹏可是镇西将军,别的不说,光是一个印刷术和一个水泥,带给大唐难以估计的好处,还立了那么多军功,李隆基私下对高力士说过,西域可亡但郑鹏不能有失,因为西域亡了可以再抢回来,但郑鹏有失,就再也不能挽回。

    别看郑鹏不显山不露水,那是他低调,对官场兴趣不大,要是认为他好欺负就大错特错,还是一个小人物时,为了绿姝就敢与太原王氏和博陵崔氏玩火,在西域为了给兄弟报仇,敢立军令状五年灭吐蕃。

    薛氏肯定以为崔源致仕,郑鹏流放,能捡个软柿子捏,简直就是愚蠢,踢到石头也不知,皇上指着郑鹏替他解决大唐的心腹大患,指着郑鹏替他开疆拓土,这个时候动他的女人?要是惹怒了郑鹏,撒手不干,宫里那位能饶得了她?

    最无言的是,自己明明是在帮她,还把狼心当狗肺,高力士真是无语了。

    薛氏一族的底蕴还是不够,目光太短浅,只是一个太子妃,都把自己看成皇后了,不知宫中争斗险恶,太子一日没登基,就存在一天变数,再说现任太子李瑛地位并不稳固,即使李瑛顺利坐上皇位,皇后还不是说废就废?

    最简单的一个例子,生下太子李瑛的生母丽妃,儿子都当上了太子这么久,而她只能是丽妃,不是皇后。

    高力士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不见,转过头指着围观的人说:“东宫娘娘也是尔等能围观的么,散了,散了。”

    “散了,散了。”

    “快走,该干嘛干嘛,再不走锁你回武候铺。”

    “楞着干什么,走呀。”

    高力士一发声,侍卫和混在人群中的武候马上把人逐散,一会儿的功夫大慈恩寺门前就空了。

    发生这么大的事,武候铺的人早就来了,只是不敢管,在人群里候着。

    “二位夫人,请吧,咱家送二位夫人回府。”高力士看也不看薛氏,对不知所措的绿姝和林薰儿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绿姝飞快瞄了一眼面若寒霜的太子妃,又看看若无其事的高力士,为难地说:“高公公,东宫娘娘让我们先别走。”

    薛氏气得不轻,忍不住怒喝道:“高公公,本宫说了,她们还不能走,没听见吗?”

    反了,反了,一个家奴,不仅不听令,还当众让主人下不了台,薛氏有差点没气炸,也不给高力士留脸面了。

    高力士一脸从容地说:“听到了,娘娘累了要回宫。”

    说到这里,高力士扭过头,寒着脸对陈公公说:“陈百川,没听清楚吗,娘娘累了,快扶娘娘回宫歇息。”

    “这这”陈公公呆在原地,一脸老脸都愁得不成样子。

    “高力士,你敢以下犯上?”薛氏气得花枝乱颤,指着高力士喝道:“来人,把这个叛逆的家奴拿下。”

    几名东宫侍卫对望一眼,一时间犹豫着拿还是不拿。

    “你们这群废物,本宫的话也不听,信不信让你们脑袋全搬家,快拿下。”薛氏气得脸都红了,马上督促侍卫拿下高力士。

    东宫侍卫没办法,也不敢拨武器,硬着头皮想上去把高力士拿下,没想到刚动,四名御前侍卫马上迎上来,一手握在刀柄上一手推人:“高公公也敢抓,你们活得不耐烦了?”

    御前侍卫级别比东宫侍卫高很多,东宫侍卫本来就不敢动手,被薛氏逼着上前,难得有人阻止,马上就站在哪里不动。

    “高力士,你,你这是要造反。”薛氏指着高力士,气得说话也不利索了。

    高力士对薛氏行一个礼:“力士刚从外地回京,有不周之处请娘娘见谅,回去老奴会向皇上请罪,娘娘,请回吧。”

    说到这里,高力士扫了一下陈公公几名宫女,冷冷地说:“没听说娘娘要歇息吗,快扶娘娘回宫,若有半点怠慢,咱家拿尔等是问。”

    高力士积威已久,话里透着上位者的气息,陈公公一接触到高力士的眼神,内心有种发麻的感觉,脑海深处传来一种很危险的信息,也顾不得那么多,马上对几名宫女喝道:“快,扶娘娘回宫。”

    陈百川读懂高力士的眼神,要是自己再不把薛氏拉走,自己肯定要倒霉,还是永不翻身的倒霉,对高力士的手段和能力,同是太监的陈百川毫不怀疑他有能力做到。

    几个宫女都快被高力士吓破胆了,忙一拥而上,也不管薛氏又打又骂,半架着半簇拥薛氏往停在路边的马车走,陈公公看到也帮忙拉人,好说歹说把气急败坏的薛氏推下马车,然后绝尘而去。

    绿姝有些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脑子都快转不过来了。

    高力士叹了一口气,很快笑着对绿姝说:“二位夫人,我们走吧。”

    林薰儿有些担心地说:“高公公,不要紧吧,那可是太子妃,东宫娘娘。”

    “高公公,真是抱歉,连累你了,其实你大可以袖手旁观的,娘娘喜欢我们跪,跪就是了,也没什么。”绿姝一脸内疚地说。

    要是普能的官员,高力士出手也就算了,可这次是太子妃,正儿八经的东宫娘娘,高力士就是再得宠也只是一个太监,回去不知要受到什么样的惩罚,要是运气不好,脑袋都得落地。

    看看,这就是素质,郑鹏的二个女人,有礼且顾大局,都这个时候还替自己着想,不像那个薛氏,堂堂太子妃没点眼光,都像泼妇骂街了。

    高力士嘿嘿一笑道:“没什么,一个小误会,咱家既然答应郑将军照顾他的家人,自然不能食言,再说咱家也是为大局考虑,免得一个小误会把事情闹大,那样对谁也没有好处。”

    “闹大?”绿姝有些惊讶地说:“我们不会闹事的。”

    自己就没想到报仇什么的,跪就跪,就当是诚心向菩萨求福康。

    高力士解释道:“二位夫人要是被欺负,先别说远在千里的郑将军有什么反应,就是令大父崔老也不会轻易罢休,刚才崔老带着几百人准备救郑夫人,看到咱家先到这才散去的,要是崔老跟东宫的人闹起来,能不把事闹大吗?”

    崔源看到高力士,高力士下马车时也注意到后面,只是双方都没挑明而己。

    “什么,大父也来了?”绿姝一边问一边四处张望。

    心里正奇怪,事情发生这么久,怎么大父还不来,绿姝一直等着这个大救兵呢。

    “郑夫人不用看了,崔老不宜在这种场合露面,已经回去了”高力士说完,对二女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二位夫人,请回吧。”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