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685 帅不过三秒

    “郑鹏,这个是什么,里面装的是毒药吗?”高力士犹豫一下,还是接了过来。(看啦又看手机版m.sites3.com)

    看样子,里面装的不会是肉汤,一个瓦罐不值几个钱,没多大作用,估计也不会拿去砸人,用它对付吐蕃简直就是笑话,除非里面装的是毒药。

    一瞬间,高力士想到的是,派细作在吐蕃军营旁边的河流、井、蓄水池投毒,吐蕃士兵喝了纷纷倒地,唐军在对方猝不及防时突然杀到

    只是,感觉有些太伤天和。

    “有点难解释,一会公公就知道了”郑鹏说话间从高力士手里拿过瓦罐,用脚踢了踢前面说:“公公检查一下,这面水泥墙怎么样?”

    经郑鹏提醒,高力士这才发现前面是一面灰黑的水泥墙,估计修了有些日子,墙身有些青苔,上面还落了一些树叶,不注意还看不出来。

    高力士一头雾水,从上后山后到现在,一直不知郑鹏到底要干什么,不过在官场打滚多年的高力士很沉得往气,心里有疑问也按捺住,开始检查那面水泥墙。

    水泥墙有一尺多高,厚度足有一尺,看起来不像墙,而是像一个水泥墩子。

    样子不好看,但非常坚固,高力士用脚踩、用石头砸都拿它没办法。

    “不错,挺结实的,可这瓦罐跟水泥墙有什么用?”高力士的疑问越来越多了。

    两者好像没一点关系,饶是高力士以聪明人自居,现在也看不出郑鹏到底要干什么。

    郑鹏没有说话,把瓦罐放在水泥墙跟下,然后对高力士做出一个请的手势:“公公,我们先离开这里,危险。”

    “危险?哪里有危险?有蕃贼的探子么?”高力士一听马上警惕起来,说话间左右打量着。

    郑鹏连忙说没有,然后好说歹说把高力士拉到大约二十余丈后面的一块石头后面。

    高力士刚想质问郑鹏要干什么,只见郑鹏突然大声叫道:“来人,点火。”

    话音刚落,马上有一位亲卫拿着一根燃着的香向水泥墙走去,看样子是点着水泥墙跟那个奇怪的瓦罐。

    感到视线不太好,高力士轻轻一跃,跳到石头上面。

    这时亲卫已经点着了引线,兔子般往回跑,郑鹏看到跳上石头的高力士,面色突变,焦急地叫道:“公公,高公公,下来,危险。”

    郑鹏都急得不行,高力士却悠然自得地说:“又拿咱家寻开心,郑鹏你越来越不像话了,不就是一个瓦罐吗,有多可怕,皇上派咱家来,就是要看看你在这里干什么,什么事都要瞧个清清楚楚,免得让你糊弄。”

    郑鹏越是“故弄玄虚”,高力士就觉得自己越要弄清楚,生怕自己被郑鹏骗了,高力士内心打定主意:不给郑鹏弄虚作假的机会。

    “高公公,给我十个胆也不敢骗,这的危险,有什么事你先下来,下来再说。”郑鹏急得汗都下来了,伸手想去拉高力士的脚,想把他有拉下来,一时竟然够不着。

    “什么危险”高力士一边盯着那条黑色的引线越烧越短,一边训斥道:“咱家跟着皇上那么些年,什么场面没见过,有几次一只腿都踏进鬼门关了,咱家可是眉头也没皱过一下。”

    就在郑鹏想解释那个瓦罐的威力时,“轰隆”的一声巨响,装填了黑火药的瓦罐爆炸,强大的爆炸声犹如平地一声悍雷一样,郑鹏感到地都抖了一下,耳朵嗡嗡地响。

    随着一声炸响,郑鹏肉眼看到原到那面水泥墙被炸得四分五裂,大小不等的碎块向四面八方散去,突然间,郑鹏的瞳孔突然缩小:有几地向着自己的方向飞过来。

    郑鹏吓得下意识一缩。

    “将军,你没事吧?”几名亲卫连忙跑过来,生怕郑鹏被碎块击中。

    “没事”郑鹏应了一声,也顾不得跟亲卫多说什么,连忙跳上石头,一脸焦急地说:“高公公,高公公,你没事吧,伤着没有?”

    火药用的分量不大,距离足够远,又躲在石头后面,郑鹏没事,可他担心高力士,生怕高力士被流石击伤。

    “吓吓死咱家了,郑将军,刚才是怎么回事,这是天降惩雷么?”高力士的眼里有惊恐怕的神色,那张脸变得纸般苍白,说话都有些哆嗦了。

    郑鹏顾不得应话,连忙查看了一下高力士,找了一遍身上也没到有血迹的样子,这才松了一一大口气,嘴边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连忙解释道:“回高公公的话,刚才就是火药爆炸,并不是什么天惩之雷。”

    刚才叫高力士下来,他却振振有词说什么见过很多大场面,不怕,还说什么要盯紧,不给郑鹏弄虚作假的机会,那自信的神情、略带傲娇的语气,还有不畏生死的豪气,好像在讽刺郑鹏胆子太小,再配上高力士超过一米九的魁梧身躯,形象无比的高大。

    随着火药一声巨响,高力士的自信、傲娇还有豪情随之烟消云散,现在的高力士,面色苍白,眼神空洞中带着畏惧,让郑鹏忍悛不禁的是,眼前这位权倾朝野的高公公浑身哆嗦着,都可以看到他的双条腿还在颤抖着,也不知有没有吓尿。

    帅不过三秒。

    古代科技水平很低,对对鬼神很畏惧,高力士一反应过来,想到是竟然是不是老天要惩罚自己,对自己轰下惩罚之雷。

    看到高力士还是一脸懵的样子,郑鹏连忙扶住他:“高公公,没事了,来,先坐一下。”

    高力士就地坐在大石上,经历过很多大风大浪的他很快调节过来,一边整理一下自己的衣服,特别是不着痕迹拍拍自己还在颤抖的腿,一边强作镇定地说:“郑鹏,你刚才说火药,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跟那声巨响有关吗?”

    无意中看看刚才点着瓦罐的地方,高力士瞳孔猛地收缩,指着那里吃惊地说:“天啊怎么回事,水泥墙没了。”

    刚才那面一尺多高的水泥墙,现在变得七零八落,取而代之的是,现场有一个巨大的坑。

    就是变戏法也没这样变的。

    生怕自己看花眼,刚刚还吓得腿软的高力士不知哪来的勇气,猛地站下来,一下子跳下大石,小跑着走向刚爆炸的地方。

    “天啊,太神奇了。”

    “就是降天雷,估计威力也不过如此。”

    “郑鹏,这个坑真是那个神秘的瓦罐造成的?”

    “什么,那么大的动静,就是那几幢屋舍里的物什弄出来的?”

    高力士哪有权倾朝野的气势,化身为好奇宝宝,不停地拉着郑鹏问东问西,还拿起地上那些炸成小块的水泥碎块放在怀里,说要拿回去给李隆基看。

    除了配方高度敏感的内容,郑鹏尽量给高力士解释,都说得口干舌燥,高力士这才放过郑鹏。

    郑鹏松了一口气,高兴地说:“高公公的悟性真是高,这么快就理解。”

    一样全新的、跨时代的物品出现,很多人不理解,甚至抗拒,高力士的接受能力算不错了。

    “嘿嘿,过誉了”高力士笑嘿嘿地说:“郑鹏你说什么压缩能量能让它产生什么破坏力,咱家听得云外雾里,也不用想那么多,只要知道它威力大而能为大唐所用就行。”

    寒一个,敢情刚才对牛弹琴了。

    郑鹏还没来得及发声,高力士继续说道:“难怪你这么轻易把水泥的配方交给吐蕃,当时咱家就跟皇上说你肯定有后手,现在看来,咱家还真没猜错。”

    用水泥配方换俘虏,朝廷内部的争议声快把朝堂都掀翻,不知多少大臣反对、抗议,要求李隆基要重重惩罚郑鹏,过激的直接提议抄家,就是不杀头也要全家打入奴籍,好在李隆基态度坚定,而崔源人脉广,情面也在,好不容易才压了下去。

    高力士身为太监,朝堂上不宜发表意见,不过高力士对郑鹏印象很好,私下对李隆基说郑鹏是精明人,不会做吃亏的买卖,肯定留了后手。

    有句古话叫“教会徒弟,饿死师傅”,意思是师傅把技艺都传给徒弟后,相当于给自己培养一个竞争对手,师傅为了消除这种隐患,往往在传艺时留一手,高力士知道郑鹏做事有分寸,很有可能是在配方上作手脚,给吐蕃的水泥配方是有隐患的,没想到郑鹏是用这种方法。

    郑鹏笑了笑,恭维高力士道:“还是高公公厉害,什么都逃不过你的法眼。”

    “好,好,好”高力士一连说了三个好,满意地说:“看来那个五年之约的军令状,有戏了。”

    郑鹏的崛起,离不开高力士的提携,看到郑鹏这般争气,高力士也脸上有光。

    “不好,高公公,你的衣服,好险啊,差一点点就要弄伤手,幸好,幸好。”郑鹏突然指着高力士右边的衣袖说。

    高力士抬起右手,果然,在衣袖的下方有一个鸡蛋大的洞,应是刚才被流石射穿,刚才一直在惊吓中,醒过来又急着看爆炸的威力,一直没注意。

    看到那个破洞,高力士嘴上说侥幸,心里却暗暗想道:可惜,要是再偏一点点,挂点彩就好了,回去可以在大家面前诉诉苦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