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652 过份的要求

    郑鹏内心有些戚然,不过还是勉强一笑:“好聚好散,今天我们割席断义,以后就不再是兄弟。(Www.sites3.com)”

    国家面前没有个人,葛逻禄背叛了大唐,两人的身份特殊,不割舍这层关系,对双方也不利,郑鹏知道,接下来库罗要跟自己摊牌,为了各自利益要讨价还价了。

    还好,自己跟郭子仪是深交,感情也最好,跟库罗结拜是看在郭子仪的份上,现在一分两断,也算是对过往情份的一个了断。

    库罗犹豫一下,很快说道:“郑千骑使,某有些事跟你聊一下,这二位”

    “他们都是自己人,有什么事不用瞒着他们”郑鹏摊摊手说:“要是不让他们在这里,他们肯定不放心,话也谈不成。”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割席断义都做了,现在两人的身份是对立的,论武力,郑鹏可不是库罗的对手,还是让红雀和钱二宝在这里,多少有个照应。

    变得挺快,刚才还是三弟,现在叫起官名了。

    库罗点点头,很快开口道:“知道郑千骑使喜欢直接,那某就开门见山了,我们谈谈俘虏的事,就谈郭百骑和被俘羽林军的事。”

    “少族长怕是找错人了吧”郑鹏皱着眉头说:“像换俘的事,应该找监军御史杨基,要不找西域大总管黄洋也好,我区区一一个千骑使,找我叙旧还行,这种大事,只怕我作不了主。”

    换俘关系重大,涉及国家利益,要换人,手里先得有“人”,战俘全在杨基手里,就是郑鹏想换也换不了。

    主要是职位太低了。

    库罗淡然一笑,一边喝茶一边说:“某能出现在这里,自然有把握,想必郑千骑使还没收到消息吧”

    “什么消息?”

    “朝廷把郑千骑使任命为西域副监军,虽说这个职位几年前担任过,但明眼人都看得出你要成来西域新贵,换俘的事,肯定没问题。”

    西域副监军?

    郑鹏心中一动,要是库罗没骗自己,应是李隆基答应了自己的请求,西域副监军,这个位置太多弹性了,也对,刚刚吃了败仗,打了败仗还能接管西域,肯定遭人非议,挂个副职也不错。

    “少族长,你的消息还真灵通,这件事作为当事人,我还没收到消息呢。”

    库罗呵呵一笑,摆摆手说:“语气不用这么怪,无论是葛逻禄还是大唐,都有自己的消息渠道,再说这个消息也不是秘密,大唐皇帝在朝会讨论,此事长安人尽皆知,早就不是秘密,至于消息还没到你这里,估计要去吏部走一下流程耽搁了时间。”

    “原来如此”郑鹏盯着库罗说:“到底有没有这个权力,不清楚,一天没看到任命,一天都存在变数,不过我们可以当成聊天聊一下也好,大唐手里也有不少俘虏,有吐蕃的也有葛逻禄的,少族长想怎么换?”

    “简单,吐蕃方面说了,老规矩,一换十。”

    “一换十?有点不公平吧。”

    库罗摆摆手:“吐蕃和葛逻禄跟大唐的观念不同,大唐对被俘的人相对包容,甚至视他们为英雄,但我们不同,被俘的回去后,会让人视为耻辱,士兵就是换回来,也有很多人为了荣誉自杀,普通士兵一换十、高级将领再议这些规矩是一百多年间形成的默契,并不是你我所能左右,没办法,大唐将士的命比吐蕃的值钱,自然也比葛逻禄的值钱,想必郑千骑使不会否认吧?”

    明显是光脚不怕穿鞋的,偏偏郑鹏没法反驳。

    郑鹏也懒得库罗再罗嗦,径直问道:“好了,闲话不说,要是这点小事,你也不会来找我,说正事,你要什么条件才能把我大哥放回来。”

    “爽快,吐蕃方面说了,得用水泥来换。”

    “吐蕃?包括葛逻禄吗?”

    库罗苦笑一下,很坦荡地说:“郑千骑使,不瞒你说,葛逻禄的运气真的很一般,用你们大唐的话来说,那叫舅舅不亲姥姥不爱,在大唐,被人当枪使,别人吃肉我们啃骨头,就是到了吐蕃也不受待见,直接把我们当成下人,这次到于阗镇,真不是某想来,而是让人逼着来。”

    “明白,你是最合适的人选。”郑鹏附和道。

    库罗有身份有地位,在大唐游历多年,知道怎么跟大唐人打交道,最重要是了解自己,彼此之间还有一些默契和信任。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唉!”库罗忍不住长叹一声。

    库罗的要求很简单,就是在走得开的时候游山玩水,到处游历增长见识,到接班的时候,靠着大唐这座靠山,带领族民把日子过好就心满意足,最好是跟郭子仪、郑鹏三兄弟一起并肩战斗、建功立业,可万万没想到,自己叔叔的一次贪婪,把葛逻禄推向万劫不复,曾经以为可以的相伴一生的兄弟,也要割席断义。

    有点像下棋,一步错,满盘皆落索。

    郑鹏也叹息一声,很快继续问道:“水泥是大唐严管物资,不过我可以想想办法,说说要多少斤水泥?”

    收到库罗的信,郑鹏就猜到他想要什么,像吐蕃假扮流匪,也是好现水泥的神奇之处后,库罗要换俘,放着杨基和黄洋不找,反而找自己,很明显是看中自己捣弄出来的水泥。

    “多少斤?郑千骑使,看来你是误会了,我们一斤也不要。”

    “不要?刚才不是你说要水泥的吗?改主意了?行,你要什么,尽管说,在能力范围之内,我尽力满足。”郑鹏痛快地说。

    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对郑鹏来说就不是问题。

    库罗放下茶杯,一本正经地说:“不要货,要配方,水泥的配方。”

    什么?要配方?

    郑鹏楞了一下,郁闷地说:“配方?还是水泥的不行,太过份了,老实说,要弄点水泥我还得想办法,要是把配方给你们,肯定把我都搭进去,过了,过了。”

    水泥的出现,可以大大推进唐朝的进步,郑鹏以为库罗是来敲诈的,没想到是来放血的。

    那可是大唐管制品啊。

    库罗摇摇头说:“郑千骑使,刚才说了,某就是一个跑腿的,吐蕃说了,就是这个价,半点也不能让,要不然,他们宁愿宁愿把郭大哥不对,是郭百骑杀了。”

    “真没商量?”

    “没有”

    难怪来找自己,要水泥的配方,这样就是找杨基和黄洋都没用。

    看到郑鹏有些为难,库罗劝道:“郑千骑使,今天的聚会,没有外人知道,这样,只要你把配方偷偷交给某,只要验证无误后,马上把你的结拜兄弟放了到是就宣称是吐蕃自己做出来的,反正也没人知道。”

    郑鹏摇摇头说:“天下无不透风的墙,这件事肯定遮掩不了,再说了,就算我把秘方交给你们,到时你们来个死不认帐,到时我们怎么办?”

    “某可以向你保证,言出必行,如有半句虚言,天打五雷轰。”库罗一脸认真地说。

    “还是不妥”郑鹏摇摇头说:“你们葛逻禄起誓过多次,永远不会背叛大唐,现在不是说反就反了?”

    别的不说,就以库罗为例,游历到长安时,第一件事就是拜见李隆基表忠心,大唐每次有赏赐给葛逻禄时,也能收到很多这些表忠心的誓言,现在还不是说反就反。

    库罗脸色一红,有些尴尬地说:“也是,我们葛逻禄毁约在先,的确无颜再说信用二字。”

    没等郑鹏回话,库罗叹了一声,很快说道:“郑千骑使,某可以对着圣山起誓,割席断义前,没有出卖过兄弟,真没有。”

    “我相信你,要不然,我也不会坐在这里。”

    库罗低下头,长叹一声,开口道:“说心里话,真是心里话,吐蕃得了水泥,作用也不大,因为吐蕃是诅骂之地,唐军是不会进入吐蕃境内,依某的看法,吐蕃是用来建设自己的地方,也有可能利用水泥赚钱,但对大唐伤害不大,某之所以揽下这趟差事,就是希望跟你达成协议,因为某也有私心,希望郭百骑能活着回长安,老实说,这件事只能找你谈,因为找其他人谈,绝对不能成功,因为郭百骑的职位、重要性不足。”

    这话说得情真意切,也在情在理,一个是关乎大唐安危配方,一个只是羽林军百骑长,要是让杨基和黄洋来选,都不用考虑就放弃郭子仪。

    如果吐蕃手里有大唐的皇子或公主,那还有一点点商量的余地。

    郑鹏眯着眼,突然开口说:“是啊,我大哥只是区区一个百骑长,职低言微,也引不起人重视,要是我用一个少族长去换,你说能换回来吗?”

    话音一落,红雀眼中瞳孔一缩,用目光锁定坐在郑鹏对面的库罗,就是钱二宝,也有意无意把手放在横刀的刀柄上:只要鹏一声令下,二人就会第一时间把库罗拿下。

    用库罗换回郭子仪,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前面还顾着郑鹏跟库罗的兄弟情,一直没行动,刚才二人都割了席,断了义,现在做什么都不过份,无论是红雀还是钱二宝,都有信心短时间制服库罗。

    室内的气氛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

    就在这个紧张的时刻,库罗突然笑了。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