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634 恶战前夕

    西域之乱,在杨基和黄洋的努力下,稳定了局势,远在千里之外的李隆基,也对西域动乱作了指示,无论是杨基还是李隆基,都很担心郑鹏的安危。(手机阅读请访问m.sites3.com)

    事实上,郑鹏的处境非常危险。

    五天的时间里,山下的蕃兵发动了上百次进攻,被围困在山上的郑鹏等人没办法,只能防守,为了固守待援,每个人都拼了命,幸运的是,经历上百次进攻,山上的唐军虽说伤痕累累,可人数还有七十八人,只比刚上山时减员十四人。

    其中有三个还是重伤不治死的。

    被几千人围攻五天还幸存这么多人,并不是大唐将士有多英勇,吐蕃士兵有多不济,主要是吐蕃明显想抓活口,进攻都是以消耗唐军的箭矢和体力,经常是没冲到半山腰就撤退,想耗死唐军。

    可让郑鹏无奈的是,等了五天,大唐的援军还没到。

    好不容易击败了敌人的进攻,郑鹏累得靠在一块大石上喘着气,好不容易稳了气息,感到口唇有些干,开口叫道:“阿军,给我拿水袋。”

    激烈运动完,需要补充水分。

    阿军捏了一下自己的水袋,空空的,有些无奈地说:“少爷,水没了。“

    郑鹏这才意识到前天就开始断水,尴尬地说:“算了,也不是很渴。”

    这座无名山上没水,唐军每人有一个水袋,水袋装的水并不多,很多人逃到这里时,水袋只剩一半不到的水,还有不少人水袋丢失或被箭矢射穿,这样一来水更少,还要兼顾部分马匹。

    就是冲出去,没有马也是死路一条。

    然而,据守在山上的唐军,第二天就发生用水危机,为了活命,李显城已经下令杀马,马肉难吃,但可以补充体力,马血也能补充一点水份。

    虽说马血燥热,喝了马血人感到更渴。

    多亏曹奉的经验,让众人勉强生存下去,山上有很多树和石头,每天早上收集树叶的露水,用干涸的舌头舔早上石头上温润的地方,还有就是找到潮湿的泥土,用布包着,然后拼命挤压,多费劲点,总能弄一点点水,要不就弄点树皮放在里嚼。

    这个时候,味道已经不重要。

    即使这样,僧多粥少,很多将士的嘴唇都干得快要裂了,就是撤尿也舍不得浪费,尿在自己的水袋里。

    陆进拍拍自己的水袋,有些调皮地说:“老大,我这里有水,要不要来点?”

    “哦,露水还是泥水?”郑鹏开口问道。

    “祠堂的水。”

    郑鹏一脚踢过去:“滚!”

    对于男人的下身,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说法,通俗的说法有“命根”“下体”“小雀儿”等等,陆进哪里的人把下身叫“祠堂”,因为祠堂代表传承,陆进说的祠堂水,其实就是他撤的尿。

    郑鹏就是渴死也不喝别人的尿。

    许山闻言站起来:“老大,你先坐着,小的去找找,看有没有湿泥,给你挤点水。”

    “去吧,多弄点。”郑鹏不客气地说。

    周权摇摇晃晃地走过来,坐在郑鹏身旁,有气无力地说:“累死我了,渴死我了,老大,能不能喝点酒。”

    一提到酒,在场的人眼睛都亮了。

    唐军的士兵,除了带一个水袋,还有一个酒袋,酒袋里装的是高纯度的白酒,这是防止受伤时用的,谁受了伤先用白酒清洗伤口再包扎,这样不容易感染。

    郑鹏双手一摊:“没了,全被李千骑使征用。”

    被围困在山上后,李显城很快就把所有人的酒收上去统一管理,用他的话说,怕有士兵喝酒误事,必要时也可以把酒充当火油拒敌。

    白酒能烧的事,所有大唐将士都清楚。

    周权把手里的刀扔在地上,郁闷地说:“看来等不到决战,某要被渴死在这里了。”

    “就是死也赚了,这么多兄弟赔你。”陆进拍着周权的肩膀说。

    “值!”周权斩钉截铁地说。

    郑鹏闭上眼,有气无力地说:“算了,都省省力气,一会吐蕃人冲上来时,多杀几个吧。”

    一群人再次坐在石头的阴影下,休养生息。

    郑鹏在休息的时候,郭子仪和李显城没有休息。

    “郭百骑,你看看到没有,估计很快有大动静了。”郭子仪指着下面吐蕃的营地,一脸沉重地说。

    共事这么久,李显城也看出了,猛虎营名义上是郑鹏最大,实际上是郭子仪掌控,郭子仪文武双全,斗心强,而郑鹏可以说到军营里混日子。

    在长安,明眼人都知道,朝廷很多官员卷入了争夺太子的斗争,李隆基破格把郑鹏调到羽林军,就是把他置身事外,对于郑鹏的懒散,羽林军高层那么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郭子仪举起望远镜,观察了一会,边看边说:“吐蕃的军队大多滞留在于阗镇,没有大举过犯的迹象,西域方面也没看到有狼烟,看来大唐跟吐蕃这场恶仗是打不成了,经过这几天的整顿,想必杨御史和黄总管也是时候抽出手来对付这些蕃兵,下面蕃兵的营地有收拾东西准备撤退的迹象,不用说,撤退之前,肯定先收拾我们,李千骑使说得对,大动静快来了。”

    “凶多吉少啊,郭百骑有什么想法吗?”李显城突然开口说道。

    “战死沙场,为国捐躯。”

    李显城点点头说:“郭百骑真是一位顶天立地的汉子,某很少佩服别人,你算一个。”

    “过奖”郭子仪轻皱着眉头说:“李千骑使把某叫到这里,不是只讨论这点事吧?”

    普通的商议,简单商量一下就行,李显城找郭子仪商量的时候,让待卫把旁边人赶得远远的,明显别有所图。

    “都是明白人,某就不绕来绕去”李显城径直道:“郭百骑,相信我们的处境不用某多说,知道某开始就强调绝不投降,投降者杀吗?”

    “为了大唐声誉,为了军人的气节。”

    “这只是理由,但不是全部的理由。”

    郭子仪有些疑惑地说:“李千骑使的意思是?”

    “有的人,绝不能落在吐蕃手里。”

    郭子仪闻言后退二步,有些警惕向后望了望,然后一脸坚决地说:“李千骑使,你这话什么意思,虽说你的官职较大,但某先把话搁在这里,郑鹏是我兄弟,谁敢对付他,某绝不答应。”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