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522 衣锦还家

    “苦心?”郑鹏一脸吃惊地说:“大哥,你没说笑吧,那老小子会那么好心?”

    也不知两人达成了什么协议,在郑鹏不知情的情况下,都“被捐献”了,一下子没了一棵摇钱树,这还叫用心良苦?

    郭子仪也不骑马,跟郑鹏边走边感叹道:“三弟,其实你不喜欢做官也是好事,知道为什么吗?”

    “无欲无求?”

    “非也”郭子仪摇摇头说:“是对官场了解得太少,怎么说呢,应该是没有官场智慧,你能升到现在这个位置,只能说,运气非常好。(手机阅读请访问m.sites3.com)”

    郑鹏听得有些糊涂,睁大眼睛说:“大哥,你说得对,那个官场智慧我确实没有,就不要再吊胃口,你说他们为我好,还请解释一二。”

    “三弟,皇上和崔御史的做法,其实是在保护你。”

    “保护?”郑鹏瞪大眼睛说:“大哥的意思是说怀璧其罪,水泥让人掂记上,交上去就不怕让人针对?”

    郭子仪像看郑鹏的目光,好像看着一个外星人一样,半响才说:“三弟,问你一件事,你和家里兄弟姐妹和睦相处吗?”

    “有的和睦,有的不和睦,大哥你也知道,我跟一个叫郑程的堂弟关系不好,到长安前,还发生了一场不小的冲突呢。”

    “哦,为什么?”

    “也不是什么事,就是掂记着祖上那点家业,想多用多占。”

    郭子仪打一个响指道:“寻常人家为了争夺更多的好处,兄弟反目、甚至自相残杀,那你说,换作争夺这偌大的江山呢?”

    郑鹏这时才醒悟过来,有些吃惊地说:“大哥,你的意思是,他们这样做,是把我摘在皇子争夺帝位的斗争之外?”

    开创开元盛世后,李隆基的帝位稳如泰山,强大的国力也大唐周围的国家不敢轻举妄动,外忧暂时可以放在一边,很多人的目光放在大唐的帝王家。

    李隆基的儿子大了。

    每次新皇的崛起,都意味着对权力和利益进行一次大的洗牌,有新贵出现,意味着有旧势力落幕,不管怎样,每次都不缺押宝的人,现在已在有几股势力围绕在皇子的身边。

    郑鹏知道,其中围绕着李琮和李瑛的两股势力的争斗最激烈。

    姚崇表面是被儿子拖累,实际是支持长子李琮继承大唐江山,原因是传长不传幼是传统,而张说倾向支持更适合做皇帝的李瑛,结果就是被撸下相位。

    然而,李隆基好像乐于看到二个儿子竞争,拿下姚崇,起用张说,偏偏又把宋璟扶上去,有意营造一个平衡的环境。

    水泥的被捐献,与争夺皇位有关?

    郭子仪拍拍郑鹏的肩膀说:“现在想明白了吧,崔御史和皇上唱一出好戏,把你弄进万骑,万骑是天子亲军,是皇上最信任的军队,也是皇上最倚尽的力量,那些皇子怎么拉帮结派,也断然不敢把手伸到羽林军。”

    说到这里,郭子仪压低声音说:“左右飞骑、左右万骑都是羽林军,也是天子亲军,这些力量是皇帝的肉脔,谁碰谁倒霉,想想太宗皇帝和当今皇上是怎么坐上帝位的吧?”

    郑鹏当然明白,李世民是在败势已定的时候,联系旧部、禁军在玄武门发动政变,一举扭转乾坤,而李隆基则是通过唐隆政变夺回皇权,然后坐上帝王。

    两次政变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政变时都借用了禁军的力量,李隆基就是靠禁军(羽林军)起家,肯定对它严加防范,防止有人学自己。

    也就是说,无论外面风云怎么变,只要皇帝不倒,由左右飞骑、左右万骑组成的羽林军,就是最好的避风港。

    郑鹏很清楚,像自己这种有背景、和权力核心也能说上话、心机也不重的人,肯定是各方争相笼络的对象,软的不行说不定给自己硬的,这样看来,两人的确是在保护自己。

    贸然卷入争夺皇位的队列,很容易摊上事,有的时候,就是皇帝不理会,对方也会把自己当成铲除的对象。

    经郭子仪一番指点,郑鹏这才明白,老小子和李隆基,自己还真是误会了。

    “听大哥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谢谢大哥。”郑鹏一脸感激地说。

    郭子仪勇冠三军,还那么精明,只是一听自己发牢骚就能抽丝剥茧地把整件事解读出来,这一份政治触角,郑鹏真的服。

    有点像下象棋,普通人是见步走步,而郭子仪每走一步,都考虑了好几步,你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计算之内,怎么玩?

    “我们是兄弟,说这个俗了,不过真要谢”郭子仪笑容可掬地说:“要谢换方式,把大哥弄过去,给你当个亲兵了也行。”

    能进万骑,不是俸禄优厚的问题,还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郑鹏就知郭子仪会这说,闻言点点头说:“大哥放心,有好事肯定不能把你忘了,不过现在还没去报到,也就没上任,等我坐上把地方摸熟悉了,再想办给大哥办这件事。”

    郭子仪武艺好,头脑、情商都是出了名的好,再加上他是出自官宦之家,还是武状元,去哪都没人有异议。

    “爽快,你这种兄弟,真是交对了。”郭子仪有些兴奋地说。

    升了官,郑鹏的心情不错,招呼郭子仪到家中,准备跟郭子仪好好喝几盅,多请教他在官场的上见闻,一回家就大声说:“人呢,怎么这么安静?”

    回到家里,准备给几个女的分享升官的消息,没想到进门后,里面静悄悄的,没听到有人聊天的声音,也没听到有人打牌的声音?

    小音听到郑鹏的声音,一脸惊喜从里面走出来,小声说:“少爷,你终于回来了,郭大哥也在,请稍等,奴婢去备上香。”

    “先不要急,薰儿、绿姝她们去哪了?”郑鹏追问道。

    手里拿着一张晋升的圣旨,郑鹏有一种“衣锦还家”的感觉,可惜,没人前来迎挡。

    小音小声说:“少爷,你进宫不久,少夫人就打道回了崔府,临了邀请郡主一起过崔府作客,又把薰儿姐拉上,所以都不在家。”

    什么?

    都去了崔府?

    “有说过什么时候回来,要不要派车接送?”郑鹏有些郁闷地问道。

    “听郡主的语气,要玩几天。”

    郑鹏一下子有点不知所措,最后有些郁闷地说:这妞绝对是故意的,明知自己与林薰儿久别重逢,就等着””的那一刻,把她拉走。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